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女生

汉朝历史上一介女子卫子夫怎么成了汉武帝的皇后

2019-06-30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汉武帝的皇后卫子夫出生于汉景帝年间,身世寒微,其家号卫氏,在当时的平阳侯曹时(抑或曹时之父曹奇,因卫子夫出生之年不详)封邑境内。其父之名史不见载,母亲卫媪

安邦兴国舍我其谁盘点中国古代十大名相

曾为平阳侯家僮,一说侯妾。卫子夫年少时或被送往平阳侯家教习歌舞,遂为平阳侯府讴者(歌女)。卫子夫上有一兄二姐,兄长卫长君早逝,长姐卫君孺(卫孺),次姐卫少儿,卫少儿有子名霍去病。卫子夫又有同母异父兄弟三人,即卫青、卫步、卫广。

侯府初见

汉武帝建元二年(前139年)春天,上巳日。汉武帝刘彻去霸上祭祀先祖,祈福除灾。回宫时顺路去平阳侯在京府邸看望当时嫁给平阳侯曹时(曹寿)的大姐平阳公主。[8]虽然汉武帝方即位一年有余,然自太子娶妃至即位亦已然数载,却并无子嗣。平阳公主便效仿姑姑馆陶公主(窦太主)择良家女子欲以进献天子。

恰逢武帝霸上祓禊归来小憩侯府,平阳公主便将先前物色好留在家中的十几个女孩精心装扮,并令她们拜见武帝,然而武帝却并不满意。于是平阳公主命十余人退下,继而酒菜开筵。这时,侯府的歌女上堂献唱,子夫亦在其中。武帝望去众人,一眼便看中了卫子夫。继而,武帝起身更衣,子夫则随去侍候,并在尚衣轩中得到初幸。武帝回到筵席后非常高兴,赐给了平阳公主黄金千金。平阳公主因此奏请将子夫送入宫中,武帝欣然答应。临别上车之时,平阳公主亲抚着子夫的背说:“走吧,在宫里好好吃饭,好好自勉努力,将来若是富贵了,不要忘记我的引荐之功。”

尊宠日隆

自建元二年入宫以来,时隔一年多的时间里,卫子夫竟然再也没有受到召幸。建元三年(前138年),汉武帝再次选择宫中年迈体弱等无用处的宫人释放出宫。卫子夫因此得见天子,哭着请求武帝释放她出宫回家。武帝怜爱卫子夫,再一次临幸了她,卫子夫亦因此而怀孕。汉武帝对她的尊宠也一天胜过一天。

然而好景不长,当时的皇后陈氏是大长公主(馆陶公主)刘嫖之女,因当初武帝尚为胶东王时,刘嫖为其得立为太子出了力气,陈皇后亦以此原因而骄横高贵。当她听说卫子夫得到汉武帝宠幸而怀孕,自己却数年没能生孩子,便嫉妒卫子夫。其母刘嫖亦因女儿不孕而嫉妒卫子夫,便派人去抓捕卫子夫的弟弟,当时在建章当差的卫青,欲杀卫青以恐吓卫子夫。所幸卫青的朋友公孙敖带领一干壮士及时相救,使卫青免于一死。武帝得知此事后,便召卫青为建章监,并加侍中。卫子夫的兄长卫长君也得到显贵,亦加为侍中。数日之内,赐给卫家的赏金累计竟达到千金之多。

卫子夫受到汉武帝的大宠,封为夫人。先后为汉武帝生下三女一男。而其家族更是得到极度的显贵。卫子夫的长姐卫君孺嫁给太仆公孙贺为妻,二姐卫少儿因与陈掌有私,汉武帝便召来陈掌使其显贵,公孙敖亦因与卫家亲近而受益。卫青则升为大中大夫之职。纵览汉武帝一朝,更无此幸。

极宠册后

汉武帝元光五年(前130年),因陈皇后巨资求子而不得,于是使用妇人媚道害人邀宠的事情被察觉。武帝非常愤怒,便派御史大夫张欧负责此案。当时张欧的下属侍御史张汤深入案件,追查出楚服等人为陈皇后施巫蛊之邪术,祝告鬼神,祸害他人,属大逆无道之罪。至此,为后11年的陈皇后于秋七月乙巳日以受人迷惑行巫蛊事被废。

此后半年有余,卫子夫再次怀孕。元朔元年(前128年)春天,已承宠10年的卫子夫为称帝12年之久,时龄29岁的汉武帝生下第一位皇子。武帝异常欣喜,便命令当时善为文者枚皋及东方朔作《皇太子生赋》及《立皇子禖祝》之赋。为感谢上苍赐予他的第一位皇子,武帝又修建了婚育之神高禖(句芒)神之祠以祭拜之。举朝臣子亦为这位迟来十余年的大汉皇长子的诞世而高兴。武帝为皇长子取名为刘据。

欢喜之暇,时为中大夫的主父偃上书武帝,请立卫子夫为皇后。武帝欣然准奏,择元朔元年的春天,三月甲子这一日册立卫子夫为皇后。诏曰:“朕听说天地不变,施化不成;阴阳不变,物不畅茂。《易》说:‘因势变通,人民的精神才会振作。’《诗》说:‘通天地之变而不失道,择善而从。’朕欣赏唐虞而乐观殷周,愿汲取历史的经验教训以为借鉴。现在大赦天下,与民更始。有的犯了罪畏罪逃亡及久欠官物而被起诉,事出在孝景帝三年以前的,都免予处理。”至此,空闲一年八个月的未央中宫椒房殿再次有了新的主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陈世美已经成为负心男人的代名词,那是因为戏剧《铡美案》的深远影响。

《铡美案》又名《秦香莲》,极受民众喜爱。上世纪70年代末,刚结束“八亿人民八个戏”的局面,很多传统戏剧又重现舞台。历史上确有陈世美这个人,但他不是宋代人,而是清代一名官员。他没有喜新厌旧,是一位口碑不错的干部。

传统戏剧中的陈世美,自报家门是“湖广均州人氏”。据《均州志·进士篇》记载:“顺治十二年,乙未科史大成榜,陈年谷,官贵州思石道兼按察司副使布政司参政。”又据《湖北历史人物辞典》记载:陈世美,清代官员,原名年谷,又名熟美,均州(即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出身于士官之家,清初游学北京。

顺治八年(1651年)辛卯科进士。初任河北某地知县,后因得康熙赏识,升为贵州分守思仁府兼石道按察使,兼布政使参政。在贵州为官时,同乡同学来投,谋取官职,他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律谢绝。

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同京赶考时,曾以钱财相助,因遭总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而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

清史档案揭清史中的荒唐正德皇帝

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一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陈的一个后人看

是谁的死去让朱元璋伤心欲绝不立皇后

了,气得当场吐血,陈世美第八代孙还组织家庭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有人也许会问:陈世美被冤枉也是清朝的事,怎么会扯到宋朝、扯到包公身上去了呢?这就源于一次偶然的恶搞。相传清朝某年正月十六,某地请来一个戏班子,先演《陈州放粮》,再演《秦香莲抱琵琶》。本来《陈州放粮》演的是宋朝,《秦香莲抱琵琶》演的是清朝,风马牛不相及。

《秦香莲抱琵琶》演到中午,看的人越来越多,情绪越来越激动。按预定情节,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又放走秦香莲,韩琪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又是到此煞戏了。看戏的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

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下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哎呀,事到这般时候,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弹衣整冠,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按照掌班的策划,迎合观众的心理,他高高举起铡刀,将陈世美咔嚓了事。台下一片呼声。从此,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变成大戏《铡美案》,越唱越火,陈世美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TA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