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不负君来不负清正文第一百零八章洋画

2019-02-04 07:33:3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不负君来不负清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月野兔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不负君来不负清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零八章洋画,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最后,这次听晗精神策划的集体回味过去的上元夜游计划是以失败告终的:不凡被允祥弄得半点心情全无,索性嚷嚷的往宫里跑去,说累了要回去休息;淑萍则是始终十分没好气的瞪着允祥,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毕竟好好的一个上元夜,难得见到平日里不常见的在她心里最为亏欠的一个孩子,居然就这样的被破坏了去,她的心情可想而知。但允祥却同样很坚持,这次不同以往,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对淑萍和不凡的不满抗议,他恍若未见。只是眼神里流露出的慌乱与不忍,还是泄露了他的真实情绪。他们其实同样都爱他们的女儿,都想以自己的方式去保护她,只是……以爱为名的保护有时候或许是种伤害,那也未必就是孩子所需要的。

不过这样下去真的很不好玩啊。听晗想着,偏过头去看向胤,胤也正好看向了他。两个人默契而无奈的一笑,然后,胤开口了,“好了,今夜就到这吧。我也累了,先和听晗回去了。你们也都回去吧。”

允祥闻言忙恭敬道:“臣遵旨。”淑萍则没有任何表示面无表情。

“好好的一个上元夜,居然变成这样。”看着他们夫妻两互不搭理的背影,听晗又好气又好笑的感慨道。

“可不是。”胤表示赞同,“难得我打算出来走走。”

“所以你不是真打算要打道回府的哦?”听晗笑了笑,眼神略带威胁的问道:“四哥哥?”

“当然不是,也不敢。”胤答的确实很顺嘴,“我要是现在说要回去,只怕下一个淑萍就是你了。晗妹妹。”

“呵呵。”对于他的比喻,听晗倒不介意。不就是河东狮吼么?她不否认自己有这方面的潜力。所以,别惹她,嘿嘿晗想着,咧嘴一笑,道:“这才乖嘛。呵呵。好久没有这样舒畅的出来溜达了,你知道就好。”

既然决定要追寻当年的感觉,自然要延着当年所走的路线,一一回味了起来。两人的心情都格外地好,回想起当初胤那青涩示爱的情形,二人真是忍俊不禁。胤更是难得的有些微脸红了。

前程往事。有时候想想,真是感慨万千啊!有时候,真的想回去!当时的他们是那么的单纯天真;当时地他们是那么的简单而快乐。现在,那份相爱的心自然是还在的。只是,物似人非……

“四哥哥,还记得这个么?”正逛得开心的听晗忽然指着路边的面人摊问胤道。

胤宠溺地笑了笑。答道:“当然记得。那年上元我们出来。不正是买了一对这面人?”

“是呢。还是一对照着我们做地面人。恩。可惜当时在搬出承乾宫时。那些太监实在是太不小心。都给弄碎了呢。”听晗应着。有些失落。

“那就照着我们地样子。再捏两个面人。”听晗话音刚落。胤就对着那捏面人地小贩说道。那小贩自是应声而开始动手了。胤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地对着听晗道:“别遗憾了。虽然再做出来地不会是从前地样子和感觉。但旧地不去新地不来。与起缅怀过去。不如把握当下。这可是你说地话!”

听晗被他刻意学她地语气地样子逗得扑哧一笑。忙附和道:“是是是。你说地是。呵呵。”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一个事实:当年他们都还是黄毛丫头黄毛小子。做这事自然一点都不突允。如今二人一个是五十岁老人家。一个外表年纪四十出头实际年纪不知道多少岁地老奶奶。还这样。实在是有点……

不过。人其实就该这样。他们平日里都在饰演着最不真实地自己:一个必须是威严残忍地九五至尊;一个必须是温柔大方地皇贵妃娘娘;其实能够偶尔这样返老还童一把。真地是很难得!

说话间。那小贩已经驾轻就熟地为他们捏出了两个面人。听晗遂开心地接了过来。这次地面人和当初所做地样子自然是不一样地。毕竟相隔了那么多年。他们都长大。哦不是老了。眼前地面泥又是不同地人所做。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听晗竟有一种失而复得地喜悦感觉。那是他们最单纯美好地时光。最没有杂质地回忆……同时。也是他们成长、相知、相许地见证。

而听晗那如同孩子的笑颜,胤看在眼里。是喜在心里。只要她高兴。他也高兴!于是,给那小贩的赏赐。自然而然就多了起来,小贩因此乐得嘴都合不拢来了!

而后,拿着那面人一回身的听晗,忽然发现离他们不远地地方,有个洋人在摆摊给人画画。转了转眼珠子,听晗临时起意,拉着胤奸笑道:“胤,我们去画个肖像画好不好啊?”

这个时候,京里已经有不少洋人。洋人地画,多少也有些为平民所接受,所以有洋人在这摆摊画画赚钱是不足为奇的。

当然了,胤地宫里就有专门的洋画师,胤平日里也有让人帮他画洋画的习惯。只是,听晗觉得,那都是刻意表现给外人看的感觉,那是他必须展示给旁人的味道。包括听晗她自己也是一样的。而她虽也有给洋画师画过画,可那也是表现了自己应该表现的一面罢了,并不是最真实自然的自己。

所以她固执的认为,如果能在这样随意自在的场合下画再画一幅,必定不同凡响!

啊,对了!这个时代还没有相机,没办法拍婚纱照。如今若可以就这样以画代照,岂不妙哉?

但胤却不是很愿意,毕竟他是一国之君,哪怕现在他是以百姓的身份出来走动。平时在宫里接受洋画师为他画画他都是要秉退左右,何况要他在大街之上抛头露面的有一种给人观摩的感觉?

好在,以柔克钢以柔克钢,这话是一点都没有错的。胤实在是呕不过他的宝贝听晗,“与民同乐,感受下大家的感受,不是很好么?”软磨硬泡的,最后,在听晗的坚持之下,二人来到了那画摊之前。

当然,让他最为心动决定露面就露一次吧的主要原因,是听晗说的那句,“你知道吗?洋人们结婚,呃,也就是成亲的时候,都会画上一幅画,一幅夫妻两的依偎在一起的画来纪念这特殊的日子。虽然我们是在大清,不过,这样的一种美好寄愿总是好的不是?就让他帮我们画一幅最真实甜蜜的你我,不是很好么?”

之后看了看那洋人的其他作品,听晗觉得他的画功确实不错,甚至感觉比宫里的洋画师都要好!单干这大概是因为这民间的画师可以比较随心所欲,而宫里的画师,多也要受到封建制度的约束,这不行那不行。所以,即便是同样的花花草草,民间的画师也画的比宫里的要生动许多。

“你好。”听晗礼貌的跟那画师打了招呼,用的是中文。因为她相信,会这样出来摆摊的洋人,肯定多少懂些中文的。否则,他该如何与全部是中国人的中国百姓打交道?而她,也绝不好在此时此地突显自己英文水平极高的事实。

“你好。”果不其然,他以一口纯正的中文回答道:“请问你们是想要画画么?”显然是在中国呆了不少时间的人。

“恩,是的,这是我的丈夫。”听晗笑了笑,说道:“我曾听人说过,在你们国家,人们成婚的时候,都会画一幅夫妻的画儿来留恋来表示祝福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只是今天看到了你,就想着你能否为我们画上一幅那样感觉的画来呢?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呵呵,虽然我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哦,这位美丽的夫人,感谢你对我们国家的风俗如此了解与尊重。”那洋人本就很为听晗对他与他人完全不同的尊重态度感到开心,现在听了听晗的话,又觉得她似乎对西方的文化也有所了解,不由对她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忙道:“现在,请你们坐下吧,我会为你们画一幅好看的结婚画的。”

“如此,真是谢谢你了。”听晗闻言笑着拉过临时似乎有些后悔想开溜的胤,一起坐到了那洋画师的面前,“对了,还没有请教,你叫什么名字?恩,我叫听晗。不过因为我夫君姓白,名十二,你该叫我白夫人。”

白,十,二?一旁的胤听得是一头的黑线。亏她想的出来,白十二加起来,倒真的是个皇字。这丫头,脑子里奇奇怪怪的东西真是多……胤却是有所不知,这白十二一说,后世的电视剧不知道用过多少回了。他家听晗,不过是个捡了便宜套现成的主罢了!

“啊,哦,我,我的英文名字翻译成中文是叫杰克。”杰克听得听晗这样一问,倒是不禁有些愣掉。因为虽说现在中国人比较能接受洋人了,可是,多少还是有所歧视的。也就是说,他来中国那么久了,根本没遇到过像听晗这样和善的中国人。这位女士,真是特别啊!这是杰克此刻心里的真实写照。

“恩,好,杰克,很高兴认识你。那么,请开始吧。”听晗见他发愣,又是温和的一笑,提醒道。

杰克这才回过神来,“抱歉。”而后立刻执起了画笔,认真的为他们画起画儿来。

治疗打呼噜
SART萨特贴片保险丝公司
河北外墙岩棉板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