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花样年华纸样婚姻

2019-05-16 19:19:2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从小众到大众猜么迈向全民应用的野望
苹果发布会全记录双卡双待iPhone赞爆
联接工业机器人五一科技创建工业机器人互联

梁朝伟和张曼玉可谓是电影界不老的长青树。在《花样年华》里,张曼玉来来回回换穿了26套旗袍。把一个女人的妩媚、娇俏、知性、优雅,张扬到极致,是一朵开不败的花儿。我喜欢她,狠不能把所有最美的形容词加到她身上,那是在读高中的时候,看了她在《新龙门客栈》中饰演的金香玉。这部许克的经典之作,迷惑了多少人的心啊。那时候,约了同学跑到电影院,去看晚场的《新》剧。然后就永远记住了这个骨子里有点坏,又不乏江湖豪情的客栈老板娘。

那时,年岁尚小,锅盖头、眼镜,不懂爱情,男生比女生总是要发育得慢。同桌是班上成绩相当优秀的女生,一个有着江南血统的女孩,仿佛她的聪明和机智要胜过我很多倍。有次,晚自习,我坐在了后面的座位上学习。她不高兴,说:你坐那么远,老师不知道,还以为我欺负你哪。我又回到了第一排。还有一次,她教我和她排一个舞蹈。伴奏是:小呀嘛小儿郎,背着那书包上学堂。我也没有走错步子,她已经笑得花枝乱颤了。我酡颜红得看她,她说,没事,我没笑你。高考时,她刚到本科线,去东北一个大学读书。我上了本地的一个大学。屈指算来,从高中毕业竟有差不多二十年的光景了。她大学毕业分到了南方一个学校当老师。她来过青海。是班上的另一男同学接待了她。在同学群里意外相逢,在她的空间,我看到,她去了青海的各个地方,有她从小长大的龙羊峡,有我们上过的中学,有青海湖。她的儿子也已出落成翩翩少年。记得上学时,她留着齐耳的短发,如今变成了蘑菇头,没有以前好看了。她发QQ给我,开句就是:假小子,云云。我愣神,那可是我小学时的绰号。我不知道怎样回复她。

上大学时,班上一个女生,有一天,快下课时,传来一张纸条,写着一些喜欢之类的话,我的心猛得抽了一下。这可怎么好哪。从上学到那时,我没有恋爱史,我的世界云淡风情,大约是在她过生日的时候,我送了她一本日记本,是不是上面有些句子,让她误解了我的意思。那天,我陪她走了很长很长的路。我不总经理孙晓东去向成迷 吉利人事变动篇
知道怎样表达我的意思。她看出没什么指望了,在图书馆后面的水泥台子上,坐着,哭成了一个泪人儿。其时,那时候,班里另一个男生对她穷追不舍。后来的后来。毕业工作。她嫁给了他。我在街上偶遇他们,秋冬,她穿着一件厚厚的长大衣。身量不高的她,让人感觉像个小大人。而那时的我,仍然是一个人。我不想提的另一个人,和她也是好朋友。只是这另一个人遭受了车祸,永久的去了,至今我都不相信,另一个人会爱上我,她只是深爱班上一个男同学,无望后,把矛头转向了我,把裙裾飞扬的照片寄给我,把甜蜜似箭的短信射向我。不过,无论她是真情还是假意,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最好的同桌。同桌这样的称呼介于朋友和恋人之间。让我们之间有了一份特别的情谊,又恰到好处的界定了彼此交往的分寸。

我也曾写信给一个女孩表示过爱意,有趣的是,那时候,我住在工地上我的一个同学的家里,给同学看房子,她住的地方正好在我房间的下面。我弯了腰,透过窗户,就能看到她房间的灯,那一夜都没有灭灯。我仿佛能想到她的辗转反侧,她的忐忑不安,她的被人倾慕的自满和羞涩、紧张和慌乱。第二日,在办公楼楼道里又遇到她,她飞也似地跑了。

我也曾用大把大把的红玫瑰追过一个工地上的高个子女孩,她叫梅。我特别用心的给她买的零食,几乎包揽了那家小卖部所有与梅关联的零食。冬天,我和同事去梅的宿舍,给她们的炉子加柴填煤,帮她们拎水扫地。同事在追她们宿舍的一个女孩,已经到了卿卿我我的地步。大白天,夸张地拉了那女孩床上的帐幔,躲在里面享受二人世界。而我的煤,坐在小板凳上,正爬在床沿上读书或者写诗。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可我和梅那不是爱情,只是同事们在起哄。再加之梅有男朋友,她每天都要在户外厅和男朋友聊半个小时。我现在想来,她多亏没有答应。我就要离开那个工地的时候,因为什么事我对她发火了。梅一生气,把我送她的小礼物统统提了一个包扔到了我床上,一个卡通的钟表,一对情侣杯。同事们掩不住的嘲笑,让我下不来组图-中程导弹打击性能与机动性兼备
台,脸红一阵白一阵。

我从未在心中谋划过爱情是什么模样,我的她是什么性情。我只是以为花开花花落,自然就好。有一年,和初中的同学,也是我的同桌联系上了。还有一个同班的男生。那时,正值夏季。每天晚上我们三个都要溜马路。路灯下,昏黄的夜,微凉的风。男同学细心地提醒我,让同桌靠公路外侧走。有时候,我们打台球,喝啤酒。我和同桌划小拳,她总能赢过我。有一天,在她家里,坐着无事,她幽幽地说了一句:惋惜我的近视眼是遗传的。我没有回话。后来,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我以为距离爱情尚早,这仍不是我要的爱情。或她这一句话,打破了彼此间自然而然的默契交往的局面。然后我回了工地,多少年失去了联系。她也没有和那个一起漫步的男生好。她嫁给了别人。

我的年纪也渐渐不小了。断断续续有人给我介绍女朋友,我到现在都后悔,为什么要以那样古老的方式,相亲的方式去见面。见面后总结出规律,经人介绍约会见面的百分之八十都不是美女,都有这样或者那样的致命缺憾。也许对方对我也有种种不满,只是没有言语。

见面的第一个女人,高个子,表情木讷。我还记得,我去她宿舍看她,提了一大袋子刚上市的杏子。我让给她们同宿舍的女人们吃,她1脸地不高兴。后来,漫步。固然,不可能有火花,她在学古典文学。我受不了,她一直阴着的脸,古板的性情,与我格格不入。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还是因为爱情而结婚,很快,女人嫁人,有了孩子。那孩子和她长得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红润的脸,呆板的表情。再见面,我们互不相识。见面的第二个女子,是农村来城里的打工妹,一个裁缝。我给她买了洗发洗脸的化妆品,付帐时,她凑过来非要看多少钱。一路无话。后来,当然是不欢而散,她想把化妆品退给我,我没有要。天哪,我向天祈祷,从此以后,再也不相亲了。

也有自己约会见面的,是听收音机,听得内容,忘记了,但记住了她的联系方式。她家在苏北或苏南,她在无锡打工。见面时,她骑着一个单车。我一会翻天桥,一会儿穿地下城,总算走到了一起。远远地我早看清了她的模样,那一刻内心在做剧烈地斗争,不见了吧?这么远来了,见一面吧?就当普通朋友。那就见一面。我们并肩走着,到了一个无锡太湖鱼饭馆。饭馆不大,菜极不好吃,又极贵。我们吃过这一餐便永远地失去了联络,再也没有见过,联系过。

可是又架不住年龄的逼迫,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个开出租车的女司机。这一回,我想到了很实际的问题,那就是,至少她在城市里,最少她有一技之长,至少会有收入的。同事,催我什么时候结婚,我在工地,沿着黄河边散步,一直在心里思忖着,该不该结婚。最后,我说服了自己,差不多,就结吧。结婚,女方家也体谅到我的家境不好,没有提多的要求。简单地待客后,我决定带着她去云南旅游。我原以为,这样可以增加我们独处的机会,会促进相互的感情。然而,说来可笑。我们临出发时,她姐姐偷翻了她的包,发现了避孕套。我们正在联系去丽江旅游。一个长途从她家里打过来,是她母亲。说:不要用那个东西。他是不是有性病啊。我听了以后如五雷轰顶。立刻要退刚刚订好的去丽江旅游的手续。他们的女经理急着和我解释,你的心情我们理解,等等。可我还是绝绝地退订了手续。后来的后来,我不想再提那些让人恶心的杂事,她们家人把她开的车收回去了,又给她找了一个月只有8百元钱的开车的活。我们在政府离婚的时候炒成了一锅粥,我险些把拳头落在了她身上。她母亲也来我们家调合,但已远法挽回,最后,这场短暂的婚姻就那样结束了。

如今,我再也不着急于为结婚而结婚。我有大量的时间,去读婴儿夏季饮食的注意要点
书、去写作、去充电,提升自己的品味,提高自已的素质,我的生活十分的充实。就让爱情之舟,在缘份的海洋,孤独而随便地飘荡。假若生命中真有了一个让我牵肠挂肚,一见倾心,再见倾城、三见倾国的女人,我会不顾一切地驶向她。渴望一个笑容,期待一阵春风,你就刚恰好经过。我不是梁朝伟,但她一定是我心中知性、妩媚、美丽、任性、成熟、性感、睿智、优雅的张曼玉。

灯盏花产业领航者
云南道地药材灯盏花的作用
云南道地药材 灯盏花都有什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