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暧光昧影正文第四百五十二节伤离别

2019-02-03 22:22: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暧光昧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破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光昧影全集阅读正文第四百五十二节伤离别,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一出大厅,小林川就彻底的失去了踪影。在真实的功夫上,小林川可不是阳子的对手,要不是靠着浓烟的掩护,早就成了残刃的刀下之鬼了。大厅外面,虽然也有浓烟,但能见度却比大厅里好的多。在这种情况下,小林川可不敢再冒险。

刘艳宇带着一群华帮兄弟,他们可从来没有打的这么过隐。虽然在战斗力上比大圈兄弟要弱,但华帮的兄弟武器好,也弥补了这个缺陷。徐长风也看出了门道,照这样打下去,他们根本就不用离开渥太华。凭此一战,华帮就能立足江湖。黑道上讲究的就是个实力,如果看到华帮能敢横扫索杰斯的庄园,在所有帮派中,华帮就可以上升一个层次。

索杰斯的这些手下,一个个养尊处优惯了,平时靠着索杰斯的名头,横行于是。但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却是只想保住自己的性命,根本没有了战斗力。索杰斯高薪聘请的那几名保镖,一看雇主都死了,谁还为他拼命,都在混乱中逃了出去。

“艳宇,你保护着伴山先撤,我去帮助松爷。”阳子看到索杰斯大势以去,他到是很担心大岛灵花。不过阳子也只能借帮张松的名义,把伴山交给刘艳宇。

刘艳宇打的正欢,一听阳子这么安排,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但刘艳宇也知道轻重缓急,到没有拒绝。

一路上,孙伴山举着‘沙漠之鹰’看到不顺眼的家伙,举手就是一枪。不管能不能打准,也把对方吓的抱头鼠蹿。

“月月,你也不要难过,糟蹋你的那王八蛋已经死了,也算是为你报了仇。”孙伴山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恨的要命。他恨自己没有保护好欧阳月,愧对自己的女人。

“谁说他糟蹋我了?”欧阳月白了伴山一眼。

“厄~你不是说~他是混蛋吗?”

“他确实是个混蛋,不过想占有我,那除非我死。”欧阳月坚强的说道。

孙伴山一阵感动,但又一想,那家伙死的还真冤。为了一句‘混蛋’,就被伴山轰掉了半个脑袋,这家伙估计他妈叫窦娥。

刘艳宇带着两名兄弟,一直保护着伴山和欧阳月出了索杰斯庄园。不远处,停着一辆银灰色的轿车。

“伴山大哥,你们先上车,我们想~~嘿嘿。”刘艳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伴山到是明白,他这是还没打过隐。

“去吧去吧,对那些王八蛋,多弄死几个。奶奶的,敢绑架我的月月,替老子铲平了他这庄园。”孙伴山抖了抖手,这里已经处于安全地带,再说他手里还有把威力巨大的枪。不过伴山到是知道,里边的子弹,早就被他打光了。

刘艳宇一听,高兴的带着两名兄弟,反身冲回了索杰斯庄园。

“伴山,我真没想到你能亲自来救我。你知道吗,当时我真的好感动。”四下无人,欧阳月终于可以吐露一下自己的心声。

“嘿嘿,要么说我怎么能做你的男人呢。唉~!说实话,如果我这次不亲自来,你会不会恨我一辈子。”

欧阳月摇了摇头,“不会!不过我会罚你以后永远不许离开我。”

“那当然,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孙伴山笑了笑,伸手把欧阳月抱在怀里。

“我到可以成全你们,永远不分离。”

一个声音,冷冷的在伴山不远处传来。

孙伴山与欧阳月一惊,一棵树下,小林川手持武士刀,阴沉沉的站在那里。

“你~你别过来,不然老子轰了你!”伴山赶紧举起手中的枪。

“哼!如果那里边再能射出子弹,我宁愿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鬼。”

小林川一路上都在隐藏跟着孙伴山,他知道那枪里早就没了子弹。

“你~你别过来,不然老子一掌拍碎这圣物。”孙伴山无奈之下,只能拿出那假圣物,准备用这东西要挟小林川。

“呸!你个小丑,根本就是靠人保护的寄生虫,有本事你就拍!”

从大厅到现在,小林川早就发现,孙伴山根本就没有功夫。别说拍碎那坚硬的圣物,恐怕连块砖头都拍不烂。

孙伴山紧紧的搂着欧阳月,嘴里不听的咒骂着。到现在,自己的底细已经被对方摸清,伴山倒转枪口,抓着枪管,他只能把希望寄托于自己的异能攻击了。好在这把枪重量不轻,等麻痹了小林川,即便砸不死这家伙,孙伴山估计也能砸他个头破血流。

小林川慢慢的走了过来,没有了其他高手,在小林川眼里孙伴山就是砧板上的肉,自己想怎么切就怎么切。

“嗯~~啊~~!”一声哈欠声,猛然惊动了在场的三人。只穿了一条内裤的人皮张,忽然之间出现在小林川与伴山之间的草坪上。

“你们吵什么,睡个觉都不安生。咦!这不是小林川吗?怎么,非逼着我动手废了你才好受是不是?”人皮张躺在地上,翘着二郎腿,嘴里还叼着根草棒,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

小林川一下子蒙了,他千算万算,也没想到‘高手’会出现在这里。

从刚才人皮张出场的效果上来看,确实把小林川吓的不轻。以他一名上忍的身份,竟然没发现‘高手’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难道真的已经修成了灵级的境界?

情况直转急下,小林川一下子由主宰,变成了‘待宰的羔羊’,小林川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刀,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毕竟生命比圣物重要,小林川可不想丢掉世上的荣华富贵。

“张罗先生,是~是孙伴山毁约在先,没拿圣物交换人质。您身为高尚的武者,也要秉公而断。”

小林川这一开口,孙伴山与欧阳月都释然。看来,人皮张这家伙,真的已经深深的活在小林川的心中了。

“秉公个屁,看来我不弄死你是不行了,瞧你那嚣张样,难道非逼着我动手不可?”人皮张现在只想赶紧把小林川吓跑,不然的话早晚会露馅。

小林川一听,紧紧握着武士刀,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欧阳月很明白这其中的奥妙,她知道逼的太紧,很可能会出现反效果。

“伴山,表哥,在我被绑架的期间,小林先生对我照顾的还算不错,希望表哥能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马。”欧阳月开始替小林川‘求情’。

小林川心里那个感动啊,心说多亏自己没叫汉森糟蹋了这女孩,不然今天自己的老命就完了。

人皮张晃了晃脑袋,“小林川,看在我‘表妹’的面子上,今天就饶你一次。你也转告铃木秋,他躲起来也没用,我还是会找他比试的,滚!”

小林川咬了咬牙,“多谢前辈不杀之恩。”说完,无奈的看了看孙伴山,看来圣物是无望了。小林川也不敢再留在这里,几个闪身,消失在一片树林中。

三个人都长出了一口气,欧阳月觉得自己的腿都有点发软。

“你个死伴山,老子在车里等你半天你也不过去。还在这里搂搂抱抱耍流氓,早知道老子就不来救你。”人皮张说完,身体一软,如一团面一样滑向汽车。

“靠!偷窥会长鸡眼地!”孙伴山嘟囔了一句,拉着欧阳月也赶紧向轿车走去。

索杰斯庄园里,大岛灵花的战斗最为激烈。以一对四,大岛灵花也占不到上风。不管是大圈的人也好,索杰斯的人也好,都没人上来帮忙。他们都知道自己的能力,上来也是白给,反到会成为障碍。但也不敢动枪,怕万一伤到自己人,得不偿失。不知不觉中,花园里到成了五个冷兵器较量的场地。

大岛灵花心里也很着急,这样下去,她的体力肯定会有所不支。而那四名中级忍者,好象是铁了心要与大岛灵花拼个你死我活。四个人之间的配合,也非常默契。大岛灵花越打越吃力,被四个人围困,想脱身都有点困难。

“灵花~,不要怕,我来了!”

阳子声到人到,‘唰’的一下,寒光闪过,一招逼退了四人的围攻。

“阳子哥~!”大岛灵花胸脯起伏的喘息着,但心里却是甜蜜极了。她没想到,阳子竟然舍掉了伴山,来支援自己。

不远处的一处假山后面,苏珊娜以一种不可思意的动作蜷缩着身体,手里摆弄着她的小手枪。苏珊娜正等着大岛灵花精疲力竭的时候,她在出手一报前仇。阳子的出现,却使苏珊娜心里一惊。

“灵花,你休息一下,我来对付他们。”阳子拿着残刃,看着四名忍者冷冷的说道。

“不,我要与你并肩战斗。你对付三个,我对付一个。”有自己的‘情郎’在身边,大岛灵花的战斗力仿佛一下子提高了数倍。

“好!”阳子一声好字还没落下,身体就冲了起来。

四名忍者也知道深浅,刚才阳子一招下来,四人就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几乎同时,四名忍者奔了四个方向。

“想跑,没这么容易。”阳子一纵身,就追了出去。

大岛灵花微笑着拦下了一名忍者,对付一个中忍,对她来说那可真是小菜一碟。

“伊贺的逆贼,去死吧!”大岛灵花被四人戏耍了半天,终于要爆发一口恶气。手中宫刀,变化了四种方式,一刀刺中了忍者的心脏。

但几乎同时,大岛灵花忽然身体一震,蹬蹬蹬后退了几步。后背的衣服上,慢慢的绽放出一朵血色梅花。

“哈哈哈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哦,对了,这好象是中国的谚语,不是日本的。”

苏珊娜冷笑着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那把精致的微型手枪。

“是你~!”大岛灵花怒视着苏珊娜,她的中枪部位到不是要害,但大岛灵花发觉,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发麻。大岛灵花一惊,身为经常暗杀别人的忍者,大岛灵花知道自己中了巨毒。

“臭女人,等来生的时候,记住一点,千万不要破坏别的女人的好事。不然,你会死的很惨。”苏珊娜的笑容中,带着一丝恶毒,她是要亲眼看着大岛灵花命赴黄泉。

大岛灵花暗提了一口气,逼住自己的血脉,一咬舌尖,~“你也记住一点,千万不要小看了一个临死的女人,去死吧~凌风~~一斩~!”

大岛灵花如幽灵般的一闪身,手中宫刀变化出八道幻影,‘唰’的一下砍向苏珊娜。

苏珊娜没想到大岛灵花还能使出这么威力的一击,本能的一抬手,身体奇异的弯了三弯。苏珊娜躲开了这一击杀,但拿枪的那只手,却被大岛灵花削了下来。

“啊~!”苏珊娜发出一声惨叫,看着横眉冷对的大岛灵花,苏珊娜再也不敢留下,抱着受伤的手臂,赶紧逃了出去。

大岛灵花脸色苍白,她已经无力再发出一击。大岛灵花找了快石头,疲惫的坐了下来。经过刚才的发力,大岛灵花已经止不住血液的逆行,心脏的跳动开始减慢。

一道身影闪过,阳子出现在灵花的面前。从他手中残刃上的血迹来看,估计那三名忍者,有人已经见了上帝。

“灵花,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看看张松他们。”阳子还以为大岛灵花是战斗过多,有点疲惫。

“阳子哥,你~你能陪我一会吗?就一小会。”大岛灵花忍着悲伤,极力的露出一丝微笑,她多么想在临死前,能与阳子再多呆一会。

“这~好吧。”阳子小心的看了下四周,还担心被别人看见。

“阳~阳子哥,我~我想叫你抱抱我!”大岛灵花忍着泪水,她已经无力再站起来。

“灵~灵花,你还是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我去帮帮其他人。”阳子红着脸,也不等大岛灵花说话,一闪身就逃离了这里。

大岛灵花再也忍不住,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轻轻的,大岛灵花从怀中掏出那把精致的小手枪。这可是阳子送她的唯一礼物,也是爱的见证。

‘哒~!’一滴鲜血,从大岛灵花的嘴角处流了下来,不过却是黑色的血液。

“灵花~你~!”青影闪过,阳子吃惊的看着大岛灵花。他根本没走,只是不敢面对大岛灵花。

阳子一把抓住大岛灵花的手,把手搭在她的脉搏上。阳子的心都在流泪,大岛灵花的脉搏,已经弱的几乎摸不到。

“阳子哥~!”大岛灵花没想到阳子没有离开,泪水中,闪烁出一种欣慰的微笑。

阳子蹲了下来,轻轻的把大岛灵花揽在怀中,一滴眼泪,落在大岛灵花的秀发上。

“阳子哥,你会娶我吗?”大岛灵花靠在阳子结实的胸膛上,轻声的问道。

“会,一定会。”阳子忍着梗咽的声音,极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这一刻,大岛灵花觉得自己很幸福。大岛灵花安心了,能亲耳听到阳子说娶她,大岛灵花觉得自己很满足。

慢慢的,大岛灵花举起小手枪,“阳子哥,把这个~给~我带上,这是~我去天堂~最好的~礼物。”

大岛灵花的手,无力的软了下来。阳子紧紧抱着大岛灵花,他没在说话。阳子知道不管说什么,大岛灵花已经听不见了。

阳子紧紧咬着嘴唇,他不想叫自己的哭声惊动‘沉睡’中的大岛灵花。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地面。那里有一只断手,手中有一把与大岛灵花一样的小手枪!

磨粉机厂家
小型电动洒水车
余姚市PE水箱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