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车库抢劫案

2019-05-19 12:16:3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这一天中午,王玉莲下了班,正准备开车回家时,突然接到了丈夫的电话,丈夫告她说,老家整村的征地款拨下来了,他自己没时间回去,叫她三天后务必回去把钱领回来,她听到后高兴极了,喜不自禁地大声对丈夫说道:“用得着你嘱咐吗,我能不去?拆迁款一人给二十万,咱家领八十万呢,我还怕你不让我去呢,三天后我第一个就去领钱。”王玉莲的话引起了不少路人的注目静听,不过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件事,不少人都投来羡慕的目光,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谁叫人家老祖宗留下的地底下,有着极其丰富的煤炭资源呢。

回到住宅小区,王玉莲把车开进地下车库就回家做饭去了,她完全没注意到,一个骑摩托车的中年男子,一直尾随在她车后,看着她的车开进了地下车库才转身走了。当天晚上,一个黑影趁着小区里停电的机会,偷偷地溜进了这个地下停车场,按照事先记好的车牌号找到了车库的方位,马上就消失在了夜幕中。

到了第三天,王玉莲早早就开车回到了老家,可她到了发钱现场一看,她还是来得晚了,现场早已排起了一溜长队,她心里暗暗笑自己太天真了,你一个城里人怎么能早过村里人呢?不过没事,只是个迟早的问题,她赶紧也排上队,与前后左右的村民们聊起天来。一直到中午吃饭时,她才领好了钱,不过她还不能马上回城,公婆在村里住着,无论如何也得回去看一看俩老,不然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哪知这一去,公婆又是忙着叫她吃饭,又要问长问短,吃过午饭,又来了不少邻居,都来看望她这个城里人,多年没回家了,人们好像与她有说不完的话,尤其是那些女人们,更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这一来,时间就耽搁了许多,等她起身回城时,天已经黑下来了。就在她与众人告别时,停在村口的一辆摩托车已经发动着先她而回城去了。

夜间开车,她开得极慢,回到城里已是晚上十一点了,一进小区大门她才发现小区里漆黑一团,小区又停电了,只有少数人家还点着蜡烛,亮着微弱的光线,真不巧,小区里经常停电,她打开了所有的车灯,开着车驶进了地下车库,进了自己的车库停好了车,哪知她刚一出车门,突然就被一只胳膊搂住了脖子,口也同时被另一只手捂住了,那人凶狠地叫道:“快把钱拿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王玉莲心里一惊,不好,有人要趁机打劫,她想要挣扎,可背后这人太有力了,她怎么也挣脱不了,情急之下,为了保命,她不敢再作反抗,用手指了指车坐上的一个小皮箱,意思很明白,她叫此人把皮箱拿走。

身后那人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况且他仅仅是为钱而来,并不想伤人性命,把事情闹大。于是那人一只胳膊紧紧地把王玉莲搂住,另一只手迅速地伸进车里把皮箱提了出来,紧接着一拳打在了王玉莲的头上,顿时王玉莲感到一阵眩晕,马上就顺着车身溜到了地上,等她觉得好一点了,才慢慢地托着车身站了起来,发现那人早拿着皮箱溜之大吉了,歹徒抢走了钱,自己连他长什么模样都没看到。刚才命悬一念间,她顾不得要钱,这会儿命保住了,又气又急的她又心疼起钱来了,八十万哪,自己和丈夫都是普通职工,除去日度夜消,牛年马月能够到八十万哪。

回到家,丈夫还没睡在等着她,丈夫一见妻子垂头丧气的样子,两手空空,急忙问道:“你怎么了?”

哪知这一问,王玉莲竟然爬到床上大声哭了起来,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哭了半天,王玉莲才把车库遭劫一事告诉了丈夫。

丈夫一听立刻火冒三丈,抓起电话就报了警。

警方接到电话,很快就来到现场进行查看取证,结果只发现了紧靠王玉莲车库的另一个空闲车库里,有一个人的脚印,脚印是由一双旅游鞋踩出来的,脚印又延伸到了王玉莲的车库里,毫无疑问,罪犯是事先在这个空闲的车库里藏匿的,作案后迅速逃离了现场。除了脚印,警方没有发现其它线索。就这个脚印也到整个地下车库出口时,变得模糊不清了,这中间又有好几辆车进过车库,好几个人出入过。警方又询问了看守大门的保安,结果因为该小区建成不久,居民都是生面孔,保安也分辨不出谁叫什么,谁又是不是该小区的业主,更要命的是,恰逢停电期间,监控设备也失去了作用,警方感到破案压力很大。查看结束时,尽管警方一再表示要尽快破获此案,但显得信心不是很足。

好几天过去了,警方那里没有传来令人高兴的消息,王玉莲受此惊吓和打击,情绪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整天昏昏沉沉的,就快要精神失常了。

丈夫毕竟还能沉得住气,他先后去找过警方几次,结果都是无果而返。最后一次,有个警员耐心地告诉他说,现在犯罪分子的做案手段越来越隐蔽,越来越狡猾,他们瞅中了地下停车场这个非常隐蔽的场所,尤其是瞅中了那些女人开车的,频频作案,使侦破工作加大了难度,这是近年来罪犯实施犯罪的一个新动向,近来全市已连续发生了多起地下车库遭劫案件,无一例外地难以破获。就像他家这一案件,只凭一个脚印就想破案那远远不够,穿同样旅游鞋的人多了,你敢随意就肯定哪个人吗?他丈夫觉得警方说的不无道理,也就只能作罢了,他安尉妻子说,就当从来没有过这回事儿。同事们也知道了这件事,在帮她分析过后,都认为没希望了,劝她要想开一些,就当破财免灾吧,人没事就是万幸。

一个多月过去了,王玉莲也逐渐恢复了正常。不过她一直忘不了那个令她恐惧又憎恨的歹徒,更忘不了那个歹徒对她威吓叫嚣时,那种有点特别的声调。

忽然有一天,王玉莲听人说警方抓到了一个抢劫犯,她立刻就去了公安局,她真希望此人就是抢劫过自己的那个混蛋,即使拿不回钱来,也总算能出一口恶气。结果该犯犯的是另一起案子,她失望地回到家里,她自己安慰自己,以后绝不再想这件事了。

再说城里有一个叫刘小军的男人,四十开外年纪,住在另一个小区里,此人性格内向,少言寡语,少与人交往,也许正因为这样,自今他还是孤身一人。刘小军每日里觉得非常无聊,近来他先是买了一辆车,接着就买了电脑,准备在电脑上打发那些无聊的日日夜夜。他已打听过了,安装电脑需专业人员,上户需经过电信局办理。

这一天,刘小军拨通了电信局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的,刘小军讲了自己要安装电脑和上网的请求,提供了自己的姓名和住址,对方非常痛快地就答应了,叫他在家等着,很快就会派人来处理。

刘小军打过电话以后,没敢出门,茶几上准备了好烟好茶,耐着性子等候着电信局工作人员的到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他终于听到了门铃的响声。当他打开房门时,就像着了魔似的愣在了那里。进来的哪是电信局的人,而是俩警察,警察上门不会有好事,莫非那件事犯了?不会吧?他没想到这一天来得会这么快,更想不出警方是怎么知道的,自己从听到那个女人说的那件事后,就进行跟踪摸底,一直都是在秘密地进行着,前前后后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怎么会呢?

紧接着,俩警察出示了证件,随后就把刘小军带到了公安局来。

到了局里,没费多大周折,刘小军就把自己如何听到受害人打电话时说的话,又如何跟踪受害人摸清底细后,在车库里实施犯罪的经过,详尽做了交代。末了,他疑惑地看着警察,他想知道警察是如何掌握了这一切的?他胆怯地问道:“你们,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一个警察看他问出这样的问题,又好气又好笑地对他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尽管你前后左右作了周密的准备,但有句话叫作‘百密而一疏’哪!你自己提供了详尽的资料,我们还愁找不到你吗?”

哪知这一说,把个刘小军闹得更糊涂了,自己不会傻到出卖自己的地步,况且自己从来没与警方接触过,这不第一次有了不良之意,才犯事的吗?于是他又连连摇头,表示不相信。

刚才那个警察见他还没醒悟,就说:“你是想不到吧?你先来听一段录音。”他说着打开了一个手机的播音键,手机里传出了清楚的说话声:“……我叫刘小军,家住文化苑小区七楼三单元三零一房间。”

这确实是自己说的话,可怎么?刘小军不再沉默了,奇怪地问道:“你们怎么会有我的说话录音呢?电话我是打给电信局的呀!”

“那我再告诉你,你给电信局的电话知道是谁接的吗?接电话的就是本案的受害人王玉莲王女士,她就在电信局上班,她听出了你说话的音调,录下了你最后的一句,反复辨认,确认你就是那个车库抢劫案的罪犯,这还不够吗?”

对此一点也没思想准备的刘小军,不得不垂下头去,有气无力地叹了一口气。

内蒙古能正规治疗白癜风医院是那一家秦皇岛青少年羊羔疯治疗如何选择好医院就诊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