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女生

神木医改背后0

2019-06-14 来源: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政府主导的神木全民免费医疗,其中暴露出的问题,为未来全国医改提供了前车之鉴;而一个资源枯竭地区政府所提供的高福利,也旨在为潜在的社会危机打一剂预防针

本刊记者/周政华(发自陕西神木)

煤炭所带来的巨大财富,正促使陕西省神木县政府变得慷慨起来。

如果不是25年前,一支来自西安的勘探队在这里发现了中国最大的煤田,神木仍将为贫困所折磨。如今,生活在这座陕北县城的40多万居民,正享受着全国民众羡慕的高福利——12年免费教育和全民免费医疗。

一些人甚至认为,这里是“中国离共产主义最近的城市”。不过,当地政府在计划“还富于民,共享改革开放成果”之前,却从未料到“好事”险些被“搞砸”。

免费之后

问题出在全民免费医疗上。

政府显然低估了多年来“因病致穷”人群的庞大数量。今年3月1日,神木县正式启动全民免费医疗后,县内7家合作医疗定点医院的门诊挂号处就排起了长龙,住院部的楼道里也架起了临时病床,一时间人满为患。

姚余珍就是众多等待者之一。患肝硬化的农民姚余珍,整个3月份,跑了10多趟县人民医院,结果传染科的床位始终满员。姚余珍只好在县城租了间民房,专门等着住院。直到4月中旬,她才躺上了医院的病床。此前,这张病床被一位病情并不危急的乙肝小三阳患者占据了近两周。

4月,神木需住院的病人超过3万,尽管去年政府投资1亿多元修建了陕北第一流的新县人民医院,但是该县所有医院的病床,加起来还不到2000张。

神木县康复工作委员会(以下简称县康复委)称,3月份县内医院的门诊量比去年多了一半。去年成立的康复委,隶属于县卫生局,掌管全县近40万人口的全民免费医疗工作。目前该机构共有3个工作人员、2间办公室和1台电脑。

免费医疗针对的“全民”,其实是个概数。按神木县卫生局今年1月发布的《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实施细则》(以下简称实施细则)的规定,“全民”不包括没有参加城镇职工医疗保险或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的居民。不过康复委提供的数据表明,上述两类人群的未参保率均不到5%和1%。目前,神木县近95%的居民被纳入全民免费医疗。

高额的医疗费也超乎政府的预测。一些原本存在于公务员中的“过度医疗”现象,现在也开始波及全民。

神木县麻家塔镇的8岁男孩张宇,因扁桃体发炎做摘除术,4月份在神木县二医院住了14天,花去了4639元的医疗费。以往,类似疾病一般只需要住院一周左右,费用不超过2000元。

一些原本无需住院治疗的慢性病病人,现在也泡起了长期病号。

麻家塔镇56岁农妇王凤英,患高血压,在神木县二医院住院时间长达31天,创该院4月份病人住院时间最长纪录;神木镇水龙村村民刘培鱼,因糖尿病,于3月底入住县二医院,住院时间近2周,医药费超过7000元。

县康复委的最新统计显示,在实行全民免费的医疗费用报销额度有逐月上升趋势,3月的报销总额为960万,到了4月份,这一数字骤升至1270万。

“过度医疗”,源于住院报销起付制度。

全民免费医疗,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完全免费,而是实行住院报销起付线制度。起付线以下由个人支付,超出的部分则由政府全额埋单。按实施细则规定,起付线标准为,乡镇医院、县级医院和县境外医院,分别为每人每次200元、400元、3000元。因此,一般患者心理,出于人性自利本能,通常倾向于提高治疗费用。

眼下,神木县政府既遭遇来自内部的财政压力,同时也面临着舆论的批评。媒体大都肯定了全民免费的大方向,所诟病的主要是前述技术性问题。最尖锐的批评甚至将神木全民免费医疗称之为“乌托邦试验”,认为只有医院是唯一赢家。

据康复委办公室副主任刘小军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神木县的全民免费医疗方案,主要由县政府制订,没有吸收县外专家参与决策。刘小军说县外专家不了解神木县情。

由于目前定位政府主导的全国医改方案,尚未付诸实施,因此,任何的地方医改模式创新均为公众所高度关注。同为政府主导的神木全民免费医疗,其中暴露出的问题,也为未来全国医改提供了前车之鉴。

方案修正

政府一直否认存在财政压力。

神木是陕西最为富庶的县之一。官方公布的数据表明,2008年,该县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接近一万美元,与北京、上海、深圳接近。但这些发达城市的政府最多只能给居民报销一半的医药费,福利水平远不及神木。

5月22日,神木县宣传部长雷江声,在政府召开了全民免费医疗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一切问题均在预料之中,并称“将坚定不移地把这项惠及广大城乡居民的新型医保办法实施下去”。但他同时说,这一政策将逐步完善,暗示未来可能会有所调整。

县康复委办公室副主任刘小军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透露,政府在去年调研时估算,今年的全民免费医疗的报销总额将在1.5亿元到1.8亿元之间,尚在财政可承受范围之内。2008年,神木县地方财政收入接近18亿元。他还表示,将在6月份开始执行新的调整方案,最为关键的则是,如何遏制医院开大处方。这也是当前政府最头疼的地方。

目前,县内各大医保定点医院的实际治疗费用,均超过实施细则中规定的“县级医院每人每日总费用不得超过400元”的标准。

县康复委提供的数据显示,医疗条件越好的医院超标越多,条件差的医院医疗费用反而控制得较好。神木县最好的医院——县人民医院问题最为突出,其各项指标,均超出实施细则各项规定,其中每人每天住院总费用接近600元,比同城的高新医院高出近200元。

县人民医院院长麻保玉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由于全民免费医疗处于试行阶段,存在问题在所难免,日后尚需进一步完善。麻保玉同时还担任神木县政协副主席。

刘小军透露,未来将加强对定点医院在人均每天医疗费用、住院天数上的控制,落实实施细则的规定。

具体的控制方法是,患者平均每人每日的总费用,控制在400元以内,总住院天数一般不得超过10天;患者自付费率不得超过10%;为防止医生开大处方,特别规定药品不得超过医药费总额的一半。

如超过上述标准,医院将受到惩罚。刘小军透露,县医院和县二医院将成为首批被惩罚的医院。据悉,从2009年6月开始,医院每月向康复委报销医药费时,将有10%作为风险金扣留在康复委,待到年终,统一核算,未超标则予以返还,超标则作为罚金。

神木的民营医院之一、精煤职工医院副院长李金彪则认为,增加定点医院,引入竞争才是从根本上杜绝医疗费用过高的做法。目前,神木县有大小医院20余家,属于全民免费医疗定点医院的有7家。

精煤职工医院曾是神木县农村合作医疗定点医院。2008年,精煤职工医院被浙江商人收购,成为民营医院。但是在今年卫生局的定点资格审查中,由于医疗设备项目未达标,其定点资格遭取消。

2009年3月,神木县全民免费医疗展开后,精煤职工医院就诊的病人急剧减少。精煤职工医院内科医生矫旭仁说,以前他一天至少看10个病人,现在能有三四个就不错了。其副院长李金彪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目前医院仍在亏损,即便如此,医院仍打算购置X光机等设备,争取明年恢复定点资格,“不然生意没法做”。

全民免费医疗,对于遍布全城的小诊所的打击则是致命的。

行医30多年的王萍,最近打算关掉自己的小诊所。王萍的诊所位于城南的一条小巷子里,租用的是一间不到20平米的窑洞模样的旧民房,诊所内放着供病人打滴时休息的两张床,没有病人的时候王萍就和她的老伴盘腿坐在上面。和王萍一起坐镇药店的,还有一张兼配药和收款功能于一体的写字桌,以及一个药柜。

最近两个多月,王萍流失了很多老病人。以往在王萍这花300多元打点滴就能治好的感冒,现在即便花费1000元,老病人们也愿意去定点医院。“去医院贵,但是能报销。”王萍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了她的无奈。王萍的儿子和儿媳妇5年前已下岗,现在全家的收入都得指望这间诊所。

在神木,类似王萍这样发挥着社区门诊功能的私人诊所,眼下大都濒临倒闭。这预示着,以后定点医院门诊挂号处的队伍将会更长,医院上报给康复委的报销金额将更加令人瞠目结舌。

为什么是神木?

在2008年全国百强县排名中,独占陕西省鳌头的神木名列倒数第8。这意味着与神木一样拥有雄厚财力的县市政府不在少数。但是,为什么唯独是神木,这个建在沙漠和黄土上的西部县城,提供了全民免费医疗和12年免费教育?

答案之一可能是,政府所提供的高福利,旨在为潜在的社会危机打一剂预防针。

目前,神木产的6500大卡的块煤价格超过600元。但是,神东等煤矿企业支付给地方0.2元/吨的地表塌陷补偿费标准20年没变。截至2008年,由于采矿所形成的塌陷区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涉及人口近万人。由于赔偿标准过低,塌陷区群众针对神东公司的上访已达100多批,4000多人次。2006年,永兴草条沟村因神东公司榆家梁矿开采造成4个组300多人进京、赴省上访。

而少数官员的腐败也进一步激化了社会矛盾。

2005年8月份,神木县政府办召集全体干部职工开建房会议,决定政府办全体在职干部职工共同集资,征用位于县城南的神木镇南关二村划拨土地修建家属楼。但2007年,政府却用78户公务员的集资款盖出了107套房子,比规定多出的29套住房引发争议。事后,神木县政府办副主任董永光称,多出的房产最后由“陕西亚华煤电集团”处理给他人,但未能出具发票证明。

之后神木公安人员公然向煤老板索取“赞助费”,轰动了国内舆论。去年11月,在神木县煤焦协会的一次内部协调会上,神木县公安局大柳塔分局副局长魏小敏发言时,让各位会员为辖区的治安“做些贡献”。随后,参加会议的60余位煤老板捐资219万元。

随后,神木线41名挂职干部赋闲在家领饷一事,今年4月又遭新华社曝光。新华社的报道称,部分干部挂职后,有的赋闲在家,享受着与上班人员一样的待遇,而单位却因人员紧缺工作开展困难;还有个别人员甚至借着双重身份,为个人兼职开方便之门,有违法违纪行为。

腐败甚至已经蔓延到一些县主要领导干部身上。今年3月31日,神木县委常委、副县长高小明,因违规违纪被榆林市纪检委立案调查,这也是截至目前神木县最高级别官员被“双规”。涉案人员之一的神木县财政局局长也于一并被“双规”。

目前,高小明已经主动交代受贿钱物200多万,其中一笔受贿涉及神木当地一个名叫杨某的老板。据了解,杨某在神木县大柳塔镇贾家畔村,以给当地修筑“河堤工程”的名义,大肆开采煤矿。杨某在办理治理河堤的相关手续过程中,与高小明私交过密的神木县财政局王在仁起到了关键作用。接近神木县政府的人士称,这仅仅是“冰山一角”。

与上述情况类同的无节制地煤矿滥采,已经危及到未来神木经济发展的根基——煤炭资源安全。

资源型城市的一些痼疾已经在神木初现端倪。政协神木县委员会2006年的一项调查报道称,该县煤炭资源开发利用过程中资源保护意识淡漠,浪费严重,环境治理滞后,污染严重等一系列问题日益凸显。

该报告称,按上世纪80年代规划,神木的煤矿可开采200多年。但目前的情况是,相当一部分企业受利益驱动,长期超设计能力开采,大大缩短了矿井和矿区的服务年限。据省有关部门调查,神东公司大柳塔煤矿的年设计生产能力为600万吨,目前年实际生产能力已达到2200万吨,使原设计开采年限108年已缩短为37年。

雄心勃勃的神木县政府,为这个因煤而兴的城市制订的计划是,到2020年,地区经济规模达到1万亿元。不过,神木市民郝瑞说,看看西北其他的地方,就会明白“如果没有煤炭,除了黄土和沙漠,我们几乎一无所有”。★



淋膜机专用冷水机公司

激光雕刻机冷水机生产厂家

螺杆式冷水机

变压器630专用冷油机品牌

TAG:
友情链接
经期小腹胀痛怎么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