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超级记忆正文第二百零二章要你好看

2019-02-04 02:31:5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超级记忆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Vip棋子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记忆全集阅读正文第二百零二章要你好看!,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推荐全文字小说阅读/

两人都是很纳闷怎么会秦珍珍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顿时感觉手足无措。短暂的停顿过后,何也立马上前去制止。

平复了几分钟后,陈莫不在提起这事情,原本是好心,但是现在看情况似乎并没有起初想象的那样好,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出现这样的情况,陈莫的心中也不好受,面对这样一个女人,只有同情还是有其他的陈莫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看着何也照顾秦珍珍。

至少他现在知道了秦珍珍跟蔡波之间的事情。

“夏军,我有话跟你?”孙菲菲故作神秘的走向了夏军的位置,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夏军一看立即跟在孙菲菲的后面走出了办公室。

在公司的卫生间门口,两人左右的看了看,确定了周围没有人来。

“什么事情,弄的这么神秘?”

孙菲菲死死的盯着夏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口,但是这事情在他的心中想象了很长的时间了,要是现在不说出来的话,她真的很是痛苦。支吾了一会后,“我想,我们的婚礼推迟一下吧,等明年在说?”

“什么,我都给我父母说了。这事情怎么能说推就推呢,难道你喜欢上别人了?”夏军还算个老实人,从小在家庭的影响下,对这种婚礼的事情还是比较看重的。

“不是,你不要急,我自是觉得这事情来的匆忙了点。没有别的意思。无论这么说还要等过年回家见过我的父母在说吧。”

夏军想了想,也是这么回事啊,毕竟现在还没有见过孙菲菲的父母,就这样贸然的把人家的女儿带走,他们心中会这样想。难道孙菲菲的父母对自己有意见。看来这事情还真的要认真的考虑下,找一个时间去看看她的父母。

“好,我同意,过年的时候好好的摆拜访一下你的父母。”

孙菲菲也是点点头,转身离开,像是两个陌生人一样,其实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在办公室已经不算什么了,但是今天他们两个的行为真的有点奇怪,所有的人都在怀疑他们两个之间出了什么事情,其是周州这小子。

孙菲菲刚刚坐下,周州就凑上前去小声的询问着,“菲姐怎么回事?夏军那小子欺负你了么?”

‘欺负到是说不上,但是上次在外面的时候却被其他的人看见了,心中很不是滋味。’孙菲菲在心中想到,也正在为这事情怀恨在心。

“陈总好!”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声音。

陈莫推门进来,看见一部的气氛死气沉沉的。“怎么,夏凯走了你们一部的气愤就明显了低沉的多了啊。看来我还的找个时候把夏凯调回来才好?”陈莫瞄了一圈后,明显的感觉到了周围的情况很是不一样,跟他在的时候简直就是天然地别。

夏军跟孙菲菲两人之间的关系影响了他们在办公室的漏*点。两个活宝也没有了什么话说,除了周州还有点活力以外,其他的人都是死气沉沉的。

孙菲菲立即微笑的站起来,“今儿个是吹的什么风啊。陈总有时间来我们一部看看了。”

“呵呵,难道我很长时间没有来了么?”陈莫走进笑着说道,语言中带着一种不可轻视的威严,“找周州有点事情”。

“我?”周州指着自己的鼻子,陈莫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亲自找自己了,但凡有什么事情的话,八成都直接是络上说,周州也随时关注他们两个之间的聊天情况。

“对,出来下?”

孙菲菲突然想到了上次跟陈莫说的自己这个月末结婚,不知道陈总是不只是在意,要不要再跟他在所以不准到时候被他问起的时候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呢。

周州跟着陈莫离开了一部的办公室,因为陈莫现在不是公司的总经理,更加不是公司的员工,所以暂时也没有安排在什么位置,只有在会议室里面暂时的聊聊。

“我在想,你看看能不能想一个办法让廖志昌知道,现在蔡波的女朋友就在我们手中,并把这个消息告诉蔡波,希望他能够来见一见他的女朋友?”

“蔡波是谁啊?这事情跟廖志昌又是什么关系?”周州对这事情完全的一窍不通,以往陈莫叫自己做的事情就是简单的收拾资料,但是现在却很是另类的任务,周州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不要问那么多,你直接说能不能就是了。”

周州想了想,很是认真的说着,“这事情我看行。”

孙菲菲在公司里面走了一圈后,没有看见两人,最后目标锁定了会议室,要是这里还没有人的话,只能断定他们已经离开了公司。推开会议室的门。正好听见了找两人谈话中说找廖志昌的事情。

陈莫是靠在会议室的圆形桌子上面的,周州直接坐在凳子上,两人完全不想是上下属的关系,倒像是很好的朋友,突然听见了站在门口的孙菲菲。陈莫很是惊讶的看这孙菲菲。

孙菲菲有点脸红的走了过来,很是礼貌的鞠躬表示对不起,直接进来到想是孙菲菲的性格,但是这样礼貌的鞠躬就有点别扭了,陈莫料想孙菲菲一定又是有什么事情了,果不其然,孙菲菲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陈总我有事情给你说”。

“什么事情?”

“这个月我不想结婚了,上次给你说的事情你不要当真,我跟夏军之间没有什么。公司的制度我知道,我不会愚蠢到这地步的。”

孙菲菲认真的考虑主要也是为了这个工作,找了大量的工作后现在的她才真正的感觉到CM公司是如何的好,所以现在很是不愿意离开这里,加上夏军没有任何的钱,不要说房子车子之内的奢侈品,就连婚礼的钱还要自己的父母出,孙菲菲以往的想法就是男人一定要有钱,要不一定不会嫁的,现在尽管已经有点降格以求了,但是她还是不能接受那种一无所有的男人。

“这事情啊?”

尽管上次孙菲菲只是简单的说了下,并却他还是很小声的说,他可以肯定陈莫知道的病不是很多,但是她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陈莫完全用不这全身心的去记一样事情,只要一旦记住的事情就不会忘记,要用的时候在脑海里面整理一下就知道了。“其实,你不必担心,我知道你真的是需要夏军的,我也不会介意你们之间的事情,只要在不妨碍公司的前提下,随便你们这样。”

孙菲菲知道的大多数公司就不允许公司的男女员工在一起。但是CM公司却是一个例外。现在听见了陈莫这样说心中多少还是有点惊讶,但是跟着陈总一惯来的作风,孙菲菲仔细想了一下还是很合理。

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孙菲菲突然想到了什么。“昨天我看见廖志昌在西郊区,很是纳闷,他怎麽会在哪里,刚刚你们不是在说要找他么?估计就在哪里吧。”

“你说廖志昌?”陈莫有点不可思议,怎么孙菲菲很突然说到这个,不过知道这样的消息后陈莫突然意识到了一点,“难道蔡波就在哪里?”

廖志昌的却很长时间没有看见了,要不是给李艳打,估计上次也看不见,一直都在想廖志昌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原来就在这里啊,陈莫心中有数,点点头示意孙菲菲知道了。

下午的时候。脑残跟周州商量了一会,决定去到新奇健身房去闹闹事,脑残想到了上次的战斗,心中有点担心。叫上了夏军。

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够轻易的脚廖志昌的手下帮助自己做一点事情,脑残越想心中越是高兴。

新奇健身房的膘壮小伙子们都感觉很是意外,这几个混蛋又来了,心中多少有些气氛,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这三个人。

“看什么看,老子办了金卡的,难不成还不准我来消费是不?”脑残很冲。掏出上次办理的卡在眼前一晃,很嚣张的样子,周围的几个教练气的火都冒到了眼睛中了。都朝这边走了过来。

他们手中已经没有枪了,至少说要是打架的话,自己这边很是占优势的,上次的仇一定要报的。

蝎子正在办公室里面喝茶,最近这几天在廖志昌哪里很是郁闷,回到健身房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作为很是郁闷,听见了外面有声音,蝎子出来很是熟悉。

“等等。”

“我们是来找人的”。周州说道,接着指着蝎子说道,“就是他,没有其他的意思,你们继续”。

蝎子很是纳闷,但毕竟别人是顾客还是走了上去。“做什么?”

“有点事情跟你商量。”脑残立即凑了上去,在蝎子的胸口狠狠的打了一拳头,顺便丢下一块东西在蝎子衣服的口袋里面,这一切不过短短的几秒钟,众人都没有看出来。

周州立即满脸堆笑的上去,“蝎哥,说实话,廖志昌那小子也真不是东西,要是我是你的话,早就自己干了”。

蝎子仔细一看这小子,心中有点感慨,自己想象还真的是怎么回事,自己任劳任怨的跟着廖志昌干了好几年了,得到的是什么,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健身房。得到的钱还要给廖志昌一部分。心中早就冒火了。

“要是我没有搞错的话,廖志昌没有叫你到他那里去吧?一旦出了什么坏事就只有你了”蝎子想想也真的是这样,心中多少还是有点认同周州的话,但是想到了这小子现在多少是自己的敌人,敌人说的话就没有多少准度,说不准就是他们的计策。

蝎子立即回神过来,“谁说的,你滚”。蝎子有点生气,但是周州三人都是都是满脸堆笑。话说不打笑脸人,何况还有夏军这小子在这里,周围的几个人都是知道夏军可是练把子,即便是他们几个人上去也不能说有完全的胜券。

三人说完大笑的离开,蝎子对它们这样的表现很是纳闷,难道就真的是来给自己说这样的话,可能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吧,但是蝎子完全想不到他们还能做些什么。郁闷的还有周围几个健身教练。

“伟哥,这事情真的行么?”周州觉得不可思议。

“放心,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失败过,保证能行。”李伟说的很是自信。

“我看,伟哥,你小子完全可以申请专利了,有事没事就做些东西出来,我们伟大的发明家,难道你就是爱迪生转世”夏军也跟着打岔的说道。

“都是些小玩意,那能跟他老人家相比啊。”

没走到几步就遇见了陈莫跟何也一起出来逛街。手中提着一大袋的东西。周州见状,立即上前去打招呼,“陈总,还真有雅兴啊。”

“雅兴个屁。”陈莫很是生气的说着。

陈莫和何也规劝秦珍珍好半天还是没有任何的的决定,似乎最后有点感觉的说了一句,“我要买衣服”,但是陈莫就郁闷了,她又要买衣服,漂亮的衣服,却又不出门,这样艰巨的任务就只有落在了陈莫和何也身上了,何也凭借眼神和对美关的认识,跟陈莫到超市,服装店去挑选了一大堆的衣服,希望秦珍珍能够真正的正视自己。看见三人过来。陈莫分给大家一人一点共同朝小旅馆走去。

秦珍珍很少看见生人,现在竟然有点胆怯的蜷缩在一边,身体还在瑟瑟的发抖。

何也立即上前去,“秦阿姨,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没有恶意的,你不要害怕。”秦珍珍听到这话似乎有点认同,却依旧有点胆怯的发抖。

周州等人看见这这状况,很是不明白,难不成陈莫最近几天就没有什么事情就照顾这个丑女人来了。他们是什么关系?对于这点脑残是最郁闷不过的,话说陈莫他很是熟悉,先是李艳,后是严霜,现在不可能变口味了,喜欢丑女人了吧。悄悄的把陈莫拉到门外。

“我说,陈莫,你这是在做什么啊,这个女人又是谁啊,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脑残很是关心,但是他的关心里面含有其他的意思,陈莫知道。

“你慌啥?这个女人是蔡波的女朋友,我主要是希望她能够帮助一下我们,你以为我有那心事去干其他的啊”陈莫顿了顿,看这小子很是激动的样子,“我说,你小子一天脑袋里面都想的什么啊,这事情你还真的光想的到,能不能想点公司的事情。”

回到屋子里面的人都变的很是热情,这多亏了何也在其中穿梭着游说,大家也算的上勉强的知道了一点事情的原委。夏军立马拍胸脯保证的说,这事情他一定会帮忙到底。

陈莫进来看见气氛还是比较的好,秦珍珍尽管依旧还是不说话,但是已经能够正视眼前这一群人了,这样的效果已经很是不错了。

“对了,秦阿姨,衣服我给你买回来了,要不你就试一试?”

秦珍珍点点头,在她的心中那种原始的对美的期盼还是存在的,这一刹那她真正的感觉到自己就是一个正常的人,跟眼前这些人没有任何的区别,也有资格享受美丽,享受生活。

“走走走,男同志都出去”何也大声的说道。半推半就的众人离开。只剩下何也和秦珍珍在里面。

约莫晚上七点中的样子脑残问陈莫,“陈莫,你说现在这个时候廖志昌会不会跟蝎子在一起啊?”

“这我怎么知道”。

“我估计在一起了,至少也应该是吃饭的时间了,我发现最近这一段时间晚上都找不到他们,说不定就在那个地方密谋着什么?”

陈莫若有所思的看了下脑残,“也许吧”。

还真的被脑残猜中了,这时候的蝎子正在和廖志昌们一起吃饭,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咳咳,还是等我说两句吧。’声音就这样戛然而止。几人都感觉到诧异。他们敢肯定这声音不是他们几个人说出来的。

一分钟后,‘不要找了,其实我两人都是很纳闷怎么会秦珍珍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顿时感觉手足无措。短暂的停顿过后,何也立马上前去制止。

平复了几分钟后,陈莫不在提起这事情,原本是好心,但是现在看情况似乎并没有起初想象的那样好,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出现这样的情况,陈莫的心中也不好受,面对这样一个女人,只有同情还是有其他的陈莫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看着何也照顾秦珍珍。

至少他现在知道了秦珍珍跟蔡波之间的事情。

“夏军,我有话跟你?”孙菲菲故作神秘的走向了夏军的位置,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夏军一看立即跟在孙菲菲的后面走出了办公室。

在公司的卫生间门口,两人左右的看了看,确定了周围没有人来。

“什么事情,弄的这么神秘?”

孙菲菲死死的盯着夏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口,但是这事情在他的心中想象了很长的时间了,要是现在不说出来的话,她真的很是痛苦。支吾了一会后,“我想,我们的婚礼推迟一下吧,等明年在说?”

“什么,我都给我父母说了。这事情怎么能说推就推呢,难道你喜欢上别人了?”夏军还算个老实人,从小在家庭的影响下,对这种婚礼的事情还是比较看重的。

“不是,你不要急,我自是觉得这事情来的匆忙了点。没有别的意思。无论这么说还要等过年回家见过我的父母在说吧。”

夏军想了想,也是这么回事啊,毕竟现在还没有见过孙菲菲的父母,就这样贸然的把人家的女儿带走,他们心中会这样想。难道孙菲菲的父母对自己有意见。看来这事情还真的要认真的考虑下,找一个时间去看看她的父母。

“好,我同意,过年的时候好好的摆拜访一下你的父母。”

孙菲菲也是点点头,转身离开,像是两个陌生人一样,其实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在办公室已经不算什么了,但是今天他们两个的行为真的有点奇怪,所有的人都在怀疑他们两个之间出了什么事情,其是周州这小子。

孙菲菲刚刚坐下,周州就凑上前去小声的询问着,“菲姐怎么回事?夏军那小子欺负你了么?”

‘欺负到是说不上,但是上次在外面的时候却被其他的人看见了,心中很不是滋味。’孙菲菲在心中想到,也正在为这事情怀恨在心。

“陈总好!”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声音。

陈莫推门进来,看见一部的气氛死气沉沉的。“怎么,夏凯走了你们一部的气愤就明显了低沉的多了啊。看来我还的找个时候把夏凯调回来才好?”陈莫瞄了一圈后,明显的感觉到了周围的情况很是不一样,跟他在的时候简直就是天然地别。

夏军跟孙菲菲两人之间的关系影响了他们在办公室的漏*点。两个活宝也没有了什么话说,除了周州还有点活力以外,其他的人都是死气沉沉的。

孙菲菲立即微笑的站起来,“今儿个是吹的什么风啊。陈总有时间来我们一部看看了。”

“呵呵,难道我很长时间没有来了么?”陈莫走进笑着说道,语言中带着一种不可轻视的威严,“找周州有点事情”。

“我?”周州指着自己的鼻子,陈莫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亲自找自己了,但凡有什么事情的话,八成都直接是络上说,周州也随时关注他们两个之间的聊天情况。

“对,出来下?”

孙菲菲突然想到了上次跟陈莫说的自己这个月末结婚,不知道陈总是不只是在意,要不要再跟他在所以不准到时候被他问起的时候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呢。

周州跟着陈莫离开了一部的办公室,因为陈莫现在不是公司的总经理,更加不是公司的员工,所以暂时也没有安排在什么位置,只有在会议室里面暂时的聊聊。

“我在想,你看看能不能想一个办法让廖志昌知道,现在蔡波的女朋友就在我们手中,并把这个消息告诉蔡波,希望他能够来见一见他的女朋友?”

“蔡波是谁啊?这事情跟廖志昌又是什么关系?”周州对这事情完全的一窍不通,以往陈莫叫自己做的事情就是简单的收拾资料,但是现在却很是另类的任务,周州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不要问那么多,你直接说能不能就是了。”

周州想了想,很是认真的说着,“这事情我看行。”

孙菲菲在公司里面走了一圈后,没有看见两人,最后目标锁定了会议室,要是这里还没有人的话,只能断定他们已经离开了公司。推开会议室的门。正好听见了找两人谈话中说找廖志昌的事情。

陈莫是靠在会议室的圆形桌子上面的,周州直接坐在凳子上,两人完全不想是上下属的关系,倒像是很好的朋友,突然听见了站在门口的孙菲菲。陈莫很是惊讶的看这孙菲菲。

孙菲菲有点脸红的走了过来,很是礼貌的鞠躬表示对不起,直接进来到想是孙菲菲的性格,但是这样礼貌的鞠躬就有点别扭了,陈莫料想孙菲菲一定又是有什么事情了,果不其然,孙菲菲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陈总我有事情给你说”。

“什么事情?”

“这个月我不想结婚了,上次给你说的事情你不要当真,我跟夏军之间没有什么。公司的制度我知道,我不会愚蠢到这地步的。”

孙菲菲认真的考虑主要也是为了这个工作,找了大量的工作后现在的她才真正的感觉到CM公司是如何的好,所以现在很是不愿意离开这里,加上夏军没有任何的钱,不要说房子车子之内的奢侈品,就连婚礼的钱还要自己的父母出,孙菲菲以往的想法就是男人一定要有钱,要不一定不会嫁的,现在尽管已经有点降格以求了,但是她还是不能接受那种一无所有的男人。

“这事情啊?”

尽管上次孙菲菲只是简单的说了下,并却他还是很小声的说,他可以肯定陈莫知道的病不是很多,但是她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陈莫完全用不这全身心的去记一样事情,只要一旦记住的事情就不会忘记,要用的时候在脑海里面整理一下就知道了。“其实,你不必担心,我知道你真的是需要夏军的,我也不会介意你们之间的事情,只要在不妨碍公司的前提下,随便你们这样。”

孙菲菲知道的大多数公司就不允许公司的男女员工在一起。但是CM公司却是一个例外。现在听见了陈莫这样说心中多少还是有点惊讶,但是跟着陈总一惯来的作风,孙菲菲仔细想了一下还是很合理。

转身准备走的时候,孙菲菲突然想到了什么。“昨天我看见廖志昌在西郊区,很是纳闷,他怎麽会在哪里,刚刚你们不是在说要找他么?估计就在哪里吧。”

“你说廖志昌?”陈莫有点不可思议,怎么孙菲菲很突然说到这个,不过知道这样的消息后陈莫突然意识到了一点,“难道蔡波就在哪里?”

廖志昌的却很长时间没有看见了,要不是给李艳打,估计上次也看不见,一直都在想廖志昌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原来就在这里啊,陈莫心中有数,点点头示意孙菲菲知道了。

下午的时候。脑残跟周州商量了一会,决定去到新奇健身房去闹闹事,脑残想到了上次的战斗,心中有点担心。叫上了夏军。

只有这个办法才能够轻易的脚廖志昌的手下帮助自己做一点事情,脑残越想心中越是高兴。

新奇健身房的膘壮小伙子们都感觉很是意外,这几个混蛋又来了,心中多少有些气氛,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这三个人。

“看什么看,老子办了金卡的,难不成还不准我来消费是不?”脑残很冲。掏出上次办理的卡在眼前一晃,很嚣张的样子,周围的几个教练气的火都冒到了眼睛中了。都朝这边走了过来。

他们手中已经没有枪了,至少说要是打架的话,自己这边很是占优势的,上次的仇一定要报的。

蝎子正在办公室里面喝茶,最近这几天在廖志昌哪里很是郁闷,回到健身房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作为很是郁闷,听见了外面有声音,蝎子出来很是熟悉。

“等等。”

“我们是来找人的”。周州说道,接着指着蝎子说道,“就是他,没有其他的意思,你们继续”。

蝎子很是纳闷,但毕竟别人是顾客还是走了上去。“做什么?”

“有点事情跟你商量。”脑残立即凑了上去,在蝎子的胸口狠狠的打了一拳头,顺便丢下一块东西在蝎子衣服的口袋里面,这一切不过短短的几秒钟,众人都没有看出来。

周州立即满脸堆笑的上去,“蝎哥,说实话,廖志昌那小子也真不是东西,要是我是你的话,早就自己干了”。

蝎子仔细一看这小子,心中有点感慨,自己想象还真的是怎么回事,自己任劳任怨的跟着廖志昌干了好几年了,得到的是什么,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健身房。得到的钱还要给廖志昌一部分。心中早就冒火了。

“要是我没有搞错的话,廖志昌没有叫你到他那里去吧?一旦出了什么坏事就只有你了”蝎子想想也真的是这样,心中多少还是有点认同周州的话,但是想到了这小子现在多少是自己的敌人,敌人说的话就没有多少准度,说不准就是他们的计策。

蝎子立即回神过来,“谁说的,你滚”。蝎子有点生气,但是周州三人都是都是满脸堆笑。话说不打笑脸人,何况还有夏军这小子在这里,周围的几个人都是知道夏军可是练把子,即便是他们几个人上去也不能说有完全的胜券。

三人说完大笑的离开,蝎子对它们这样的表现很是纳闷,难道就真的是来给自己说这样的话,可能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吧,但是蝎子完全想不到他们还能做些什么。郁闷的还有周围几个健身教练。

“伟哥,这事情真的行么?”周州觉得不可思议。

“放心,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失败过,保证能行。”李伟说的很是自信。

“我看,伟哥,你小子完全可以申请专利了,有事没事就做些东西出来,我们伟大的发明家,难道你就是爱迪生转世”夏军也跟着打岔的说道。

“都是些小玩意,那能跟他老人家相比啊。”

没走到几步就遇见了陈莫跟何也一起出来逛街。手中提着一大袋的东西。周州见状,立即上前去打招呼,“陈总,还真有雅兴啊。”

“雅兴个屁。”陈莫很是生气的说着。

陈莫和何也规劝秦珍珍好半天还是没有任何的的决定,似乎最后有点感觉的说了一句,“我要买衣服”,但是陈莫就郁闷了,她又要买衣服,漂亮的衣服,却又不出门,这样艰巨的任务就只有落在了陈莫和何也身上了,何也凭借眼神和对美关的认识,跟陈莫到超市,服装店去挑选了一大堆的衣服,希望秦珍珍能够真正的正视自己。看见三人过来。陈莫分给大家一人一点共同朝小旅馆走去。

秦珍珍很少看见生人,现在竟然有点胆怯的蜷缩在一边,身体还在瑟瑟的发抖。

何也立即上前去,“秦阿姨,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没有恶意的,你不要害怕。”秦珍珍听到这话似乎有点认同,却依旧有点胆怯的发抖。

周州等人看见这这状况,很是不明白,难不成陈莫最近几天就没有什么事情就照顾这个丑女人来了。他们是什么关系?对于这点脑残是最郁闷不过的,话说陈莫他很是熟悉,先是李艳,后是严霜,现在不可能变口味了,喜欢丑女人了吧。悄悄的把陈莫拉到门外。

“我说,陈莫,你这是在做什么啊,这个女人又是谁啊,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脑残很是关心,但是他的关心里面含有其他的意思,陈莫知道。

“你慌啥?这个女人是蔡波的女朋友,我主要是希望她能够帮助一下我们,你以为我有那心事去干其他的啊”陈莫顿了顿,看这小子很是激动的样子,“我说,你小子一天脑袋里面都想的什么啊,这事情你还真的光想的到,能不能想点公司的事情。”

回到屋子里面的人都变的很是热情,这多亏了何也在其中穿梭着游说,大家也算的上勉强的知道了一点事情的原委。夏军立马拍胸脯保证的说,这事情他一定会帮忙到底。

陈莫进来看见气氛还是比较的好,秦珍珍尽管依旧还是不说话,但是已经能够正视眼前这一群人了,这样的效果已经很是不错了。

“对了,秦阿姨,衣服我给你买回来了,要不你就试一试?”

秦珍珍点点头,在她的心中那种原始的对美的期盼还是存在的,这一刹那她真正的感觉到自己就是一个正常的人,跟眼前这些人没有任何的区别,也有资格享受美丽,享受生活。

“走走走,男同志都出去”何也大声的说道。半推半就的众人离开。只剩下何也和秦珍珍在里面。

约莫晚上七点中的样子脑残问陈莫,“陈莫,你说现在这个时候廖志昌会不会跟蝎子在一起啊?”

“这我怎么知道”。

“我估计在一起了,至少也应该是吃饭的时间了,我发现最近这一段时间晚上都找不到他们,说不定就在那个地方密谋着什么?”

陈莫若有所思的看了下脑残,“也许吧”。

还真的被脑残猜中了,这时候的蝎子正在和廖志昌们一起吃饭,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咳咳,还是等我说两句吧。’声音就这样戛然而止。几人都感觉到诧异。他们敢肯定这声音不是他们几个人说出来的。

一分钟后,‘不要找了,其实我自是想找找蔡波,他女朋友来了,希望他能够去原本不是很大的事情,但是你们藏在什么地方我真的不知道,只有这样通知下了。打扰你们了,不好意思哈’声音到这里有戛然而止,几人都很是慌忙的四处找寻。

蔡波平静的内心突然波澜起来,我的女朋友?来这里了?为什么?蔡波感觉到了恐惧,感觉到了震惊。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所有的人立即慌忙的开始四处寻找,起初怀疑是人,没有任何的踪影了,明白了可能是电子产品。

声音再次想起来。‘哎呀,不要找了,其实就在蝎子身上,谢谢你啊,蝎子。要不我还真的找不到蔡波。按照常理说,现在他应该在这里的’。

廖志昌被这些话气的头都要爆炸了,没想到陈莫还用这一招,慌忙的上前去在蝎子的周身寻找了编,终于看见一个小小的电子产品。一怒之下直接把这玩意仍在地上疯狂的踩,发泄完了后,回想起了陈莫上次请他喝茶的时候提点的事情,“陈莫,你小子等着,要你好看”。

棉布膏药布
滚轴洗轮机厂家
回收光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