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大道朝天 第十四章吾峰不孤

2018-11-09 18:34: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大道朝天 第十四章吾峰不孤

“因为……不甘心啊。”

赵腊月抬起头来,勇敢地直视他的眼睛,说道:“我就想知道谁是师叔祖飞升失败的元凶。”

井九说道:“当年在朝南城的时候我便说过,雷破云把雷魂木偷送进剑狱,是想救那位出来,与飞升无关。”

左易是碧湖峰的人,应该是参与了这件事情。

赵腊月通过卷帘人查此事,被林黄岩知晓后通知左易,左易自然想要杀她,却被她与井九在剑峰反杀。

碧湖峰的这条线,到那一刻便已经结束。

赵腊月说道:“我不明白。”

井九说道:“雷破云最后还是死了,这种事情不需要证据。”

赵腊月说道:“难道不能从这条线查到方景天?”

井九说道:“方景天有可能与此事有关,但他与雷破云的谈话,不可能有人知道。”

两位青山峰主的密谋,不可能留下任何证据。

就像井九以前说过、前一刻还刚刚说过的那样,要查这些事情根本没有证据,只能直接去问。

究竟谁的心里有鬼,只有做过的那些人自己知道。

……

……

一道剑光在两忘峰之间疾速飞行。

人们发现驭剑的人是简如云,很是吃惊,心想四师兄行事向来稳妥,为何今日显得这般焦躁?

剑光落在某处,附近的弟子纷纷赶了过来,简如云黑发微散,剑衫也有些凌乱,来得极为匆忙。

简如云走到那个洞府前,看着紧闭的石门,本就有些阴沉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洞府外种着几丛翠竹,这是柳十岁从天光峰移过来的。

他已经表达了明显的态度,不愿重新拜在白如镜长老的门下,这些天一直住在两忘峰里。

看着简如云的脸色,弟子们有些隐隐不安,心想师兄来找柳十岁做什么?当年在浊水里,简师兄与柳十岁确实有过冲突,但那件事难道不是为了骗不老林而演的戏吗?难道两人之间真有什么问题?

过南山与顾寒、马华三人闻讯赶了过来,看着洞府外乱嘈嘈的局面,过南山微微蹙眉,弟子们赶紧走开。

“怎么回事?”顾寒问道。

“若山……死了。”

简如云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眼底深处满是痛苦与悔意。

过南山很是震惊,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简如云深吸一口气,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说道:“他在查左易师叔之死,刚有些线索,便死在了七海郡。”

顾寒想到某种可能,盯着他的眼睛问道:“谁是凶手?你来找柳师弟做什么?”

简如云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下水来,说道:“他刚回山的时候我就说过,我要问他一件事情。”

听到这句话,过南山有些生气,但想着简如云刚失亲弟,正是悲痛之时,不忍出言训斥。

顾寒却不管这些,声音微寒说道:“难道你还在怀疑柳师弟?甚至就连若山的死,你也觉得与他有关?”

简如云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们都知道,左易师叔死的那天夜里,柳十岁不在自己的洞府,如果你不肯让我问他,那你来回答我,他去了哪里?”

一直沉默的马华在旁说道:“柳师弟当年说他出去走了走。”

简如云颤声说道:“他是在替谁隐瞒?他去找谁去了我们都心知肚明,那个人就是井九!他这些天一直不去神末峰,就是怕落人口实,今天却去了,是知道明天有事急着去对口供吗!”

过南山终于忍不住了,沉声说道:“事涉师长,没有证据的事情不准再提,更不能私自去查。”

“师兄这是想凭自己首席弟子的身份强行把我压下去吗?”

简如云的眼神仿佛要燃烧起来,盯着过南山毫不退缩说道:“我倒想知道,到了今天这件事情还有谁能压得住!不管是师叔还是我青山的大功臣,只要他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

想着明天便会召开的青山峰会,过南山的神情很是凝重。

他是青山首徒,又是两忘峰的首席弟子,是毫无争议的青山年轻一代领袖。

但这件事情现在看起来,明显与某些峰里的师长有关,他又能如何呢?

……

……

云海被大阵驱散,晨光洒落,石台四周的青松更显精神。

昔来峰下的大殿即将召开青山峰会。

这座大殿是青山用来招待别派宾客的地方。(注)

青山峰会的地点选择这里,是为了让诸峰长老觉得方便。

不用登临峰顶,便不会有太多的主客之感。

这是青山大事,没有一名执事出现,所有服务都是由昔来峰的亲传弟子负责。

有资格参加峰会的,都是青山各峰的峰主、长老,只要愿意参加的都可以来。

除了作为两忘峰代表的过南山,此时唯一站在殿里的年轻弟子,便是今日议事的当事者柳十岁。

其余的青山弟子都在殿外等着,数百人站在万松台上,竟是安静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顾清、元曲带着小荷站在殿前某个角落里,身影寥落。

青山九峰,神末峰最孤,这句话说的是神末峰的行事风格,也是客观描述。

从数百年前景阳真人开始,直到现在,神末峰的人都非常少,只不过从一人变成了四五人。

青山弟子们都知道,今日召开峰会的原因便是昔来峰对神末峰的打压。

大家都很自然地把柳十岁算成了神末峰的人,而且那个应城狐妖这些天一直就住在神末峰上。

在很多人看来神末峰是撑不住的,赵腊月等人再如何天才,终究修行年头太少,境界不够,更谈不上底蕴。

此时看上去,神末峰众人真的有些孤立无援。

小荷有些不安,抬头看了顾清一眼。

顾清没有反应。

人群却忽然有了反应。

幺松杉等数名两忘峰弟子走了过去,与顾清说了几句话。

紧接着是上德峰的玉山师妹走了过去,有些羞赧地笑了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元曲微微一笑,毫不在意,表示我懂你,你只是脸皮薄,不好意思最先站出来。

越来越多的年轻弟子走了过去,或者与顾清、元曲说几句话,或者故作好奇地询问小荷的来历。

林无知没有过去,看着那边微笑不语,知道这是年轻弟子们在表达对神末峰的支持。

井九与赵腊月很年轻,对神末峰是坏事也是好事。

作为最年轻的师长,如果他们德不配位,自然会迎来很多嫉妒的眼光。但赵腊月已经成为青山宗历史上最年轻的游野境,井九的境界停滞多年,声望反而更盛,于是嫉妒与不服尽数变成了佩服与亲近的想法。

两忘峰曾经是所有年轻弟子最向往的地方,现在很多年轻弟子变得更加喜欢神末峰。

就连两忘峰里也出现了像雷一惊这样的井九狂热支持者。

这样发展下去,再过数十年或者更长时间,神末峰又会拥有怎样的影响力?

……

……

(注:以前经常写成适越峰大殿,那是不对的,因为昔来峰管人事与外交,适越峰管种田开矿炼药。另外我常年把云行峰与行云峰弄反,不是不认真,而是这个峰真的没有存在感,容易笔误,而且我这两年脑子确实慢了很多,最开始不如直接叫剑峰就好,又觉得那样太过超卓,感觉比其余诸峰强太多,在这里向大家汇报一下。另外明天开始两更了。)

(本章完)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