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病魔缠身正文第二十一章风波四起

2019-02-04 03:05:0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病魔缠身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新衣剑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病魔缠身全集阅读正文第二十一章风波四起,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火焰飞快的吞噬着眼前一切,在明晃晃的火苗下五个黑影迅速的逃离了现场。

刚刚来到面包车的停放地,细微的声响传入沈残耳中,他的眉头深皱了一下,叫来老黄,吩咐道:“有人一直在监视我们,你去看看。”

老黄不动声色地握紧了枪,沈残抓住他的手:“查清楚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历,见机行事。”

“知道。”老黄身影一晃,就消失在了对面的暗巷里。

张敏君正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他使劲嗅着箱里的钞票,大叫:“爽,真他妈爽啊!这些钱够我安安稳稳的过完下半辈子了,呃…?”当他看到阿龙那冰冷的面孔,顿时说不出话了。

阿龙一把拿过钱箱,重重地合上:“你他妈的,这钱是老大的,懂吗?”

张敏君红着脸支吾道:“我有点得意忘形了,龙哥,残哥。。你们别介意,我不是那意思。”

沈残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摇摇手:“敏君,来开车。”

阿龙奇怪道:“哥,咱不等老黄了?”

“我让他去做事,这些话就不要问了。”

面包车载着近千万的毒品飞快开回了海村大院,沈残坐在虎皮沙发上,左手食指轻轻按着太阳穴,他又觉得有些头疼了。

“残哥!”捞峰扑通跪倒在沈残面前,哀求道:“您放我一条生路吧,我马上就离开轩泉,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从沈残的眼神很耐人寻味,朦朦胧胧的,让人不知他所想的是什么。

杀,还是不杀,这是个问题。

说出去的话,就犹如泼出去的水,又怎能随意收回?杀了他,一了百了,干净利索,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今晚这件事谁是主谋。放了他,万一他去斩首堂告秘,他,阿龙,老黄都难逃一死。

“哥,我不想死,我才二十三岁,我不想死啊。”捞峰哇地抱住沈残的腿,而站在他身后的阿龙已经拿枪指住他的脑袋了。

“算了。”沈残扶起捞峰,轻声说:“我不杀你,但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捞峰心里激动的无法以语言来形容,他猛的点头应允:“残哥,别说是一件事,哪怕是一百件事,我也答应。”

“回到斩首堂,我想知道他们对今晚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什么!”阿龙、张敏君同时大叫起来:“这怎么行!我们的住址,相貌,所有东西他都知道,就这么放他回斩首堂,万一…”

“好了!”沈残猛然一喝,二人都闭上了嘴。

“我知道该怎么做,你们俩,不准管我的闲事。”说这话的时候沈残充满了霸气。阿龙早就对此习以为常,他耸耸肩进屋。

捞峰抹了把眼泪,什么话也没说,走出大院。他心里知道,他这辈子必定要跟随这名年轻的大哥,用来报答他的不杀之恩。

捞峰走后,沈残掏出一袋白粉问握着钞票嗅个不停的张敏君:“我以前从没接触过这东西,你对它懂多少?”

张敏君小心地将钞票塞进后屁股的口袋,走过来,带着疑问说:“斩首堂卖K粉,卖摇头丸,卖冰毒,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从来没听说过,他还卖海洛因。刚才在车上我就一直在想,这批货很可能是金不缺发往外省,甚至国外的。这些全都是上等海洛因。就这一小包的价值,我扪心自问,就算我和我的那帮弟兄收一辈子的保护费也收不回来。”

“看来这趟还真是去对了。”沈残笑着把海洛因放回到桌上。

这时老黄回来了,他进门说:“哥,那个跟踪我们的家伙,是马三的人,那天我们还见过一面,好象是三皇之一的,齐皇。”

“诶!”沈残忽然感觉到奇怪,这是怎么回事,马三派人跟踪自己,目的何在?只是单纯的为了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这个老狐狸…

“你,动手了吗?”

“没有!”老黄说:“齐皇那小子的警觉性非常高,有好几次我都差点被他发现,还好,我练过几天功夫,脚底下够快。说真的,一对一跟这小子打,我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赢。”

“呵呵,这也很正常,人家怎么说也是马三的贴身保镖,没两下子早就被人砍死了。”沈残看着满桌的战利品,自言自语说:“这下可好,我们拥有跟马三平起平坐谈判的本钱了。”

————

马三的别墅距离赌坊不远,是个占地五百多平米的三层建筑。此时,马三正掐着雪茄在屋里缓缓踱着步,他面带怒色:“沈残这个从南吴来的野小子,他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这才几天,他竟然就去招惹斩首堂的人,金不缺是那么好惹的人吗?抢,抢谁不好,他他妈的竟然把金不缺的毒品仓库给抢了,这下,他们想不死都不行。”

齐皇恭敬地弯着腰,一声不吭。

骂着骂着,马三忽然放声大笑:“话说回来,这个狂妄的小子我实在太喜欢了!不管怎么样,他总算是替我出了口恶气,嗯…”马三坐到沙发上,吩咐说:“小齐,明天你帮我跟老李打声招呼,让他暂时别管斩首堂的破事了。这不眼看快过年了么,给他包二十万红包送去。”

“是。”齐皇退了下去。

“呼~”一口浓烟喷出,马三佯怒对着门外之人喝道:“你还在偷听什么,出来。”

马灵灵穿着睡衣嘻嘻笑着来到马三身边,殷勤地帮他捶着肩膀,说:“爸,别生气嘛,我也是‘一不小心’听到的,沈残他怎么了?”

马三哼哼道:“沈残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把斩首堂金不缺的毒品仓库给抢了,还放了把火,把那烧的一干二净,要不是你齐哥哥今天亲眼看到,我都不信。”

马灵灵惊道:“那沈残会不会有危险啊?”

“危险?那是非常危险!”

马灵灵不讲理地坐在父亲身边,铁着小脸:“不管,爸,你不能让他出事!他三番两次的救我,我们一定要帮他。”

“什么三番两次,不就错打正着在公园救了你一次么,像这种不要命的小子,横死街头是迟早的事,我呢,能力有限,能做的你刚才也都听见了,我让小齐跟你李丰午李伯伯打了招呼,让他们不要插手这件事,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了,除了这个,我没法再帮了。”

“爸!”马灵灵撒娇着挽着父亲的胳膊。

马三大手一挥,厉声道:“大人的事,小孩子别跟着搀和,回房睡觉去!”

“你…!”马灵灵对着父亲离去的背影,狠狠一剁脚尖叫说:“你不帮,我帮!”

“沈残啊沈残,为什么我对你会有种又爱又恨的感觉呢…天呐,我快要疯了…!”马灵灵扯乱自己的头发,倒在沙发上。

东莞入户手续
运动场围网厂家
正版捕鱼游戏平台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