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古代农家日常第二百五十七章运气一般

2018-11-06 09:39:3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古代农家日常 第二百五十七章 运气一般

参考的学子们排着队,由胥吏们检查后放行进入。队伍缓慢移动,终于轮到杜锦宁了,陈氏和杜方菲的一颗心都提了嗓子眼里。

只见杜锦宁十分主动解开外袍,递给胥吏检查,又将里面穿的一件小背心脱下给了另一人,此时她身上便只着了白色的中衣。紧接着,她把脚上传的靴子也脱了下来,只穿着雪白的祙子站在地上。

她如此主动,神情又十分从容而淡定,一副坦荡荡的样子。再加上容貌出众,气质不凡,给人的印象自然十分好,一看似乎就是世家大族的子弟。

检查的胥吏们都是跟着主考官县令从外县过来的,虽说不认识漓水县的世家子弟,但看举止看气质总能看出一些。因为有一大家子的牵累,那些世家子弟是不会作弊的,杜锦宁偏又给了他们出身高贵的错觉,因此在检查的时候他们也就只是草草在她的衣兜里摸了摸,又往靴子里随意看了两眼,就把衣物还给她了。

而另有一个检查食物的小吏在考篮里翻了翻,把卷起来的两张薄饼都打开来看了一眼,见那饼能透光,里面有没有夹带一目了然,便不再将其撕开了,直接放回了考篮;再看看了她带的伞还有笔墨等东西,并没有发现有纸片,便挥了挥手,示意杜锦宁进去。

“你这饼烙得好,等府试的时候我也这么干。”杜锦宁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说话声。

她转头一看,却是梁先宽。

“先生刚才还找你呢,你怎的来这么晚?”杜锦宁问道。

梁先宽不好意思地笑笑:“起晚了。”

杜锦宁挑眉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他是真的心大得县试都不在乎,还是仅仅只是借口。见得梁先宽已开始宽衣解带了,她提了考篮,往里走了几步,站到了书院作保的先生面前。

作保的书院廩膳生先生见了她过来,大喊一声:“博阅书院学子杜锦宁。王某作保。”

另一个县的教谕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便微微颔首,站在他旁边的另一个人便示意她进去。

直到杜锦宁的身影消失在大门里,站在外面的陈氏和杜方菲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陈氏感谢了关嘉泽等人一番,便跟着杜方菲、许成源去了许家。

“走吧,我们去茶馆坐坐。”齐慕远道。

他们县试的时候,杜锦宁可是等着他们出来的;今天他们也会等杜锦宁出来。

漓水县并不是什么富庶大县,文风也不是特别昌盛。县学里也就一个教谕两个训导外加几个先生。每年在县学里读书的童生和秀才也不过是十几、二十个。因此县学的面积并不大,不过是一个两进的院子,两进院子都只是朝南有三间宽敞的屋舍,东边和西边就只是走廊。朝北的两进建筑,第一进是带了回廊的门庭,第二进则是挂了圣人像的穿堂。穿堂两边各有一处厢房,是先生们歇脚的地方。

而参加考试的都是历年来积攒下来的读书人,下到如杜锦宁这般十来岁的少年,上到六七十岁的老翁,老老少少差不多五六百人。这县学的六间屋舍自然坐不下,院子及走廊便摆上了桌子。天不下雨的时候还好,一旦下起雨来,在院子里考试的考生就遭了殃,只能打伞遮雨。如果雨水打湿了试卷,模糊了墨迹,那只能自认倒霉,需得等到第二年再来考试。

杜锦宁的考号是寅字二十号。她先在第一进的院子里看了一圈,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她长舒了一口气。

虽说运气不是顶好,没能混进屋子里,座位是在走廊上,但好歹头顶有遮雨的地方。这南方春季的天那是娃娃的脸,说变就变,这会子又没有气象局,谁也不知道一会儿会不会下雨。

因为每年都有一场声势浩大的县试,桌椅板凳县里倒是配合齐全。但这些桌椅板凳也是用了又用,有些实在不能用了就换了

网络捕鱼平台
纯净水设备厂家
广州防水补漏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