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代替品正文第八章

2019-03-13 13:21: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代替品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时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代替品全集阅读正文第八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初晨雾未散尽?已习惯一早沐浴的菊谜儿在浴间优闲的泡着澡。

望着白烟袅袅?想起连续几天安排好皇甫扬与梨倩的约会行程?全被皇甫湘湘破坏光了?他不禁大叹无奈。

「唉?湘湘对我的计画还真的是完全破坏?到底她对梨倩有什幺不满之处呢?」

他真的不懂?为何湘湘就是反对他们交往?

「梨倩个性好又温柔、叉善解人意?这幺好的女人还有什幺可嫌弃的呢?」

趴在浴池边?他凝望着满室的蒸气?想着皇甫扬和梨倩的甜蜜模样?越想心越痛?手轻抚着心窝处?泪珠也不由自主的从眼眶中滚落下来。

好痛?他的心好痛?为什幺听见湘湘讨厌她他会那幺高兴?为什幺想起他们亲密的举动?他会那幺心痛?

「到底为什幺?」

他们越是亲热?他的心就越痛?他真的不明白自己的心情?更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心情?

就在他想厘清心情时?一道嘈杂的声音由远处传了过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被吵得无心再泡澡的他?穿上衣裳走出浴间。

「怎幺了?这幺吵?」

被询问的丫鬟慌张的说?「不好了?不好了谜儿?相爷和小姐正在大厅上争吵。」

「什幺?」

*****

菊谊儿急忙地跑到大厅?只听见皇甫扬与皇甫湘湘吵得正凶的声音。

「我反对?你是脑子烧坏还是眼睛瞎了?竟然说要娶那个女人?」皇甫湘湘不满的怒吼。

「她?我一定要娶。」不理会她的大骂?皇甫扬喝了口茶润润喉。

「我反对?我坚决反对这门亲事。」

两人一来一往互不相让的争吵?见状?菊谜儿赶忙上前问个究竟。

「怎幺了?」他摸不着头绪的问。

「谜儿哥你听我说?他他竟然说要娶那个女人?」拉着他的手?她极度不满的抱怨。

「那个女人???指的是梨倩?」

「不然还有谁。」

「是吗?」闻言?他呆了下。

菊谜儿紧抚着胸口?呜?好痛?为何听见皇甫扬要娶梨倩?他的心会这幺痛?他该高兴的不是吗?这不就是他一直以来想要的结果。

强忍着胸口的痛?他强颜欢笑的说?「这样很好啊?」

听他这样回答的皇甫湘湘?顿时怒火高张。

「好个头啦?哥在发癫?你也跟着发癫啊?我说过她没资格进府?也没资格做我的嫂嫂?你是故意和我作对是不?」

「不?我没这幺想?只是」

这时?皇甫扬走到他的身边?「你真的这幺认为?」

「什幺?」对皇甫扬突如其来的问题?他不解的问。

「我娶梨倩一事?你真的这幺认为吗?」说不啊?谜儿?说你不是这样想的?他心中期待着这样的答案。

「我」不?我并不想你娶她?可是我又有何资格要你别娶?菊谜儿强颜欢笑的说?「嗯?我真的认为相爷和梨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谜儿哥?你在胡说什幺?」他口是心非的回答?让皇甫湘湘很生气。

「我不是胡说?我是真心恭喜他们。」不、不要?我不要你娶她?快说你是骗人的?这只是个玩笑?

听见菊谜儿的话?皇甫扬的心碎了?本想利用这件事来试探他对自己的心意?没想到他竟然说恭喜他。

我爱恋已久的恋人啊?我将一生的爱给了你?而你却伤我如此深?现在我将照着你的愿望而行?直到永远、永远

「我娶她。」

「哥?你说假的吧?要是你娶她?我们就断绝兄妹关系。」皇甫湘湘口气坚定的说。

「湘湘?不要意气用事。」见两人因为自己的话愈吵愈凶?菊谜儿赶忙相劝。

「好?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现在什幺都不重要了?失去谜儿的心?什幺都不重要了。

「皇甫扬你好样的?哼?」皇甫湘湘头也不回的离开大厅。

见状?菊谜儿也跟了出去?而本在一旁看戏的下人们感受到山雨欲来的气氛一时间也全跑光?大厅上只剩下皇甫扬一人。

他气愤的大掌一拍?桌子为之震荡。

「可恶?」

*****

出了相爷府的菊谜儿拉住一脸气愤的皇甫湘湘。

「湘湘???为何要这幺意气用事?现在可怎幺办才好?连??都和相爷决裂了。」菊谜儿越来越不知道?自己擅作主张请梨倩回京是否正确。

「我才不是意气用事?在我的心里那女人跟烂货没两样?能当我嫂嫂的只有谜儿哥你。」

「湘唉???怎幺总是胡说。」

她脱口而出的话?让他惊愕不已。

「这才不是胡说?只有你才是我心目中唯一的人选?不然我干嘛千方百计要你来当哥哥的抵债品啊?」一时说溜嘴的她?赶忙捂住嘴。

完了?太生气?竟然说溜嘴了。

「??湘湘??又设计我?真是」他真的很生气?不过气归气?总不能打她一顿屁股吧?

「谜儿哥?对不起啦?可是我是真的觉得只有你是唯一人选嘛?」

「唉???就别再胡说了?我可是男的?怎幺能做??的嫂嫂?」

「什幺嘛?男的又如何?自古以来有断袖之癖的人多如过江之鲫。」

「湘湘?别再胡闹了???就不要再为了报复??哥哥?而反对这门亲事。」

「我才不是为了无聊的报复而反对?谜见哥我问你?你喜欢我哥吗?说实话。」皇甫湘湘语气强硬的间。

「我我不知道。」

「好?那换种方式问你?你看见哥哥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时?会不会有心痛的感觉?」

「这嗯?」菊谜儿点了点头。

是的?他的心会痛?而且像万针齐刺般的痛。

「这不就得了?你爱上我哥哥了。」她满意的笑道。

「什幺?」怎幺会?这就是爱吗?原来这就是爱的感觉

瞧他一脸突然恍然大悟的模样?她满意的笑了笑。

「谜儿哥?今晚到梨倩那儿?我要让你知道在你心中善良无邪的梨倩真正的面目?我要揭穿她的假面真。」

「真相?」

*****

月弯如钩?高挂在昏暗不明的天空上。

皇甫湘湘来到梨倩的住所?也不敲门就走了进去。

阁楼上的梨倩瞧见是谁来?马上露出天使般的笑容迎接。

「湘湘?怎幺这时候来?进来坐啊?」

皇甫湘湘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梨倩马上为她倒了杯茶。

「这茶是扬早上才命人送来的???也尝尝?很甘呢?」

「这里又没有别人?何必装呢?」可恶?这是在向她示威不成。

「??说这是什幺话?梨倩不懂。」

「再装就不像了?别以为??那骗人的嘴脸?能瞒得过我。」

梨倩突然嘴角上扬?露出邪佳的笑意。

「呵呵呵?没想到我完美的计画?会让??打乱?像??这幺聪明的女人还真是不能小看。」她坐了下来?语气全变的说。

「怎幺?露出本性了???不怕我和哥哥说去。」

梨倩轻摇着茶杯?优雅的笑道?「怕?哈?如果扬会相信的话?不过听说今天早上?你们似乎断绝关系了呢。」

「连哥哥都会说要娶???我又怎会不中??的计???还真是高明啊?」

「呵呵?怎幺这幺说呢?我可担待不起。」梨倩好不得意的笑道。

「来谈点别的吧?为何要利用谜儿哥?」

「利用???怎幺这幺说?可是他来求我的?不然我在苏州当我的名妓可是不错的行业呢。」

「怎幺?半点朱唇千人尝?一双玉臂万人枕的日子?看来??还挺习惯的嘛?还在谜儿的面前装清高?真是可笑?」皇甫湘湘轻蔑的说。

「??呵?不论??怎幺说?再过不久我就是??嫂嫂了???的无礼我不会介意的。」

「??真以为做得了我嫂嫂?」

梨倩一脸自信的说?「??哥都为我和??断绝关系了???说我会不是吗?」

「大话可别说得太早哦?要是没实现那可就糗大??o你说是不是啊谜儿哥?」

这时?一道黑影由门后走了进来。

梨倩先是一阵惊讶?随后又不在意的嘴角扬笑。

「呵?你都听见了吗?唉?本来还想多利用你?看来你也没利用价值了。」

「为什幺???为什幺要骗我???不是说??还是洁净的身躯?为何会变成谁都可上的妓女?」菊谜见不愿相信自己亲耳听见的事实。

听到他的控诉?她大笑数声?一脸不屑的看着他。

「真是太可笑了?一开始我也不相信?天底下哪会有那幺笨的人?竟然会相信一个在妓院里打滚了十来年的人?还会是清白之身?哼?真是自痴?这才是我的真面目?我只是在利用你罢了?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有谁会放弃?我当然会好好把握住?不是吗?」

菊谜见凝视着她?他不知道什幺才是真实、什幺才是虚假?为何她会露出如此挥挥的脸孔、说出恶毒的话语?那一向纯真的梨倩到哪儿去了?

「??真可恶。」

「可恶?怎幺会?你不是说我很善良又纯洁吗?」她用手指抬起他的下颚?高傲轻蔑的笑道?「哦?对了、对了?我能嫁给扬这幺个有钱有权的人?还得好好谢谢你这媒人的撮合?到时候记得来喝杯喜酒啊?」

「??我要向他告发去。」

「哦?告我?你以为我会怕你不成?」她不屑又无畏的笑道?「你也不秤秤自个儿的斤两?只不过是我妹妹的代替品?还敢和我这幺大小声。」

「??说什幺?」她的话完全说中他的要害?深深打击着他的心。

「唉?和你这个白痴说话还真累人?我想休息了?那就不送??u」她露出甜甜的笑容下起逐客令。

「??哼?」

菊谜见气得头也没回的跑出去。

这时?许久没开口的皇甫湘湘警告意味浓厚的说?「??最好别有想动他的念头?别说我不会放过???更有人会让??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她也离开了?留在房内的梨倩阴沉的笑了下。

「不放过我?让我死无葬身之地是吗?我倒要看看谁才是这场计画中最后的赢家?哈哈哈?」

*****

一脸挫败的菊谜见心情忧愁的低头走在昏暗的街道上?随后而来的皇甫湘湘望着他落寞的背影?马上走上前在他的背上轻拍了下。

「怎幺?很难过、很自责?」

「对不起?是我太天真?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她是个好女人?没想到她竟会是个这样的人???哥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都是我害的。」

「你明白就好。」皇甫湘湘戏弄的说。

「真的对不起。」

「嘻?开玩笑的啦?像她那种女人野心之大?就算你没找上她?她也会制造机会亲近哥哥。」

「是这样吗?」

「怎幺?你怀疑女人的直觉?」

说到直觉?她总觉得皇甫扬这次的行为实在太怪异?不如平常的处事态度?难道她思付了下才恍然大悟。

好啊?好个皇甫扬?竟然连她这个妹妹都骗?可恶?非让他在感情路上尝点苦头不可。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现在该怎幺办?」菊谜儿轻叹了口气?苦恼地说。

「祸可是你闯出来的?当然要由你解决。」

「那我该怎幺做?」

「简单?让哥爱上你一切就会圆满啦?」皇甫湘湘漾出一抹笑。

「这这怎幺可能?」唉?为何她总是想些不可能的事?就算他喜欢扬?扬也未必会爱上他?而且他已经决定要娶梨倩?根本就没有他介入的余地。

「不可能也要给我有可能?谁教你没事想出代替品计画?现在种出这幺大个祸根来?你不解决谁解决啊?」

「??哥他不会喜欢我的。」

「那可不一定?」她语带笑意地说。

「可是」

「别可是了?明天你就去和哥哥说?叫他不要娶那个女人。」

「他会听我的吗?」

「不会。」她一口断定。

「既然不会?那又为何要说?」菊谜儿一脸败给她的表情。

「哎呀?你不懂啦?这是加强心里印象的话?非说不可的。」皇甫湘湘微盛起眉。

「哦?」说真的?他还是不懂她话中之话?不过她都说得这幺深奥?而自己又无话反驳?也只好听从。

「反正你一定要和哥哥吵?叫他别娶那个女人?不论用何种方法就算是失贞?你也得阻止他娶那个女人?懂了没?」

「失贞?」不会吧?连这种方法都要试?

瞧他一脸惊讶?她笑道?「说笑的啦?不过你得使出浑身解数?让他碰得到却吃不着就对了。」

「哦?」

「天快亮了?你先回府吧?」

「那??呢?」

「我要到万花阁借住?有事就到那儿找我。」

「嗯?」

两人分道走后?菊谜儿这才惊觉?咦?万花阁?那不是妓院吗?她去那种地方借住妥当吗?

*****

相爷府的下人们并没有因为昨天主子们的吵架而有所懈怠?鸡未啼就已开始干活?一旁的扫园工见到菊谜儿回来马上上前。

「谜见?怎幺一夜未回?相爷正在找你呢。」

「相爷找我?有事?」

「不知道耶?你还是快点上楼见相爷吧?」他探头探脑的望了望四周后?小声的说?「相爷心情似乎不佳?你自己当心点。」

「嗯?我知道了。」

与扫园工话别后?菊谜儿来到阁楼?在门外轻叩了下。

「相爷是我。」

「进来。」

门内的声音清楚听得出怒气?菊谜儿有些害怕的走了进去。

「听说相爷您找我。」

「昨夜为何一夜未归?」坐在椅子上的皇甫扬看得出一夜未眠的模样?脸色阴况酌凝视着他。

被他这幺紧盯着?菊谜儿惊慌不巴?赶忙敛下眼不敢直视。

「我」对了?湘湘说不能提梨倩的事?差点说溜嘴了。「我去看湘湘。」

「看湘湘?为何没向我说?」

「对不起?」

「对不起就算了吗?」

皇甫扬不满的怒吼?让他的头垂得更低了。

「我哇?」

还没来得及想借口?他的身驱以被皇甫扬压在桌上?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菊谜儿吓了一大跳的惊叫。

「我我向你陪不是?求求你不要在」菊谜儿知道他随后要做什幺?可是他想起了湘湘说的话?用手隔开两人的距离。

「可恶?」他这是在做什幺?怎幺又将他压倒了?

自从湘湘说他就是那人后?他的心没有一刻平静过?对他的贪恋不断地增加。

伴随着一声怒吼?大掌一拍桌子猛然摇动?皇甫扬苦涩的凝望着他?低头吻了下他的脸颊?过了许久?他才缓缓的放开菊谜儿?得到释放的他?马上站起身来。

「以后不准无假外出懂吗?你一定没睡?下去休息吧?」不能再让他待在这儿?不然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幺事来?他真的好想抱他。

「知道了。」

见他没有离开的动作?皇甫扬问?「有事想说?」

「这我」

「有什幺事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相爷?你真的要娶梨倩吗?」

「昨天你不也很赞同?怎幺今天却问这个问题?是不是湘湘对你说了什幺?」皇甫扬挑了挑眉。

「不、不是的?是我我」才不要你娶她呢?

「你什幺?」

「我不想你娶她。」菊谜见娇羞不已的说。

闻言?他的心简直像到了云端的兴奋?却故意捉弄他?「哦?我娶她不是你的计画吗?怎幺现在又反对了?」

「啊?你你知道我」惊讶之余?菊谜见惶恐地问?「你什幺时候知道的?」

「在你邀约我时?我就猜出一二了。」

「是吗?」天啊?这幺说他的计画一开始就被发现了嘛。「那幺你」

「不行?说出口的话?我无法收回。」为何他现在才说?

「为什幺?难道你爱她?」看来自己被他爱上的机会是再渺茫不过了吧?

望着他?菊谜儿不禁想着?他爱她?那对他呢?他曾有一丝丝的爱过他吗?他好想大声的间?却怎样也说不出口。

「我没有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

可恶?又不能说出他与那人的约定。

「是啊?」他有何资格问?从头到尾他都只是代替品不是吗?他轻蔑的笑着自己的无知。

一时之间屋内全然无声?气氛低迷。

此时?一道敲门声打破寂静。

「相爷。」

「什幺事?」

「梨倩姑娘家失火了。」

「什幺?」

屋内的两人同时发出疑惑声。

经典华语文学免费小说阅读站..文学爱好者的家园。

两个月宝宝拉绿色大便
心房扑动的临床症状
爬楼梯膝盖疼怎么回事
夏科病
深静脉血栓高危人群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