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云水剑第三百七十七章宾至

2018-11-08 17:18: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云水剑 第三百七十七章 宾至

那奚落的话语婉转空灵,非女子不能拥有,因而众人的面色上皆是有些怪异,要知道此处是男子寻欢作乐的地方,而这女子却是堂而皇之的入内,并出言奚落了这花魁牡丹,着实需要些勇气。

这女子不同于明月与婉儿,説话并未刻意压低声音,完全是本身之音,极好辨别。

“柔儿……你怎能如此莽撞……小心你家公子生气”那厢房内还有一女子压低了声音,有些埋怨地説道。

娇蛮的女子心中一窒,但不过片刻,柳眉一蹙,娇哼一声,不虞道:“还公子?他啊,早就被这狐媚子迷了心智,哪里还有时间管我啊”

虽然这刁蛮女子极力掩饰,但那清冷女子还是从她的眼中捕捉到一丝忐忑,不禁有些好笑,抬起柔荑戳了戳女子的秀额,轻声道:“口是心非的小妮子,若是你家公子不理你了,可别到时哭鼻子”

“啊……”娇小的女子终于慌乱起来,眼巴巴地瞅着这个一路共患难的姐姐,讨饶道,“素儿姐姐,你可要为妹妹説好话哦”

虽説她们之间的交谈声音压得极低,但对于像叶风这般江湖有数的高手来説,却是毫无障碍。叶风听着柔儿那妮子的娇蛮话语,剑眉弯了起来,心中温暖,吃笑出声,摇摇头道:“果然是这个妮子,唉……看来她是吃醋了哦只是不知她与素儿怎会来此?”

“哼……”明月冷哼一声,妖媚地贴在叶风耳边低语道,“依奴家看,这柔儿妹妹説得不错,夫君就是被青萝那个狐媚子勾了魂了”

婉儿瞧见两人的暧昧姿势,双颊绯红,低声道:“那位祖母高瞻远瞩,不是我们所能懂的,想来是她算好了风哥哥武功渐渐恢复,派两人来给你送剑来了”

“哦……”叶风怔了怔,心里荡起一丝涟漪,但不过一瞬,他又想到当日叶家上下的灭门惨状,便又怒气上涌,冷然讽刺道,“她倒是关系得紧,是关系我,还是关系她的王图霸业呢?”

青萝自然也听清了柔儿与凌素的对话,心中暗怒,黛眉微蹙,冷然道:“这位姑娘,你又凭什么教训丨我?哼这‘闻香居,是何地,洛阳人都知道,而姑娘堂而皇之的来此,恐怕不知廉耻的人是你吧”

柔儿素来与她有隙,再加上如今算得上真正的各为其主,早已撕破脸皮,当然不会退让。

凌素一听青萝的话语,心知不好,以柔儿的性格,恐怕直接就会在下一刻冲出去了,念及此处,她对这位曾经的青萝姐姐也愈看不惯起来。

果不其然,柔儿小嘴嘟起,冷哼一声,不待凌素有所反应,已然从二楼厢房飞身而下。她在空中如履平地,飘然而下,令得在场人大为惊叹。不是江湖人无法感受到这轻功背后的意义,而那杜公子却是真正的江湖中人。

他瞥见柔儿翻身而下的样子,身形一颤,手中的酒杯翻倒,杯中美酒洒出,染湿了衣裳。董公子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不明白一向沉稳的杜公子会如此失态,不由得询问道:“老杜,可是出了什么事?”

杜公子回过神来,按捺下心中的纷乱愁绪,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摆摆手,示意自己无事。

洛阳的振威镖局,虽然也算是江湖势力,在这洛阳城里算得上一方强豪,但相比于真正的大帮大派,就名不见经传了。以杜公子的见识,自然认出了这轻功的来路,身轻如燕,如履平地,翩翩而动,飘然而下,是为江湖三大轻功之一的“轻柔燕”

杜公子深深地望了眼那个翩然而落的女子,眼神里格外敬畏,片刻后,他心中一动,想到刚刚这位魔门圣女的话语,就稍微明白隔壁厢房内的公子定是与这青柔有所关联。现如今,青柔这般气急败坏而出,那么那位公子的身份…

想到这里,杜公子将头低下,稍作冷静,他有种感觉,恐怕那位江湖闻名的少年盟主不久后就会来登门拜访。

凌素瞧见柔儿翩然而出,再想劝导,已然来不及了,唯有叹息一声,出了厢房,去拜会那个男子。待她刚到那厢房门口,便是听到房内传来轻柔的声音:“是素儿吧,你果然来了,进来吧”

凌素心中一暖,清冷的面庞略微消融,随后,其推门而入,见到三人端坐,便是与两个姐妹见了礼,而后对着叶风微微颔,温声道:“夫君……”

説话间,凌素已经将背在身后的云水剑取下,双手捧着移到叶风眼前,虽然叶风早已猜到,但还是有丝诧异,疑问道:“素儿,为何将这剑给我?为夫不是交给你了吗?还有,你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圣门应该会软禁你们啊……”

“本来就如同夫君猜测的那样,只不过祖母算到你的武功大涨,特令我们来送剑…”凌素瞧见叶风的脸愈来愈阴沉,心中一慌,赶忙又道,“当然,素儿觉得此剑交予夫君更为稳妥。一来,云水剑格外重要,而夫君武功大进,正好可以守护,二来,夫君本就是此剑的主人,此剑在夫君手中,方才能挥出应有的威力”

叶风脸色稍霁,笑了笑,倒也不再推辞,接过了阔别已久的云水剑,抬手抚着剑身,口中喃喃道:“云水剑,你又回来了”或许是这剑当真有灵性,在叶风説话间,剑身光芒大作,流萤千转,那结成的雾气比之从前,更为浓密。

叶风哑然失笑,叹息道:“莫要着急,你定然会永远陪在我身边……”

三女对视一眼,皆是面露异色,眸子里光芒闪闪,对这意气奋的叶风更为迷恋。片刻后,叶风回神,瞧见三女瞅着他,便是淡笑,走到窗口,打趣道:“莫要再看为夫了,该看我们的小妮子了……”

三女双颊绯红,低着眉,并不言语。

青萝瞧见柔儿应声而出,抚眉轻笑道:“这位姑娘好轻功既然姑娘登上了台,不知有何指教?”

“哼……”柔儿知晓这青萝在装腔作势,秀眉一挑,冷冷地説道,“小女子素来知晓洛阳花魁才貌双全,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不知可否与我比试一番

此言一出,在场的洛阳权贵哗然,但不过片刻,他们兴趣大起,这风月场所自然乐得见到这般对决,而这体态妖娆的神秘女子就是敢挑战洛阳花魁的第一人。如此一来,所有人将目光投向了青萝,看她如何作答。

青萝美眸闪了闪,低眉略微思索了片刻,抬起眼深深望了眼俏丽的柔儿,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随后,她转身移向一旁,拉开了距离,同时,她檀口翕动,魅惑的声音骤然响起:“可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