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灵异

代替品正文第八章

2019-03-13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小说《代替品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时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代替品全集阅读正文第八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初晨雾未散尽?已习惯一早沐浴的菊谜儿在浴间优闲的泡着澡。

望着白烟袅袅?想起连续几天安排好皇甫扬与梨倩的约会行程?全被皇甫湘湘破坏光了?他不禁大叹无奈。

「唉?湘湘对我的计画还真的是完全破坏?到底她对梨倩有什幺不满之处呢?」

他真的不懂?为何湘湘就是反对他们交往?

「梨倩个性好又温柔、叉善解人意?这幺好的女人还有什幺可嫌弃的呢?」

趴在浴池边?他凝望着满室的蒸气?想着皇甫扬和梨倩的甜蜜模样?越想心越痛?手轻抚着心窝处?泪珠也不由自主的从眼眶中滚落下来。

好痛?他的心好痛?为什幺听见湘湘讨厌她他会那幺高兴?为什幺想起他们亲密的举动?他会那幺心痛?

「到底为什幺?」

他们越是亲热?他的心就越痛?他真的不明白自己的心情?更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心情?

就在他想厘清心情时?一道嘈杂的声音由远处传了过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被吵得无心再泡澡的他?穿上衣裳走出浴间。

「怎幺了?这幺吵?」

被询问的丫鬟慌张的说?「不好了?不好了谜儿?相爷和小姐正在大厅上争吵。」

「什幺?」

*****

菊谊儿急忙地跑到大厅?只听见皇甫扬与皇甫湘湘吵得正凶的声音。

「我反对?你是脑子烧坏还是眼睛瞎了?竟然说要娶那个女人?」皇甫湘湘不满的怒吼。

「她?我一定要娶。」不理会她的大骂?皇甫扬喝了口茶润润喉。

「我反对?我坚决反对这门亲事。」

两人一来一往互不相让的争吵?见状?菊谜儿赶忙上前问个究竟。

「怎幺了?」他摸不着头绪的问。

「谜儿哥你听我说?他他竟然说要娶那个女人?」拉着他的手?她极度不满的抱怨。

「那个女人???指的是梨倩?」

「不然还有谁。」

「是吗?」闻言?他呆了下。

菊谜儿紧抚着胸口?呜?好痛?为何听见皇甫扬要娶梨倩?他的心会这幺痛?他该高兴的不是吗?这不就是他一直以来想要的结果。

强忍着胸口的痛?他强颜欢笑的说?「这样很好啊?」

听他这样回答的皇甫湘湘?顿时怒火高张。

「好个头啦?哥在发癫?你也跟着发癫啊?我说过她没资格进府?也没资格做我的嫂嫂?你是故意和我作对是不?」

「不?我没这幺想?只是」

这时?皇甫扬走到他的身边?「你真的这幺认为?」

「什幺?」对皇甫扬突如其来的问题?他不解的问。

「我娶梨倩一事?你真的这幺认为吗?」说不啊?谜儿?说你不是这样想的?他心中期待着这样的答案。

「我」不?我并不想你娶她?可是我又有何资格要你别娶?菊谜儿强颜欢笑的说?「嗯?我真的认为相爷和梨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谜儿哥?你在胡说什幺?」他口是心非的回答?让皇甫湘湘很生气。

「我不是胡说?我是真心恭喜他们。」不、不要?我不要你娶她?快说你是骗人的?这只是个玩笑?

听见菊谜儿的话?皇甫扬的心碎了?本想利用这件事来试探他对自己的心意?没想到他竟然说恭喜他。

我爱恋已久的恋人啊?我将一生的爱给了你?而你却伤我如此深?现在我将照着你的愿望而行?直到永远、永远

「我娶她。」

「哥?你说假的吧?要是你娶她?我们就断绝兄妹关系。」皇甫湘湘口气坚定的说。

「湘湘?不要意气用事。」见两人因为自己的话愈吵愈凶?菊谜儿赶忙相劝。

「好?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现在什幺都不重要了?失去谜儿的心?什幺都不重要了。

「皇甫扬你好样的?哼?」皇甫湘湘头也不回的离开大厅。

见状?菊谜儿也跟了出去?而本在一旁看戏的下人们感受到山雨欲来的气氛一时间也全跑光?大厅上只剩下皇甫扬一人。

他气愤的大掌一拍?桌子为之震荡。

「可恶?」

*****

出了相爷府的菊谜儿拉住一脸气愤的皇甫湘湘。

「湘湘???为何要这幺意气用事?现在可怎幺办才好?连??都和相爷决裂了。」菊谜儿越来越不知道?自己擅作主张请梨倩回京是否正确。

「我才不是意气用事?在我的心里那女人跟烂货没两样?能当我嫂嫂的只有谜儿哥你。」

「湘唉???怎幺总是胡说。」

她脱口而出的话?让他惊愕不已。

「这才不是胡说?只有你才是我心目中唯一的人选?不然我干嘛千方百计要你来当哥哥的抵债品啊?」一时说溜嘴的她?赶忙捂住嘴。

完了?太生气?竟然说溜嘴了。

「??湘湘??又设计我?真是」他真的很生气?不过气归气?总不能打她一顿屁股吧?

「谜儿哥?对不起啦?可是我是真的觉得只有你是唯一人选嘛?」

「唉???就别再胡说了?我可是男的?怎幺能做??的嫂嫂?」

「什幺嘛?男的又如何?自古以来有断袖之癖的人多如过江之鲫。」

「湘湘?别再胡闹了???就不要再为了报复??哥哥?而反对这门亲事。」

「我才不是为了无聊的报复而反对?谜见哥我问你?你喜欢我哥吗?说实话。」皇甫湘湘语气强硬的间。

「我我不知道。」

「好?那换种方式问你?你看见哥哥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时?会不会有心痛的感觉?」

「这嗯?」菊谜儿点了点头。

是的?他的心会痛?而且像万针齐刺般的痛。

「这不就得了?你爱上我哥哥了。」她满意的笑道。

「什幺?」怎幺会?这就是爱吗?原来这就是爱的感觉

瞧他一脸突然恍然大悟的模样?她满意的笑了笑。

「谜儿哥?今晚到梨倩那儿?我要让你知道在你心中善良无邪的梨倩真正的面目?我要揭穿她的假面真。」

「真相?」

*****

月弯如钩?高挂在昏暗不明的天空上。

皇甫湘湘来到梨倩的住所?也不敲门就走了进去。

阁楼上的梨倩瞧见是谁来?马上露出天使般的笑容迎接。

「湘湘?怎幺这时候来?进来坐啊?」

皇甫湘湘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梨倩马上为她倒了杯茶。

「这茶是扬早上才命人送来的???也尝尝?很甘呢?」

「这里又没有别人?何必装呢?」可恶?这是在向她示威不成。

「??说这是什幺话?梨倩不懂。」

「再装就不像了?别以为??那骗人的嘴脸?能瞒得过我。」

梨倩突然嘴角上扬?露出邪佳的笑意。

「呵呵呵?没想到我完美的计画?会让??打乱?像??这幺聪明的女人还真是不能小看。」她坐了下来?语气全变的说。

「怎幺?露出本性了???不怕我和哥哥说去。」

梨倩轻摇着茶杯?优雅的笑道?「怕?哈?如果扬会相信的话?不过听说今天早上?你们似乎断绝关系了呢。」

「连哥哥都会说要娶???我又怎会不中??的计???还真是高明啊?」

「呵呵?怎幺这幺说呢?我可担待不起。」梨倩好不得意的笑道。

「来谈点别的吧?为何要利用谜儿哥?」

「利用???怎幺这幺说?可是他来求我的?不然我在苏州当我的名妓可是不错的行业呢。」

「怎幺?半点朱唇千人尝?一双玉臂万人枕的日子?看来??还挺习惯的嘛?还在谜儿的面前装清高?真是可笑?」皇甫湘湘轻蔑的说。

「??呵?不论??怎幺说?再过不久我就是??嫂嫂了???的无礼我不会介意的。」

「??真以为做得了我嫂嫂?」

梨倩一脸自信的说?「??哥都为我和??断绝关系了???说我会不是吗?」

「大话可别说得太早哦?要是没实现那可就糗大??o你说是不是啊谜儿哥?」

这时?一道黑影由门后走了进来。

梨倩先是一阵惊讶?随后又不在意的嘴角扬笑。

「呵?你都听见了吗?唉?本来还想多利用你?看来你也没利用价值了。」

「为什幺???为什幺要骗我???不是说??还是洁净的身躯?为何会变成谁都可上的妓女?」菊谜见不愿相信自己亲耳听见的事实。

听到他的控诉?她大笑数声?一脸不屑的看着他。

「真是太可笑了?一开始我也不相信?天底下哪会有那幺笨的人?竟然会相信一个在妓院里打滚了十来年的人?还会是清白之身?哼?真是自痴?这才是我的真面目?我只是在利用你罢了?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有谁会放弃?我当然会好好把握住?不是吗?」

菊谜见凝视着她?他不知道什幺才是真实、什幺才是虚假?为何她会露出如此挥挥的脸孔、说出恶毒的话语?那一向纯真的梨倩到哪儿去了?

「??真可恶。」

「可恶?怎幺会?你不是说我很善良又纯洁吗?」她用手指抬起他的下颚?高傲轻蔑的笑道?「哦?对了、对了?我能嫁给扬这幺个有钱有权的人?还得好好谢谢你这媒人的撮合?到时候记得来喝杯喜酒啊?」

「??我要向他告发去。」

「哦?告我?你以为我会怕你不成?」她不屑又无畏的笑道?「你也不秤秤自个儿的斤两?只不过是我妹妹的代替品?还敢和我这幺大小声。」

「??说什幺?」她的话完全说中他的要害?深深打击着他的心。

「唉?和你这个白痴说话还真累人?我想休息了?那就不送??u」她露出甜甜的笑容下起逐客令。

「??哼?」

菊谜见气得头也没回的跑出去。

这时?许久没开口的皇甫湘湘警告意味浓厚的说?「??最好别有想动他的念头?别说我不会放过???更有人会让??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她也离开了?留在房内的梨倩阴沉的笑了下。

「不放过我?让我死无葬身之地是吗?我倒要看看谁才是这场计画中最后的赢家?哈哈哈?」

*****

一脸挫败的菊谜见心情忧愁的低头走在昏暗的街道上?随后而来的皇甫湘湘望着他落寞的背影?马上走上前在他的背上轻拍了下。

「怎幺?很难过、很自责?」

「对不起?是我太天真?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她是个好女人?没想到她竟会是个这样的人???哥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都是我害的。」

「你明白就好。」皇甫湘湘戏弄的说。

「真的对不起。」

「嘻?开玩笑的啦?像她那种女人野心之大?就算你没找上她?她也会制造机会亲近哥哥。」

「是这样吗?」

「怎幺?你怀疑女人的直觉?」

说到直觉?她总觉得皇甫扬这次的行为实在太怪异?不如平常的处事态度?难道她思付了下才恍然大悟。

好啊?好个皇甫扬?竟然连她这个妹妹都骗?可恶?非让他在感情路上尝点苦头不可。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现在该怎幺办?」菊谜儿轻叹了口气?苦恼地说。

「祸可是你闯出来的?当然要由你解决。」

「那我该怎幺做?」

「简单?让哥爱上你一切就会圆满啦?」皇甫湘湘漾出一抹笑。

「这这怎幺可能?」唉?为何她总是想些不可能的事?就算他喜欢扬?扬也未必会爱上他?而且他已经决定要娶梨倩?根本就没有他介入的余地。

「不可能也要给我有可能?谁教你没事想出代替品计画?现在种出这幺大个祸根来?你不解决谁解决啊?」

「??哥他不会喜欢我的。」

「那可不一定?」她语带笑意地说。

「可是」

「别可是了?明天你就去和哥哥说?叫他不要娶那个女人。」

「他会听我的吗?」

「不会。」她一口断定。

「既然不会?那又为何要说?」菊谜儿一脸败给她的表情。

「哎呀?你不懂啦?这是加强心里印象的话?非说不可的。」皇甫湘湘微盛起眉。

「哦?」说真的?他还是不懂她话中之话?不过她都说得这幺深奥?而自己又无话反驳?也只好听从。

「反正你一定要和哥哥吵?叫他别娶那个女人?不论用何种方法就算是失贞?你也得阻止他娶那个女人?懂了没?」

「失贞?」不会吧?连这种方法都要试?

瞧他一脸惊讶?她笑道?「说笑的啦?不过你得使出浑身解数?让他碰得到却吃不着就对了。」

「哦?」

「天快亮了?你先回府吧?」

「那??呢?」

「我要到万花阁借住?有事就到那儿找我。」

「嗯?」

两人分道走后?菊谜儿这才惊觉?咦?万花阁?那不是妓院吗?她去那种地方借住妥当吗?

*****

相爷府的下人们并没有因为昨天主子们的吵架而有所懈怠?鸡未啼就已开始干活?一旁的扫园工见到菊谜儿回来马上上前。

「谜见?怎幺一夜未回?相爷正在找你呢。」

「相爷找我?有事?」

「不知道耶?你还是快点上楼见相爷吧?」他探头探脑的望了望四周后?小声的说?「相爷心情似乎不佳?你自己当心点。」

「嗯?我知道了。」

与扫园工话别后?菊谜儿来到阁楼?在门外轻叩了下。

「相爷是我。」

「进来。」

门内的声音清楚听得出怒气?菊谜儿有些害怕的走了进去。

「听说相爷您找我。」

「昨夜为何一夜未归?」坐在椅子上的皇甫扬看得出一夜未眠的模样?脸色阴况酌凝视着他。

被他这幺紧盯着?菊谜儿惊慌不巴?赶忙敛下眼不敢直视。

「我」对了?湘湘说不能提梨倩的事?差点说溜嘴了。「我去看湘湘。」

「看湘湘?为何没向我说?」

「对不起?」

「对不起就算了吗?」

皇甫扬不满的怒吼?让他的头垂得更低了。

「我哇?」

还没来得及想借口?他的身驱以被皇甫扬压在桌上?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菊谜儿吓了一大跳的惊叫。

「我我向你陪不是?求求你不要在」菊谜儿知道他随后要做什幺?可是他想起了湘湘说的话?用手隔开两人的距离。

「可恶?」他这是在做什幺?怎幺又将他压倒了?

自从湘湘说他就是那人后?他的心没有一刻平静过?对他的贪恋不断地增加。

伴随着一声怒吼?大掌一拍桌子猛然摇动?皇甫扬苦涩的凝望着他?低头吻了下他的脸颊?过了许久?他才缓缓的放开菊谜儿?得到释放的他?马上站起身来。

「以后不准无假外出懂吗?你一定没睡?下去休息吧?」不能再让他待在这儿?不然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幺事来?他真的好想抱他。

「知道了。」

见他没有离开的动作?皇甫扬问?「有事想说?」

「这我」

「有什幺事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相爷?你真的要娶梨倩吗?」

「昨天你不也很赞同?怎幺今天却问这个问题?是不是湘湘对你说了什幺?」皇甫扬挑了挑眉。

「不、不是的?是我我」才不要你娶她呢?

「你什幺?」

「我不想你娶她。」菊谜见娇羞不已的说。

闻言?他的心简直像到了云端的兴奋?却故意捉弄他?「哦?我娶她不是你的计画吗?怎幺现在又反对了?」

「啊?你你知道我」惊讶之余?菊谜见惶恐地问?「你什幺时候知道的?」

「在你邀约我时?我就猜出一二了。」

「是吗?」天啊?这幺说他的计画一开始就被发现了嘛。「那幺你」

「不行?说出口的话?我无法收回。」为何他现在才说?

「为什幺?难道你爱她?」看来自己被他爱上的机会是再渺茫不过了吧?

望着他?菊谜儿不禁想着?他爱她?那对他呢?他曾有一丝丝的爱过他吗?他好想大声的间?却怎样也说不出口。

「我没有必要回答你这个问题。」

可恶?又不能说出他与那人的约定。

「是啊?」他有何资格问?从头到尾他都只是代替品不是吗?他轻蔑的笑着自己的无知。

一时之间屋内全然无声?气氛低迷。

此时?一道敲门声打破寂静。

「相爷。」

「什幺事?」

「梨倩姑娘家失火了。」

「什幺?」

屋内的两人同时发出疑惑声。

经典华语文学免费小说阅读站..文学爱好者的家园。

两个月宝宝拉绿色大便
心房扑动的临床症状
爬楼梯膝盖疼怎么回事
夏科病
深静脉血栓高危人群
TAG: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男人晚上夜尿多怎么办 鄂州建筑资质办理 冷水机价格 贵州定做职业装 万能试验机 孝感建筑资质代办 电子拉力试验机 订制服装 冷水机厂家 万能拉力机 电子万能材料试验机 电子万能材料试验机 山东试验机厂 拉力试验机 落锤冲击试验机 襄阳办理建筑资质 宜昌建筑资质代办 中央电视台广告费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