网站首页 >> 灵异

第一百九十九章 斯文败类

2017-11-14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乐创城第一百九十九章 斯文败类 杜玉清心乱如麻,好不容易等到林丽萍两人告辞而去,她便不客气地对张婷芳说:“我要去林家看看玲姐姐,你是和我一起去还是先回家?”
张婷芳从没有见过杜玉清这么魂不守舍,便很肝胆地回答说:“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跳上马车急急忙忙地往林家驶去,张婷芳抓住杜玉清的手说:“你别担心,徐法尊再怎样放肆也不敢拿林莹玲怎么样,毕竟她是知府家的小姐,又不是平常人家的女儿,万一发生什么事情他落不了什么好,最多就是欺骗她的感情而已。”
杜玉清想想也对,心里轻松了一些。
但她们到林府却还是扑了个空,林莹玲并没有在家,门房说她上午出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至于去哪里,她没有交代,下面的人是不敢问的。
杜玉清的不安又吊了起来,张婷芳看她这样忧心忡忡的于心不忍,建议说:“我们要不进去问问林莹如?”
杜玉清苦笑,问:“问什么?问玲姐姐去了哪里?还是问玲姐姐是否喜欢上了徐法尊?而徐法尊却始乱终弃要和她定亲?”
一席话问得张婷芳哑口无言,杜玉清看到她真心为自己着急,自己的口气却这么冲,舒缓了语气有些歉疚地说:“算了,我们都回去吧,各有前因莫怨人,有的事情我们是管不了的。”
分手以后,张婷芳不放心地一直掀着帘子看着杜玉清的马车与自己背道而驰,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视线。而杜玉清却自从上车后帘子紧锁连面都没有露一下。
山绿愤愤地为自己小姐感到不平,说:“这杜小姐也太无情了,枉为小姐你这么待她,她却看都没有看您一眼。”
张婷芳冷冷地说:“你给我闭嘴!你懂什么有情、无情?!林莹玲是得了杜玉清的真心了,如果我有一个这样的朋友为我牵肠挂肚,我一辈子都值得了。”
杜玉清一路心烦意乱,她仿佛听到了林莹玲伤心的哭泣,很想立刻飞去她身边陪伴她、安慰她,却又不知道去哪里才能找到她,作为朋友,她对林莹玲了解太少了。更糟糕的是,她心里还有一种隐约的担心怕她因为被背叛而一时想不开选择轻生。
到了家门口下了马车,她对跟随的采苓说:“你们先回去,我去西湖边走走,你们别跟着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采苓欲言又止,又不敢不从。
杜玉清一个人沿着西湖边漫步,夏日的夕阳在湖面上闪烁跳跃,湖边的芦苇发出沙沙的声响,杜玉清觉知着自己的烦躁,那是一种后脑勺和脖颈处持续的燥热;是心里对林莹玲一个个不好猜想的念头,杜玉清注视着自己身体的反应,把一个个只是臆测的念头用理智逐个开解,两刻之后,身体放松下来,心里也恢复了清明。
走到苏堤后折返,杜玉清在岸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来注视着夕阳西下的西湖,这里一隅荷叶茂盛,虽然还未到荷花盛开的时候,但小荷已露尖尖角,你可以说它有种惹人怜爱的羞怯风情,你也可以说它有种蓬勃的生机,同一种事物不同人可以有不同的理解。
对莲花,周敦颐说它是花之君子,“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而有人因为“莲”和“怜”同音,常在诗词中借此表达“怜惜”的意思,如“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此类充满了顾影自怜之意;还有人觉得“莲”更多是“恋”,可以表达欢愉、兴奋与忐忑不安交织而成复杂心理,其实这都是人自己的情绪和心里的投射,自作多情而已,“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唐商前海双悦
想到这里杜玉清自嘲地笑了,她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个人的命运自有天定,造化本无私,世上诸含识,各因其前世今生的修行,自己作为朋友只能尽力帮忙,却没有办法替她生活,这也是自己的修行,且放下吧。
然而有的事情就是这样诡异,你千难万险的寻找,却遍寻不到;你放下了,它却随意地呈现在你的面前。杜玉清走了没有多久,突然听到芦苇后面传来一个嘤嘤哭泣的声音,她心里一动,走过去一看,那独自一人失魂落魄地坐在湖边哭泣的不正是林莹玲吗?
“玲姐姐,你怎么在这?”杜玉清小心翼翼地问。
林莹玲已经哭得双眼红肿,回头看见是杜玉清顿时如见亲人般委屈扑进她的怀里不能自已地放声痛哭,她哭得是如此悲恸与绝望,让杜玉清肝肠寸断不由地陪着她一起哭了起来。
她的哭让林莹玲反而哭声渐弱,后来从林莹玲断断续续的叙述中,杜玉清了解了事情的经过,果然如她原先预想的一样,自从上巳节后徐法尊便展开了对林莹玲猛然的追求,林莹玲开始时还保持着矜持,但禁不住徐法尊锲而不舍的坚持,又是温柔的诗词传情,又是见面时的温情款款海誓山盟,最后终于打动了林莹玲的芳心。
林莹玲嘤嘤抽泣,“他说徐家只让他求娶林家小姐,并没有指定是哪一位,他已经向长辈表明非我不娶,让我放心,他一定会娶我的。昨天我才知道徐家已经向我三姐下聘了,他怎么能这样?前一天还和我言之凿凿指天发誓,后一天就弃我如草芥。今天我不甘心想找他去论理,他却连见都不愿意见我了,还是门房见我们可怜,才对芙蓉说:这没有用的,他家小公子一年里不知有多少姑娘上门来找,让我们赶紧走,否则会自找没趣。阿杏,”林莹玲眼泪汪汪地说:“他这么能这样?!他不是受圣贤教育吗?他读的那些书呢?为什么他可以满嘴的仁义道德,私下却是一肚子坏水?我真恨我自己瞎了眼,被这样的斯文败类给蒙蔽了。阿杏,我真恨我自己啊!我想自杀,走到这样却又不敢下水,想到我就这样死了,尸体得多难看啊。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连去死都这么懦弱。”说罢又放声哭起来了,
杜玉清心疼不已,抱着林莹玲轻轻抚慰她的后背,不住地安慰说:“这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不是你懦弱,实在是为那样的人去死不值得。咱们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接受教训就好,你以后会遇到真心待你好的人。”
“可是我身体已经脏了,他说他一定会对我负责,一定会娶我的,我怎么是他的对手啊?!”
“这不是你的错,玲姐姐,这不是你的错,要脏也是那样的衣冠禽兽心里肮脏。”
杜玉清的安慰还是让林莹玲无法释怀,她怨恨地说:“我真想把他的手给剁下来,看以后还有谁会上当受骗,谁还会要他?!”
杜玉清立刻回答:“你要他的左手还是右手?”
林莹玲破涕为笑,“我要右手,没有右手他就无法写字,倒时候我看他还如何科考,如何前程锦绣!最好还把他给阉了,他就再也无法祸害别人了。”
“好啊!只要你高兴,右手就右手,阉割就阉割,随你。”杜玉清继续开着玩笑。看着林莹玲的情绪有些好转,她的心里也轻松了一些,指着眼前碧绿的荷叶,笑着说道:“我听说了一首咏莲的诗最可笑了,啰里啰嗦的,我念给你听。”说罢朗声吟诵起来: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林莹玲噗嗤地笑了起来,说:“那是汉乐府诗《相和曲》,人家是用这种句式表达欢快之情,‘鱼戏莲叶东’以下三句都是重复的和唱,你还说人是还啰里啰嗦呢!”。
“哦,原来这样,受教了受教了。”杜玉清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林莹玲何曾不知道她是在逗自己开心?虽然心里仍然郁结着愁苦,但多少也释然了一些。19 创智一号
TAG: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老年痴呆的预防和治疗方法 鄂州建筑资质办理 冷水机价格 贵州定做职业装 万能试验机 孝感建筑资质代办 电子拉力试验机 订制服装 冷水机厂家 万能拉力机 电子万能材料试验机 电子万能材料试验机 山东试验机厂 拉力试验机 落锤冲击试验机 襄阳办理建筑资质 宜昌建筑资质代办 中央电视台广告费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