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乾坤召唤第二百四十七章旦菱山

2018-11-08 17:18:2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乾坤召唤 第二百四十七章 旦菱山

伴随吕严后一番话的落下,围着篝火的三位年轻人脸上皆是在短暂的错愕后,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震塔神念尽管只是一缕意念,可那毕竟是神界一位实力强大的神灵所留,加上其存世六万余年岁月时间,而且能控制并如此庞大一方世界并加以开拓,他的实力该有多强大?

而如今就是这么一位来自上古的绝世强者,对于塔内世界的掌控却突兀的大幅变弱,以至于连束缚高层塔兽的神念屏障都近乎失去效用,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长久沉默过去。吕严心绪混乱抬头仰望着塔内如外界一般璀璨的星空,幽然叹道:“难道继圣幻神树这一神迹凋落dal后,如今连人字幻兽塔这般存世六万余载的神物也即将崩塌吗?八万余年,召唤师世界困死数天之骄子,正源dal真如老辈所説,成为了众神遗弃之地,被神界所抛弃?”

听到吕严叹息中提起的圣幻神树,张浩眉头随之锁起,一道灵光从脑袋中一闪而逝,冥冥中他似是发现些许蹊跷,但集中精力去想要抓住这道灵光,却是一片混乱。

昝眉努力思索片刻,张浩仍是毫头绪,他不由心烦意乱的甩了甩头,将那股混乱甩出脑域。

“吕兄,别感叹了,有些事也不是你我所能改变的。”

稍微顿了一下,张浩接着道:“既然咱们来到幻兽塔,又发现塔内出现这等怪异之事。论如何都要去调查一番,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震塔神念力量衰弱的原因。”

脸色认真的重重diǎn头,吕严开口道:“你打算怎么做?”

“先去诞生龙翔果的旦菱山。中平学院的探测队伍就是在那出了事,我总觉得这事十分蹊跷。咱们先去看看能否找出些许蛛丝马迹。你觉得怎么样?”略微思索之后,张浩扭头看向吕严。

“行!兄弟救了我一命,我以为报。我也正要赶去旦菱山,到时我会跟朋友一起帮助你取得这枚下品圣果。正好略报救命之恩。”吕严认可的道。

闻言,看到吕严脸上的诚挚,张浩不由心中多出一抹好感。在一枚珍贵的下品圣果面前,果断放弃,而却去选择报恩,这样的人倒是值得一交。

“腾”

下一刻,水清清突兀站起身子,一句话不吭便朝一侧森林深处行去。见状,张浩连忙起身,道:“清清,你干什么去?”

“刚才不是説了要去旦菱山?那便抓紧时间!”脚步停下,水清清冷声回答。

“额。。。”

张浩与旁边的吕严对视一眼,苦笑道:“那行,咱们就连夜赶去旦菱山。”

瞧见张浩脸上的苦涩,吕严伸手颇为同情的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兄弟,你这头美女幻兽看起来还挺辣的嘛!”

刚走出两步,听到背后传来的一道声音,水清清猛然扭头,一脸寒意的道:“我再説一遍!我不是这耻之徒的幻兽,你若再敢提,休怪我不客气!”

“抱。。。抱歉。”

见水清清扭头撂下一句狠话扭头便走,吕严连忙缩了缩脖子,颇为语的道:“xiǎo姐,那个。。。”

“你给我闭嘴!”

“额。。。你走错方向了!”

紧跟的一句话,使得水清清脚步一顿,重扭身看到张浩和吕严脸上颇有些奈且强忍住笑意的表情,她脸色一沉,道:“什么样的人吸引什么样的货色!”

接触到水清清扫来的冰冷目光,吕严没来由打个冷颤,当即脸色讪讪的看着水清清大踏步从身边经过,而后他稍稍松口气,问道:“兄弟,这美女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一边抬步跟上水清清,张浩一边哭笑不得:“刚才她怎么説我的?”

“耻之徒,怎么了?”

下意识的接上一句,吕严脸色一窒,郁闷道:“我就是好心好意指个路,怎么就耻了?”

话罢,看到张浩眼神歉意望向自己,吕严叹道:“兄弟,平时与这么一位爱发火的幻兽呆在一起,真难为你了!”

听到这番话,张浩适时装出一副感慨的模样,耻道:“啥也别説了,理解万岁吧!”

幻兽塔内世界,随着层数越加增高,其内的空间世界便会越加倍增,张浩所在的塔五层空间之大,简直匪夷所思。旦菱山位于塔五层深处,十分靠近塔六层的入口。因此,即便凭张浩三人的脚程,也经过了大半夜的赶路,才来到旦菱山的外围森林。

“你们看!前面似是发生了什么事!”

三人刚走出外围森林,入眼看到远方闪烁着的片片火光,一股股不弱的气息波动远远传来,吕方眼神一凝,一语落下,身形即刻窜出。张浩和水清清连忙跟上。

来到旦菱山山脚距离入口山道不远的位置,一股让人作呕的血腥气息迎面扑来,不禁让张浩三人止住脚步。

扫视之间,张浩便是看到,此刻山脚下一片狼藉。这处颇显空旷的空旷草地上分布着零零散散的队伍,少则两三人,多则七八人。细数之下,怕是有十六七波人马,各自周边皆diǎn着一堆篝火。

映着火光,张浩远远瞧见,在距离这些人马不远处,则是躺着一具具庞大的魔兽尸体,看那数量应该不下百头。仔细观察能够发现,在场不少队伍内皆是有一些伤员,偶尔传来一道道压抑痛苦的呻吟声。

看清楚场内的情况后,吕严忍不住伸手在鼻前扇了扇,当即目光仔细扫视着周边的队伍。某一刻,视线落在一位身形略显单薄的身影后,他双眸一亮,脚步diǎn在地面上,直接闪掠而去。

“xiǎo月,你怎么比我还一步赶到了旦菱山?”

随着吕严的话语传出,一位稍微远离人群,在一处偏僻角落里打坐的女孩顿时睁开双速靠近的身影,她脸色一喜,连忙站起身子,迎上来:“吕大哥,你怎么才来?”

走近后,上下打量一番,发现黄月浑身没有受伤的痕迹,吕严松出一口气,道:“我在路上耽误了一些时间。那头八星高等魔兽的血丹到手了吗?”

苦涩的摇了摇头,道:“幻兽塔内遍布广袤的森林,那头木系魔兽十分狡猾,借自身木系力劲之便一直穿梭在森林中,沿途惊动三四只魔兽族群,几番激战下,后还是让他逃掉了!”

“真是可惜!若当时不是被那十数头七星高等魔兽缠住,相信凭咱们两人联手,那头八星魔兽绝计逃不掉。”吕严十分惋惜的叹出一口气,寻常高等魔兽都是群居在一起,如这般落单的机会可不多见。

刚想接口,瞥见吕严身后走来的张浩和水清清,黄月眉头一挑,疑惑道:“这两位是?”

感受到黄月疑惑的表情,吕严扭头一笑,道:“这是我认识的两位朋友。若不是他们,恐怕现在我已经身死了。”

黄月脸色一变,道:“吕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来,咱们坐下説。”转眼看到黄月脸上的担忧之色,吕严微微摆手,招呼张浩和水清清原地坐下。

待几人坐定,彼此做了简单介绍后,吕严便将之前进入塔五层被偷袭,而后张浩相救的事情详细徐徐道来。特别是听到千刺龙蛛自爆血丹的情景,旁边的黄月一阵心惊肉跳。

听罢,了解完情况,黄月目光转向张浩,感激道:“真的谢谢你们。”

瞧见对面女孩脸上发自肺腑的感激,张浩发现旁边不时瞥向前者的吕严。心中顿时恍然,估计这两人即便不是情侣,恐怕关系也是匪浅。

“不必这般客气,我与吕兄一见入故,颇为投机。这也算一种缘分吧!”张浩微笑道。

闻言,吕严咧嘴一笑,伸手拍了拍张浩的肩膀,扭头远远扫视一眼四周散落的队伍,旋即回头道:“xiǎo月,龙翔果就在旦菱山山dǐng寒潭,山脚下聚集这么多人,怎么大家都停步不前?”

“我大概在晚上八时到达旦菱山山脚。当时这里的队伍不过七八只。由于天色已晚,加上旦菱山上魔兽族群众多。大家似乎都想要等天亮再登山。”

轻叹一口气,黄月接着道:“不过近这六七个时辰内,却是有队伍三三两两从旦菱山上狼狈逃回,而且多有人身受重创。这些人似乎是白天就已经登山的队伍。随着他们的到来,接二连三引得魔兽族群从山上冲下来,至今已经有四波。你们到来那会儿,大伙儿刚与一支莫名其妙冲下山的七星魔兽族群三角蝗牛交过手。那些三角蝗牛丢下二三十具尸体后才撤了回去。”

“根据幻兽塔志上描述,三角蝗牛应该居住在山腰靠上的位置。而且这种魔兽性情颇为温和。一般只要不闯入它们的地盘,很少会引来攻击,怎么会主动下山攻击幻师?”抿着嘴角思索片刻,吕严困惑道。

“估计是旦菱山上生出了什么变故,这才导致三角蝗牛一改温顺的性情,变得狂暴且富有攻击性!”

黄月沉吟半晌,伸手指了指右侧距离众人大约十丈远的队伍,道:“在场队伍中,要数那只来自魔法幻师学院的队伍实力为强悍,而且他们也是第一只从旦菱山撤下的队伍。据其中一位组织大家抗衡魔兽袭击的幻师透露。山dǐng现世的龙翔果恐怕是伴生圣果。因为他们中的一位水系幻师在寒潭瀑布下发现了另外一株中品圣果楠冰梨果。主要的是,这枚楠冰梨果似乎还凝结出一颗果灵丹。”

“竟凝结出果灵丹?”

听到这则消息,吕严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激动道:“怪不得这群人伤亡这么大,竟死活不肯离开。原来山dǐng寒潭另有蹊跷,不但隐匿着一枚灵性圣果,其竟还凝出罕见的果灵丹!”

而随着吕严的这番话落下,端坐一侧的张浩明显感觉出对方双眸中闪烁出强烈的炽热。。。

用户请到阅读。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