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男孩的心事你别猜

2019-05-18 11:47:5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见到邵伟的时候,姚红的心便情不自禁怦地一跳。这个如此帅气的男孩,怎么竟长了一双饱含忧郁、令人怜悯的眼睛?

姚红长睫大眼,身姿窈窕,爱唱爱跳,活泼热情,是他们这所大学公认的校花。自从见了邵伟,他那双忧郁的眼睛便时时在她的梦中浮现。二十来岁的帅气男孩,本来是应该充满憧憬和快乐的,这谜一样的邵伟怎么像个未老先衰的小老头,满怀忧郁呢?姚红断定邵伟有烦恼的心事,她决定要破译邵伟的心事,给他以帮助,消除他心中的忧郁使他像别的帅气男孩一样,开朗快乐起来。

邵伟读大四,高姚红一个年级。邵伟不但舞跳得棒,诗也写得相当漂亮,时不时有大作在报刊上发表。这些诗大都是写给一个叫雪晴的女孩子的,充满爱恋,凄美而动人。据他班上的女生们说,邵伟曾有过一段铭心刻骨的初恋,姚红猜测他的初恋情人便是雪晴,只是他们是如何分手的,雪晴是病故还是去傍了大款,姚红很想弄个究竟。

动了真情的女孩,是最傻的女孩。姚红为了接触、了解邵伟,从不读诗的她,不但将所有能找到的邵伟的诗全读了个遍,并且还将顾城、舒婷、海子等人的诗着全弄回来,一边吟哦,一边学着涂鸦,不久便有作品在校内外的报刊上发表。《献给不开心的SW》、《你的眉间为什么总是写满忧郁》、《男孩的心事怎么猜》,一首又一首,表现一个女孩儿对一个男生的关心、抚慰以及她对他如海心事的好奇。一时之间,姚红成了他们那所大学的“美女诗人”,她的诗句被一些傻乎乎的女生和情痴痴的男孩抄来背去,不少自作多情的追求者还厚着脸皮问姚红:“你的诗是不是写给我的?”“漂亮的女诗人,我可以成为你诗的主人吗?”弄得姚红哭笑不得,因为只有她自个儿知道,SW就是邵伟,她的诗全是写给他的。

一天周末,学生会举办交谊舞晚会。乐曲声中,姚红正望着呆坐在角落里的邵伟构思新的诗句,却见他忽然走到她的跟前,伸手邀请她:“美女诗人,请你和我共舞一曲好吗?”他忧郁的眼中闪过义丝亮色,语调柔和而充满磁性。刹那间姚红的心都醉了,真想扑在他的怀里狠亲他一下。“你是谁呀?”她做出一副傻妹的样子,呆呆地问,“为什么请我跳舞?”“我是SW,”邵伟不由分说拉起她来,拉了她的手,揽了她的腰,“是你这美女诗人诗中的主人公!”

完了!姚红的心中一声惊叹,我还尚未破释他的心事,猝不及防地便成了他的俘虏!不过很快姚红便释然了,美女诗人被帅哥才子俘虏,不正是命中注定的吗?而且邵伟的舞跳得实在是太好了,舒缓,流畅,舞步中还间有青春的跳跃和生命的活力,与他共舞,不论是哪一个女生,都会陶醉其间的!

“我的眉间虽充满忧郁,但却心明如镜,”边跳舞,邵伟边对她说,“你时时用美目关注我,找我的诗读,向我班的女生打听我的情况,还一首接一首诗地安慰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想破译你的心事,”姚红答,“想知道你这个本来应该快乐的帅哥,为什么如此忧郁?”“姚红,”邵伟突然庄重地告诉她“男孩的心事你千万别猜,若破译了我的心事,你就再也挣不脱它的羁绊了!”说着,随着舞曲的节拍,他轻轻地吟起了一首诗:“傻傻的女孩,你为什么要破译男孩的心事?一旦你懂得了他的秘密,就会成为他生命的诗句……”

整个晚会,邵伟和姚红跳了一曲又一曲,令男生、女生们羡慕又妒嫉。跳着舞,他背她的诗,她也背他的诗,一首又一首,令姚红依偎他越依越景,邵伟眼中的忧郁也一丝丝地淡去。自此,姚红常来邀邵伟唱歌跳舞,他也常来找她读诗论诗。姚红明白,她离破译邵伟心事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邵伟不住学生宿舍,他在校外租有住房。这天散课,他突然来找姚红:“你不是总想破译我的心事,认识雪晴吗?今天我让你见见他!”这事来得太突然,令姚红有些措手不及:“那我送个什么礼物给她?”“一朵小小的白花,”邵伟将一朵小白花别在姚红的胸前,姚红这才留意,邵伟不但在胸前别有朵小白花,而且还流了满脸的泪,“她离开我,已经有一年多了!”

随邵伟来到他的出租屋,见墙上到处都挂有雪晴的放大彩照,且每一张彩照下都附有邵伟的诗句。奇的是雪晴也长着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活泼雅丽,与姚红长得极其相像。“雪晴羽化而去,心海留下一片瑶红;”“初恋是命运碾不碎的雪片,情誓被天使用诗延续;”望着犹如自己孪生姐妹一般的雪晴,读着邵伟诗中“瑶红(姚红)”“情誓用诗延续”的句子,姚红不禁深深慨叹:“我尚未破译他的心事,就已挣不脱他的羁绊了!”

来到邵伟的卧室,迎面便见一幅巨大的邵伟与雪晴紧紧相拥的油画。“是请市里的一个名画家画的,”邵伟说,“他没要画酬,只要了那张他作为底稿的照片!”邵伟说, 将那张作底稿送给画师的照片递给姚红。姚红不想看他两人紧紧拥抱的样子,翻过照片的背面,只见一行娟秀的笔迹:“谁也猜不透的心事!”如咀嚼唐诗宋词一般姚红细细品味这句话的含意,禁不住一句话脱口而出:“好一个痴情的雪晴!”

“雪晴大学毕业到我们这座城市来打工,先我在这儿租房住,”邵伟让姚红在自己的对面坐下,涩泪从忧郁的眼中流出,向姚红敞开了他的心扉,“为了写诗我不愿挤住学生宿舍,便到这儿来租房成了她的异性室友。我爱唱歌跳舞,她也爱唱歌跳舞,我爱写诗她爱读诗,一来二去我们便从室友成为了恋人,同居起来。每天她早早起来做饭,服伺我用过早餐后便送我乘车去学校读书。我们住在相思胡同,门口不远处便是34路公交电车站。上车前她总要拥抱我一下,叮嘱我:‘下了课便回来,别让我牵挂惦念!’因为她在家等我,所以我每天下午一放学,便疯了一般乘车往出租屋赶路。电车在相思胡同34号站停住,一下车我就总能见到殷切守望的她。见了我她便不顾一切地扑上来抱住我,一边亲我一边噙了泪念叨:‘亲爱的邵伟,我终于将你盼回来了!’如久别重逢一般,令我幸福和激动!”

“想不到这个雪晴,如此执着如此痴情!”姚红喃喃念叨,低头看时,她的泪已一滴滴全滴在照片中的雪晴的脸上。

“我和雪晴痴情相爱,心心相印,两人原准备恩爱百年,白头到老的,谁知却阴阳相隔,情缘无期,”邵伟说,不停地哽咽、抽泣,“雪晴是在一个下着冬雪的黄昏被大货车撞死的,一想到这事我的心就疼得直流血。前一天晚上她还躺在我的怀里,说待我大学一毕业她就做我的新娘,筑一个温馨的爱巢为我生一个又漂亮又聪明的胖小子,谁知道第二天她就出了车祸。那天刚好是我的生日,下班后她又挂念着到车站接我,又急着去取她为我订下的生日蛋糕。当她提了蛋糕急匆匆横过马路时,竟被迎面急驰而来的一辆大货车给撞倒。她当时虽然被大货车撞飞了三四米远,但怀里还紧紧地抱着她为我订做的生日蛋糕。当我闻讯赶到案发现场,奄奄一息的雪晴只来得及把带血的蛋糕递给我,断断续续说了句‘祝你生日快乐’,就倒在我的怀里闭上了她美丽的眼睛。雪晴一死我也万念俱灰,几次想自杀殉情随她而去,但丢不下父母丢不下学业方才痛苦地活下来。此后我终日以泪洗脸,满眼忧郁地写诗怀念雪晴,直到碰上酷似雪晴的你,我差点儿死去的心才慢慢复苏……”

“邵伟,雪晴虽逝但她的情还在,让我接替她陪你走完未来的人生路好吗?”听完雪晴的凄美的故事,姚红再也克制不住自己,扑过去紧紧地拥抱了邵伟,噙着热泪说道,“我可以接替她为你做早点,到相思胡同34路公交电车站去接送你,与你读诗写诗,做你的新娘为你生一个又聪明又漂亮的大胖小子……”

“谢谢你,姚红,”邵伟轻轻推开姚红,用手给她抹泪也给自己抹泪,“你要接替雪晴走进我的心中,可能会要付出好大好大的牺牲呢!”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个女孩如泣如诉的歌声:“男孩的心事你别猜,一猜就有泪流下来……”听着这哀怨、凄婉的歌声,姚红抬头去看邵伟,发现他那双忧郁的眼中,正流着任他总也抹不尽的泪。

白癜风生活中的预防该怎么做呢尿布银屑病的基本诊断方法有哪些珠海可以起到预防癫痫的作用吗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