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宠霸美男正文第二百九十三章彼此撕咬吮吸

2019-02-04 05:04: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宠霸美男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冷月柔情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宠霸美男全集阅读正文第二百九十三章彼此撕咬吮吸,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此事与你无关,下去吧!摆了摆手,赤意轩收起了那块腰牌,淡淡笑了笑,呵!看起来乖巧老实,却没想到会这般狡猾,唔!还是算了,就先让他继续逍遥几天,反正他也跑不出宫外去。

赤意轩嘴角勾起一抹漫不经心的弧线,眼底闪过一丝誓在必得的光芒,他在心里暗忖道。

不管你藏在哪个角落,我都会将你找出来的。夜幕降临,灯火辉煌,垂幔翩舞的内殿,无数明灯烛火交映成辉,将整座雕梁画栋,金壁辉煌,几近壮丽奢华的宫殿,照耀得亮如白昼,依柱而坐的我,有几分心不在焉地仰头凝视看窗外朦胧的夜色,以及躲在天雾之间若隐若现的一弯残月,眼神有些许呆滞,脑中思绪也混乱不堪的他,一颗心早就不知飞向了何方。

天,你在看什么呢?伸手用力环住他的肩膀,低沉而又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在他耳边想起。

啊!陛下,是您……突来的声音。我浑身一颤,那陌生而又熟悉的气息将他整个笼罩,让他能够轻而易举地辨认出来人的身份,他连忙挣扎着试图站起来。

别……别动!稍用了下力将其拥入怀中,双手环上近来因为日溅消瘦,而几乎不盈一握的纤腰,舍不得太用力,也不敢太用力的他,略有些不满地皱了下眉。

陛下,您不要……身后贴上来的热源令天性厌恶与人肢体接触的他,感到有些不自在。稍用力挣了挣。却没能挣脱,心里明白在身后人地面前,任何反抗挣扎都是徒劳无功地,所以他最终也只能认命地放弃挣扎,无奈的放松了身体静静地靠在那宽厚的胸膛上。

天,晚风有些凉。你怎么能够坐在窗边吹风啊!赤意轩很满意怀中人的安分,随手合上半开的窗棂,然后抓住我冰凉的双手轻轻揉搓,试图将其温暖过来,低声在他耳边嗔怪道。

其实……晚风很舒服,一点都不凉。喃喃低语地沐自。有些失神塌望着那象征着自由的窗户,在他眼前缓缓地合拢,无力地垂下眼帘,掩饰眼底刚刚一闪而逝的黯然。

你身体最近才刚有点起色,可不能再着凉了。赤意轩拦腰将他抱了起来,转身走进内殿寝宫。穿过宫女们一拉开的层层纱幔。缓步踏着玉石台阶向雪色纱幔薄垂,银色流苏翩舞。用整块白玉雕琢而成的玉床走去。

赤意轩弯身将我轻轻放在床榻上,然后略微将他向里面挪动了一下。调整了一下他倚在身后的柔软锦缎靠枕上,再拖过金银丝线编织精绣地薄被盖在他的身上。

陛下。您……我还没……求您不要……望着随后翻身上榻地赤意轩。瞳孔猛地一缩。因恐惧而浑身颤抖不已地我。害怕得几乎语不成句。

虽然我住进凤乾宫已经有些时日。可由于病体未愈。身体一直都很虚弱。而对我万般呵护。千般怜惜地赤意轩。一直也都没舍得碰他。就算有些比较亲昵地举动。例如拥抱及亲吻。也大多都点到即止。并不会进一步地索取。而今夜却是他头一次爬上我地床。

嘘!天。不要怕。暂时朕不会碰你。嘴角露出一抹无奈地苦笑。赤意轩伸手将抖成一团地我拥入怀中。低头吻了吻他地发顶。安抚着他说道。

唔!身体僵硬地趴伏在他地胸口。将头买在他怀中地我一动也不敢动。

其实我不是个胆小怯懦地人。虽然在很多人眼中温柔和顺地他。是个脾气好得几近没有个性地软弱男人。可实际上看起来斯文有礼地他。其实是个淡漠得喜欢冷眼旁观地人。只不过他将那抹拒人千里之外地疏离感。隐藏得非常完美。几乎没有人能察觉他从骨子里向外散发地清冷。

而我之所以会露出这般畏惧。也是因为连续两次地**纠葛。都给我留下了太深地心理阴影。再说那种撕心裂肺地痛苦。以及身与心地双重折磨。不管意志多么坚强地男人。恐怕最终也都会为之崩溃。因此我会如此畏惧赤意轩地靠近。也应该是情有可原地。

天,不要怕,朕不会伤你。安抚地轻拍我的背脊,温香软玉抱满怀的赤意轩,鼻端缭绕的尽是他清晰自然的体味,唇紧贴在他耳边,柔声的低语道。

嗯!柔顺地点了点头,我像只乖巧听话的猫咪蜷缩成一团,头温顺地枕在赤意轩的胸口,脸上平静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略带嘲讽地悄悄勾了勾嘴角,飘忽丽又悠远的眼神中闪过一抹不以为然的冷芒。

……紧紧拥着怀中人的腰,埋首在他如天的黑发中,赤意轩满足地深吸了口气,淡淡的清香萦绕口鼻间,清雅的发香是如此地令人沉醉。

或许怀中可人儿的容貌称不上绝顶,更谈不上耀眼夺目,可他似丝绸般柔软滑顺的长发,如白玉般温润滑腻的肌肤触感,十指修长根根如葱,柔软的窄腰,纤细不盈一握,四肢结实而又纤长,可能是因为仍在病中,人有几分清减,但虽瘦却并不露骨,他身体的每一处,都是诸神的精心杰作。

赤意轩毫不怀疑自己非常迷恋怀中人那美妙的**,念念不忘到相隔一个月后再度相遇,竟然无法克制自己的欲念,与其在露天外野合,就算当时他的确是有些醉意,可他确定自己那个时候并没有醉得完全失去理智。

至于为什么会在遇见他之后,就无法控制自己,恐怕就连他本人也感到不可思议,以及难以理解。要知道从小接受帝王教育的他,其定力之高,绝非常人所能及船他本不应该如此不禁诱惑的,可面对这外表并不出众的少年,他却已经不止一次的冲动与失控。

像他不顾群臣亲弟的劝阻,坚持立来历不清的他为天之君,像他明知道凤乾宫意义非凡,却还是鬼使神差,毫不犹豫地将其赐给他居住。

即使明知道面对自己他眼中尽是恐惧,可自己每日还是会身不由己地到他宫殿小坐,就算心里明白他柔顺的表象下暗藏着不逊,可他还是选择刻意的忽略,并还有意无意地纵容他的放肆……

他其实心里很明白,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在表明自己对他感情有些不同寻常,可他不想承认,也不愿承认,天性冷静自持,理智寡情的他,居然会被一个仅仅见过两次面的男子给攻破了心防。

难道,真的会是……

一见钟情?!

怕在赤意轩怀中昏昏欲睡的我,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其实他也并不是没有暗中猜测过,为何身下人对他会这般纵容,只不过千般个理由,也没有一个能够解释得通,当然他是完全是没有将起的不正常举动,与爱情联系在一起。

而同样并没有完全理清头绪的赤意轩,对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情感,依旧被无尽的迷雾所重重包围,两个思想无法互通,心意难以相通的人,也只能继续彼此捉迷藏,双方都在猜测着、怀疑着对方,因此两个人的关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皆一直在原地踏步,全无丝毫的进展……

嗯……啊……不……纱幔低垂的罗帐春色旖旎,急促的喘息,断断续续地**,勾魂摄魄,牵人心魂,那似痛又似欢娱的呻吟,就好似失偶的夜莺,泣血啼鸣,那般如泣如诉,婉转低回。

淡如薄烟的月之光辉洒落满床,给凌乱的硕大玉床上,正彼此纠缠不休的两道身影,披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银色轻纱。在欲之还沉浮,浑然忘我的两人,随着那狂野**的旋律忘情舞动着,共同享受着那直入天霄的快感。

呼……宝贝……好棒……扣在他圆润修长的双腿并将起折器,按压在身体两侧的床榻上,赤意轩身吻着身下人粉红娇嫩诱人的肌肤,扭动着腰不断大力的撞击,挺动,灼热的**彼此摩擦碰撞,紧窒的内壁紧紧包裹着他不停律动的坚挺,一次比一次快,一次又比一次重,每次都深深地埋如他体内。

唔啊……嗯……紧咬下唇的我,扭动腰肢迎合着身上人一次次的挺入,狠狠地贯,吃力地承受着那仿佛风骤雨般地疯狂侵袭,修长的手指无助地拧扯着身侧的褥单,在波涛汹涌的欲海苦苦挣扎的他,眉头微微紧蹙,婴儿般光洁细腻的肌肤上,密布了一层薄薄的汗滴。

吮吸着他胸前娇艳欲滴的茱萸,灵活柔韧的舌,顺着那优美的曲线,一路舔舐到他的嘴角,强势的覆上轻吐着细碎呻吟与喘气的柔软唇瓣。

唇齿从开始的轻轻相触,到后来激烈的口舌交缠,似野兽般的彼此撕咬吮吸,迅速升腾的体温,以及一次重过一次的撞击,在不断的侵蚀吞蚕步步进逼下,早已一退再退,丢盔卸甲的我,终于退无可退,再也撑不住他随之崩溃。

螺旋上料机批发
深圳市四氟
多米乐游房卡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