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超魔构筑师 第六百三十五章 加减

2018-11-09 18:07:0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超魔构筑师 第六百三十五章 加减

“啧啧,海天一色,美不胜收啊……”薄夜眼波流转,左顾右盼,时而由衷感叹,面露迷醉。

“薄夜,你不是来过九州么?”李仪看着东张西望的薄夜,不由心生好奇。

“我上次来时,还是数千年之前。”薄夜瘪嘴,耸耸肩道,“自我进阶贤者之境,就被那些位面神灵防贼似地防着,没法进入任何一个位面。”

“原来如此!”李仪点头,心中暗笑,怪不得她如此急不可耐,原来是憋得久了。

“真舒服啊……”薄夜神情惬意,随风而舞,如蛟龙翻腾沉浮,游弋长空。

李仪看着她的模样,心情也放松许多。

就在此时,一声张狂咆哮响起,打破了这和谐氛围。

“李仪?混账小子,我就看看,你何德何能,能夺走我司马衡的弟子?”

一道碧色血芒横渡虚空,伴随着音爆长鸣,宛若一头掠空飞龙,狂扑袭来!

“司马衡?是那碧血狼烟?”李仪抬头望去,脸色一变。

对于九州的天位强者,他也稍有了解。

传言,这司马衡性情乖张,且脸皮极厚,毫无天位强者的风范,行事令人不齿。

不过,李仪还是没想到,这老家伙竟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堂堂一名天位强者,居然对自己出手?

“老家伙,真不要脸!”李仪怒骂一句,但也不敢怠慢,脸上露出凝重。

他虽是九级修为,但论真实战力,已是天位以下无敌。

不过,他也知道,天位绝对是另一个世界!

“李仪,这人是你的对头?”

薄夜踏空而来,舔了舔舌头,面露兴奋。

李仪双目一亮,他差点忘了,自己可有一名强大打手!

他点了点头,当即道:“薄夜,你能赢他么?”

“当然!”薄夜意气风发,毫不犹豫道,“正好,还能舒活舒活筋骨,顺便适应这具分身。”

“杀!”

她一声断喝,虚空极光氤氲,群星符文回卷,身形化作一道璀璨流光,直冲迎上。

司马衡望向来人,差点气歪了鼻子,冷声道:“李仪,你在侮辱我么?”

他虽厚颜无耻,但薄夜的容貌怕是不足十岁,这让他感到莫大侮辱。

“薄夜是我的天驱,要和我战斗,你得先赢过她才行。”李仪淡淡一笑,“否则,什么猫猫狗狗挑战我都亲自上阵,那岂不是得忙死?”

“好,很好!”司马衡闻言,怒极反笑道,“我先教训完她,再来教训你!小丫头片子,让你瞧瞧爷爷的手段!”

“小丫头片子?”李仪听到这个词,表情顿时一僵。

他知道,有人要肯定倒霉了……

“小家伙?真是没大没小!”薄夜柳眉倒竖,十指起伏荡漾,暴喝一声,“——极光弦动!”

“没大没小?”

被这样一名女童训斥,司马衡深感荒谬,但在下一刻,他表情僵硬,嘴巴张得差点裂开。

“是我眼花了?”他差点要去揉揉眼睛,满脸不解,“这小丫头,怎么会这么厉害?”

嗡!

薄夜抬手,十指拨弄不休,指缝中极光流转,在指间凝出六道迷离弦光!这一道道极光之弦上,有符号缭绕,剑罡折转,更有神秘挽歌忽起忽落,流泻着毁天灭地的暴虐韵味!

极光之弦时沉时浮,弦影所掠,斩裂虚空,横断苍穹!

司马衡满脸呆滞,他的武者警兆在尖叫,震得脑袋嗡嗡作响。

薄夜低头端详,却歪了歪头,神情不满道:“才六道弦光?这具分身,还是弱了点……不过,勉强够用。再说了,这样才有挑战性嘛。”

司马衡神色肃重,遍体血芒如烈焰腾腾,大喝一声道:“——掩日!”

他所修功法名为战兵诀,可化斗气为神兵利刃,吹毛断发,摧枯拉朽!

哗!

司马衡一记掌刀,狂暴气劲回卷凝聚,化为一道玄黑战刀,锋芒凛冽,刚猛绝伦。此刀遥指天穹,竟令日月失光,天昏地暗!

“斩!”

他一声怒吼,战刀直劈,分海断浪!

这一刀,声势雄壮,气吞山河!

“哦?黑暗之道?可惜了,徒有其形!”薄夜冷冷一笑,不退反进,迎头冲上。

锃!锃!锃!锃!

她十指舞动,六道极光之弦交错,宛若一朵盛放的曼珠沙华,艳丽迷离之中,又透着凶威赫赫,可割裂天地!

咔!

弦动,刀碎,玄黑战刀未能阻挡一息,已然冰消瓦解,飞舞四散。

“——悬翦!”司马衡眼神一惊,但很快恢复镇定,一拳遥遥击空。

轰!

他的拳锋砸出,气机卷荡暴走,化为一杆离弦之箭,尖啸凌厉,锋芒潋滟,似要射落金乌。

“哦?风暴之道?这一式,倒还有点样子。”薄夜眉梢微扬,手指飘摇流转,“斩!”

话音未落,弦光闪耀刺击,将那杆长箭斩断,于虚空炸裂,激起万丈风暴。

“——惊鲵!”

“——断水!”

“——转魄!”

“——却邪!”

“——真刚!”

司马衡咆哮不绝,战技如潮迭出,招式诡谲,千变万化。

但是,薄夜仅凭六道极光之弦,或斩获刺,或挑或拨,将其一一化解,显得游刃有余。

“李仪,都看清楚了么?”

“这一式转魄,暗藏死灵真意,可劈出一道亡渊裂纹,召唤凶灵无数,侵袭敌人。但在这小子的手中,竟成冥气轮斩,简直不知所谓……”

“还有,这一式真刚,需斗气凝聚沉积,可切玉断金,锐不可挡!这一式攻重于守,在他的手里,却变成了守重于攻,实在愚蠢!”

薄夜不止进退自若,还抽出闲暇,给李仪提供指点。

司马衡暴跳如雷,气得差点吐血!

薄夜也就罢了,这个李仪区区八级修为,居然还装模作样地观摩,还不时点评一两句。

一名八级的小崽子,哪能看得懂自己的天位战技?

司马衡却不知道,李仪非装腔作势,他身外大衍天轮轮转,剖析因果,将那意境化为己用,看得津津有味。

“——碧血狼烟,兵荒马乱!”

司马衡狂吼一声,头顶上一道狼烟扶摇而起,无数喊杀和金戈之声回荡,化作千军万马,如狂潮奔腾。

他被激怒,动用了自己的天命能力!

“哦?这才有点意思么……”薄夜双目一亮,轻声吟念道,“——瑞兽秘境!”

他双掌游荡,身外兽影氤氲变幻,似要化作隐秘兽群,但尚未成形,兽影纷纷溃灭,化为烟尘。

“哦,差点忘了……”薄夜拍了拍后脑,摇头说道,“这具分身仅有十级修为,很多招式用都不出来。”

“那这一记呢?”

薄夜一步踏空,身形闪烁飞掠,落在司马衡的面前,一掌拍下。

这一掌,明明仅有十级修为,却引动了天地之力,化为一道横亘天地的恢弘掌印,如同一枚番天印落下,气象磅礴,撼天动地!

“什么?”司马衡脸色剧变,紧接着眼前就是一黑。

轰!

苍穹之上,一道气浪涟漪炸裂奔散,化作狂猛风暴,震碎流云,卷荡百丈!

一刹之后,涟漪下方的海面猝然坍塌,道道狂烈海潮向着八方席卷,整片海洋似乎都在摇晃!坍塌海面的中央,一道蚂蚁般的人影口吐鲜血,很快被回归的海潮覆盖,淹没无踪。

薄夜悬空,静等了一阵,面露惊讶:“嗯?刚才那一掌,我才用了七分力道,他应该还有一战之力的……”

“这家伙已经跑了。”李仪耸耸肩,面有不屑。

“跑了?”薄夜一愣,讶异问道,“你不是说,天位强者极重荣誉,很少临阵脱逃么?”

“这一位,稍微比较特殊……”李仪面露微笑。

他望着海面,一脸嘲讽。

这位碧血狼烟,这一趟怕是丢脸丢大了,竟被十岁女童一掌拍入海中,一旦传扬出去,即使他不重名声,恐怕也会郁闷很久。

李仪清楚,至少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不用担心这位天位强者了。

“走吧,前面就是我的领地——月之暗面。”他微笑说道。

……

“薄夜,你仅凭十级战力,就能战胜天位强者?”李仪心中好奇,忍不住问道。

“本小姐的本尊,那可是一名贤者!”薄夜傲然一笑,又道,“不过,也是那家伙太弱,根本算不得天位!”

“算不得天位?”李仪一愣,立刻问道,“什么意思?”

“想要踏足天位,需以一种法则为根基,重铸身心。”薄夜撇撇嘴,徐徐道,“那家伙的身上是某种战争规则,但绝非自己领悟……真正领悟战争规则的人,身上都有种勇猛精进,舍我其谁的霸道!譬如,那小家伙就有些机会。”

李仪低头,循着薄夜的手指望去,正是石弘。

“巧了,我近来正准备给他制作一套套装。”他不由笑了,“其中意境,正是战争之道!”

“套装?说给我听听?”薄夜来了兴趣,眼睛一亮。

李仪也不犹豫,一一描述,极为仔细。

“你错了。”薄夜听完,却摇摇头。

“错了?”李仪一愣,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的武装错了。

“他的血脉很特殊,”薄夜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你不应该做加法,而是做减法!”

“加法?减法?”李仪一头雾水。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