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求仙则仙第九百四十三章被鬼捉

2018-12-07 19:30:5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求仙则仙 第九百四十三章 被鬼捉

耿椰不在墓碑前。

他自不是无端端消失的,不过是糟了暗算。

就在他刚刚站在墓碑前感慨时,忽然感觉到自己被一股阴郁之气给包裹住。

耿椰吓了一跳,正要挣扎,忽然听到崩裂声,是墓碑裂开,然后他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鬼邪。

是鬼邪!

是鬼邪还活着时候的样子。自从耿椰将他掩埋之后北京菜谱制作
,他就以为自己有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鬼邪了,谁知道,他居然又看到了鬼邪的脸,虽然此时鬼邪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呆滞,但当鬼邪伸手来抓他的时候,耿椰还是不自觉地心软,这一心软,也就被鬼邪抓住了。

鬼邪抓住了就不放手,抓着他就往墓碑下拖。

其实,一被抓住,感觉到那种异常的冰冷感,耿椰就知道鬼邪的情况不对劲了。

他本来可以挣扎的,只不过,一旦挣扎,鬼邪会怎么样?

耿椰一忍不住想,就忍不住迟疑,一迟疑,就被鬼邪拖入了墓碑里。

墓碑下当然不是什么好地方,但等到他被拖进去,想后悔却也已经来不及了。

若非是他心中有愧,如何能教一个新鬼掳去?

只是,他也料不到,一时心软,竟然让自己落入了一场危局中。

事情还要从不久前说起。

……

那时候,耿椰被鬼邪抓住,鬼邪虽然会时不时对耿椰说些从外面打听来的故事,然而,他也绝对不会允许耿椰私自离开。而且,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从耿椰的身上剁下来一部分魂魄以炼剑,那时候,耿椰已经死了,他的魂魄离开身体,但因为是阴鬼之体。所以,魂魄保持得十分完整,意念也没有受到其他外物的影响。

鬼邪得知此事后,便开始定时取走他的魂魄。

撕裂魂魄。这当然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一开始耿椰只是无法离开,到后来,他魂魄上四肢的部分都被鬼邪砍掉,拿走了。想离开,更是不可能。他对鬼邪恨之入骨,更好奇鬼邪究竟用他的魂魄拿去做什么用处昆明槽钢
。是拿来炼制什么吗?耿椰并不知道,他的想法居然是对的。

当时,鬼邪再一次失踪,耿椰的魂魄,也只剩下头颅部分了。

他足足有三天没有见到鬼邪,虽然耿椰看不到阳光,估量不出日子,他只知道那是一段漫长的时间。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耿椰动也不能动,即使他只剩下一个头颅,鬼邪也警惕地将他封印住,令他连操|控自己的头颅看附近也做不到。本来,耿椰已经练习得能运用身边的灵气将自己托起,可是被封印以后,耿椰连视觉都没了,更别说控制自己的头颅离开。

再说了,就算能够离开又怎么样消防泵价格
?只剩下一个头颅,活下来也像个怪物!

耿椰自己根本无法接受。他期待鬼邪出现,不管鬼邪要怎么样,哪怕是杀了他也好!

对,干脆杀了他吧!

这样的日子。活着也是煎熬,不如杀了他!

“鬼邪!鬼邪!鬼邪你出来!”

耿椰终于在最后一天崩溃了,他拼命地呼唤着鬼邪的命令,在这狭小封闭的室内,耿椰只能听见自己一个人的呼喊声,这呼喊声还在这狭窄的室内不断回响着。

鬼邪!

鬼邪!

鬼邪!

不知道是呼唤真的有用处。还是只不过刚好,总之,终于在第三天的夜里,鬼邪将关押耿椰的密室打开来,外面透进了月光,带着淡淡的幽蓝色。

鬼邪沉默着,他微微侧对着门口,月光洒在了他的半张脸上,令他的神情显得阴郁。

他说着耿椰听不懂的话:“来吧,时候到了。”

什么到了?

什么时候?

耿椰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鬼邪倒也没有兴趣给耿椰慢悠悠地解释,他将耿椰身上的禁锢锁链全部解开,这样,是为了将耿椰放出来。鬼邪走到他的面前,耿椰发现,自己居然能够从鬼邪的脸上看到笑容,这笑容已经很多天都不见了,随着耿椰的魂魄被取走得越来越多,他的谩骂声也变得越来越多,耿椰开始泡在浓烈的怨恨情绪里,而鬼邪脸上曾经有过的笑容,亦然烟消云散。

直到今天,鬼邪又笑了。

他说道:“你不要怕,全都要结束了。”

这像是一种预告。

终于要结束了吗?

耿椰的心中流淌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也许是担忧,也许是轻松。

终于要结束了啊。

罢了,死便死吧,这不就是他期盼的吗?

耿椰忽然朝鬼邪也露出了笑容,他并没有说话,感激?大可不必。

不过,他谢谢鬼邪终于肯放过他。

“好……走吧!”

他安静地随鬼邪将他的最后一个魂魄部分带走,这是他的头颅,鬼邪郑重地捧着,带着他走出了这间密室。耿椰已经在这间密室里面呆了太久太久的时间,外面究竟是什么样子,他只能靠着自己的记忆来回想。月光是这么蓝吗?天空是这么白吗?什么时候,地上居然长出了一朵朵鲜艳的花?

虽然是夜里,但月光明亮,倒是让满地的花被映照得无比娇艳。

玫红色、嫩黄色……居然还有这种妖魅的紫色花朵啊?鬼邪自上而下俯视着,感叹着,然后被鬼邪送入了另一间密室。可惜,在密室中禁|锢了这么久,想不到最终还是要死在密室里。

这是耿椰唯一觉得值得感慨可惜的事。

鬼邪将耿椰的头颅固定在一个架子上。

“会有点痛,不过,忍一忍就过去了。”鬼邪的声音显得十分疲惫。

耿椰一愣,你都要杀了我,居然还不肯放过我,非要折磨死我才罢休?

“鬼邪!”

他唤了一声鬼邪的名字,问道:“你究竟要怎么样?到了现在,难道你还不肯给我说实话?这些天你一直将我身上的魂魄取走,究竟是拿去做什么?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让我死都不能瞑目吗?”

耿椰的心里藏着一个疑惑,他希望能解开。

如果非得要被折磨而死,至少也请让他死个明白呀!

鬼邪摇摇头,道:“你以后会感谢我的,只是,现在告诉你也没有用,只会弄巧成拙。”(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