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思家念友

2019-05-14 12:38: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每年都写一篇《致网友》的文章,来表达我对网友和文友的真诚感谢。感谢他们一直以来对我文字的鼓励与支持,间或也收到他们跟帖回应。在这样的你来我往文字交流过程中,我与文友和网友建立了一种深厚友情。虽然我们这些人隔着一层网未曾谋面,却也有一种莫名的默契。我愿意写,他们愿意看,因为他们越愿意看,我也就更愿意为他们写。在这种鼓励与支持中,是他们给了我一份坚持文学的理由,不会在艰辛中放弃文学的热爱。

很多时候因为倦怠而没有作品发表,时常接到文友网友的询问,心里倒有一种莫名的愧疚。作为一个热爱文学的写作者,如果我们的作品,没有人阅读,没有人欣赏,没有人喝彩,没有人掌声,没有人加油!那么我们的作品也很难坚持下去,也就很难有好作品展现给大家。很多时候写字的人,他们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那样,也需要这样的鼓励,需要这样的掌声与喝彩。我时常去阅读我作品中那些精美编者按和文友和网友的跟帖评论,每一次阅读内心都很欣慰,都会激发我写作的热忱,也越发的珍惜这几年来耕耘硕果。这些文字的记录,我一直珍惜保留着,我将这些文字情感看做是我生命里精神财富。

自从来到乌拉山,来到大侄子的探矿工地,由于工作很忙,很难走出大山,山里没有信号,无法与家和文友网友沟通,也无法将写在笔记本里的文章发表出去,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纠结的事情。可这也没有办法,文人也需要生存,况且我不是名符其实的文人,充其量我也就是个文学热爱者。为了生存,我们有时不得不割舍一些东西,比如我喜欢的文字。因为喜欢文字,我每天即使再辛苦,在没有时间,也要打开笔记本电脑,在文档中写作。写作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我生命一部分,我总觉得与文字为伍我不会孤寂的,文学是我的心灵花园,怒放着芬芳的花朵,只有在文字里,我才是一个快乐幸福的人。

忙碌了一天,突然觉得好想家,也很想念文友和网友,也很留恋我过去的生活。每天一个人坐在家里,上上网,聊聊天,写写字,听听歌,有时还去跳跳舞。有时在网络里和网友文友沟通思想,探讨写作经验,有时和他们谈得很开心。我们的原则是,真诚相处,文明沟通,共同起探讨,一起进步。这样的有文字生活有谁能说不是一种高雅的有品位的生活呢?也许会有,因为在这个一切向钱看的社会里,很多人瞧不起文人的,他们认为写字能挣钱几个钱呀?甚至有些人认为舞文弄墨的人没有正事,在世俗的眼里我们就是个傻子。其实不然,我不能想象一个没有文化气质的民族会是一个伟大民族,文学承载文化进步,这些他们未必明白,我也就不能跟他们对牛弹琴。我们毕竟有一大批热爱文学的人们,道不同,不相为谋,走自己的路,让他们去说吧,我对他们的讽刺不屑一顾。

我家距离公园很近,在家的时候我每天早上或者晚上都到公园走一圈,有时跳跳广场舞很开心,也很快乐。我一般都是早上写字,我相信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时在于晨的道理,总觉得早上思维比较活跃,总是对逝去的岁月有一些记忆,所以不停地用电脑方块文字把它们记录下来,做为我未来的美好回忆。

很想给家里打个电话,可山下只有我一个人,我不能丢下工地去山顶(山顶有信号)打电话,如果我走了,帐篷里没有一个人,我很担心我的笔记本丢失,就像家里没人,走了心里不安心。再说上山顶打电话很艰难,山高路险,稍不注意就会掉下来。我不是山里长大的人没有爬山的经验,况且也没有时间,只好再找时间往家里打电话了,互祝一下平安。

往家里打电话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听妻子说女儿回来了,在家里养身体。女儿结婚了已经怀孕了,她母亲心疼她,在家里伺候女儿,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也快要做老爷了,也希望有个小孩子来丰富我生活,我心想不管是外孙,还是外孙女我都喜欢。其实原来我不太喜欢小孩子嫌他们吵闹,随着年龄增长,对新生命也有了一些期盼,现在希望我妻子女儿在家里平平安安,我在这里为家庭做贡献,在这里其实心里很踏实。

我女儿很漂亮,柔弱的女孩,见了生人不爱说话,对婚姻没有安全感。那是因为一次恋爱失败的打击,让她心灰意冷,有时将不良的情绪发泄与现在的男孩身上。这样我觉得很不公正,我劝过她几次,让她正确对待婚姻家庭,要以平和的心态,面对生活。生活对她来说只是刚刚开始,以后还要面对生活的各种压力,这是每一个人所面对的问题。

很久没有发表作品了,其实也不是没有作品可发,现在我已经写了七篇散文,在我的笔记本电脑里。因为山里没有网络,也没有时间走出大山,所以只能放在文件夹里,等这里工期结束了,回到家里,在上传到网站里。也同样的好久没有编辑文章,对于一个网站总编消失,是一件很重要事情,还好我们是业余总编,有来去的自由,临走的时候和社长沟通了一下,表明了我要走的态度,他很大度的祝我工作愉快。我没有向同行编辑们告别,也没有向文友网友们打招呼,我只是在我的日志中,发表了我要走的信息。有的跟帖说:“不要那么辛苦,能不走最好不走”但我觉得为了生存,我只能选择走的方向。

在我的网海生涯中,也遇到了许多的人,也经历了许多事情,虽然我们未曾谋面,有些人在自己的生命中是不能忘怀的。他们知道我的存在,我也能感受到他们的温暖。网络里你来我往,擦肩而过,很多人成了我们生命中的匆匆过客。网络里很多人是互相观望着,小心戒备着,互相揣摩着,有时会产生莫名的牵挂,也会有莫名的思念,有时将自己的情感寄托于一个虚拟的个人存在。他们互相交流着,倾诉着,以慰藉那颗孤寂的心灵。有时明知道是一种假设,人们也愿意听着虚伪恭维的语言,将这种虚幻的行为变作精神疗伤。

网络是有毒的,一旦深入无可自拔,但我知道它出口,不至于在网海中沉入海底。沙子知道海岸是它们的落脚点,有的在这边有的在那边,有的继续前行。沙子没有告别,没有感伤,它们不去介意不属于它们怀念的感情。所以它们没有心脏,有的只是一个坚硬颗粒,一个细小没有灵魂颗粒,它们不伤痛,无所谓伤口存在,我多想做一粒这样的沙子,沐浴在海岸阳光里。

可我们又毕竟是人,是感情的动物,有时把握不住情感的流离,必将产生一些所谓蓝颜知己,红颜知己的网络情缘存在。不管你是男人和女人,人们都需要这种超越友情的另外情感,也是说不清道不明情感。我记得有一首网络歌曲《爱上网上的你》歌曲缠绵悱恻,有一种欲望沉迷和超越不了现实无奈。网友,其实就是网上的朋友,具体的说是网上的女朋友或者男朋友,最多的是异性的朋友,有时也是知己的朋友,没有利益纷争,没有金钱交换,纯洁得像一片洁净蓝天白云。

我的网友大部分是喜欢文字的朋友,男的温文儒雅,女的娴静端庄,男的睿智理性,女的感性十足,他们都有文化有内涵有气质。我也看见过几个文友照片,都给人一种文雅的气质。这是彼此非常信任的朋友,一种彼此欣赏的文化的朋友。

至今,我也很想念他们,想念这些我可敬的网友文友们,他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生活着,工作着,学习着,写作着。我们在彼此发表文章评论中交流着。我们彼此走进对方文字世界里,快乐着我们快乐,忧伤着我们忧伤,没有欺骗,没有虚伪,没有世俗的暖昧,只有真诚的交流和彼此鼓励与进步。

写到这里,帐篷里渐渐地黯淡下来,我知道太阳已经要落入西山,山谷里一片宁静。坐在电脑前的我,将思家念友的心情,以文字方式进行表达。虽然此时不能及时发表出去,大家一时感受不到我对你们的真挚思念。我相信当我走出大山的时候,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接通网络的线,将我们的心相连,这是多么快乐事情呀,所以我们后会有期。

回到家里,我修改完《思家,念友》散文后,在修改完停止的那一瞬间,突然有一种愧疚。在这篇散文中想了网友想了文友想了女儿,可就是唯独没有写想老婆,我觉得这对我老婆不公平。也难怪我有时很羞于说我想老婆这样的话,总觉得很难说出口。其实我在表面上看是一个浪漫多情的人,可骨子里依然有传统的东西存在。我觉得想老婆,不要用嘴想,也不要用文想,也不要用心想,把挣来的钱给她花,她就开心了,她也会认为你真的在最想她,夫妻之间的情感,都在不言中,就把我想老婆的思念,在文中的结尾中略写了。老婆,见谅!

安徽那家医院治疗牛皮癣最好呢莆田癫痫病医院哪里好扬州癫痫病医院有哪些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