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田園農家樂全文瀏覽

2019-05-22 07:16: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豆豆菜菜操心自己兩個胖弟弟從小名聲就壞了,又要操心他們太胖,其實很忙碌。名聲的問題,他們只能在自己的圈子內提及。具體操作,就是說起一個話題時,偽裝不小心說到自己家里兩個胖弟弟,說他們多好多好。豆豆和菜菜只希望好朋友們在跟家長不小心提到樂樂暢暢時,說出的是好話,挽救一下兩個小胖子的名聲。至于兩個弟弟很胖這個問題,豆豆和菜菜也有策略,那就是每天晚上在家學習時,一定會抽出時間陪陪兩個胖弟弟運動。多運動,才能減掉身上的胖肉肉。樂樂暢暢其實不知道哥哥姐姐的辛苦用心,但是在哥哥姐姐和墩墩陪他們時,十分高興,差點都要飄了。這一高興,常常會忘掉用餐時,哥哥姐姐和墩墩都坐在自己對面闊別自己的委屈。文綠竹看到幾個孩子關系好,心中十分高興。剛放完暑假,豆豆菜菜的幼兒園同學說要舉辦個同學會,文綠竹和謝必誠一大家子便一起到了南方。幼兒園同學是豆豆菜菜小時候認識的,具有特殊感情,所以文綠竹和謝必誠這才千里迢迢帶著豆豆菜菜和墩墩回來參加。一行人先回到鳳鎮,文爸爸和文媽媽抱住剛滿兩歲的胖樂樂和胖暢暢,高興得很。就是晨晨小朋友,也早忘了曾經被這兩個小表弟一起欺負過,看到了小火伴特別高興。豆豆菜菜和墩墩更高興,他們一回來放下書包就高興地往外跑了。在村莊里玩比在城市里玩好玩很多了,爬樹掏鳥,或者下河游泳,怎樣都有得玩。晨晨已經可以跑了,自然也要跟著去。而樂樂和暢暢呢,雖然跑得不夠穩,但是也高興地跟著跑出去了。豆豆菜菜他們的保鏢都跟上,文綠竹見兩個小的也跟去了,只得讓阿左阿右也跟上去看著。樂樂和暢暢只有兩歲,還胖嘟嘟的,跑了沒多久就累得跑不動了,都開口叫“得得”“姐姐”“墩墩”豆豆菜菜和墩墩幾個玩得正高興,聽到叫聲,都掃興地停下來回去抱兩個小胖子。豆豆一把抱起相對而言輕一些的暢暢,口中訓道,“吃得這么胖,哥哥都抱不動了。”胖暢暢被哥哥抱了,高興得很,就在豆豆懷中蹦跳。“別動,把你扔下來了……”豆豆連忙說道。“不扔……”暢暢小胖手抱住豆豆的脖子,還不忘為自己平反,“暢暢不胖……”那邊被墩墩抱著的樂樂,也是揮動著胖手胖腳丫,春風得意。這時聽了暢暢的話,連忙也說,“樂樂不胖……”想了想,他皺起小眉頭想了想,說,“媽媽胖……”他們最常跟的是文綠竹,文綠竹總是抱怨自己胖,于是兩個胖寶寶都記住了。他們知道胖是不好的,所以堅決不承認自己胖。“哎喲,胖樂樂你厲害啊,回頭姐姐告訴媽媽,讓媽媽打你小屁屁……”菜菜笑著說道。豆豆拍了拍胖暢暢肉肉的小屁|股,“你們才胖,是個胖小子,媽媽可不胖。”大家童言童語地說著,一路上嘻嘻哈哈熱烈得很。菜菜牽著晨晨的小手,說道,“他們太小啦,帶上他們不好玩兒……走一段就讓阿左叔叔和阿右叔叔把他們帶回去。”“好玩,不回去。”胖嘟嘟的晨晨一本正經地說道。“好玩,不回去。”樂樂和暢暢也隨著學舌。阿左阿右一聽,都忍不住笑起來。樂樂和暢暢是兩個胖子,豆豆和墩墩抱了沒多久就不能不把他們放下來了。阿左阿右便一人抱一個抱回來,晨晨由于三歲了,走路還算穩當,所以獲準可以隨著去玩。到晚上豆豆菜菜回來,文綠竹不知是心理緣由還是別的,覺得都曬黑了,便說著明天不讓他們去玩了。就要和之前的幼兒園同學見面了,還把自己曬這么黑,這可不行。可是第二天,豆豆菜菜和墩墩照樣往外跑,他們現在課業很重,課內加課外的,壓得他們極少有時間玩,這時有機會,自然是天天往外跑。文綠竹看見,不由得叫道,“趕緊回來,不許出去。中午紅燒雞腿,出去玩都不給吃”樂樂和暢暢兩個小胖子原先也要隨著往外跑的,可是被謝老太太和李老太太一邊一個抱住了,不許往外跑,因此就聽到了文綠竹的話。中午亮嬸在廚房忙活,最早做好的就是紅燒雞腿。文綠竹和謝老太太、李老太太在客廳說話,樂樂和暢暢兩個小胖子在屋中玩捉迷藏,自得其樂。過了一會兒,樂樂和暢暢一起從里頭出來。文綠竹見了,便沖他們招手,“快來,準備吃飯了,媽媽帶你們去洗手。”樂樂和暢暢高興地走過來,分別用小胖手抱住文綠竹的一條腿,高興地說道,“吃雞腿”他們還是不喜歡吃雞腿,但是卻喜歡舔雞腿香噴噴的味道。“好,吃雞腿……”文綠竹笑著帶他們去洗手。一洗手才發現,樂樂和暢暢兩雙小胖手都黏上了紙巾,那紙巾都干了,帶著醬油的色彩。“哪里弄的?是否是偷吃了?”文綠竹一邊說著,一邊幫他們弄濕了小手,然后教他們搓掉手上的紙巾。“吃一小塊兒……”暢暢用胖乎乎的拇指和食指比了個高度,表示吃的真的很少。樂樂點點頭,圓溜溜的杏眼看向文綠竹,補充道,“就吃了一次……”文綠竹笑著拍了拍他們的小胖手,“小饞貓……”中午吃完午飯,豆豆菜菜和墩墩趁著消食的功夫回書房做作業,哪知不一會兒,書房就傳出他們憤怒的叫聲。文綠竹和謝必誠一邊一個抱著樂樂和暢暢,已經有了睡意,突然聽到這憤怒的叫聲嚇了一跳,都連忙抱起懷中的胖小子走向書房。“怎樣啦?發生什么事了?”謝必誠走得快,已到了書房門口。謝老太太和謝老爺子,李老太太和李老爺子等也都跟著進了書房,口中不住地問到底是怎么回事。菜菜怒叫,“胖樂樂和胖暢暢,絕對是他們兩個!”“怎樣了?”文綠竹也到書房門口了,聽到菜菜這怒叫,連忙又問了一句。口中問著話,她已進了書房,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只見豆豆、菜菜和墩墩三個孩子,一只手上都拎著一只冷掉的紅燒雞腿,另外一只手拿著被弄臟了的暑假作業冊,皆怒目瞪視樂樂和暢暢。謝老太太一行人也進來了,看到三小手中的大雞腿,也吃驚得說不出話來。亮嬸跟在謝老太太身后,也看到了3只雞腿,口中說道,“原來在這里啊,難怪我說雞腿怎么好像少了呢……”豆豆鎮靜和謝必誠一樣的小臉拿著雞腿走到樂樂和暢暢面前,“這是你們拿來的?”“給得得吃……給姐姐吃……給墩墩吃……樂樂和暢暢藏起來的。”樂樂用圓溜溜的大眼睛看向豆豆,語氣帶著討好。“菜菜也吃吃……”暢暢也說道。菜菜不高興地道,“就算給哥哥姐姐和墩墩吃,放碗里就是了,怎么能放書包里?”說著把雞腿放進桌上的水果盆里,拿紙巾不住地擦著暑假作業冊上的油跡。豆豆和墩墩也連忙把雞腿放好,然后拿紙巾擦暑假作業冊。謝必誠眉毛跳了跳,說道,“沒事,就是臟了……要不爸爸打給你們老師,讓他們給你們另外發兩本吧。”作為一個潔癖,他能理解豆豆菜菜此時的心情。“老師說了,一人一本,沒有多的了。”墩墩說道。他是三個孩子中最淡定的,因為他并不潔癖。菜菜越擦越委屈,但又不能罵才兩歲的兩個胖弟弟,淚珠就掉了下來。謝老太太和李老太太連忙去安慰,文綠竹則教育樂樂和暢暢,“以后不準把東西放進哥哥姐姐的書包了,知不知道?你們看,姐姐都哭了。”樂樂和暢暢有些茫然,可是菜菜在抹眼淚,他們卻是看明白了的,當下就掙扎著下地。文綠竹和謝必誠放他們下地,然后去看豆豆菜菜的書包。樂樂和暢暢一下地,就走到豆豆和菜菜跟前,可憐兮兮地叫,“得得,姐姐……”“姐姐不哭啊……”可菜菜仍在抹眼淚,不理會他們。樂樂和暢暢看了看,轉身往外跑。文綠竹連忙吩咐謝必誠,“快隨著他們,別摔著了……”才吩咐畢,雙手就從書包里抓出了幾根炒得油亮亮的通心菜來。文綠竹滿臉黑線,難怪剛才暢暢說甚么“菜菜也吃吃”,感情是說青菜!她又翻了另外兩個書包,果然都翻出了通心菜。謝老太太四個老人看得都摸摸腦袋,為樂樂暢暢如此天才而無言以對。把書包清算干凈,文綠竹坐到豆豆菜菜身邊,說道,“你們上午出去玩,媽媽說你們出去就不給雞腿吃。估計樂樂和暢暢聽見了,怕媽媽真不給你們吃雞腿,所以才專門給你們一人藏一個的。你們看,他們還知道營養均衡,連蔬菜也藏了。”“兩個小胖子……”豆豆還是有些牙癢癢。這時外頭響起蹬蹬蹬的腳步聲,很快樂樂暢暢走了進來。他們小胖手上拿著自己最喜歡的玩具,分別走到豆豆和菜菜跟前,遞上自己的玩具,圓溜溜的大眼睛看向哥哥或是姐姐,“給玩,不哭了,笑一笑,啊……”文綠竹摸摸菜菜的小腦袋,“看,我們樂樂和暢暢把自己最喜歡的玩具拿來賠罪了,別生氣了啊……小孩子不懂事才會這樣,你們兩個小時候也是,把好吃的糖果藏在媽媽枕頭下,說要給媽媽吃。可是媽媽不知道,等媽媽知道了,那枕頭底下全都是螞蟻。”“真的嗎?”菜菜抬起丹鳳眼看向文綠竹。文綠竹認真地點點頭,“比珍珠還真,不信你們問問外公外婆……”菜菜聽了,轉臉看可憐兮兮地看著自己的胖樂樂,“姐姐不生氣了,不過得掐你們一記……”說完雙手在胖樂樂的餅臉上狠狠地揉了一把。書房里重新響起了暢快的笑聲。

借助IP和网红的逻辑,网络文学江湖中免费与付费也能共生大唐电信无线移动通信国家重点实验室通过验收Tx-BF技术为Wi-Fi带来更可靠的连接和覆盖范围

2013年如皋市房屋搬迁面积将达25万平方米
快餐连锁汉堡王进驻中山兴中广场
官企联姻相中啥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