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奇怪的相片

2019-03-28 20:17: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有一个朋友叫文文,文文是一个临时演员,常常要随着剧组东奔西跑,而且工作时间不规律,没多久呀,她就患上了胃病,她打算做完今年就不做了,这次要讲的是文文在剧组遇到过的灵异事件。

我印象中,文文是一个很阳光的女孩,我们年轻的时候一起去算过命,由于觉得很奇异,怎样有人可以把没产生过的,或发生过的事情讲的那末真实,就好像事情发生的时候,算命先生有在场一样。

那时还替文文看了脸相,算命先生发现啊,文文的人八字很硬,阳气很足,这辈子想要碰见鬼的概率很低,但是凡事有例外呀。

算命先生说了,凡事有例外呀,真的就出了这个例外。

文文有一次打电话给我,声音里带着哭腔,死活让我去酒店陪她,那天她们1剧组人出外景,地址的就在我们附近的一处稻谷,休息的地方也在那附近。

我跟她要了地址,就座了出租车,5分钟就到了,距离十分的近。

来到文文所在的房间门口,就看到她们的门是打开的,几个女的牢牢的靠坐在一起。1看到我便把我拉进屋内,那一脸表情,别说有多旁人心疼了。

文文马上把放在着上,面朝下的一张东西递给我,原来是一张合照。而且,文文把照片递给我的时候,那表情就像是拿到鞭炮一样的状态,怕随时有爆炸的可能性。

我咧嘴一笑,说至于么。

她白了我一眼,说是我没看到照片,要是看了,肯定不会这样想的。

我看了一下,没啥特别,就是一张照片而已,里面的人都是穿着一些古装,戏服之类的衣服拍得合照,而且还看到了文文那2逼的笑容,夜没觉得没啥特别。

但是看着看着我就觉得有点不高烧不退浑身发冷发热一样了,距离哪里不一样了,我但是没能说出个所以。打量可大概有几分钟,我终究惊喜的噢了一声,然后抬头看向脸色惨白的几个人说道文文没穿鞋子。

本来打算缓冲一下气氛的,谁知道她们一点也不给面子,我尴尬的笑了笑。

其实在整张照片里,我确实看到了有几处位置确切存在着不能解释的现象,但是讲出来怕会吓到她们,我1脸轻松的笑着把她们的合照放进随身背着的背包里,以很多年没见到文文为理由带走了照片。

跟文文很久没见面了,这些年她一直跟着剧组奔走,但是用这个理由也不为过。兴许是她们也觉得那照片晦气,也没有反对。

临走时,我对他们说没有什么的,不要自己吓自己,如果要真的畏惧的,你们几个就不要分开睡了,4个人挤一张床就没事了,毕竟多人一起住有个照顾。

回到家后,我从背包拿出相片来,继续做着打量。

在台灯光头晕头痛用什么药治疗的照亮下,照片中的人更明显了。

图片中,一共三排人,我的朋友文文站在第二排的中间位置,我打量了一会并没有甚么不妥,最容易看到不对的是跟文文站在同一排最左边的一个女的。

我看到其他人的表情都是眉开眼笑的,只有她是拉长着脸,脑袋半歪,双眼无神,幽怨的望着照相头的方向,而且在她的脸上我找不到一丝血色,跟其他人的比较下,她的肤色苍白无血色。

但是我完全感觉不到在她身上有甚么诡异的气息,所以从照片上看来,她虽然没有被怀疑的可能,不过,就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再来是第一排的第一痛经小腹痛有什么方法个戴帽子的男生,会对他有留意的,单单是从他身上的衣饰来判定的。

文文有说过,照片是他们的古装剧组的合照,可是这照片突然出现穿着棒球服的男人是怎么回事,或说是别的剧组跑过来的,这暂时隔一边,而且这男人的帽子几近把他的脸遮去了一半,我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的下巴。

突然,我发现了,在男人的脚后面好像还有1双脚的影子,就附在帽子男人的身后,我突然反应过来,他这身后是坐着一个人啊!!而且那人跟他的坐姿是一样的。

看到这里,我突然觉得周围的空气顿时下降到冰点,我并不会捉鬼,只是对灵异的事情好奇,经常去磨我们村里的一个瞎子,让他教我遇到这些灵异的情况下怎么应付的方法。

这瞎子也不是真瞎,他带着墨镜的目的是想让别人看起来真的有那末回事。但是瞎子的功夫确实了得,村里的许多人有些什么奇怪的情况,他都能轻易就解决了。

这也是为何我老是缠着他教我的原因。

这图片看着我实在是提心吊胆的,开了一下电脑,发现这瞎子的扣扣上线了,我随即把照片拍下给他传了过去流行性感冒的药物治疗方法

那知道这货图片还没打开就说我调戏他,千万个良知,就他那样,我让他看了照片完了再告诉我。

结果,没有下文了,我等了很久,我家的大门响得就像拆迁队来拆房子了,门一开,结果是瞎子。

不够瞎子的神色不对劲呀,我从来没有看到他这慌张,他绕过我,直接冲着我放在桌上那的相片走过去,拿起,然后问我,这里面的人都是谁。

能有谁,我跟瞎子说了那是我朋友跟她的同事。

结果瞎子的话着实让人心慌意乱,他让我千万别再去找他们了,也不说缘由。

我心里那个急啊,你让人死总得有理由吧,瞎子皱着眉头,考虑再三决定还是把事情告知。

照片上,就我刚分析的那两玩艺儿,压根就是阿飘啊,戴帽子的男人根本不存在,照片中根本看不到他的脸,而且那个皮肤无血色的女人压根也不是人,我一直视察他的人,却没有观察到她的脚下居然是悬空的,可是就在瞎子讲解的时候,我竟然发现了文文的腰部位置居然有一双手放在那,而文文笑得很开心,竟然没有发现。

接下来瞎子的话更是令我不寒而栗,至于为何不让我去找文文他们的原因,是因为文文他们在剧组在杀青后一车人准备去庆祝,结果刹车失灵,在回来的路上整个车箱滚落到山下,救护车到场一个重伤其他人全部死亡,直到现在文文一直都还在医院里躺着,不可能有机会在酒店里跟我对话的,那么,在酒店跟我聊天的人到底是谁?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