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医院怪谈之危重病房

2019-03-12 21:55:0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萍儿出了车祸。

那一天萍儿坐着阿斌的摩托,正想好好享受一下兜风的感觉,没想到就这样出了车祸。萍儿只记得那辆车的司机是个女的,然后就晕了过去,还昏迷了两天。

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整个病室只有她一个床位。

你醒了。阿斌笑着对她说。阿斌真是幸运,在车祸中他只擦破了一点皮。而且,他看上去总是那么地开心,仿佛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事情,这家医院位于郊区,医疗技术却是全市最好的!我花了好多钱才让你住进这个病室。这是第五号危重病室,可以享受最好的医疗待遇!医生原本不让你住进去的,我费了好大口舌才摆平他。

萍儿很感激地对阿斌笑了笑。她有钱,还以阿斌的名义存进了五十万,住一下特别看护病房本来就无可厚非,但萍儿还是感激阿斌的细心周到。

萍儿休养了两天,渐渐发现这所医院有些与众不同。这里的医生和护士似乎关系都不大好,彼此之间很冷漠,关系似乎永远停留在工作层面,不会深入一步。但是这里的医疗水平的确很高,一个大型的手术对他们而言就像割阑尾一样简单。可是,这所医院在市里却并不出名,和普普通通的医院没有什么两样。

萍儿有些疑惑,就问护士。那个护士经常在危重病室值班,她的肩膀到胸口有一道浅浅的血痕。那个护士没有回答她,她冷漠地看了萍儿一眼,说:这个医院有很多事是不必让病人知道的。然后就走了。后来阿斌告诉她,这个医院的人看惯了死亡,所以早就麻木了。对他们而言,他们就是一个修理厂,病人就是送进来维修的汽车拖拉机。他们的冷静使得技艺高超,他们的麻木又使得他们默默无闻。

醒来后的第三天,医生来查房。医生看了萍儿一眼,说:你应该没什么事了,可以出院了。去办理出院手续吧。结果阿斌赶忙回答:医生,她还有轻微的脑震荡,还不能这么早出院呢!

没问题。她早就可以出院了,这个危重病室应该腾出来给别人了。

一听这话,阿斌生气了:你们以为我们付不起钱是不是?我告诉你,我们可以把这家医院给买下来,让你们这些医生都滚蛋!萍儿,不要理她,我们偏要再住它一个月!

那个医生收起病例卡,诡异地笑了笑,说:今年可是润年,明天就是七月一号,今年的七月有五个星期。

你在说什么?萍儿不解地问。

没什么。医生收起了笑容,说,你们愿意住下去我也不反对,祝你们住得愉快。说完就摇摇头走了。

七月三号是星期五。那一天晚上萍儿很困,早早睡下了。第二天醒来时她听到了哭声,出门看时才知道一号危重病室的人死了。那是个肝癌晚期患者,在昨晚的睡梦中无声无息地离去。萍儿昨天还和他聊过天,他那时的气色很好。现在想来,可能是回光反照。萍儿看了看在旁边哭泣的家属,心下有些惆怅。

二号危重病室里住着个小姑娘。她要做心脏手术。医生说她的心里少了一样东西,得开刀安进去。医生说这个手术很危险,但是不做的话,小姑娘随时会死。周二的时候小姑娘被推进了手术室,在四个小时漫长的等待过后,又从手术室推回了危重病室。当时小姑娘的家属问医生,手术进行的怎么样。医生没有回答,只是说要再观察观察。周五那天萍儿去看望了一下小姑娘。那个小姑娘亲切的叫着她萍儿姐姐。

萍儿姐姐,医生没有跟我说,但是我知道,这个手术做得很好。我感觉很好。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出院了,我就可以和别人一起玩了。小姑娘说。

那天晚上萍儿又一次早早睡下了。第二天,她又听到了哭声。那个小姑娘已经于昨晚夭亡了。

这一次,萍儿起了疑心。那个小姑娘怎么看也不像快要死的人,而且偏偏又死在星期五晚上!难道说星期五那天不能睡觉,否则就会在梦中离去吗?

又过了一个星期。在星期五的那天晚上,萍儿努力让自己不要入睡。却不知怎么搞地,一种从未有过的困意向她袭了过来。她努力睁大着眼睛,却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就在这时,她听到值班室里挂钟的声响:铛铛铛铛一共敲了十下。然后,她又模模糊糊听见一个奇怪的声音从走廊里传了过来:笃嗒嗒,笃嗒嗒、笃嗒嗒

萍儿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再一次听到了哭声,这一次来自第三号危重病室!

萍儿害怕了。她到处找着阿斌。可是阿斌不在。留言中说阿斌去了深圳,要过一个星期才能回来。经过一系列思想斗争,萍儿暗暗告诉自己,这里没什么可怕的,危重病室里的人本来就是将死之人,只是这里面有点奇怪罢了。

又到了星期五。无名的恐惧使得萍儿无法吃下当晚的饭菜,一口也没吃。她忐忑地等待着黑夜的降临。

夜,来了。奇怪,这一回萍儿没有了困倦的感觉,相反,她非常的清醒,由于恐惧而清醒!

萍儿起身,在走道上转了一圈。奇怪!今天这所医院怎么死一样沉寂?连值班的护士都躺了下来呼呼大睡?

萍儿慢慢走进第四号危重病室。那里住着一位老婆婆,她的呼吸沉重,梦里还有一些咳嗽。萍儿想走开,却猛然听见值班室里的钟声敲响了!铛铛铛铛一共敲了十下。然后,她又清清楚楚听见一个奇怪的声音从走廊里传了过来:笃嗒嗒,笃嗒嗒、笃嗒嗒恐惧占据了萍而整个心灵,她一缩身,躲进了老婆婆床底下。

第四号危重病室的门呀的一下被打开了。萍儿偷眼看了过去,看到了一双穿着木屐的脚和一只黑粗的拐棍!那笃嗒嗒的声音就是这样发出的!然后她又看见那个人走了过来,走到床前!她大气也不敢出!就听见仿佛从天际传来了一声浓重的叹息,然后萍儿又听见一个苍老而嘶哑的女声:走了,走了当声音停下时,那个沉重的呼吸声和时不时的咳嗽声也随之消失!四下里一片寂静!

萍儿紧张地看着那双脚,动也不敢动。她看到那双脚转了过去,走出了门。笃嗒嗒,笃嗒嗒、笃嗒嗒那个声音却来却小,

医院怪谈之危重病房

终于消失了。

第二天早晨萍儿又听到了哭声。萍儿知道,那一定来自第四号危重病室。萍儿住在第五号危重病室,下一个,可能就是她了!

萍儿找到阿斌,对他说:我一定要出院!这地方我待不下去了!阿斌有些为难,但看到萍儿态度坚决,也就没说什么,乖乖地去办理出院手续了。萍儿对那位血痕护士说她要走,那个护士很冷漠地看了她一眼,说,七月还没过,走和不走有什么区别呢?就离开了。

出了院,萍儿逃也似的奔回了家。家里有些奇怪,摆设都变了位置。阿斌就是不会摆弄家务,这个家还真有些乱!萍儿瞪了阿斌一眼,阿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萍儿好好收拾了一下房子,不知不觉,又到了星期五,这一天,是七月三十一号。

夜来的时候,阿斌出门了。独自在家的萍儿又感觉到了恐惧,阿斌给她留的晚餐她没心思吃,只是一个劲祈祷着今天快快地过去。

突然,挂钟响了。铛铛铛铛一共敲了十下。然后,萍儿又清清楚楚听见一个奇怪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笃嗒嗒,笃嗒嗒、笃嗒嗒她害怕了,手里*起了一根木棍,一闪身,躲进了衣橱。

她从衣橱地门缝中看过去,却见走来了一个蹑手蹑脚地贼!原来,那个笃嗒嗒的声音是他发出来的。那个贼草草搜了一下梳妆台,发现了一笔钱。他吹了一声口哨,拿了钱就想走。但她又看见了桌上的食物,竟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吃了一会,他似乎又困了,便躺在了床上。

萍儿想从衣橱里出来去报警。就在她要出去的一刹那,她听到了那熟悉的、令人恐惧的声响:笃嗒嗒、笃嗒嗒、笃嗒嗒她赶忙把脚缩了回去。

门呀的一下被打开了。一双穿着木屐的脚和一只黑粗的拐棍步了进来!萍儿看见那个人走了过来,走到床前!就听见仿佛从天际传来了一声浓重的叹息,然后是一个苍老而嘶哑的女声:走了,走了

等到一切归于平静之后,萍儿提着木棍从衣橱了走了出来。她心里乱极了,不知道该怎样做。她看到床上的那个小偷已经死亡。她漠然看着,坐在了床边。

也不知坐了多少时候,萍儿才听到门外的汽车声,是阿斌。他还带着一个女人,就是那次撞车的司机。

怎么?看到躺在床上的尸体和坐在床边的萍儿,阿斌惊奇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萍儿哭了:有一个老太婆要杀我,被我躲过去了!说着,萍儿就想扑到阿斌的怀里,却被阿斌拦开。萍儿疑惑地看了看阿斌和他身旁的女人,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今晚的晚餐是你为我准备的,对吗?

不错,傻女人!阿斌冷冷的说,真可惜,死的不是你!我无意中得知,那个医院每逢闰年的七月,所有住危重病室的人都要死。从那时起,我就想让你死了!你真幸运,还能活到八月。现在,只有我亲自让你死了!说着,他从身后掏出一把弹簧刀。

原来真的是你!萍儿的声音突然变了,苍老而又嘶哑。这时,她手上的木棍变成了黑色的拐杖,她的脚上也穿上了木屐,她佝偻着身子,眼睛里发着绿光。她发出了一声浓重的叹息,那叹息声仿佛来自天际,然后一步一步向阿斌走了过去。在这个拂晓前寂静的黑暗中,她的脚下发出一阵一阵有节奏的声响:笃嗒嗒,笃嗒嗒、笃嗒嗒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