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黑房间里的偷盗与谋杀

2019-03-28 20:06:4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周老太太是个年过七十岁的人,现在的身体状态很不好,很多时候都需要有人照顾。她有个儿子,虽然年纪也不小了,但是至今仍是单身,不过别人都说他对周老太太很好。而平时他们的家中也很少产生什么事。

但最近的一天晚上,周老太太和她的儿子却焦急的来到了肖乐的家里。

肖乐是一名女警官,家住在离老太太住处不远的地方。平时,这附近的人家里产生了什么事都首先来找她。

“我的钱被偷了,肖警官。”周老太太很着急的说。

“什么时候?”

“就前不久。”

“看到是什么人了吗?”

“看到了,虽然没有看到他的模样,但从背影和衣着上,我判定他是吴康。”周老太太面容坚定。

“吴康。”

肖乐一听这个名字就想起了这个人。吴康以前由于偷窃坐过牢,由于这样,她对他很熟习。而且因为他也住在这附近,所以这一带的人也都很熟悉他。

“您这么断定是他?”肖乐想知道周老太太有没有更充分的证据。”

“对。我看到了那个人穿的衣服跟他的如出一辙,所以一定是他。还有,前些日子我出去漫步,偶然间还发现他在跟踪我,这更加说明那个偷窃者是他。你们也知道,我虽然已老了,但还是有些钱的。”肖乐觉得周老太太说的很有道理。

“虽然是这样,但您始终没有看到那个人的样子,所以认定吴康是没有确切的证据的。”肖乐认为这个案子还要进一步调查。

“那该怎么办?”周老太太开始有点担心起来。

“现在我需要把案子的进程清楚的了解一下,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证据,您能把案发进程清楚完全的描写一下吗?”

“我想我能。”

“情况是这样的,今晚我像平常一样很早就睡了,而且很快进入了熟睡状态。但不久,我就听到甚么被打破的声音,声音很大,所以我被惊醒了。醒后,我立刻打开灯看到产生了什么事情,结果我发现我屋里的一个玻璃瓶被打碎了。然后我又看到我屋里的门也被打开了,那时我立刻觉得不对劲,因而立刻向客厅走去。”

“而当我来到离客厅子宫内膜炎的初期症状不远的地方后,我发现一个人正经间期出血吃什么调理朝外面走去,手里拿着一包东西,是宝宝风寒感冒怎么办用白手帕包起来的。我一眼就看出那是我存的钱。而且他穿的衣服跟吴康的如出一辙,所以我知道他是来偷钱的。当时我立刻追了上去,但由于我身体不好的关系,他还是逃走了。后来不久我儿子从屋里出来了,但一切都晚了。”

“接着我们就来找你了。请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这是一定的 。不过现在我得去你们的家里看看。”

因而肖乐跟着周老太太他们来到他们的住处。现在他们的客厅里还亮堂堂的,在加上屋外的路灯亮着,这座黑夜中的房子跟白天一样。

“您当时出来时这客厅里就这么亮着吗?”肖乐1进屋就问。

“不是,当时这屋里只有一个灯是亮着的,可能是他为了照明屋里的情况才打开的吧。”

“那能不能把这屋里的灯关一下?”肖乐想要证实一下她才发现的一个疑点。

“可以。”周老太太不解的点点头。

接着屋里的灯一个一个的关掉了,这使愿本明亮的屋子渐渐暗了下来。而当全部的灯关完以后,屋里并不是黑的不见五指。由于外面路灯亮着的关系,屋里的情况可以明显的看清楚。

然后,他们又来到了周老太太的屋里。屋里除了那个被打破的玻璃瓶碎片外,还有一个抽屉被弄开了。周老太太说那是放钱的地方。

不久,肖乐在打量过屋里的所有情况后,带着疑惑的眼光看向了那些玻璃碎片。它们的位置处在一个角落里,离门和放钱的抽屉都有点远。

“玻璃瓶肯定是吴康在逃出这屋时不小心碰倒的。”周老太太指着那些碎片说道。

“您是说,那花瓶原先就在那个位置?”肖乐眼中的疑惑更深了。

“对。”

肖乐沉默了起来。

“您被惊醒后,在屋里呆了多久?”片刻后,肖了又开口了。

“大约有三分钟吧。我行动不便。”

“三分钟?”肖乐认为从这间屋到走过客厅然后到屋外面,最多不过要一分钟。

“那当时这屋是亮着的吗?我是说那个小偷进来时开灯没有?”

“没有。由于我睡觉灯亮着是睡不着的,如果他开了灯我肯定会醒。”

“那您看这屋里有什么地方被那人不当心碰倒了吗?除那玻璃瓶。”

“没有。”

“那好,就这样吧。今天太晚了,明天我会去查一下吴康的。”

因而,肖乐离开了周老太太的家。

而第二天一大早,肖乐就来到了吴康的家。现在他的屋里到处都是酒瓶子,人躺在地上醉醺醺的,肖乐看得出吴康是个十足的酒鬼。她没有去翻他的房间,找那些钱,因为她来的目的是想要在他身上证实一个情况,而这个情况就可以判定他是不是那个偷窃者。

就这样肖乐耐心的等待着,直到吴康醒来看见了她。这让吴康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他就镇定下来。

“找我什么事。”吴康在一张木凳上坐了下来。

“一件很重要的事,但或许对你来讲莫名其妙。”

“什么事?”

“你有近视眼吗?”肖乐认真的观察着他的表情。

“近视眼?”吴康真的觉得莫名其妙。

“我眼睛好的很。”肖乐觉得他没有说谎。

“既然这样,我走了。”肖乐拂袖而去。

一回到家,肖了就立刻皱起了眉头在思考一些问题。但几天下来他都没有一点收获。而这时候又产生了另一件案子,周老太太死了。

肖乐1听到这个消息就立刻赶到了周老太太的家中。出现在她眼前的情形是,周老太太死在自己的床上,心脏处刺着一把刀,是一刀致死。而且情况表明是才死不久,而现在是晚上。

“都是你害的,你为何不抓吴康,现在他连我母亲都杀了。”周其激动的泪流满面。

“你为何这么确定?”肖了有点自责。

“刚才我回来时,看到他在我家的客厅里,他面容苍白,坐在沙发上,还抽完了一只烟。那明显是他杀了我母亲后,情绪还处在害怕当中,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他没料到我会回来,昨天我去出差了的。”

“那他人呢?”

“逃走了。”

而肖乐认为他的话有点牵强附会,在想一想他发现的那些疑点,他总是觉得凶手是另外一个人。

“那凶手是开起灯杀了你的母亲的吗?”肖乐望着周老太太心脏处的刀。

“肯定不是,我母亲灯一亮就会醒的,如果那人是开灯杀她的,那她最少会在他开灯时喊救命。可我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这屋里没有灯光很暗吗?”

“对。”

“屋里有甚么东西被绊倒以内的吗?”

“没有。”

气氛寂静了下来,肖乐像在用力的思考甚么,她不断的皱眉头后又一脸轻松。

“对了,就是这样。”她用力拍了一下手。

“甚么。”周其一脸困惑。

“麻烦你把手伸出来。”肖乐神秘的望着他。1声响,周其的手被拷起来了。

“你干什么?”周其大吼。

“我抓你,你这个凶手。”肖乐没有一丝犹豫。

“为什么?”这时屋里挤满了看热闹的人和警察。

“因为钱是你偷的,你母亲是你杀的。”

“你说甚么?”周其没有一丝屈服。

“那晚那个偷窃者开了一个灯。我验证过,那晚屋外的路灯是亮着的,因此就算不开灯,也是可以看清客厅里的情况的。但那人却开了灯,这很可疑,要知道那样做是很容易被人发现的。还有就是那些玻璃碎片,它们原本就在那个角落里,偷窃者偷了钱逃走,根本就碰不到它。但它却被打碎了,这是很不合情理的。”

“接着就是周老太太说过她被惊醒后差不多在屋里呆了3分钟。”

“这有甚么不对?”一个看热闹的人问。

“固然不对,我视察过,从这屋里走到客厅然后走到屋外,最多不过一分钟。而那个人在周老太太出这屋追他时,他竟然还没逃走,而且还被发现了,这难道不可疑吗?按理说他早该逃走了。”

“可能他是近视眼吧?”又一个人开口了。

“我找过吴康,他不是。”

“那你知道这些疑点说明什么吗?&rd什么原因导致月经推迟quo;

“我抓了他,当然就知道那是为何。”

“为何?”很多人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

“由于那人是故意想要周老太太看到他。开灯没有迅速逃走,就是为了让周老太太出屋时发现他,看清他是谁。而玻璃瓶被打碎,不是被碰到,而是那人故意要把周老太太惊醒,所以可以说明那角落里的瓶子为何被打碎。总之,那人,就是周其想要让他母亲认为是吴康,把自己犯的罪移祸给他。”肖乐望着周其,希望他不要在做无谓的反抗。

“这只是你的猜想,谁也没有看到是我。”周其一脸的不屑。

“我有。不过我想问有人看到凶手是吴康吗?除你。”肖乐很平静。

“可是你有甚么证据证明不是他,而是我。”

“这很简单,这两件案子我们已可以肯定是在晚上产生的,而且是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这屋里当时也很暗。而这两件案子凶手在进行时都没有碰倒什么东西,我想问问,屋里这么黑,一个其实不熟悉这屋的人,在看不清屋里的情况下,居然没有碰倒或被任何东西绊倒,这说的过去吗?”

“固然说不过去。”很多人坚定的回答。

“那吴康就是可以排除的了。而这种情况也表明凶手是个熟习这屋的人。而这栋屋里只有周其和他母亲,所以天经地义是他,也由于这样,在黑暗的情况下,周老太太被一刀刺死。而刀准确的刺在她的心脏上。因为周其太了解他母亲是如何睡觉的,对于周老太太他是太了解不过了。我说的对吗?”周其现在已失望的低下了头。

“算你狠,一切都是我干的。不过我不觉得我有什么不对,她这么老了,生活又不能自理,活着也是受罪还连累我。我把她的钱偷了,让她死去,不仅对她是种摆脱,也让我活的轻松些,这有什么错?而吴康之前就坐过牢,嫁祸给他是理所当然的。”周其仍不知到悔改。

“但你是理所当然的错了。她是生你养你的母亲啊,是你的亲人。”

周其一听不再言语,这似乎是他没有想到的,亲人,他默念了两遍,有点自责和后悔。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