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张加强寻找远逝的江南

2019-05-16 17:59:3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中国安全团队攻破MacOSX与Windo
舌尖上的美食舌尖上的莆田莆田美食
狂欢515逐日唱响福利N重奏天天上新限量

倘若这个世界还有本来,还有旧时月色,还有过去的时光,这个地方便是江南。行走在江南软土,偶然间踩到的散珠落玉,发现是江南精华,好奇着串联起来,放胆着交给读者数落去。

1

倘佯在宋词的意境里,很古典地品味江南,在杏花春雨的氛围里,身心让黄鹂婉转、燕子啁啾的软绵绵的江南牢牢缠住。周太王的长子泰伯自愿放弃王位迁居被称荆蛮之地的江南开荒,在今天的无锡梅里建吴城,转眼三个春秋,曾经沧海之后,荒蛮之地竟成梦忆之境,令无数英雄竞折腰,令无数文人魂魄销。

江南的风是轻的,只撩人表面,只让人感到它掠过而已;

江南的雨是疲惫的,疲倦的,无法爽快,恍如不想从寂寞和沉睡中醒来;

江南的山是灵性的,虽无质感、缺霸气,但能聚人气,育一方深沉;

江南的石是女性的、柔软的,年久日长以后,光洁如玉,袒露出一种性感和占有欲;

江南的田野总是滋润,但却害臊,拒绝展示赤裸的胴体,故难见肌肤与刚毅,所有的隐私化为色彩斑斓;

江南的桥是装饰,是风景,是理念,是哲学,欣赏和被欣赏都在其中;

江南的河是气量、是心胸,拒绝所有的不公,气势汹汹的官船,富绰奢华的商船和简陋寒伧的夜航船均被无私地承载;

江南小镇清一色的青石小街,精品深藏于小巷,老底子叫做弄堂,弄内偶尔的门楼是一个镇的料想或秘密,古镇的神秘由此生发;

江南的古井直通历史深处,井不管深浅,只要经常使用,定有碧水,只要细究,必有经典,井的传说与故事,屡屡验证江南小镇为什么藏魂隐魄。

提高塑料造粒机节能环保要求10分迫切
在江南看生活,只有美丑,无所谓对错;

从生活看江南,照旧魅力无穷,风情万种;

从世俗看生活,还是江南的好。

石板小街作为一种文化,是汽车时代以前和帆船以后的事。人在这里合适过闲云野鹤似的生活,一定不是他的本意或初衷,长袍马褂、青面布鞋其实不昭示着博学,而只是一个生存方式。

马致远钟情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安逸生活,张志和神往斜风细雨不须归的隐逸日子,杜牧不忘十年一觉扬州梦的风流往事,李煜长叹一江春水向东流,落难君王梦江南。即使是布衣少女,采莲南塘秋,即使是匆匆旅人,路长梦短无处寻。

邱迟看江南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江南旖旎的风光在清丽的词句中跃然而出。陈寅恪学贯中西以后,回眸江南,仿佛依门之少女,绸缪鼓瑟之少妇。张大千眼里,江南生活在水里,烟雾飘渺。

西湖太湖秦淮,一条鲜艳的血脉,流淌出了江南精华,流到宋人那里,江南成为一种人生范式,一种天堂式的境况。我呱呱坠落在江南小镇,一生未曾离开,却几乎访遍所有小镇发现江南小镇们一个模式,平静如太古,码头酱坊、药铺烟店、酒楼茶馆、小桥石岸,组合成江南小镇的基本格调,小镇上屋檐不敞,住家不多,不远便见田野,农舍俨然,依稀耕种人家,在江南过日子,调理得好,很有些神仙味,不会有局促悒郁之感。

牵一根柔肠在小巷里转悠,摆脱不了1水幽远。江南文章永久的不能做完,即使想做。江南的城镇倘若要作细品,内涵不能觅得,石拱桥、石驳岸、踏级入水的石阶、依水而立的宅第、沿河而去的街巷、柱廊翘檐的街楼,高墙深院与沿街骑楼连成一体,高低错落有致。大户人家一般藏于深巷,青石板将华贵铺进,雕花门庭,石柱石阶庭院中透着古朴秀美之气。住宅高敞宽大,木质长棂窗扇,广漆楼梯地板,主人不管有无学问都有附庸风雅的爱好,旧书字画、雅致古董、盆栽小景,直往悠闲上靠。风景远逝以后,追忆起来,会起一种莫名的沉郁的怀旧幽思。在这样的地方养性,可以深藏虚谷,可以不偏颇也不逃避,不焦躁也不颓唐,可以做些怀抱清旷的事体。再贫寒的人家,日子照样过得滋润。

江南河湖的烟水芳草,依湖古城的迤逦气韵,傍水青山的松风幽径,修竹清池,构成江南山水的倾情之美,构成这温顺富贵之乡、大雅与大俗共融之地。

江南的古村落,行走得慢的,与时代失去了联系,作为一种标本存在,但居住者却是鲜活的,现代的,与外界的关联是隐藏的,用一种不敞开的开放姿态欣赏着自足。江南的树木不乏千年以上,樟、槐、榆、松、银杏、黄杨,都喜欢成群结队地遮掩着大地,将古典呵护。

江南的水散发在空气里,湿润的气息让男人不能为英雄,女人极易为狐狸精,令世界销魂铄骨。顺着江南小镇的小弄走进可溶性细胞间粘附分子1 ELISA试剂盒说明书
时间深处,会发现青苔都很古典,苍藤的长茎盘根错节在历代生灵里,人类所有的轮回被高高挂起,让后人欣赏嬗递。

江南老妇人信奉王母娘娘、观世音、张天师,不指望奇迹出HYDAC压力传感器的应用领域
现,时不时叙说些遥远的、老掉牙的动人美妙的故事,只痴想着来世投好胎。

江南的老男人季节,不问时辰去未来,饮个烦南的茶馆低檐、弹、烟雾、水汽活中顺从老婆、尊的生存方式。

江南园林,置身假山石径、池塘水榭、亭廊楼阁之中,雅赏寺塔幽巷、烟柳鱼桥、户盈罗绮古韵,江南园林那种雅致堂皇,宏深富丽,回环繁复,吐纳近远,剔透玲珑的文化流韵迷人之至,比起水乡小镇,另是一番天地,江南园林弥漫的浓重的文化气息,令人忘俗。

杨柳青青、蜜蜂胡蝶、人面桃花、风流才子、外婆桥永久摇不到、童年的阿娇永远不会长大,这大概就是江南情节。

4

江南的山虽没有拔地横空盖世凌人的孤苦和傲气,虽不能让人虔诚让人顶礼膜拜让人诚惶诚恐。但江南的山是人性化的,溢着灵气,游江南名山不会有前路茫茫、孤旅天涯的体悟,由于江南山重水复,移步换景,山不转水转。观江上渔火,沐林间微风,心境自然是不错的,

置身于这诗化的群山,很有些道骨仙风的体悟。山道弯弯,偶见山居人家,修竹绕屋,溪水边草木滋润灵秀。站在山顶看世界,小溪澄、小桥横、小雨冥、小亭冷,重重叠叠山,曲曲弯弯路,叮叮咚咚泉,高高下下树,零零碎碎河,隐隐约约屋,清清白白云,朦朦胧胧雾。一江春水穿山而去,横江泛舟,竹筏悠悠,青山古河,渔火远树,恍若渔人入桃源,1幅绝妙的山水画。

江南文化在整体上给人一种甜软温馨,男士文弱精明,女子娇嫩柔美。音乐如春江花月夜,徐缓悠远;歌舞如荷花仙子,采茶扑蝶,柔和清丽。轻歌曼舞、甜润细腻的女子越剧只能在江南土壤成长。美学上讲,江南文化太过秀气,无不透出一种阴柔美,比起北国骏马秋风的阔大气象,江南的春花秋月,暖雨熏风显得太过柔弱、细腻、委婉。

没有如泣如诉的塞外狂飙下如旗如歌的号角;

没有猎猎雄风下遮天蔽日的滚滚烟尘;

没有叱咤风云扶摇直上的强悍之力;

没有沸沸扬扬的卷帙和荣枯跌宕的故事;

没有坦荡从容的风骨;

没有弥漫腾升的苍茫大气。

北方仅凭风的遒劲尖厉,便将北人的胸怀磨砺得更加粗犷宽广,雄劲懀呛;任凭风的利刃刺破耳目,镂刮脸面依然如故。北土是苍鹰的故乡,江南是灵鸟的窠穴。难怪鲁迅不悦:我不爱江南,秀气是秀气,但吝啬。满洲人住江南三百年,连马不会骑了,整天坐茶社。

5

品味江南,极易迷路。倘若在江南做文士,会被闲情逸致俘虏。在粉墙小院内挂只画眉笼,种些葡萄石榴花草,或读书作画,玩棋赏桂,或手捧茶壶,落脚亭榭,或嚼曲含香,吹笙聘月,品茗谈艺。这里没有圣朝气象,连气息也属轻柔婉转,频出唐寅一类的才子: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幅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江南的固执在放浪、在纤巧、在落拓、在孤独中散开。

这样的文化氛围里出大家怕是不能,只能出玩家。江南自古多名士,多狂客狷士,名士中多眉清目秀者,着白绢纺裤,举止风流倜傥,飘逸如玉树临风,不善先锋,只求逍遥、雅玩,士大夫阶层腰间必佩美玉,以示气节清高。

山川英气不属于江南,出徐文长、祝枝山这样的才子,也只能属于水文化滋养的精灵,无法酿出气候。即使当一介草民,偶尔也要圆一回风雅梦。江南土壤膏腴,遍地细粮,珍珠般米饭,莹白喷香,百姓们自诩为人间天堂。民间崇尚虚无遗世,在那通幽的巷衢里,那些自命清高的儒子们喜坐在古屋的阴影里,透过格窗,看那古老垣墙上的斜阳,目送多少唐愁汉恨,多少烟雨蒙蒙,吟六朝芳草,忆一曲秦淮。在春光深锁、满园浮藻、浓阴匝地、阴气逼人的深深庭院享受那份苍凉,那份深邃的幽雅。

江南不只是绿色的角逐,这里可以看到物化的主动,艺花可以邀蝶,累石可以邀云,栽松可以邀风,贮水可以邀萍,筑台可以邀月,种蕉可以邀雨,植柳可以邀蝉,人之意外的观照可以在江南见得。

江南这块灵地,是上苍精雕细琢而成,因而太过精美,太过雅致,太优越,便少了残缺美,少了沧桑感。在这样的文化感召下,使得江南文人隐士只求半隐半显,生活逍遥,本性保持无忧无虑的快乐,倒是合了江南文化情调的。唐代名士张志和遭贬遇赦后浪迹江湖,隐居湖州西塞山,自号烟波钓徒,追求菰饭薄羹之生活,上祀祓禊之风流的自我形象,其《渔父歌》得颜真卿、陆羽、徐士衡、李成矩等名士唱和,使人想起兰亭诗人的绰约风姿和隐逸精神来。张志和独钓寒江,每垂钓不设饵,志不在鱼也,很有些姜子牙和严子陵味道。大隐隐于市,如余秋雨所说:最佳的隐潜方式莫过于躲在江南小镇之中了。江南走出去的状元、进士一般都活着,在太湖一带古镇的深巷里,冷不丁就会遇上那衣袂飘飘,背影长长的睿智者。周庄的银子浜曾是西晋文学家张翰弃官归里后垂钓之地,也是唐朝曾任苏州刺史的诗人刘禹锡遭贬后优游而览胜的去处。南宋大词人姜白石为江南水韵浸染,求得蓑笠寒江过一生,在云鹤沧浪烟雨间寻求寄托,那遗世独立的出世之思悟得幽韵冷香,清空精远的意境。

孩子便秘怎么办
新生儿便秘怎么办
小儿便秘怎么调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