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恶魔直播间第一百八十九章另一个自己情

2019-01-14 13:01:0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恶魔直播间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另一个自己

女鬼身上穿着大红色的婚纱,王佳一早就注意到了,只是她从一开始就处于恐惧之中,尤其是最后女鬼在她面前生生吃掉她弟弟王旭,更是让她濒临崩溃的边缘。

她根本就无法思考。

直到现在,女鬼用大红色的婚纱诱惑,才让王佳猛然想起一个可以逃避掉鬼不用再承受恐惧的办法。

“这一关是来拿大红色的婚纱,我只要拿到婚纱,女鬼就会消失!”

王佳精神猛然就是一振!

“乖,只要你开口认错,我就会离开,再也不打扰你。”

女鬼又在一旁诱惑了起来。

王佳从地面爬起来,用敲出一行字来:“我要你身上的婚纱,怎么才能给我。”

敲完后,她将屏幕对准了女鬼。

“不是早告诉你了吗,只要你开口认错,我就会把婚纱给你。”

女鬼桀桀笑道。

“我认错就可以,对吗?”

王佳又打字道。

“不,你得开口才行。”

“我可以理解为,你要听到我的声音,对吗?”

“没错,我是要听到你说话的声音!”

“生路应该就在这儿了。”

王佳脸上首次露出放松的神情来。

“我一开口,就会死,可是鬼却必须要听到我说话的声音,才会给我婚纱,我必须找出一种不用开口,又可以说话的方式!”

这种方式其实很简单,提前用录音,然后将录音播放给女鬼听就行。

可是现在,录音明显的不行,在这么一个全封闭的密室环境中,只要开口,不管声音多小,都能被鬼听到。

“可恶,我到底要怎么才能弄出我的声音来!”

王佳拼命的翻,希望能够找出自己以前录的一些音频来。

可惜,王佳平时不爱聊天,、根本就没有发过语音的聊天记录,她也不喜欢自拍自己录制视频啥的,翻遍了,却是根本找不到任何一点音频文件。

王佳又试着给人发消息,试着上,试着发短信,都无法实现。

“完全无法使用,我自己又不能开口,我到底该怎么弄出我的声音?怎么办?”

······

秦明最终还是狠下心,硬着头皮给塑料模特擦血泪。

然而,根本没用,他擦掉多少,血泪就会再次出现多少。

“既然擦不掉,那么我不让你流不就完了!”

看着那已经睁开一半的眼睛,秦明眼中闪过一抹狠戾来。

他随手将腰带上别着的一把小刀拔出来,丢掉皮质刀套,对着塑料模特的眼睛就插了下去。

秦明的刀,还是挺锋利的,比较容易的就插进了塑料里。

嗤的一下,就好像是插进了人的皮肤一样,那血就往外喷了出来,一个不察喷了秦明一脸。

秦明吓了一跳,刀子直接掉在了地上。

“既然能挖掉眼睛,那就挖!”秦明一张脸已经变得非常狰狞,咬牙切齿的如同一只野兽,弯腰拿起刀子就又往模特脸上割,“我看你没眼了还怎么睁眼!”

挖眼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模特被挖的那只眼不停的喷血,完好的那只眼,则是怨毒无比的瞪着秦明,这对人的考验还是比较大的。

如果不是秦明以前混过,是绝对承受不住的。

好在,这个过程有惊无险,并没有出什么纰漏,他终于将那只眼睛成功的挖了出来。

“九个塑料模特,十八只眼睛,得快点了!”

秦明的刀子,就向另外一只眼睛刺过去。

可这一刀还没有落下,

他就看到,塑料模特的另外一只眼睛,竟然完好无损!

之前被挖而流出的一地血,全都消失不见,那只眼睛还是保持着半睁的模样,好像从来都没被挖过!

“挖眼睛,没用!”

秦明又狠狠的抓起自己的头来,挖眼睛没用的话,到底再怎么办呢。

“对了,割‘皮肤’!”

目光落到模特身上穿着的婚纱,秦明又想到了一招。

婚纱不是像皮肤一样“长”在塑料模特身上拿不下来吗,那我直接用刀把这层“皮”给割下来不就完了?

反正他之前用刀挖眼睛已经验证踏上第一千步的时候过了,塑料模特并不难割。

想到就做,秦明一手抓住领口,另外一只手拿着刀子,就割起来,和挖眼睛一样,嗤的一下,模特开始流起血来。

秦明咬着牙,视而不见,刀子继续割,婚纱的领口,一点点的被他割下来。

每割一刀,都有血往外流,虽然明知道自己割的是塑料模特,可他还是产生一种自己是在剥人皮的错觉。

尤其是他“剥皮”的这个“人”,还一脸怨毒的看着他。

“看什么看,老子剥的就是你的皮!”

秦明恶狠狠的骂了一句,继续“剥皮”。

他原本以为自己需要割很久,却没想到,这婚纱只是脖子那一点点“长”在模特身上,把那里割完后,后面的就没“长”在模特身上了。

“哈哈,老子真是太聪明了,这就找到了拿婚纱的办法!”

秦明又用刀子将婚纱的裙摆和模特的腿割开,整个婚纱,就全部被“剥”了下来。

刀子往地上一扔,把模特的两条胳膊卸下来,秦明双手抓住婚纱,往上一提,刺溜一下,就把整个婚纱都从模特身上提了下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感觉身上突然一凉?”

拿着婚纱,秦明却是浑身打了一个冷颤,感觉自己突然闯入了冰窟,冷的他浑身发颤。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里一下子变冷了?”

秦明警惕的转头四处看,却是什么都没发现。

“不管了,冷就冷吧,反正冻不死人,抓紧时间将这些婚纱都‘剥’下来再说!”

秦明将那婚纱往地上一扔,迈步就往下一个模特那走去。

这么一走,刺溜一下,秦明感觉自己的衣服落在了原地了。

“好端端的,又没人脱我衣服,我衣服怎么会落在原地呢?”

嘀咕着,秦明转过了身。

他看到,“他”,还站在原地,根本就没有走!

“怎么回事,怎么还有一个我?”

秦明吓了一跳。

按说突然出现另外一个自己,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下,秦明理应害怕才是,但是他对于后面那个自己,却是根本不怕,反而是产生一种亲近的感觉。

“太奇怪了!”

秦明慢慢向另一个“他”走过去,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控制器型号价格
硫酸羟氯喹片报价
德国洋甘菊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