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5谁惹下的大麻烦么

2019-01-11 14:33:0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5.谁惹下的大麻烦?

或许一世真爱只有这一次

“呃”

勇度艰难的从一团糟的舰桥上爬起来,在刚才的可怕撞击中,他整个人都被从指挥椅上扔了出来,他的脑袋砸在地面上,感觉似乎脑子里的共生机械都被砸的暂时失去了作用,他抬起头,眼前的舰桥操作台都因为能量倒灌满是跳动的火星和电弧。

头顶上的投影灯也一闪一灭,显然,这艘他耗费了巨资打造的战舰,已经进入了大破状态,这要运到南银河的地下维修站,估计得花很大一笔钱才能修好。

当然,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克拉格林,你这老狗,你还活着吗?”

勇度揉着脑袋从一片狼藉的地面上爬起来,他扶着已经因为引擎被洞穿而彻底关机的指挥台,左右看了看,他的火炮长的脑袋和身体分家了,这个从一开始就跟着勇度的异星勇士,以一种很不体面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海盗生涯,而在另一边,他的二副的手指不小心撞到了断裂的能量导管,只剩下了一副焦黑的骨架还在冒着黑烟。

“啊,我还活着!见鬼,我的手...”

克拉格林的左手以一种不正常的方式扭曲着,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5谁惹下的大麻烦么

他虚弱的靠在墙角,身上还压着三个倒下来的椅子,勇度走上前,把他从地面上拉起来,两个人跌跌撞撞的走出舰桥。

在外部,这艘被彻底洞穿了引擎,彻底揉在一起的飞船已经从运行轨道上脱离,正在缓缓的失去反重力力场,它开始失重盘旋,正在一点一点的被下方的荒芜星球的重力捕获,如果在这么下去,这艘失去了动力的飞船,迟早会变成悬浮于这星球之外的太空垃圾。

“人呢?”

勇度激活了临时的通讯频道,高声喊到:“人都死到哪去了!”

“首领!我们在机舱里!快来,突击舰完好无损,我们可以坐着这些小宝贝们飞出去!大船已经没救了!”

勇度和克拉格林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沉重,但他们还是快步走向内部机舱,对于星际海盗而言,自己的命永远是最珍贵的,一切都是身外之物,即便是少了这艘船,勇度海盗团只要还存在,就依然是这方星域的一霸。

“那玩意到底是什么?”

勇度行走在空无一人的应急通道中,他扛着克拉格林一边走,一边问到:“它还能自我变换外形,还有那种冲击力,是克里帝国的秘密武器吗?”

“不,不是!”

克拉格林有气无力的说:“我曾经在南银河的一次消遣里,听人说过,在银河另一端,有种神秘的机械生物,他们自称为赛博坦,他们的身体就是钢铁的巨人,但可以自由的变换外形,赛博坦人的世界已经毁于内战,据说其中有些激进派沦为了宇宙罪犯...我们可能只是运气不好,遇到了一个伪装成克里战舰的疯子。”

说着话,他的目光透过旁边的舷窗,看向战舰内部,在那里,在废土飞船的中央引擎中,那黑色利剑型的飞船直刺入其中,前方的钢铁扭曲着,那覆盖体表的神秘蓝色火焰已经彻底熄灭,而在它表面还有光弧和火焰在跳动,显然是已经完全毁掉了。

“疯子?不!”

勇度面色阴沉的摇了摇头:“我早就不相信巧合了,克拉格林,我的小兄弟,我严重怀疑,这是克里人的阴谋...在山达尔的时候,我听说了,指控者罗南最近在找某样东西,我怀疑,他和我们找的是同一样东西!”

“你是说,奎尔从罗南手里抢走了那个灵球,所以我们才遭到了他的袭击?”

克拉格林一下子来了精神,他抿了抿嘴:

“那接下来我们就要赶紧去山达尔,只要拿到那笔钱,我们就还能再买一艘新的战舰,比这艘更大,更豪华的那种!”

“恩,说的不错!”

勇度扶着克拉格林走进了电梯里,他沉声说:“所以找到奎尔,我们就相当于有了一切,那个混小子!他给我们引来了大麻烦!”

“但这是好事...”

两个心思鬼祟的家伙非常有道理的分析出了一大堆,但如果他们知道真相,估计眼泪都会流下来了,远在数万光年之外的指控者罗南,正在满心愉悦的虐杀着山达尔流亡者,也是莫名其妙的背了个锅,但没关系,很快,很快他们就会知道真相了。

“快来!首领!你的坐舰已经准备好了!”

整个飞船的所有人渣们都聚集在这艘大船的内部停机仓里,星际海盗们打家劫舍肯定不会每次都用这艘废土大船,实际上,这艘大船的角色很复杂,它是海盗们的家,开趴体的场所,卫生间,就餐室以及唯一可以放下心休息的大本营,最后它还是一艘运兵船。

是的,数以百计的小型突击舰就被放置在这艘大船的停机仓里,这些突击舰的型号和星爵奎尔的米兰诺号差不多,每一艘可以乘坐个人,这些火力十足,动作迅速,而且很不容易被发现的小型战舰,才是星际海盗们的最爱和他们的真正武器。

当然,和他们糟糕的品味一些,这些本来很好看很威武的小玩意们,也被涂成了乱七八糟的颜色和涂装,一看就是一群杂牌军。

“走吧走吧!”

勇度亲自坐上了自己的私掠舰的驾驶台,作为一个成名已久的老海盗,他绝对是这片星域里最好的驾驶员之一,他晦气的在通讯频道里喊到:

“我们先去鲁尔星补充弹药燃料,然后直飞山达尔外围小行星带...在那里集合!”

这位狡猾的领袖在之前和船员们的交流里,已经发现了一些不太妙的征兆,于是他干脆孤注一掷:

“放心吧,这艘老家伙毁了,没关系!我已经在帕尔斯星系定制了一艘火力更猛,配置更豪华的大家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最后一刻伙...只要完成这一单,我们就可以有个新家了,介于这一次糟糕的运气...单子完成之后,每个人都能拿到10万星元的分红!你们这些吸血鬼渣滓,最好别打什么歪脑筋!”

“哦哦!勇度万岁!”

“首领万岁!”

通讯频道里传来了人渣们的欢呼声,也有几个心思阴沉的家伙默默的关掉了已经瞄准了勇度坐舰的武器系统...是的,人心浮动的时候,往往就是改朝换代的时候,谁又愿意一辈子当个小弟呢?

伟大勇度的追随者XX,远没有伟大的XX听上去更威风,不是吗?

勇度就像是个手艺高明的驯兽师,一手握鞭子,一手握糖果,缺一不可。

不过就在眼前的停机仓的舱门打开的那一刻,欢呼声却戛然而止。

因为就在眼前,在舱室之外,苍白的光芒照耀中,6个身影排成一排,正站在那里,就挡在这数百艘突击舰的前方。

“我说...我才刚来,你们就要走了吗?”

赛伯双手拄着自己的战争权杖,他歪着脑袋,打量着眼前花花绿绿涂装的那些突击舰,一抹不屑在他眼中一闪而逝:

“就这么着急...去送死吗?”

尽管只是低声言语,但那声音却无比清晰的传入了在场每一个人渣海盗的脑海里,而在他身后,仆从123号双手持有克里帝国制式的重武器,那种可以轻易摧毁任何小型飞行器的多管机炮,这玩意一般都是被放在战机或者战车上的庞然大物,但现在,这些被毒液改造过的鬼面怪物,却可以轻松双持,在他们身后背着巨大的弹药箱,6支炮管封锁了眼前的空间。

而在赛伯身边,蛮横的西姆粗鲁的朝地面啐了一口,腐蚀性的口水将地面的钢铁腐蚀的呲呲作响,大天狗优雅的摇着羽扇,腾起的火焰和狂风将舱室唯一的出口彻底封锁。

赛伯说的是英语,按理说,这些外星人是不应该听得懂的,但实际上,由于有奎尔的存在,这些人或多或少都能听懂一些,随后,突然爆发的嘲笑声将眼前的6个人彻底淹没。

“哈哈哈,这傻蛋以为自己是谁?”

“他居然妄想用身体来对抗战舰!”

“打死他!他也是个恶心的地球佬!”

“我们终于可以尝尝地球人的滋味啦!”

这些混杂着各星球方言的胡言秽语有很多都是赛伯不能理解的,但没关系,仅仅是从语境都能听出来这些混蛋们在说什么,赛伯的表情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如果仅仅用污言秽语就能让他勃然大怒的话,那他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反倒是粗鲁的西姆最先受不了了。

在最前方的两艘突击舰的火炮开始旋转的那一刻,西姆咆哮一声,整个人向前踏出一步,魔龙形态完全适用,在火焰链条的子弹发射出来的瞬间,他的大爪子一左一右挥舞着,将三艘突击舰彻底抓碎,将它们扔向天空,那些形态各异的外星人狂呼着,然后被西姆叼在嘴里。

“咔擦咔擦”

骨头撕裂,血肉横飞的咀嚼在这一刻让所有的海盗们目瞪口呆,看着眼前这头体长40多米的庞然大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火炮,子弹,飞弹,所有的毁灭性武器朝着西姆涌动,魔龙不屑的将嘴里的血肉咽下去,张开嘴,更炽烈的地狱魔火将眼前的一切都吞没了。

不过这些东西好歹都是外星科技,也没有那么不堪一击,灼热的火焰只是摧毁了不到五分之一,其他的突击舰飞快的升空,准备强行突破赛伯身后的火焰和风暴的封锁,但大天狗手中的羽扇向外一摇,散乱冰冷的空气被驱使着倒灌进了那些推动引擎的内部,只是十几秒钟之后,眼前被困在狭小空间中的突击舰就一个接一个的熄火,砸在地面上。

那些还在负隅顽抗的混蛋们,则被仆从123号挨个点名,他们被毒液赋予的强横力量,让他们足以支撑起这种炮管足有人体粗细的重火力双持射击,而在这种无处躲避的空间中,被这样的重型速射炮击中的下场,只有一个...

“好了!够了!”

一个声音在突如其来的火焰爆炸地狱中响起,赛伯睁开了微闭的眼睛,看到了正从突击舰里走出来的勇度,这个家伙的照片他见过,就在仆从1号调出关于奎尔的信息之后,勇度被标志为他的老板和他的监护人。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蓝皮肤,脑袋上有红色机械的家伙,就是那个小偷的抚养者。

“我们投降!”

勇度站在距离赛伯只有十几米的地方,他的声音在通讯频道中响起:“够了!不要做毫无意义的伤亡,我的兄弟们,这显然是我们无法对抗的强敌!”

“放下武器,投降吧!”

他看着赛伯,赛伯也看着他,后者的双手缓缓的在身前向外拉开,就像是在做着投降的姿势,他的身体向后停止,腰间隐藏的东西也在这一刻暴露在了赛伯眼前。

那像是一个黑色的箭袋,但其中只有一支箭,而且利箭的箭羽也不是羽毛,更像是一种能量聚合体,散发着红色的光芒。

“咻!”

勇度眼中闪过一丝残忍的杀意,他嘴里迸发出了一声古怪的声响,就像是吹口哨一样,腰间的那只金色的箭飞快的弹出来,伴随着口哨声变得急促,它就像是真正飞射出来的箭矢一样,以超快的速度朝着赛伯的心脏冲了过去,赛伯看的很清楚,在这金色利箭的顶端,同样闪耀着红色的光芒,锋利无匹,甚至切开了空间。

这应该就是勇度的杀手锏...足以洞穿星舰甲板的暗杀神器,来自他古老猎人文明的最高科技结晶。

在勇度人生的前几十年里,从未有人能躲开这小玩意的致命一击,他认为,眼前这个怪物,也一样!

在从小被父母卖给奴隶贩子,直到他亲手宰了那个可能会吃掉他的混蛋之后,就再没人从能从他手里夺走他的自由,神...也不能!

但是....

“当啷”

锋利无比的利箭撞在了赛伯的胸口,艰难的撕开了毒液变得坚韧的防御,但却撞在了赛伯的皮肤上,再也无法寸进。

他低头看着这在自己胸口飞速旋转,甚至迸发出了火星的金色利箭,又抬起头,看着勇度,嘴角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所以...你打算用这种玩具,来杀我?”

路由器怎么安装
女生衣服尺码价格
济宁到无锡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