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超能作者 第457章

2018-11-09 18:28:2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超能作者 第457章

第067章

雄哥接过草药连连点头称谢,“小兄弟,这份情,我刘亚雄记下了。”说完,叫了两个手下随他一块往祠大殿里屋走去。

紫杉人默然地注视着陆小凤,对陆小凤刚才的作为暗暗点了点头。

陆小凤回到紫蝶家。紫蝶看陆小凤回来,忙给他端过了脸盆。

看陆小凤想直接洗,就挡住了他的手:“直接洗会感染的。来,给我给蘸蘸吧。”

陆小凤应了声,心不在焉的坐下。任紫蝶拿着丝巾,在他的伤口周围一点一点的蘸。

紫蝶在知道今天的事后,心里暗暗敬佩这城里来的陆小凤,没有想到他竟然能这样彪悍。

晚饭也就多加了几块肉,更把陆小凤碗里的米饭堆成了小山。

陆小凤心里有事,匆匆吃过晚饭,就进了自己的屋里。发了半天呆,心里想的全关于紫月的事。

这第二天清晨,陆小凤如往常一样早起晨练,遇到寨子子里的寨子民,陆小凤像往常一样打招呼,这寨子民都是笑脸相还,高声呼应。

态度比以前热情了不少,更是亲近了少。让陆小凤心里热乎乎的。

来到自己练功的地方,陆小凤活动了下身子,想到自己晨练给自己带来的好处,不由心下兴奋。

没来由的,想到紫月那身姿,还有她那媚人的眼睛,陆小凤心里发烫,

陆小凤最近心情大好,自己晨练给自己带来的好处,更是让他没有想到,心里想着紫月君那媚人的眼睛,陆小凤心里发烫。

练功越发卖力,竹叶被他不断的震击得飘下。

一连踢完上百脚,陆小凤才感觉气短,腿脚乏力。

把自己的衣服提起来擦了把汗,陆小凤向回走去,脚下一绊,只觉踢一软软的物事,接下左腿脚脖子一阵刺痛,身子一阵踉跄。

低头一看,一条青色的小蛇,大约一尺长,拇指粗细,钻进竹林的草丛不见了。

被蛇咬了!陆小凤心头一震,速度搂起裤子,看了一下牙印。

两个小眼!是毒蛇!惹大麻烦了!这简直是要人命!

陆小凤眼睛一缩。用手拼命用手挤伤口,试图将毒液挤出。可挤了半天也没有挤出什么东西,只挤出二小股黄水。

想想毒蛇的处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阻住血液回流,看看身边的情况,让陆小凤颇感无奈。

现在勒小腿没用,手头上又没有足以勒住大腿的绳子,还是回去找紫蝶处理吧,她经常上山,想必有对付毒蛇的方法。

想到这里,开始往寨子里狂奔。

这一刻陆小凤对“时间就是生命”这句话的含义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跑着跑着,突然发现好像不是来时的路!

妈的,怎么会有这事?

陆小凤心里没来由的浮起紫月君那曲线毕紫蝶的身影,心里一个念头杂沓而来。难道又是因为与紫月君打交道了?

陆小凤心里寻思,赶紧往回返,这时迷路可不是闹着玩的。

陆小凤一面自嘲,一面一瘸一拐向回走,走到寨子口附近,陆小凤感觉开始有了全身的反应。

手指尖开始发麻,用力使不上,脖子更是僵硬,抽了筋的感觉,一阵阵头晕目眩,感觉就像醉酒。

有些热,还有些迷糊,脚下,软的几乎是本着本能走路。

自己,不会就交待在这里吧。心里无数的东西在眼前交杂,自己的家人、朋友、紫月君,紫蝶

……眼前好像又出现紫蝶的身影,看到自己一怔,然后焦急向自己身边跑来,一把挽住自己。

是自己做梦吧?陆小凤心里又一股恶心涌了出来,伸头就吐。

“陆小凤,你怎么了?”眼前的人脸一会拉长,一会变模糊,让陆小凤怎么也看不清她的脸。

痴痴笑了二下,陆小凤吃力的伸出手,在对方的脸上摸了下,感觉柔滑动人。

无意中靠上她胸前蝗一突起,怎么这感觉这柔软,好像是紫月君那感觉啊。

紫蝶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胸了?

陆小凤还是怀疑。这梦境怎么这么真实?

陆小凤涌起最后一个念头,脚下一软,直接晕了过去……

陆小凤醒过来,睁眼,又是紫蝶家那木梁架成的屋顶,上面还是那只熟悉的蜘蛛,在屋角慢吞吞踩着八字步在自己的上巡视。

自己不是被蛇咬了么?怎么回在这里?

陆小凤脑子有些转不过来,慢慢扭头,可不是,这的确是自己的房间,笔记本的什么的,全都在。自己,是被人救了?

听到屋里有动静,紫蝶推门就小跑着进来。

小脸有些疲劳,手里正端个小碗,小碗里满是草药味。

“吓死我了!你终于醒了,你怎么那么不小心!要不是我在院门口发现你,真不知道事情怎么办。”

紫蝶拍了拍胸口,看到陆小凤醒来,舒了口气。

又走过来翻翻陆小凤的眼皮,点点头:“没有血丝,瞳孔也不放大了,小姨说这样就是基本没有事了,休息几天就好了。”

紫蝶翻了个陆小凤的腿,没有翻过来,就顺着床边坐在陆小凤身边。

顿时一股淡淡的体香,传到陆小凤鼻际。自己这么猛?一直跑到自己院子门口?

陆小凤有些迷糊,仔细想想,却是没有半点印象。

那自己印象中遇到的不是紫蝶?可是迷迷糊糊里,感觉就是紫蝶啊。也许是自己凭着感觉,自己走回家了?

陆小凤想不通,索性不想了。

提起裤子,紫蝶弯着眼看了眼伤口,仍是向外冒着黄水,皱了下眉,然后把一些草药小心的涂在陆小凤伤口处。

“这是小姨告诉我的老法子,我也一直这样用,刚开始有些麻凉,一会就好了。这可以防破伤风。”

“怎么有股大蒜的味道?”陆小凤鼻子嗅在下,有些疑惑。

紫蝶抿着小嘴一笑:“你鼻子真够灵的,这里面有紫皮蒜与盐水的滤液。

这里面还有草河车,治毒蛇咬伤最有效果了。我以前被蛇咬了,就是用这治好了。”

“草河车?是七叶一枝花吧?”陆小凤感觉这名字挺熟悉的。

“你也知道?”

“七叶一枝花,无名肿毒一把抓。”陆小凤笑了笑,想到一个谚语,这药名自己听过,不过长什么样倒是不知道。

只知道这草药经常被山民来治毒蛇咬伤。“你以前也被蛇咬过?伤到哪了?”

陆小凤一听紫蝶也被蛇咬过,也好奇问道。紫蝶没有回答,耳根又开始升起一片红晕。

咬着嘴唇,手指却是在自己屁屁上一带而过,然后匆忙闪开。又给陆小凤抹了药,才站起,就是不提刚才的事。

“你在哪被蛇咬的?这伤口怎么看,怎么像是竹叶青咬的啊。”

“晨练后回来的路上被咬的。挺倒霉的,不提也罢。”陆小凤感觉有些晦气,挠了挠头。

紫蝶抿嘴一笑,也不答话,然后小心用白布把伤口处缠好,摆正他的身体,随后扭身出去了。

陆小凤心里却是想着紫月君的事,今天这一出,陆小凤有些迷惑。

这绝阴女克夫之说,难道真的这么邪?自己与紫月君的关系刚刚有了个苗头,就差点让自己命丧黄泉?

把纸笔放在腿上,陆小凤抱病作业,继续写起书来。

由于身体不怎么舒服,写的也慢,不过陆小凤还是耐着性子去写。好容易写完三千多字,陆小凤就感觉到心血虚浮,眼前金星直冒。

刚好紫蝶端着一碗肉粥走了进来,看到陆小凤的样子,把碗一放,几步来到陆小凤面前。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