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骨灰之争

2019-05-19 12:12: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有争宅子争地争钱争物的,没听说还有争骨灰的。泰安城东就出了这样一桩奇闻。一家姓张,一家姓宗。张家死了老妪,宗家去争,火化这天差点闹出人命。幸亏村委调解及时,方免一场大祸。

事情是这样的:宗家媳妇赵氏半路上死了丈夫,同孩子德来艰难度日。本村张有福死了妻子,与儿子相山相依为命。后来经人撮合,赵氏改嫁张有福,婚后未曾生育。就这样,赵氏和有福霄衣旰食,一手托两家,好歹把孩子拉扯成人。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张有福的儿子突然身患重病。几年后,家徒四壁,生活陷入困境。有福对赵氏说:“没想到让你来我家受苦,儿子实在不孝。”

“哪能这样讲?”赵氏说:“当初我决定来你家,就没打算享福。人是个命,就信马由缰吧!”

赵氏的这番话,感动了有福。他倒在赵氏怀里哭起来。他深深地体会到:满房儿女不如半路地夫妻。

“我们卖的卖了,变的变了,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有福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对赵氏说。

“宗家还有四、五千元钱,我们先花着,等以后生活好转了再还给他。”赵氏安慰他说。

哪怎么行?一旦还不起他,连宗家也坑了。”有福觉得用宗家的钱不合适。人家也有孩子,这样做良心上过不去。

他俩这些推心置腹的话,被里屋躺在床上生病的孩子听见了。尤其是继母的话,使他从内心流下激动的眼泪。都说晚娘心狠手辣,可人和人不一样,我这晚娘比菩萨还善良。他情不自禁地喊了声:“娘!”

赵氏以为相山渴了,忙从暖壶里倒了杯水,端进屋去。

“娘!我不渴。我的病你们就别操心了,听天由命吧!”相山说着握住了母亲的手,眼里止不住噙满了激动的泪水。赵氏赶紧从衣袋里掏出手帕,给他擦了擦说:“你只管好好养病,爹娘就是砸了锅、卖了铁,也要把你的病治好。”做父亲的这时走进来,也安慰了孩子一番。

下午放学回家,德来看到两位老人不高兴,便问:“家里出了什么事?”父亲回答:“没什么,柜子里有咸鸡蛋,你吃饭吧。”德来舍不得吃,便给哥哥相山送去了。

相山、德才虽是异母异父,但看去好似孪生兄弟。九年的共同生活,使他俩建立了深厚的手足之情。相山比德来年长五岁,近几年教他不少知识。德来也拿相山当亲哥一样看待,有什么事总不瞒他。

去年春天,德来在路上捡了500多元钱,带回家去交给哥哥。他想用这笔钱给哥哥治病。哥哥对他说:“德来,这笔钱咱不能花。我们家虽穷,但要穷个直过,昧良心的事不能办。明天,你把钱交给学校,老师会想法找到失主的。”德来听了哥哥的话,照他说的做了,受到学校的表扬。

晚上,德来看到两个老人愁眉苦脸的样子,知道因哥哥的病犯了难为。他对母亲说:“把咱那5000元现金拿出来吧,只要把哥哥的病治好就行。钱是人挣的。”母亲对他说:“你大爷不同意,怕以后耽误你用。”

“那就这样吧,”德来好像想起了什么说:“听说养奶牛很挣钱,咱拿出3000元买奶牛,剩下的2000元给哥哥治病。”

“好是好,一旦赔了呢?”有福听德来说得有道理,但又顾虑重重,他不得不提醒一句。

“不要犹豫了,就这样决定了吧。事在人为,只要我们精心喂养,不愁没有出头之日。”赵氏对丈夫说。

第二天一早,张有福带上钱,便往泰城去找牛经纪。临动身妻子嘱咐:“要把钱带好,别麻痹大意。”有福说:“你放心就是了。”

当天下午,有福把奶牛牵回来了。3000元买了三头小母牛,算是便宜。全家人见了很高兴,街坊邻居也来看。都说这牛漂色好,长大一定孬不了。

张有福家自从买了牛,家里人比以前忙碌起来了。有福栉风沐雨在外打工,回家后便到坡里割草喂牛。赵氏里里外外更是忙个不停。不到半年,两口子瘦了不少,可牛肥了很多。第三年秋天,小牛长成了大牛。说来也真讨人喜欢,每头牛都下了牛犊,由三头变成了六头。几年之后,成了奶牛专业户,生活日增月升。

相山的病也渐渐好起来。说来也怪,大医院看不好的病,却被一个髯白如瀑的过路老人看透了。他开了十服中药,花了不到50元钱,吃了五服药便见好转。十服药服完,便能下炕活动了,有时帮母亲喂喂牛。母亲对他说:“你病刚见好转别累着,快回屋休息去。”

“娘!我两三年未出屋门了,外边的天地多么好,就让我出门活动活动,帮你喂喂牛吧。就是累点心中也舒坦。”相山苦苦恳求母亲说。

“要干点轻快活,别累着,治好你的病容易吗?”赵氏说。

“孩儿记下了。”相山说。自此后,他便每天帮助母亲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就这样,他的身体越来越有力气,不到半年便痊愈了。一家人非常高兴,亲戚里道也喜出望外。

又是几年过去了,相山长成了大人,提亲的不少。赵氏为他选了个忠厚老实的姑娘,过门后又勤快、又孝顺,第二年便抱了个胖娃娃。张有福可称起人财两旺之家。

德来初中毕业后,没有升上学,在家养起奶牛来。几年后也结了婚,媳妇倒孝敬老人,只是妯娌俩不搁,经常起纠纷。赵氏一看,这样不是常法,同丈夫商量说:“不如让德来公母俩到宗宅去过,免得以后起家务事。”

张有福觉得妻子的话有理,就同意了她的意见。说:“没有不散的宴席,他俩都已成亲,把经济二一添作五给他们分开。明天请他舅来处理一下。”

“分家并非孬事,分开后能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我们看着他们过两年,也放心了。总不能跟他们一辈子。”赵氏说。

第二天,赵氏把弟弟请来。又邀了几个有威望的族人,公公正正地把家给他俩分开了。自此后,德来夫妻二人搬到宗宅去住了。两家不再往来。赵氏仍留在张家。

第三年,德来有了闺女,小日子越过越红火。赵氏也常来常往。

不知不觉,十几年过去了。有福和赵氏已是风烛残年。按理该享享清福了,可赵氏患了不治之症。两个儿子不惜一切代价给他医治,但没能挽回他的生命。异姓兄弟二人锥心泣血,神态栖栖。

张家请来理事,准备为赵氏办丧事。俗话说“死了父亲好发丧”,死了母亲就有些难了。难就难在晚辈去姥姥家跪门。表兄表弟满意后,主家方可行柬发丧。赵氏家族倒知情达理。相山跪门后,赵家来辞灵,没提出异议,议定第二天下午火化。

再说德来家,因为赵氏改嫁于张家,这丧事便由张家来办,理所当然地把赵氏骨灰埋在张家林。可是,宗家不同意。德来媳妇认为:婆母虽嫁与张家,但没有结婚手续,死后理应同公爹合葬。再说婆母嫁与张家后没有生育,不能孤伶伶地入张家林。族人认为德来媳妇说得有道理,商议的结果是:在火化车未进村之前,把骨灰盒抱回来。

第二天下午,宗家纠集些近房族辈,在半路上等着。当火化车来到跟前时,德来向司机摆了摆手,车便停下来。司机问:“什么事?”德来说:“请你打开灵车门。”

门开了,德来二话没说,进车抱起骨灰盒就走了。弄得司机莫名其妙。

德来一行来到村口,只见张家走出一帮人。这时村口站满了观众。相山走向前问道:“德来,你这是干什么?”德来说:“我发送老人。”相山说:“我已准备停当,讣告都发出去了,还是让我送终吧。”这时德来家走上前,大声说:“不行!谁的亲老谁发送。”相山家一听也不相让说:“生身母不如养身母,这丧还是我发。”二人越争言辞越激烈,得来媳妇从地上捡了块石头,眼看就要打起来。正在这时,张有福和村委调解主任来了。调解主任说:“有什么事回家去解决。你们这是一种孝道行为,比败德辱行的人不知好上多少倍!”经他这一说,两家都消了气。

村调解主任调解时,张有福姿态很高。他说:“德来父亲去世早,就让孩他娘与他合葬,生前是恩爱夫妻,死后也让他们团聚吧。我死后有夫人陪伴,免得到阴间一夫两妻。”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张家只能供奉个牌位,赵氏的骨灰就由宗家去埋葬了。

第二天公事,两家都顾了乐班。张、宗两家相距不到20米。这天,看发丧的人特别多,邻村听说后也来了不少人。人们纷纷议论:生前有孝子,死后依然如此。赵氏可算是有福之人了。

说来也巧,那个给相山治好病的白发老者从此路过,问道:“这是在绐谁发丧?”有个妇女说:“相山他娘。”老者叹息地说:“这个人过日子太狠了。当初我劝她要爱惜自巳的身子,怎么不听话?相山的病好了没有?”那妇女说:“早就好了!听说遇到了名医?”老者笑了笑说:“他是喝生水不注意,把蚂蟥吞进肚里去了。多亏她继母照顾他。”说完便扬长而去。

呼和浩特治牛皮癣那家医院好女性癫痫要如何治疗比较好癫痫大发作的危害有哪些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