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迷案惊情:诡计与爱情

2019-03-28 19:59: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1、网上偷心

郑帆和林氏企业董事长的千金林菲在网上认识1年后,便步入婚姻殿堂。婚后,两人进入林氏企业工作。林父对郑帆不放心,要求两人婚前立下约定书,如果谁出轨,将得不到林氏企业的财产。林父相信女儿绝不会出轨。不幸的是,1年后,林菲的父母在一次车祸中丧生。以后两人接收了林氏企业。在企业管理方面,两人有时意见不一致,常常吵架。

郑帆对林菲说:“你还是把公司交给我管理吧,你在家没事上网聊天,或开农场,也可到别人的农场里偷菜,可好玩了。”林菲不高兴地说:“公司是我父母留下的,我怎样能不怎么样治疗盆腔炎管?”郑帆说:“你还是对我不放心。我向你子宫内膜炎多久能好保证,公司经营状态我每天向你汇报。你也不用担心我出轨,有婚前约定,我敢吗?”林菲想一想也是,何必整天为公司的事与郑帆大争小吵的,何不在网上逍遥自在?

此后,林菲便在网上开起了自己的农场,也种菜,也卖菜,且收入颇丰,她感到很惬意。再后来,她就试着到他人经营的农场里婴儿睡觉出汗去偷菜,她感到偷菜更刺激。不料想,有一天,她在偷菜时被农场主抓个正着。农场主要处罚她,她恳求农场主看在她初犯的份上宽恕她,并说她是阔太太,家有企业,可以补偿他的损失。农场主听罢,顿时变得大度起来,并报出自己的姓名说:“我叫李胜,和你开个玩笑,何必认真呢。实话告知你,我还有一个农场,不光种菜,还种鲜花和果树,只要你愿意,随时到我这个综合农场去偷东西,只要你开心就行。”

林菲听了迫不及待地进入李胜的网上综合农场。霎时,她不由惊呆了。她从没见过这样美丽多彩的农场。农场范围很大,分成三个板块,一块是郁郁葱葱的蔬菜,一块是鲜花怒放的花卉基地,一块是果实累累挂满枝头的果树林。农场地头有一座欧美风格的三层小洋楼,洋楼墙壁画着各种卡通肖像,让人一见倾心。

她刚走进花圃,李胜便信手摘下一朵玫瑰花,两手毕恭毕敬地献给她。林菲将鲜花举到嘴边,一边闻一边说:“你的农场如此漂亮,就像置身花的海洋,让人十分陶醉。”

李胜将她迎进别墅。李胜说:“你上二楼书房看书,我在1楼厨房做菜。”林菲来到二楼书房,只见书架上摆满了各种书籍,她随手拿起1本网络经营的书阅读。不知过了多久,李胜便招呼她下楼吃饭。她1踏进餐厅,就见一桌丰盛的美酒佳肴呈现在她的面前。席间,两人频频举杯,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酒足饭饱,两人便来到三楼卧室,一边聊天,一边看A片。林菲被屏幕上赤裸裸交欢的场面刺激得欲火焚身,便情不自禁地倒在李胜的怀里。

这时候,李胜也失去了绅士风度,将林菲抱到床上,迫不及待地将她的衣服扒个精光,然后像欣赏一件奇珍异宝似的将她从头看到脚。林菲一把扯过他,两人极尽云雨之欢……

2、现实偷人

此后,林菲几近每天都要和李胜在网上过夫妻生活。时间久了,她有些厌烦了。李胜在网上以参观他的现实农场为借口,约她明天在现实中见面。林菲犹豫了一会儿,但终究还是答应了。她想,现实当中,李胜会长啥模样呢?会赶上郑帆吗?他的农场会像网上那样吗?

翌日一大早,林菲吃罢早餐,拎上坤包,来到长途汽车站与李胜见面,两人手拿红雨伞为暗号。这是两人在网上认识近一年来,第一次在现实中见面。李胜1米78的个头,白白胖胖,留着小平头,一身蓝西服,洁白的衬衣打着鲜红的领带,张嘴三分笑,笑中透着浑厚,让林菲一见就有一种亲近感,乃至有相见恨晚之感。

经过两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汽车在一个僻静的小山村停下,李胜牵着林菲的手来到他的农场。让林菲惊叹的是,现实中的农场跟网上如出一辙,有花圃,有菜地,还有果林,地头有一幢三层小洋楼,墙面画有各种卡通人物画。走进别墅,室内布局与网上如出一辙。

李胜领着林菲参观完别墅,来到二楼寝室口就像水到渠成,又像久别的夫妻,两人双双相拥着倒在席梦思床上,脱衣解带,只玩得昏天黑地,浪声震天……

尔后,只要郑帆出差,林菲就和李胜在别墅里偷欢。林菲觉得偷情很刺激,很过瘾,而自己和丈夫郑帆做爱却非常乏味。但她也担心,万一有一天让郑帆察觉,将没法结束,特别那个婚前约定规定,如果她出轨,将得不到林氏企业。她曾屡次暗自发誓,往后只在网上偷情。但是,网上偷情实在是隔靴搔痒,特别自从她喝了丈夫郑帆给她带回来的红葡萄酒后,感到时时欲火攻心,于是她只好铤而走险,抱着侥幸的心理,与李胜在现实中的别墅里寻欢作乐。

李胜说:“这个别墅和农场是我一个最要好的同学的。由于他工作繁忙,无暇管理,因而就委托给我管理。”林菲一听,有点冷淡地说:“原来这农场不是你的呀?我还以为是你的呢。”李胜激动地说:“不久就会成为我的。”林菲纳闷地问:“为什么?”李胜自豪地说:“我正在为同学做一件大事,事成以后,同学答应将这农场和别墅给我,而且还要再给我100万元的酬金。”林菲好奇地说:“你为你这位同学办什么大事,他会出手如此大方?”李胜说:“他给我的酬金确实挺高的,但与他的受益相比,那只不过是九牛一毛。”林菲问:“你这个同学是做甚么大生意的?你究竟帮他甚么大忙,他会给你这么大的好处?”李胜诡秘地一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林菲疑惑地说:“我为何会知道?”李胜只滑头地1笑,其实不回答。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