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财色正文第六十一章先从打你女儿的主意开始

2019-02-04 04:09:2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六十一章先从打你女儿的主意开始,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没过多久,冯小楠就从外面回来了,带着一脸的震撼。

“办好了?”夏东海发掘老婆的脸上有点儿表情失控,不由得有些担心地问道。

冯小楠点了点头,张了张口,没有说出话来。

五百万啊!还是美金!就这么到了自己的账户上了!要知道现在黑市上的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大概是十比一的样子,相当于是五千万人民币啊!现在上海的工资水平,也不过就是千把块钱一个月,都算是高薪了!五千万人民币啊!

冯小楠直到现在还有点儿如在云里雾里的感觉,自己就出去这一趟,居然就坐拥半亿财富了,而且还是纯现金!

而且还要记住一点,新公司里面,一年的投入就有一千万,其中一百万美金就算是自己的投资,长此以往,如果经营上面不出问题,飞黄腾达真的是指日可待,而非虚言了。

“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定了定神之后,冯小楠觉得自己应该要表现出一点儿素质来,于是就强自镇定地向范无病问道。

“把这合同签了。”范无病将戴维斯草拟的合同推到了冯小楠的面前,然后笑着说了一句,“如果嫌麻烦,按个手印儿也可以的。”

冯小楠拿过合同来,想了一下还是说道,“还是签字儿吧,按手印儿感觉有点儿怪怪的,好像签卖身契一样。”

于是冯小楠就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又让夏东海也签了自己的名字,最后夏雪也想过来签上自己的名字,就被范无病给阻止了。

“你就算了,未满十八岁,哪里有什么人权啊!”范无病抢过合同来。对正要拿笔签字的夏雪说道。

“可是我也有份儿参与啊!你们这么做可是很不公平的!再说了,你地年纪好像还没有我大吧?我都要参加高考了!”夏雪有些不满地抗议道。

范无病将合同收好,递给了戴维斯让他去存起来,然后才慢条斯理地对夏雪说道,“我拿的是多重国籍的护照,自然不能跟你同等对待。你这个样子,整天混在公司里面,会有人说我们雇佣童工的,有损形象啊!不过如果你实在想继续留在公司里面,那就得按照社会实践来认真对待。不能拿工资啊!”

夏雪听了之后恨得牙根儿痒痒,对范无病伸了伸拳头,“真是资本家啊!才取得了公司的控制权就开始打击老员工了!”

冯小楠刚才不在,此时问范无病道,“公司也姓范了,一千万美金的活动经费也到位了。现在我们该怎么花?看着这么多钱,真是有点儿茫然了!”

“那可不行!”范无病笑着说道,“凡事都应该有个章法才行,我们想搞娱乐业,自然也是一样的,所谓未雨绸缪嘛,我看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要先从海选的筹备工作开始。”

“从海选开始?能说具体些吗?我看看是不是有可操作性。”夏东海对此也比较关

事实上,冯小楠跟夏东海在以前都是搞幕后工作的,一个是搞文案策划,一个是搞组织协调,他们两个凑成一对儿倒真应了那句话,天作之合。

一个明星或者歌手是否能够火起来,很大一部分因素就是操作问题,其人地实力固然重要,但是在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下,想要从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那就得完全依靠操作手法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对于这一点,范无病是深有体会的。

搁在十几二十年之后。大家为了出名,可谓是用尽了招数,什么亲情,什么道德,什么廉耻,完全都可以靠边儿站,只要能够出名。把老爹卖了都心甘情愿。

比如说英皇的炒作。就是出了名的,只不过也有玩脱线地时候。一场门事件就毁了一群人,如果真的追究其始作俑者,那么结果真的很不好说。

范无病自然也是要搞炒作的,因为这东西见效快易出名,而且操作流程集团化之后,运营成本会很低廉的,一旦自己把新丝路娱乐公司搞成一个成功的平民造星平台之后,这套机制就会自行运转起来,到时候公司需要投入的成本几乎就可以忽略不计,甚至会变成盈利地环节。

“从哪里开始呢?”海选的工作千头万绪,最大的问题是其具有不可知性,范无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先谈起,他抬起头来,忽然看到了夏雪站在那里摆弄她的格子短裙,整个人显得青春靓丽,不由得心中一动,笑着对众人说道,“这不是现成的嘛!我们现在需要讨论的第一个题目,就是如何将小雪打造成明星!”

呃?!夏东海跟冯小楠都是一愣,心道小雪这样的普通孩子,一个快要高考的高中生,也能当明星?!不过冯小楠立刻就反应过来了,既然小雪这样的普通孩子都有可能成为明星,那么广大平民百姓的追捧积极性还不立刻被调动起来啊?!

接下来众人地思路就被打开了,冯小楠首先说道,“小雪的情况,除了外表靓丽一些,其他方面并不突出,但是她在舞蹈方面还是有些基础,可以从这方面来强化一下,再加上可以速成几首流行歌曲,走几次舞台,我估计还是能拉出来亮亮相地。”

范无病点头赞道,“哈,这就是第一步,我们要有比较专业的分析师队伍,可以比较综合地对选手进行评价,确定选手最适宜发展的方向,这样的话,才能从茫茫人海中挑选出可堪造就的人才。”

“其次,就是需要专业的指导老师了,这方面我们可能欠缺一些,不过可以从专业的音乐学院里聘请指导老师,也可以聘请比较成功地流行歌手来进行指导。此外还需要舞蹈和形象以及服装设计、发型设计等等人才,这样才能够保证选手在舞台上地形象是最完美的!”女人地想象力一旦被发掘出来,那是非常可怕的。

范无病点了点头。拍了拍手表示自己完全赞同。

“媒体!媒体的支持也非常重要!”冯小楠此刻有些兴奋,快四十的人了,脸色红扑扑的像个小姑娘,激动地挥着手说道,“我们需要一批可是按照我们的意向进行宣传的媒体,这样才能够配合我们,将选手的推广活动搞起来,否则的话,仅仅投入金钱是不够的!我们需要让大众了解我们地选手的每一个细节!这样才能够增加大众对于选手的支持力度!”

真是举一反三啊!范无病心中暗道,我还没有说上两句。只是引了一个开头儿,她就发挥出这么多的题外话来,真是做娱乐圈的材料啊!有这么一个公司老总来进行运作,再加上我自己提供一点儿新的思路,这公司不做大才见鬼了!

“我们需要电视台配合进行宣传!报纸也要!只有把声势搞大了,才能够引起社会关注来!必要地时候。还可以打政府这张牌!毕竟这样的活动也可以说是活跃当地的群众文化生活,地方上肯定是愿意扶持的!”冯小楠又提到了一点。

“还有吗?”范无病问道。

“暂时想不到了,这些事情在具体运作起来,肯定没有现在动动嘴皮子这么简单!现在看起来,一年一千万美金的投资,还真不算太多哦!”冯小楠笑着说道。

不过夏东海就在旁边提出了一个问题,一个非常实在的问题。“根据你们所说的,海选之后必然是要进行比赛了,可是比赛地公正性应该如何来保证?这种活动的权威性是否能够得到保证?如果只是商业噱头,恐怕维持不了多久的!还有一个就是活动的周期问题?多久进行一次?时间短了没有效果,时间长了耗费的人力物力太多,我们同样也吃不消啊!”

夏东海所提出的这个问题,就涉及到活动的可操作性上来了。

如果要是放在十几年后,这些都不是问题。比赛的公正性,完全可以聘请法定的公证机构来进行现场公证,无非就是出些钱而已。既然体彩和双色球都可以请公证处来公证,而且还有过偷换色球的经历。那么给假唱做公证,也是顺理成章地事情。而权威性更好解决了,请点儿音乐学院艺术学院的教授之类地,再加上几位重量级的歌手明星,再加上几位文化名人,这班子就搭起来了,只要内行不开口。老百姓哪里分得清楚那些细微的区别?

活动的周期倒是一个问题。公司办海选,无非就是两种途径。一种就是像青歌赛那样的,一年两年办一次,但是周期太长,不利于推出新人,影响力自然会打折扣。范无病心中比较理想的模式,就是像星光大道那种模式,每周一次,产生周冠军,每月一次决出月冠军,最后再决出年度总冠军。这样的话,可以保证节目地连贯性和观众地热情得以维系,选手的人气也能够保证越来越高,即便是最终没有得到总冠军地宝座,但是多次的出场露面,也足以捧红许多人。

于是范无病一边思索着,一边将自己在后世所经历过的一些海选活动的经验写在纸上,然后总结归纳,最后居然也写了十几页稿纸才收住手。

冯小楠和夏东海两个人看完范无病写出来的操作要点之后,大为叹服,真的很难想象小范老师的脑袋里面到底装了多少新奇古怪的东西?还有多少的潜力可挖?

范无病基本上把能够想到的问题都列举出来,就像是黑幕和潜规则这种东西,也提到了上面,并且说了一句比较中肯的话,“我们不能指望整个比赛过程都是绝对公证的!要知道观众们并不能够代表一切!谁才是整个海选活动的主导者?是我们!为了追求商业利益的最大化,我们需要牺牲一些诚实和原则作为代价!只有产生了黑幕,产生了潜规则,产生了导演和女选手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这个活动才更有看点,更有吸引力,更有商业价值!所以。在适当的时候,我们需要不经意地制造出一些黑幕和潜规则,来迎合观众们的恶趣味!只有吸引了大家地注意力的活动,才是最成功的!才是最有投资价值的!”

范无病一口气将这些话说完之后,发现屋子里面的人都傻乎乎地看着自己,好像在看外星人一般,包括几个洋鬼子手下。于是他叹了一口气道,“你们看,其实,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畸形!并非所有完美的东西都能够成功地引起大家的注意力。相反,夹杂着一些邪恶和负面的花边儿,却是众人的最爱!相混娱乐圈,就不要怕你身上太不干净!”

见大家依然是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范无病不由得摸了摸下巴道,“你们觉得。我的想法比较邪恶吗?”

过了良久,冯小楠摇了摇头道,“那倒没有觉得,我只是在想,想你这样地天才人物,自己不去混娱乐圈,真是全世界人民的最大损失!只是。你的这一套理论,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找个选手来试一试,看看到底是否有效呢?”

“那是一定的!”范无病显然对于冯小楠的说法有些不爽,他指着呆坐在一旁的夏雪说道,“我觉得,如果我们能把小雪捧红,那么也就有差不多地运作能力了!”

“为啥是我?我还要参加高考呢!”夏雪显然被范无病的邪恶理论给吓到了。

这也怪范无病刚才说了一大堆的黑幕和潜规则什么的,把这个单纯的花季少女给震撼不小,此时他居然说要捧红自己,那么。岂不是说自己也要终日跟那些黑幕和潜规则打交道了?

天啊,谁会潜规则自己呢?

夏雪看了一眼得意地笑着的范无病。直觉这家伙一定是没有安好心了。

“其实我是一片好心呀!”似乎是猜到了夏雪的心思,范无病一本正经地对她说道,“你想一想,如果你成了青春无敌美少女偶像派实力歌手什么地,那可是一年就能收入上千万的!美金啊!再卖一卖绯闻什么的,拍拍写真什么的,做做代言什么的。没准儿还能拍几部电影大片。问鼎一下奥斯卡什么的,那可就拽起来了啊!到时候国家领导人的风头都不一定比你强!到时候你想要什么样的老公。那还不是可劲儿地挑?中国人也好,外国人也好,黄种人也好,白种人也好,如果有外星人的话,估计也难逃你的魔掌!你觉得,干什么工作能有这么好地收益吗?”

夏东海在旁边儿听得不干了,立刻走过来把夏雪拉走到一旁说道,“这可不行!我家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怎么能拉出去让你当实验品?万一毁了,我们赚这么多钱给谁花去啊?你那事儿,提也不要再提!我们卖公司,卖青春,卖劳动力,就是不卖女儿!”

“真的不行?前途一片光明啊!多少人抢着想来呢,挤破头都要来啊!”范无病问道。

“绝对不行!”夏东海连连摇头,义不容辞地承担起监护人地义务,抵御范无病的威逼利诱。

范无病嘿嘿一笑道,“这事儿你说了可不算数哦!”

“为毛不算数?我是她爸爸,是监护人!”夏东海理直气壮地说道。

范无病变戏法一般地抽出一份文件来,笑着摇了摇道,“呵呵呵,刚才你们签的文件里面可是有这么一份儿,夏雪同学已经成为咱们公司的第一位签约艺人了哦!也就是说,夏雪同学今后的生活作息公共活动,都得听从公司的安排哦!这个合约的时间嘛,让我来看看,嗯,十年哦!”

“不可能吧?!”夏东海看了一眼冯小楠,非常坚决地说道,“我们绝对没有签过这样地文件!你一定是在蒙我们!”

范无病嘿嘿一笑道,“你们是没有签,可是小雪签了啊!”

“你签了吗?”夏东海不相信,扭头问女儿道。

夏雪看着那份儿文件,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我那知道那是什么文件,他说有好东西给我,又塞给我一支笔,我不就顺手签了嘛----”

两夫妻顿时都一阵苦笑,虽然范无病未必就是当真,但是提起来气人哪!虽然自己把公司卖了个好价钱不假,却顺便把女儿也给卖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这小子真是太坏了!两夫妻咬牙切齿地看着范无病,恨不得咬他两口泄愤!

7000F低压吹膜价格
安平县篮球场围网厂家
水泥发泡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