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托梦成真

2019-03-28 20:02:5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时候的林年特别淘气,不过淘气地恰到好处,属于那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类型。

林年皮肤白白的,粉嫩的脸上胖嘟嘟的,一对眼睛炯炯有神,十分讨人喜欢,看到都有一种让人忍不住想掐一掐的感觉。

由于年龄小,所以父母出门,只要林年一撒娇,父母都会带上他一起外出,其他兄弟姐妹倒是没有那么好的待遇,所以说,小孩子还是有好处的。

林年也是特别会选地方去的,一般父母去叔叔家拉家常的,他都不会选择去,1是因为叔叔家没有小孩子,他一个孩子去也只能在那里坐着,很无聊的。林年去过一次,他怕呀。

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爸妈妈妈跟叔叔聊的尽兴,自己却由始至终的跟个小笨蛋呆坐在那里,想走又不行,就傻傻的做了3,4个小时才走,简直就是噩梦一般的折磨,所以除去外婆家以外,他其他的叔叔阿姨都不会选择去坐的。

相对比下,去外婆的家又不一样了。外婆生了六个男孩,林年的妈妈是唯儿童发烧怎么退烧一的女孩子。这样的林年就相当于有六个舅舅了,自己的表兄弟妹肯定是多得数不清了,长大后的林年是有算过,确切,39个老表,真的确切是挺多的。

那么多的表兄弟,想一想去玩的话都开心。不过林年的想法可不是这样的,他最喜欢去外婆的缘由是喜欢跟小舅舅玩,小舅舅的年纪最小,大舅舅48来岁,小舅舅才28岁。

年纪相差还是挺大了的。

林年去的时候就喜欢找小舅舅玩,小舅舅的年龄不大,也特别喜欢小孩子。

虽然小舅妈也生了一男一女,但其实不阻碍他父爱泛滥的地步。

林年一去外婆家,小舅舅就总会带上两个表兄妹跟林年一起去公园玩,吃小吃,去外婆家,满满都是愉快的回忆。

不过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跟工作的需要的原因,林年去外婆家的次数愈来愈少了。

不过隔一段时间,林年总会时不时的给小舅舅打电话,询问近况如何。

直到后来换了新工作,林年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小舅舅打电话过来也是几句简单的问候就草草的挂掉电话。

久而久之,林年跟小舅舅的联系就变得少了,到后来,小舅舅怕耽误了林年的工作,也就没有在打电话联系了。

慢慢的,林年也好像习惯了,把心思全部放在工作上。

不过有一次,林年看到小舅舅连续给自己打了好多个电话,每一个都是响到自然断的,林年就站在电话边上。

那时候的林年根本没有时间去接电话,尽管电话近在咫尺,他望了一眼会议室的十来个跟自己为了策划案拼命了一个月的同事们,手机始终没有被接起。

手机果然没有在响起,林年回家的时候,是晚上的12点,林年去过外婆家是知道的。

外婆那村的人都习惯早睡,时间一到九点,几近家家都在了睡梦中了。

林年想了想,也就没拨通过去,打算第二天早上在打过去。

可是当天晚上,林年总是感觉胸口闷闷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焦急万分的,那心情就好像被人掐住脖子般的,透不过气来,总感觉很压抑,睡也睡不好,熬到了凌晨的两三点钟,才昏昏欲睡了过去。

不过,他做了一个梦,梦境的环境跟林年所住的现实环境是如出一辙的。

林年住在小区的5楼,说高也不高,说矮也不矮的,有小偷想要进来偷东西也绝对是没有可能的。

梦境里,林年看到自己站在阳台上,看上去是在晾衣服。

梦境中的林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由于他听到有人在喊着自己的名字,那声音在熟习不过了,而且叫自己,老年的也只有小舅舅一个人。

林年瞻前顾后的,也没看到小舅舅的身影,以为是幻听的林年挂好衣服放下竹竿,小舅舅的身影一下子出现在了阳台护栏上。

画面中的小舅舅身穿一件黑色的休闲衣服,脚上还穿着一双鸿星尔克的鞋子。林年记得小舅舅说过他跟小舅妈认识就是在鸿星尔克的店里认识的,所以对这个牌子的鞋子情有独钟。

林年呆愣了一下就指责了小舅舅吓唬自己,小舅舅还笑了林年胆子还是那末小。

不过接下来的对话让林年浑身不自在,就好像将死之人在嘱咐身后事。

林年想打断,看小舅舅一副认真的表情也就把话埋进肚子里。

直到小舅舅确定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了,肯定林年真的记住了,才缓缓的从5楼走了下去,林年没看错,小舅舅的脚下是踩空的,可是他却犹如走在平坦的道路上一步步的朝下走去,直到全部身子没入地板中,林年没有看错,他真的看到小舅舅的身影渐渐的消失了。

林年惊的从床上弹起,整个背部已经全部被汗水渗透了。

天微微发亮了,此时林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母亲的电话。

电话那头,母亲抽咽的声音把林年的心狠狠的揪在了一块。

小舅舅走了,跟朋友去水库游泳的时候脚抽筋了,当朋友发现的时候,太晚了。

在水面上找不到小舅舅的身影。

等把人捞起来的时候为时已晚,小舅舅早就没了气息。

林年随后随着父母去往外婆的家,不过这次他不去玩,而是参加小舅舅的葬礼。

在瞻仰易容的时候,林年惊愕的发现,小舅舅身上穿得衣服正是昨天晚上自己在梦境中看到的一模一样,连鞋子都是。

在完成葬礼的一切事宜后,车子在来往回去的路上,林年跟妈肌肉酸痛时候吃什么妈说了自己梦里所梦到的事情后,妈妈说是林年工作压力大了,整肠生服用剂量才会有这样的梦。

林年也是绝对是觉得,这是荒唐的一件事情,可是自己告知小舅妈保险箱的密码,跟自己小舅舅买了一套别墅准备给小舅妈当生日礼物的事情又是怎样解释?

这事情小舅舅是从来没有对他人说过,连小舅妈也是绝不知情的。

小舅妈拿到别墅的钥匙时也是难以置信的表情,到底冥冥之中的是不是有一股不可预知的气力在操控这一切么?

无从知晓。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