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崇祯:重征天下 第九百七十九章 阮大铖

2018-11-09 18:14:2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崇祯:重征天下 第九百七十九章 阮大铖

朱由检实在没有想到,在清楼这个藏污纳垢之处,竟还有李香君这样出淤泥而不染,并对爱情忠贞不渝的女子,不由得大为感叹.

不过细胳膊拧不过腿,虽然李香君有自己的原则,可江万流不惜万金主办这场天下花魁大赛,又千里迢迢地把"秦淮八艳"请来,就是把她们当成了自己的摇钱树.李香君要自动退赛,还不让宾客给她投票,江万流如何能肯.

而李香君就算心比天高,毕竟人在乐籍身不由己.被江万流一顿抢白,竟是无法作答.但要让她去陪那个根本不认识的大金主,她又实在心有不甘,自然而然地就向侯方域投去求助的目光,希望心上人能帮自己摆脱困境.

可侯方域却是极为尴尬,半晌説不出话来.他当然不愿意李香君去陪别的男人,但清楼和花魁大赛的规矩,那是尽人皆知的,他也没有合适的理由阻止.若按规则来,他又没多少银子!

正犹豫之时,宾客之中忽有一人缓步登台.但见此人穿着一身华丽的丝绸服装,举手投足之间都很有派头.江万流一看这人,立即diǎn头哈腰,显得极为恭敬.

其他宾客或许还有不认识此人的,但朱由检却一眼认了出来:这不就是顺天府尹阮大铖么!

自从上次拍卖会上顺天府来抓人,朱由检就怀疑这个阮大铖是不是和几大商帮暗中勾结.如果真是那些卑鄙无耻的商人正大光明地竞争,斗不过五洲商社,便借助官府的力量,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招数的话,则説明阮大铖本身也不干净.

因此他早就让锦衣卫暗中调查阮大铖了.但这个阮大铖是东林党人,又颇有文采,因而在官员当中声望很高.而且他为人也很xiǎo心谨慎,锦衣卫查了一遭,什么也没查出来,朱由检也不好没有任何理由就黜贬他.所以直到今日,阮大铖这个府尹还是做得稳稳当当,没想到他也来到此间.

侯方域见了阮大铖,也是精神一振,赶紧上前拱手道:"集之兄助我!"

原来邀请侯方域北上来京的人,正是阮大铖.东林党内亦有派系,几年前,就因为阮大铖和魏大中争吏科都给事中,导致东林党内部大吵一场.从此事上,阮大铖意识到了培植完全属于自己的势力的重要性,便广罗天下青年才俊,施以恩惠,以便将来为己所用.侯方域正是他的重diǎn目标之一.

阮大铖对江万流理也不理,径直走到侯方域与李香君面前,对二人微微一笑道:"朝宗贤弟不必为难,香君姑娘亦不要过于执拗.比赛规则如此,再説保国公不过倾慕香君之才艺,欲力捧姑娘为花魁,也未必有其他的意思."

李香君不认识阮大铖,侯方域却赶紧抱拳拱手道:"集之兄,弟对香君一片痴情,你也是知道的,怎忍她去陪别人?兄在京师多年,身居高位,人望极隆,不如为弟求个情,请保国公高抬贵手,就不要投香君了吧."

阮大铖干笑一声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呐!也罢,愚兄就替你周旋周旋."

説着他便上楼,进了朱国弼的雅间.朱由检倒稍稍有些意外,他并不知道阮大铖与侯方域的关系,心想这阮大铖竟然还能为李香君打抱不平,不惜得罪保国公,这説明他人品不错啊,难道自己的猜测错了?

过了约有盏茶功夫,阮大铖复又出来,回到楼下台上,却把侯方域拉到一边,面露难色地xiǎo声道:"贤弟,此事麻烦啊!保国公一眼就看上香君了,定要捧她做花魁,愚兄也解劝不得."

侯方域当即额头冒汗道:"兄乃顺天府尹,又是东林重臣,难道保国公不肯卖您这个面子么?"

"你太高看愚兄了."阮大铖摇摇头道,"愚兄区区一介地方官员,哪能与世袭罔替的保国公相比?若是阁臣説话,可能还有diǎn分量,可惜现在并无阁臣肯替你出头!"

"那我该怎么办?"侯方域此时已经六神无主了.

阮大铖则压低声音劝道:"贤弟,你这是怎么了?香君姑娘虽然色艺俱佳,毕竟是一清楼女子,贤弟有必要为了他得罪保国公么?如果惹上保国公这个对头,于贤弟仕途大为不利.与功名利禄,锦绣前程相比,一个女子又算得了什么?大丈夫当胸怀天下,如果二女情长,则一定英雄气短了."

几句话説得侯方域低头不语.自从来到京师,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只知吟风弄月的浪荡公子,政治抱负和对权力财富的渴求,已经渐渐超过了他对李香君的痴情.

阮大铖早为他描述了一幅美好的蓝图:先进国子监做监生,同时在顺天府中做自己的幕僚,熟悉各种政事;再参加今年的乡试,凭侯方域的才学名气,肯定轻松通过;会试则由阮大铖向所有东林系官员打招呼,不管是谁做主考,均可保证侯方域得中;到了殿试,因为皇帝重视实际才能,侯方域在顺天府中做幕僚,自然有很大的优势,到时候高中状元也不是没有可能.其后再从翰林院,中书舍人,六部官员一步步高升,最后入阁拜相,光宗耀祖,名利双收.

侯方域也早被阮大铖撩拨得入仕之心正盛,哪敢轻易得罪保国公这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勋臣.阮大铖看出侯方域的犹豫,又煽风diǎn火道:"况且保国公也不一定是要对香君怎么样,香君就陪他游玩几天又有何不可?大丈夫能屈能伸,现在你对保国公稍作忍让,他日入阁拜相,即使保国公也惹不起你.那时还怕无法抱得美人归么?"

侯方域已被阮大铖説得越来越动摇,正不知如何向李香君开口,不想李香君耳力极好,虽然他与阮大铖窃窃私语,还是被她听了个一清二楚.

李香君听罢阮大铖的言辞,当即气得柳眉倒竖,对侯方域急切地道:"侯公子,此人卑鄙无耻,你不要听他的!"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