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巴彦淖尔纪行一

2019-05-19 12:13:5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巴彦,蒙古语中是富饶的意思,淖尔,汉蒙同义,皆为湖泊;巴彦淖尔即是“富饶的湖泊”,我想是缘于境内有大湖乌梁素海而得名。巴彦淖尔位于举世闻名的河套平原和乌拉特草原上,西邻阿拉善盟,北与蒙古国接壤,南与鄂尔多斯高原隔河相望。古老的河套文化和多彩的草原文明为这片富饶的土地冠以“塞上江南”之美称。巴彦淖尔盟首府临河市,包兰线上的一座西北边城,南临黄河,北依阴山。

十二年前的深秋,我从银川去包头,车窗外黄河缓缓流淌,沙漠莽莽苍苍,满目荒凉。车过乌海,眼前刚闪过浩瀚无边的乌兰布和沙漠,随即而来的却是良田连绵的河套平原。我在临河下车,当年的临河走过了一条长街就走过了一个城市,街道两侧没有五层以上的高楼,长街外延绵的民居大多是外墙未粉刷的泥坯平房,暮色里边城灰暗荒寂。我情绪索然,住了一晚就去了包头;曾想过不会再来了,哪里知道十来年后,我专程来临河五次,更是走遍了内蒙。

一九九三年春,我们公司洪科长在内蒙出差时结识了临河市纺织原料公司的刘经理。回来后他向公司汇报已和临河方面达成联合经营羊毛业务意向,并提议公司在临河投资一百万元筹建冼毛厂。五月初我为此事去临河。飞机降临呼和浩特机场,方出舷窗我吃了一惊——临河的张副经理和先前去内蒙的洪科长竟前来迎接,当晚入住呼和浩特宾馆,第二天早上,“丰田陆地巡洋舰”载着我们直赴七百里外的临河。

临河已非当年旧模样了,繁华一新。我在临河待了五天,整整三天神驰心醉于乌拉特草原。豪爽好客的刘经理似要把巴彦淖尔所有美好的景物都端在你面前,他陪我走遍了广袤无边的大草原。每晚或在酒楼或在蒙古包内欢歌夜宴。艳丽健硕的内蒙姑娘双手端着斟满酒的银碗,放声高歌,那首源自鄂尔多斯草原的祝酒歌:“金杯银杯斟满酒,双手举过头···这酒醇正,这酒绵厚···”唱得人昏昏然,飘飘然。

两台越野车疾驶东去,先赴五原。“绿杨著水草如烟,旧是胡儿饮马泉。几处吹笳明月夜,何人倚剑白云天。”唐代边塞诗人李益的“过五原胡儿饮马泉”诗,国难乡愁,百感交集,写的正是一千多年前匈奴饮马的五原。东汉至十六国,南匈奴族游牧于阴山南北,强盛时曾控有河套及鄂尔多斯一带,南北朝时期,“尽为甲骑···控弦之士三十余万”的匈奴大军渐行渐远,烟消云散,故李益称五原“旧是胡儿饮马泉”。

五原面向黄河背靠阴山,境内渠道纵横,沃野千里,是河套著名的粮仓。一九二六年冯玉祥在五原誓师北伐,推翻了北洋军阀统治。抗战时期,为牵制和痛击华北日军,傅作义奇袭包头、会战绥西、收复五原并获五原大捷,故而这座塞上名城声名赫赫。我们看过了五原誓师台,又驱车驶往我国八大淡水湖之一的乌梁素海。

位于乌拉特前旗的乌梁素海是古黄河的一部分,黄河改道后成了九曲黄河最大的湖泊,现存面积三百多平方公里。乌梁素海蒙古语意为“红柳海”,久有“塞上明珠”之誉,湖光山色,碧波绿茵,和乌拉特草原相映成辉,更有飞禽翔舞,野趣天成。站在湖边,但见随风起伏的芦苇、蒲草绿浪翻涌,茫无际涯,耳畔风卷苇草,声波激越深沉。

同是游湖人,刘经理别样情怀。他告诉我,每次来乌梁素海总觉得心头沉重。乌梁素海是上苍赐给内蒙的瑰宝,是内蒙最美丽的地方。几十年前,乌梁素海水域面积有一千多平方公里,水深十数米,飞鸟蔽天。连年干旱和七十年代围湖造田,水面大幅萎缩且急降,目前仅有三百多平方公里水域面积,湖水最浅处不到两米;尤其是污染严重,水质每况愈下,鱼鸟也少见了。

傍晚时分,我们离了乌梁素海去乌拉特中旗。公路两侧是半荒漠的草原,荒凉无边,没见得一枝红柳树;才几寸长的绿草稀稀拉拉,这里一滩,那里几丛,遮掩不住那看似板结其实酥松的黄沙土,眼前不时有阵阵流沙掠过,令人怅然——这就是美丽的乌拉特草原?

一九九四年六月于上海

呼和浩特牛皮癣医院那家治疗专业齐齐哈尔牛皮癣该去那个医院好牛皮癣止痒有那些简单的方式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