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灵异

南梁后废帝萧纪简介被部将俘杀的南梁皇帝

2019-06-30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南梁后废帝萧纪(508年—553年8月5日),字世询,又字大智,为梁武帝萧衍第八子,梁元帝之弟。

简介

萧纪自小勤学,不好轻华。后封武陵郡王、彭城太守、扬州刺史等职,后出任益州刺史;侯景之乱时,萧纪坐拥四川军政资源,不前往平乱;梁武帝死后,萧纪在世子萧圆照

唐代官员贪吃路边摊美食被告发断送政治生涯

的提议下,于西元552年于成都即帝位,年号天正。

萧纪称帝之后就面临西魏的进攻与梁元帝的讨伐;最后萧纪被被梁元帝的部将樊猛所俘,与其第三子萧圆满被杀于硖口,萧纪享年四十六岁。

武陵王萧纪不舍金饼的故事

公元552年4月,时任益州刺史的武陵王萧纪抓住侯景之乱后梁国无主的机会,抢先在成都称帝。同年8月,他统率大军顺江东下,准备歼灭在江陵也宣布登上皇帝位的七哥萧绎,以夺取天下。

为了激励将士们勇往直前,萧纪在出征前将他在蜀地经营多年积攒下来的金银财宝全都拿了出来,命人铸成一斤重的金饼1万个,银饼5万个,每一百个装一箱,共装了金饼100箱,银饼500箱。在出征前的誓师大会上,他让人把这些金饼和银饼悬挂起来,慷慨激昂地表态说:“人这一辈子,无非就是为了荣华富贵,

雍正后宫最荒凉却是最和谐的妃子关系有多好

将来能衣锦还乡,光宗耀祖。现在机会就在眼前,我们要平定乱贼侯景,希望大家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勇敢作战,凡立功者,皆有奖励。”那些金饼、银饼像一面面奖牌,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看得人眼睛也放出光来,将士们被刺激得热血沸腾,群情激昂地要求马上出发。萧纪满意地微笑着,把手中的宝剑一挥,刹那间,千帆竞发,战船把宽阔的长江江面都填满了。

萧绎听到弟弟萧纪出兵的消息,着实吓得不轻。萧纪是梁武帝的第八个儿子,自小勤奋好学,写文章很有文采,全然没有纨绔子弟的轻浮习气,凡事很有主见,深得武帝喜爱,他7岁时就被封为武陵郡王,18岁以前就先后担任过将军、郡守、刺史等官职,是武帝众多的儿子中唯一因为功业而不断得到升迁的。30岁时,萧纪任职益州刺史,统管益、梁等十三个州。他的确很有才能,在四川励精图治,对外和周边搞好关系,发展贸易,在内鼓励农耕,支持农业生产,四川成了名符其实的天府之国。当江南因为连年战乱,以至“人迹罕至,白骨成堆”的时候,益州却因为地理上的封闭性而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可谓兵精粮足,难怪元帝萧绎对这个八弟要惧怕三分呢。怕归怕,但也不能束手就擒,萧绎迅速采取了两项措施。一是派人封锁瞿塘峡口,不让战船东下,二是请求西魏出兵,进攻成都,直捣萧纪的老巢。

战争首先在瞿塘峡口展开,梁元帝萧绎的部队在峡口南北两岸修筑城堡,运石填江,用铁索将江面横断。萧纪的战舰无法通行,他也命令在大江南北两岸修筑了十四个城堡,步步为营,突破铁索阻隔。萧纪还是很懂心理学,每次战斗前,都让人把金饼和银饼从箱子里取出来,张挂在桅杆上,宣布立下战功,这东西就是你的了。将士们在金饼的激励下,士气高涨,作战果然十分卖力气,几次战斗打下来,都取得了胜利。得胜回营后,大家都盼着能将金饼挂在自己的脖子上,然而萧纪那里却没了动静。

萧纪不是不知道该把金饼发给谁,而是想着这沉甸甸、黄澄澄的宝贝将要易主,心里着实舍不得。所以,仗是打胜了不少,可奖励却一个也没兑现。有胆大的将士要求面见统率请赏,萧纪听了心慌不已,连忙让侍卫转告说自己身体有恙,正在养病,一概不见。

时间一长,头脑再实诚的人也明白了,萧统帅挂出来的金饼不过是张画饼,让大家过过眼瘾而已,大家顿生受骗上当之感,斗志随之锐减。此时又传来消息说,西魏的军队已拿下汉中,就要打到成都了,将士身为四川人,家乡失陷,人人思归。萧纪断然拒绝了人们的要求,不过他也看出来了,再向前进攻

揭秘李渊起兵灭隋的条件是如何达成的

,多半也是凶多吉少。于是他做出了一个还算明智的选择,派度支尚书乐奉业赴江陵向元帝萧绎求和。不承想乐奉业也实在瞧不起萧纪的所作所为,向元帝交了实底,说川军人心涣散,一击即溃,千万不要同他讲和。

公元553年7月,元帝萧绎命令部队反攻,一举夺取了三个城堡,其余城堡的守军一见,逃亡的逃亡,投降的投降,萧纪的大军转瞬就分崩离析,兵败如山倒。游击将军樊猛率军截断了萧纪的退路,用战船连成环形阵,把萧纪的龙船围在核心。元帝萧绎秘密派

曹操为何独惧关羽三国那点事儿

人传来圣旨说:“如果让萧纪生还,那就是不成功。”樊猛心领神会,带人跳上龙船,闯进萧纪的卧室,挺长矛直奔萧纪。萧纪心惊胆战,边绕着床跑,边从床旁的箱子里掏出一袋金饼扔给樊猛,请求说:“我用这袋金饼雇你,送我去和我七哥见一面!”樊猛冷笑着说:“天子是你想见就见的吗?杀了你,这些金子能跑到哪里去呢?还不都是我的?”说罢,一矛将萧纪刺杀在舱板上。

萧纪之败,不是兵不精,将不勇,粮不足,而是输在了一个常人易犯的小毛病上,那就是吝啬。因为舍不得,他的一个个货真价实的金饼,变成了别人眼中一文不值的画饼。他暂时地守住了金饼,却失去了人心。当把身外之物当作了生命,那这种生命必然是可悲和短暂的。

在人生的历程中,千万不能小窥一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毛病,历史上许多人的大事业,都是绊倒在它上面,萧纪的金饼就是一个明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