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游戏

霸占君主正文第二章

2019-02-03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小说《霸占君主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乔轩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霸占君主全集阅读正文第二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请帖的内文拟好了吗?”

虽然夜已深,内阁学士府里的书斋仍灯火荧然。

司徒漠头也不抬的埋首于桌案上堆满的卷宗,手边则放着一杯上好龙井茶,只是那杯茶从热气四冒放到凉透,他也无暇抽空喝它一口。

站在书桌前的浮扁立即递上草稿让司徒漠过目。“已经拟好了,日期就订在下个月二十。”

司徒漠先批示完手上的那一份卷宗,将笔倒插入笔筒中,才接过浮扁呈上来的草稿,一目十行的扫完所有内容。

“太慢了,日子必须提前。”司徒漠将纸笺推回浮扁面前。“把日期改成这个月二十,然后尽快抄送出去。”

这个月二十?

啊扁那张向来被弟弟掠影戏称为“棺材脸”的一零一号表情显得有些诧异,但随即又恢复自制。

“宴请百官的赏枫宴还有许多细节尚待解决,将日期整整提前一个月,属下认为时间太过紧迫。”

为了笼络大臣,地点、菜色、美酒、美女与余兴节目样样都不能含糊,现在时间缩短那么多,要做的事情却一样不少,就算他有三头六臂也办不到。

“加派人手,银两不足要靳叔去库房提领,尽快将那些细节摆平。”司徒漠弹了弹指示意家仆在灯中添入更多灯油,看样子他打算挑灯夜战。

他们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耗。

女皇的病况看似控制住了,但太医所开的葯方子下的全是猛葯,一旦葯效压制不住病情,女皇的病情就会以惊人的速度恶化,无力可回天。

一旦女皇倒下,王位之争就会提前引爆。

啊扁深吸一口气,将草稿收进衣袖。“我知道了,这就去办,属下告退。”

啊扁一走,司徒漠正要回桌案后继续未完的工作,但他像是感应到什么般,蓦然转身走出书房,对着空旷无人的花园冷道:“掠影,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给我出来!”

突然,屋檐上无声无息地探出一张讨喜的笑脸。

“哎呀呀,被发现了吗?”司徒漠到底是哪门子的怪物啊?连他自豪的“无音脚”都逃不过他的耳。

可惜掠影的笑脸未能融化司徒漠脸上的冰霜。

他冷睨着屋顶上的不速之客,从牙缝中进出。“你就不能正大光明的从大门进来吗?”每次都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来阴的。

“没想到内阁大学士司徒大人这么爱说笑!我是直接听命于女皇的密探,要是让别人知道我还兼差替你跑腿办事,我的脑袋哪还能安稳的搁在脖子上吗?”掠影一面说笑着,一面翻身跃下,落地无声。

司徒漠迳自往屋内走,对掠影耍帅的落地姿势视若无睹。

“要你去办的事办得如何?”

无敌帅姿马上被冷淡言语击溃,笑脸也垮了下来。

“真无情哪,几日不见,连声问候也无,就直接跳到公事上。”掠影追上去抱怨着,觉得司徒漠还是数十年如一日的没人性。

司徒漠转过身,用一种和善得过火的声音道:“直接跳到公事和跳上床躺十天半个月,你自己选一个。”不要说他没让他选择。

对上司徒漠那双阴森笑眼,掠影缩缩脑袋,很识时务地嘿嘿笑道:“我、我看我们还是直接谈公事吧!”

尾随司徒漠走进书斋,掠影用眼睛环室溜了一圈。

没变,一切都是老样子。

桌案上的大量公牍虽说换了一批,但数量一样惊人,而书柜上那些光看书名就会打呵欠的书册也在老地方屹立不摇,纤尘不染,显示司徒漠忙虽忙,该看的书一本也不少。

“长公主那边有动作了吗?”司徒漠往后靠在太师椅上,星眸半眯。

“表面上风平浪静,私底下倒是小动作频频。”掠影穷极无聊的站在书柜前翻找着,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书。

“怎么说?”他解开喉上的盘扣后,提起笔来又开始伏案工作。

“长公主为了表现自己的孝心,跑到天坛斋戒七日为女皇祈福,但事实上是藉出宫之便积极的在招兵买马。回程时就更扯了!听说长公主在北陵河畔拾到一块璞玉,上面竟有‘福寿绵延,帝业永昌’几个字,人人都说是长公主孝感动天,所以上天显灵。呿!我看是‘笑’感动天吧?这么可笑的招数,亏长公主那帮人想得出来!”

恶,连一本春宫画册也没有,司徒漠怎么有办法待在这么枯燥的地方?

司徒漠闻言不由冷笑。

他一点也不意外长公主一党会祭出这一着,毕竟用“天降神迹,万民归心”这一套来做号召,骗骗无知的愚民是满管用的。

司徒漠一心二用,还能分心发问:“女皇听了之后怎么说?”

“陛下是收了那块璞玉,不过什么也没说。”掠影迳自挑了张椅子坐下,右腿大刺刺地架在左膝上,足尖还抖呀抖的,一副落拓不羁的散仙样。“话又说回来,我也不是不能体会陛下的感觉啦,毕竟自己的皇位继承人选用这种方式巴结谄媚,换作是我大概也只能无语问苍天。”

司徒漠从卷宗里抬起头,投去一记警告的目光。“少说废话,我不是要你来发表高论的。”

“高论不敢,只是一点个人浅见。”他是很谦虚的。

“掠影,没想到半个月不见,你耍嘴皮的功夫倒是精进不少。”简直皮痒!

掠影嬉皮笑脸地拱手。“多谢大人夸赞。”

“我可不是在恭维你。”司徒漠眯起眼睛,冷睇掠影在那里唱独脚戏。

掠影被他看得全身直发毛。

“司徒漠,你干嘛那样看我?”好像青蛙被蛇盯上的感觉,怪恐怖的。

“那就要问你了。”他执笔书写着,毛笔在纸上摩擦出类似蛇吐出舌信时的沙沙声,掠影听来更是头皮发麻。

“问我?”掠影的笑容开始变得僵硬,甚至觉得软绸椅垫上好像冒出刺来,害他连坐都坐不住。“问我什么?”

司徒漠柔声寒吟,亲切提醒。“问你隐瞒了我什么。”

冷汗霎时沁出背心!

妈呀,不会吧?他明明掩饰得很好,也没露出马脚啊!司徒漠到底是什么怪物,连他藏在肚子里的秘密都可以洞悉,还是说他天生就有透视眼?

“掠影。”他不耐地提高声音。

掠影还想做困兽之斗,舔舔发乾的上唇,小声道:“我哪有隐瞒…”

“啪!”的一声,掠影亲眼看见牛角制笔杆在司徒漠手中硬生生地断成两截,不由得头皮发麻。

“掠影,我的耐性不多,别让我再问第二遍!”

呜呜,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大不了从容就义,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是三公主…”看见司徒漠瞬间变色的脸,掠影已知道自己的不场不会太好过,却也只能认命招认。“她不见了。”

除了出走,琅琊晶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逃开司徒漠的控制。

“公主,要是被司徒大人知道,鹊儿…鹊儿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用的!”鹊儿苦着脸,背着两人的行囊,步履沉重地跟在勇往直前的主子身后,在想到自己可能会有的下场时,下垂的双肩仍忍不住颤抖。

鹊儿作梦也没想到,公主竟在半夜把她摇醒,告诉她她的脱逃计画,还把早已打点好的行囊塞给吓掉半条命的她,要她穿上衣服后马上随她潜逃出宫。

“有我在,他动不了你的。”身着儒衫做男装打扮的琅琊晶停住脚步,回过身等待鹊儿趴上来。“快点!天就要亮了,我们必须趁着宫里的人找来前出城。还有,出门在外,叫我公子。”

“是,公…公子。”鹊儿连忙打超精神,快步跟上。

于是,主仆俩有好一会儿不再交谈,只是闷着头赶路。

鹊儿担心事迹败露后的下场,她又何尝不是?

司徒漠是绝对不容许被背叛的,要是被逮着,她涸粕能会被司徒漠下令软禁,再也踏不出宁心宫一步。

但是她别无选择。

如果她不逃,她会沦为司徒漠手中的一颗棋子,被他利用着除去自己的姐姐,好让他坐上摄政王位。

她不相信大姐会对她不利,更不相信司徒漠。她不要成为他夺权的工具,所以只要她逃出宫静候女皇宣布接位人选,她就会再回到宫里,这样一来,就不会有手足相残的纷争,也不会有人流半滴血…

东方的天空呈现鱼肚白,五更天,鸡鸣破晓。

鹊儿轻喊:“公…公子,城门开了!”

琅琊晶松了一口气。太好了!看来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主仆俩速速通过大开的城门,顺着同庆大道往南走去。

不过走没几步,她们就听见快马疾驰在官道上的霹雳声响。

眼尖的鹊儿,一眼就看见为首的男子。

“啊!是司徒大人!”她失声叫道。

琅琊晶也看见了,她慌忙掩住鹊儿的低呼,拉着她躲到一旁的福德庙后。

鹊儿一脸惨白,她猜自己大概也好不到哪儿去。只是她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司徒漠能这么快就发现她不见了?难道是…

司徒漠为首的一行人在城门前停住,他身旁一名带刀穿着戎装的男子矫健地翻身下马,守城将领匆匆出迎。

琅琊晶认得那个戎装武人,他是皇城禁军队长,沧离。

他亮出九龙金令,朗声宣告。“女皇有令,昨夜皇城有刺客闯入,今日上午城门关闭,午时过后开启,对于出城人士需严加盘查,不得有误!”

“末将遵命!”

虽说鹊儿的声音极轻,但仍听得出正瑟瑟发颤。“公主,您听见了吗?昨夜皇城里闹刺客!”她们也是在昨夜出宫的,要是好死不死遇上刺客…啊!实在是太可怕了!

琅琊晶摇摇头,压根儿就不信。“那是幌子。”

认识司徒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虽然不敢说自己有多了解他,但是相处了那么久,他的心思她还是可以摸到几分。

可是,她不懂他为何不将她私自出宫的事低调处理?现在娘的身子那么虚弱,禁不起任何刺激…

鹊儿讶然,诧异的看向主子。“啊?幌子?”

她伸手掩住小嘴,附在鹊儿耳边压低了声音道:“昨夜宫里根本没刺客,他们是假藉搜查刺客的名义找寻我们,这是司徒漠不想打草惊蛇时的一贯作风。”

琅琊晶在幽微的晨曦中,凝视着高踞在马背上的司徒漠。

他一如往常地穿着一品官的玄黑品服,微光勾勒出他的绝俊侧脸,深深的怒意掩藏在文风不动的神情下,看起来格外令人胆寒。

现在司徒漠的眼睛,就像是两只紧盖的锅子,而锅里的水已沸腾,涸粕能下一刻热气蒸腾的水就要冲破盖子喷溅而出…

彷佛意识到她专注的凝视,司徒漠突然往她们躲藏的方向看过来,吓得琅琊晶与鹊儿连忙缩回小庙后。

若不是亲身体验,她绝对不会相信司徒漠有这么恐怖的直觉!

“司徒大人,有什么不对吗?”注意到司徒漠凌厉的注视,沧离也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却什么也没看见。

好半晌,琅琊晶没听见司徒漠开口,一滴冷汗滑下脸颊,她感觉自己的胃部因为过度紧张而翻搅着。

走呀!快走!她在心里呐喊着,一心希望司徒漠脑旗快离开此处。

“大人?”沧离又唤了一次。

寂静中,司徒漠悦耳清冷的声音听来格外清晰。“没什么,走吧!”

“是。”于是大队人马再度开拔。

听着马蹄声逐渐远去,琅琊晶心一宽,双腿一软,便无力的跌坐在地。

“公主…不,公子,您还好吧?”鹊儿扶起虚软的琅琊晶,自己也被那可怕的气氛吓得浑身打颤。

“我没事…快走吧!”琅琊晶拉着同她一样面无血色的鹊儿,像是后面有鬼在追一般,没命的向前跑去。

即便已经一天一夜没有阖眼,体力也已接近透支,但琅琊晶就是无法入睡。

“嗯…”她一阵乾呕,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公…公子,您就吐出来吧!吐出来会舒坦些!”鹊儿拿着在河水里打湿的巾帕擦拭她冷汗涔涔的额角,忧虑写在清秀的脸上。

“我…吐不出来。”琅琊晶虚弱地摇头,却是晕得手脚发软,只说了一句话就虚弱得没有力气接下去,她不断吸气,凝聚些许体力后才又微弱地开口。“鹊儿…好吵喔!怎么有声音一直从我肚子里传出来?”不会是得了什么怪病吧?

鹊儿的表情霎时变得很奇怪,好像是想笑,可是又竭力表现出严肃镇定的模样。

“公子,我想…那是您肚子饿的声音。”

“喔。”原来是肚子饿。

因为被伺候得太周到了,所以她从来就不知道什么是捱饿的感觉。

从私自出宫以后,为了躲避司徒漠的耳目,她们主仆俩就一路南奔,途中为了躲避追查,由陆路换成水路,丝毫不敢停下,就怕稍有停顿会被人追上,以至于到现在为止依然粒米未进,可能就是因为如此,所以连晕个船都没有东西可吐,只能频频乾呕。

想到这里,她又捧起痰盂,传出一阵乾呕声。

看着主子痛苦欲绝,鹊儿也忧心忡忡。

“公子,我们真不该搭船的,我问过船家,他说这船到南方的天守城,起码也要四、五日,您瞧您这副模样…我该上哪儿去请大夫呀?”鹊儿不停地给琅琊晶揉太阳穴与拍胸,想尽可能的舒缓主子的痛苦。“唉!要是喜儿在就好了,她对推拿、穴压最拿手,一定可以让公子…”

琅琊晶虚弱地摇摇头。“我是特意不让她跟的。”

鹊儿讶异地问:“为什么?”

噢…肚子好难过。“因为她是司徒漠放在我身边的眼线。”所以她出宫的事才会比她预计的时间更早曝光。

司徒漠为了控制她,不惜布下天罗地,她并不是不知道,而是故意装聋作哑,她太清楚和司徒漠贡上会有什么后果,反抗只会使他采取包高压的手段。

这么长久以来,她为什么容忍司徒漠强加在她身上的层层枷锁?

她为什么任由自己像个傀儡娃娃一样,接受司徒漠的摆布?

她的心中好像有个模糊的答案,可是她拒绝去深想。

“她是司徒大人的眼线…”鹊儿倒抽一口气,连作梦都没有想到与她情同姐妹的喜儿会出卖主子。“可是…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那种人呀!”

“‘眼线’两个字不会写在脸上,而且喜儿细心谨慎,虽然胆小了点,不过正好方便司徒漠指使利用…嗯…”她不行了!

船身一晃,琅琊晶马上又呕了个脸色惨白。

“公子,您怎样了?要不要紧哪?一直这样乾呕下去,身子会吃不消的!”鹊儿不断拍抚主子的背部,急得像热锅蚂蚁,却又分担不了主子的痛苦。

琅琊晶默默计算了下路程,终于决定不再逞强。“我们离北陵城够远了,应该不会那么快有人找上来,去告诉船家,找个最近的岸边停靠,半日后再启程。”

“是,我这就去!”

片刻后,船便在岸边停泊,琅琊晶总算可以放下痰盂,不受晕船之苦地眯一会儿。而机灵的鹊儿则是趁着琅琊晶入睡时上岸去买些可久放的乾粮与热食。

原先打算暂时靠岸半日,但到了要启程时,琅琊晶因为长途奔波太过劳累,又加上受了寒而病倒,还不到傍晚便发起烧来。

鹊儿将主子暂托给老实的船夫,自己急忙又上岸去找大夫,却没想到自己的荷包在闹市中被扒走了。

这下子,别说是请大夫出诊,连买葯都成问题。

“呜呜…怎么办?钱被偷了,该怎么请大夫?”鹊儿从街市一路哭回河岸边,却看见船夫高兴的迎上来。

“鹊儿姑娘,太好了!你家公子醒了!”

鹊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她张大嘴,好半天才问出:“这、这是真的吗?”

“是啊!你走后不久,有个年轻小伙子想搭船,我告诉他我的船已经有人包了,他说他有急事回南方,所以想当面和你家公子打个商量…”

“你就让他进去了…”鹊儿没等船夫说完就拔高了声音尖叫:“天啊!你怎么可以没问过我就让来路不明的男人接近我家公子?”

完了!完了!要是公主给人轻薄了去,呜呜…她也不要活了!

“呃?就是因为同样是男人,所以我觉得没关系啊!”老实的船夫一辈子没领教过女人的怒焰,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应对,只好不停搔着那头杂草乱发。“而且你家公子不是病了吗?他又说他刚好懂些医术,所以我就…姑娘!等等!泵娘,你拿我的船桨干啥?”

那可是他吃饭的家伙哪!

鹊儿杀气腾腾的回瞪他一眼,那一记杀人般的眼光吓得船夫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张大嘴、瞪圆了眼,诧异地看着她高举着船桨冲进船舱里。

“公主!我来救您了!”

好热…为什么这么热?

“鹊儿…喜儿…”为什么没有人应声?她们都跑到哪儿去了?“来人,把窗子打开…”

琅琊晶喊了又喊,就是没听见任何应答声,衣裳湿黏地贴在身上,弄得她好不舒服,额上的汗珠也沾湿了发鬓,她觉得自己像被锁在一间热气蒸腾的温泉池里,又像是一块肉片在滚烫的石板上煎熬!

“水…我要水…”渴,好渴,渴得像是五脏六腑都要乾枯了。“鹊儿…喜儿…你们都到哪里去了?”

一只冰凉的大手轻覆在她的额上。

“糟糕!丙然发烧了。”

谁?是谁在那儿?这是个陌生的声音,她从来就没有听过。

只一忽而,大手便离开了。

不!别走!让那只冰凉的手继续放在她额头…

不过,涸旗的,一方冰凉的巾帕代替那只大手给予她降温的舒适感。

“这样下去可不行,先喝点水吧!”爽朗的声音随同俐落的身手轻巧地将她搀起,一杯甘霖徐缓地送入她的口中。

那杯水味道有些怪,像是加了些什么,但是甘冽的水一入喉,瞬间浇熄了有如火焚的乾渴。

琅琊晶神志一清,缓缓地睁开眼睛。

一开始,她的视线仍有点朦胧,像蒙了层雾气般模糊不清,她连眨了几下,总算看清楚烛光下看顾她的男子。

“你醒啦?”男子咧出阳光般的朗笑,俊眼弯弯。“觉得怎样?好点没?”

他是谁?琅琊晶不记得自己见过他。随着大脑恢复运作,一个接着一个的疑惑不停浮现,他是怎么进来的?是谁放他进来的?没有她的允许,这个陌生男子怎能擅闯她的寝宫?这可是死罪啊!

琅琊晶忙推开他,抓紧了包得密不透风的襟口,满眼戒备的更往后缩去。

“大胆!是谁准你进来的?”而且还不要命的碰触她!

满腔好意,却换来一脸敌视,男子的笑脸一怔,但天性乐观的他又涸旗的恢复过来。“哦,是船夫让我进来的。”

船夫?宫里哪有什么船夫?

“公子,是这样的,我想跟你打个商量。我有急事一定得去南方一趟,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跟你们共乘一船?”

鲍子?他的眼睛有问题吗?她浑身上下哪里像个男人了?

琅琊晶的怒气在看见自己的一身儒衫才恍然大悟。

对了!她与鹊儿已逃出皇城,为了掩人耳目,她还特意换了男装…

“公子你别生气嘛!有道是:出门在外,相逢自是有缘;又道是:百年修得同船渡。公子就看在咱们萍水相逢的分上,让我搭个顺风船吧!拜托拜托!”男子苦着脸,双手合十把她当观音拜。

琅琊晶一脸为难。她不是不愿帮,是因为她的身份太过敏感,加上她与鹊儿又是女儿身,不管怎么说都…

“大胆淫贼,纳命来!”

不知打哪传来河东狮吼,把两人都吓了一跳。接着一抹黑影窜了进来,举棒一挥…

“啊,好痛!”男子痛得大叫,被冲进来的鹊儿一棒敲中,痛得眼冒金星、满天金条、小鸟齐飞。

“可恶的淫贼,别以为女人是好惹的!本姑娘要打得你哭爹喊娘!”忠心护主的鹊儿使出吃奶的力气,一棒一棒狠打下去,活像把他当成地鼠般打入地洞中。

无端遭受横祸的男子痛得浑身缩成一团,双手抱在头上,不停讨饶着。“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泵奶奶行行好,我可什么也没做啊!”

眼前的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琅琊晶一时反应不过来,只脑拼着鹊儿如同天降神兵,正义凛然地拿着神器将妖孽赶入地狱…

琅琊晶捂着小嘴,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响,连在岸上犹豫着要不要去报案的船夫都被吓着。

“公…公子?”

鹊儿举着船桨与差点没抱头鼠窜的男子一同看着笑不可抑的主子,两人呆滞的表情看起来一样白痴。

“公子,您…您在笑什么?”公主该不会烧过头,脑子烧坏了吧?

琅琊晶拭去笑得流出眼角的泪珠后,清了清喉咙,这才端出身为主子的威严。

“鹊儿,还不快把那玩意儿放下,跟这位…这位…”她突然接不下去,继而想起自己好像还不知道人家的名字。

鼻青脸肿的男子含泪委屈地报上大名。“我叫掠影。”

琅琊晶点点头,再度转向鹊儿。“快点向掠影公子道歉,你不问是非就打了人家一顿,把人家打得一身是伤。”

鹊儿张大小嘴。“可是他…”

“他不是什么奇怪的人,也不像你所以为的…是个…呃,会对‘男人’下手的淫贼。”她含蓄的告诉鹊儿,她的女儿身尚未曝光。

“我?对男人下手?”掠影冤枉极了,“我长得光风霁月、英武神俊,哪里像是那种性好男色的‘相公’?”

哪有人这般不害臊,竟然说自己长得光风霁月、英武神俊∨琊晶的心中不禁一阵好笑,不过奇怪的是,她却一点也不讨厌这个笑起来一脸牲畜无害的男子。

“兄台请见谅,我的丫环没那个意思。”鹊儿虽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危,但不管怎么说,总是她们这一方理亏。“这样吧!你就搭我们主仆俩的顺风船到南方吧?掠影公子,你意下如何?”

“当然好!”掠影愉悦地一拍双掌,笑得像只餍足的狼。

两只纯洁小羊还不知道自己已被坏狼逼入陷阱,就等着驯服了狼的猎人收。

等船儿一到天守城外的河口,司徒漠早已在岸上恭候羊儿大驾。

煤棒机公司
零浮力电缆
插件机
TAG: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生物谷灯盏花注射液治什么病 鄂州建筑资质办理 冷水机价格 贵州定做职业装 万能试验机 孝感建筑资质代办 电子拉力试验机 订制服装 冷水机厂家 万能拉力机 电子万能材料试验机 电子万能材料试验机 山东试验机厂 拉力试验机 落锤冲击试验机 襄阳办理建筑资质 宜昌建筑资质代办 中央电视台广告费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