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王子与太监

2019-03-28 20:09:0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知道王为什么要留下我。

我亲眼看见王的刽子手,手起刀落。我亲人们的头,就像这个季节的水果一样,坠落下来。我注意到,刀锋像闪电一样穿过人的身体,是那末的干脆利落。刹那间并没有任何液体流出。往后我想,如果刽子手用的是一把发烫的刀,那极可能伤口当时就愈合了。就像我曾做过的一个实验。我跟长兄太子殿下打赌,说我能用大刀切鸡蛋,而且保证里面的蛋黄蛋清不流出来。他说,如果我真的做到了,他就不当太子,把它让给我。唉,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有甚么办法,一天到晚提着那太子的名号到处跟人打赌,弄得我一见他也便说出打赌的话来。不过他就是赌输了,他人也不敢要他的赌注啊。就好像谁拿着一大块金砖上集市买东西,谁敢找?谁找得开?他似乎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赌得更肆无忌惮。我说,你的太子的名号,我找不开,但我肯定能赢你,说着,我找来一把薄刀,在火里烧得通红,抽出来,朝鸡蛋咔嚓一声砍去,只见鸡蛋立时裂成完全的两半。长兄太子殿下对我佩服得不得了,说等他日后登了基,要封我做宰相。

可是他没想到他等不到登基的那一天了。王的部队碾压了我们的小国。王室首当其冲成了轱下之泥。轮到我时,王忽然低喝一声,伸手制止了刽子手飞起的刀影。他问我叫甚么名字,我说我叫J。他说这个名字好听,你就不用死了,随着我吧。

于是我一家百十号人,只有我独自活了下来。我活在王的身边。我猜他早晚是要把我杀掉的。之所以还未动手,大概是想多欣赏我受恐惧折磨的窘样。就像一只猫,由于不饿,并不急于把抓来的老鼠咬死,而是欲擒故纵,把老鼠提了又放,放了又捉。直到最后它一口咬断老鼠的气管时老鼠感恩戴德如释重负,感激它让它终究摆脱了活着的痛苦。王杀我是早晚的事,他在耐心地等着我声泪俱下地求他把我杀掉,然后对他的大臣们说,你们看,不是我要杀他,而是他自己求我杀了他。大臣们便齐声歌颂王的文治武功。

但我的估计明显太乐观了。那天,王仔细地看了看我,又问我平时读甚么书,听甚么音乐,接触过哪些人,曾拜哪些人为师,如此等等。尽人皆知,我们小国出过几个很有学问的人,其中的一个就做过我的老师。王沉吟片刻,小孩便秘怎么办说,你去拉场屎吧。

王就是王。拉屎这么小的事情,他竟然用了“场”。好像那是一场运动,一场战争。

实际上,还真是一场战争。或说,是一场战争的开始。我说,不用拉屎,由于在大王的军队进来之前,我已拉在裤裆里了。如果父王还活着,听我这么说,定会气得半死。不过也不白带多平时注意什么一定。他儿子那么多,哪在乎我说了甚么,做了甚么。他在意的只是太子殿下。或者说,无论我说得对还是做得对,他都不屑一顾。而当我说错了或做错了,他就大发雷霆。那好,就让他大发雷霆吧。这时候,他一定悲悲切切在我头顶上,捶胸瞪眼,恨我不争气。他哪知道,我是故意这么说的。我觉得,当着王的面说拉屎这么脏这么恶俗的事情,王一定会皱眉头,好像屎点子溅到他身上去了似的。

而王听了我的话,开心地大笑起来。他说,你不像是一个王子,不像是从宫庭里出来的啊,我这个人,善于用别人的长处,这也是我们王国所向无敌、一路势如破竹产后流血不正常怎么办的缘由。我要你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我后宫里一直缺个像你这么有才华的人,你就到那里去吧。

王挥了挥衣袖,立时有两个宫里人从帘子后面冲上前,摁住我,把我拎了出去。我只能看见自己的脚尖,蜻蜓点水似的在地上迤逦。强烈的日光照在大理石上,有些刺眼,但是转瞬间,我被扔进一个暗室。只见寒光一闪,我下体1麻,便马上失去了知觉。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