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超医风流正文第46章喜得黑五

2019-02-04 07:35:5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超医风流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盘古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医风流全集阅读正文第46章喜得黑五,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divalign=centerastyle=color:redhref==_blank搜这本小说最快的更新/ascripttype=text/javascriptsrc=/js/得到了有效的治疗后,南宫紫悠悠的睁开了双眼,看着小心抱着自己的阮小五,她心里终于放心舒了一口气,阮小五没事了!“紫姐,你感觉怎么样了?”阮小五关心的看着自己怀中的南宫紫。“感觉好多了,小五你没事了吧?”南宫紫却还在担心着阮小五的情况。“我当然没事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阮小五凝视着南宫紫说道。“你怎么那么傻,你难道不知道没有你我也活不下去了吗?”南宫紫痴痴的看着面前的阮小五,她有些幽怨的对他埋怨起来。“紫姐,我不能让你有事的!”阮小五仍然用那不容分说的口气回道。“小五,下次你不准再这样傻了!明白吗?”南宫紫不放心对他又劝道。“好吧,下次我听姐姐的!”阮小五也知道此时不答应南宫紫肯定又会不得安生了,他只有先敷衍着南宫紫了。“哼,这还差不多!”南宫紫总算满意的站起了身子说道:“这次要不是人家白鹤救你,谁知道我们这次是不是就真得死在这里了啊!”“白鹤?什么白鹤?”阮小五诧异的问道,他左右扭了扭头,却是什么东西也没有发现。“咦,白鹤姐姐呢?”南宫紫也惊疑的叫了一声,她也不知道白鹤这时候跑哪去了。“它可能去找吃的了吧,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我们怎么会来到这里啊?”阮小五搞不懂的左右看了看,却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出来。“这不是写着呢,蓬莱仙岛!”南宫紫玉指指着石碑嘟嘴说道。“我们不是从高空掉下来的吗?怎么会突然落在这个岛上呢?”阮小五总觉得这里有些奇怪。“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里好像以前有人居住过的!”南宫紫也搞不明白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得看看这岛去!”阮小五说着就向岛边走了过去,他来到岛边那断裂的悬崖边,低头小心的向下看去,这一看这下,他立即就大惊起来,原来在岛的下方,还有着上千米的距离才到海平面,这么一来,这个小岛就是一个悬浮在空中的大型岛屿了。现在的技术根本就造就不出来这么大的一个悬浮物,莫非这不是属于人间的东西?阮小五在心里开始琢磨不定起来,他搞不明白这个岛为什么会悬在空中,更搞不明白的是究竟何人建造的这样的小岛。“怎么了?”南宫紫看着阮小五从来没有过的吃惊神情,她也小心的来到了岛边向下看去,这一看之下,她的心中更是一震,喃喃的说道:“这……,这一切都是真的吗?”“应该是真的!”阮小五沉重的点了点头,他下定决心说道:“走,我们进屋里去看看,兴许在那里我们能找到答案!”“嗯!我给你找得仙药就是在那里面找到的!”南宫紫也同意的点了点头对阮小五提醒道。“看来这里不简单啊!”阮小五边说边独自向这个庞大的院子中走去,他要搞明白这里到底是些什么人住得地方。南宫紫也赶紧随着他向屋群走去。阮小五先是带着南宫紫向东跨院走了过去,刚刚走进东跨院,一股十分浓重的金属气息就扑面而来,在一个大大的房间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煉器室’。阮小五怕有危险,他先让南宫紫留了下来,他独自向炼器室前走了过去,来到门前,他轻轻的一把推开房门,‘吱呀’一声,一股灰尘从房门上落了下来,看来这里已经好久没人来过了。等灰尘散尽,阮小五小心的跨进了这间屋子,来到屋子里,他更是能够感觉到屋子内部那种沉重有力的金属气息,这气息中含着一种十分霸道的强烈气息,让阮小五的心中十分震憾。顺着这气息看了过去,阮小五赫然发现发出这气息的正是在房间内的那个锈迹班班的大铁炉,慢慢的小心走近这个大铁炉,阮小五的感觉更加强烈了,在这个大铁炉中似乎真存在着一股神秘的金属气息在吸引着他。不自觉的,阮小五的双手紧紧的托住了面前这个一人多高的锈迹班班的大铁炉上方,他要打开看看这里面究竟是何物。“呀——”用力向上一托,阮小五的双臂之上青筋暴起,他一下就使出了全力,可惜的是大铁炉在阮小五全力托举之下竟是丝毫未动,这就让阮小五有些郁闷了。“小五,你不要着急!”南宫紫有些不放心的也跟了进来,她站在阮小五身后对他细心劝道。“嗯,你有办法?”阮小五忽然扭过头看着南宫紫询问起来。“我看我们还是合力把它推翻试试吧!”南宫紫也观察了一下这个铁炉,她发现这个铁炉比那个丹炉要厚重太多了。“好吧,我们赶紧试试吧!”阮小五有些迫不急待了。“嗯!”南宫紫也小心的把玉手放在了阮小五的一侧,他们两人全力的对着大铁炉一推,‘轰’的一声巨响,铁炉终于在两人的合力下倒在了一旁,它上方的巨形铁盖顿时滚落了下去。‘锵’铁炉内部发出一股愉悦的金属交鸣声,阮小五两人赶紧伸头向铁炉内部看去,这一看之下,他们竟是一阵心灰意冷。此时在铁炉内部的没有别的,只有几块大小不一的未溶化的黝黑矿石,这些旷石的形状还真的是十分古怪,他们的大小并不相同,而且形状也非常不规则,这些根本就是一些未铸造成形的兵器。虽然有些心灰,但是他们的眼睛还是没有离开这些奇怪的矿石,看着看着,他们两人的眼中渐渐就变得不一样起来,他们渐渐发现这些矿石居然都有自己的特别形状,而且这些形状还真的酷似武器。两人上前小心的把这些黝黑的矿石一一的捡了出来,就这样一个挨着一个的放在了地上整齐的摆放着,一共是七个小的,一个大的,它们都整齐的被摆放在了地上。“咦,小五,你看这个大的像不像一把大刀!”南宫紫指着地上最大的一块矿石说道,这块矿石已经溶化了一大半,它的溶液顺着矿石滴了下来,长长的约有一米左右,如果不是细看之下,它还真的就像一把未成型的大刀。“对啊,你这么一说还真的很像!”阮小五轻轻握起了矿石未溶化的一端就把它提了起来,他看着手中古怪的矿石感慨道:“还挺重的嘛!就是不知道强度如何!”‘轰’的一声,阮小五没有丝毫犹豫的对着旁边的铁炉劈了过去,他只感觉到只是稍稍的遇到了一点阻力后,他的大刀就已经劈到地面了,抬头看去,赫然发现刚刚他一个人都打不开的大铁炉居然一分为二了。“好刀!”阮小五由衷的赞美了一下手中像貌丑陋的大刀。‘锵’大刀似乎非常高兴,它自己颤抖着发出了一阵十分愉快的鸣声。“哇,这也太厉害了吧,我看这东西比激光刀还要厉害!”南宫紫也有些吓傻了,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锋利的武器。“那当然了,这些可都是宝贝啊,快找个东西收起来!”阮小五赶紧对南宫紫提醒道,这些东西可都是无价之宝。“好的!”南宫紫赶紧在墙边找到一个空盒子,她小心的把这些小矿石一一的放进了盒子,边放她还边高兴的说道:“你看这个像短刀,这个像短剑,这把像匕首……”“黑五!我以后就叫你黑五了,你以后也就只能属于我阮小五一人了!”阮小五喜爱的握着手中的大刀为它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锵’的又是一声,大刀似乎今天很是高兴,阮小五喜爱的把它在手中把玩着,感受着它那频频的震动,他心里忽然生出一股唯我独尊的感觉。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强大自信从阮小五的身上散发了出来,他对着南宫紫微微笑着,可是却给了南宫紫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她现在看着的阮小五大有一种天下舍我弃谁的感觉,她更加对他痴迷了。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气息,阮小五提着大刀向外走去,他还不忘的对南宫紫喊着:“紫姐,我们再去别处看看吧!”“嗯!”南宫紫悠悠的点了点头,她搬着小箱子跟在了阮小五的身后。阮小五带着南宫紫又向房子的正堂走了过去,来到正堂的院落外,他们一下子就看到了那立在正堂上的三个大字‘蓬萊閃’,没有什么犹豫的,他们又推门走了进去。来到正殿,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外,这里居然空空如也的什么也没有留下,这不免让两人感到有些失望。“难道这里的人都搬走了吗?”阮小五大胆的猜测着说道,这里的房屋和家具完好无损的,只是一些重要的东西不见了,这肯定是一种大规模迁移后才造成的情况。“应该是吧,在西跨院丹房里我也就找到那颗正在炼的丹药,其它的我也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南宫紫也分析说道,她也觉得阮小五说得有理。“蓬莱阁,到底这里是个什么地方呢?这里不会是仙人住的地方吧?”阮小五也弄不明白的胡乱瞎猜起来。“哎,我也说不清,当务之急,我们得赶紧离开才是,要是我们长时间不回去,曼雪姐会担心我们的!”南宫紫有些担心的对阮小五劝解道。“离开?谈何容易啊!下面可是上千米高的距离,我们又没有降落伞,你说我们就这样直接跳下去吗?”阮小五有些无奈的说道。“哎,可我们也总不能在这里呆上一辈子啊!”南宫紫觉得这样心里会有些不安。“为什么不能?我们要在这里生一大堆胖小子养着!”阮小五突然就抱住了南宫紫调笑道。“你——,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南宫紫不依的用粉拳打了几下阮小五,她也任由他抱着了。“我可没开玩笑哦,要不我们现在就去努力生宝宝去吧!”阮小五说着还真的就把南宫紫向屋内的大床上抱了过去。“别,你别这样了!”南宫紫欲迎还拒的推脱着,她的心里羞喜一片。“呵呵,紫姐还害羞吗?”阮小五一把就把南宫紫放在了床上,他迅速的脱去了身上已经被撞击的破烂不堪的衣物。“你——”南宫紫看着只穿着内裤的阮小五雄壮的站在了自己面前,她直觉得自己的脸上已经火烧一片了,而且呼吸也开始迅速变化起来,她呆呆的指着阮小五不知该如何是好了。“紫姐,我要你,我要你今天成为我阮小五真真正正的女人!”阮小五霸道的向南宫紫走了过去,他轻轻的握住了南宫紫颤抖不已的玉手轻声安慰道:“别怕,紫姐,我会很小心的!”“嗯!”看着阮小五那真诚的眼神,想着阮小五多次的舍命相救,南宫紫已经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她幸福的点了点头同意了阮小五的胡作非为。阮小五也不着急,他轻轻的把南宫紫拥在了怀中,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俏脸,顺便捏了几下怀中玉人的饱满山峰,他大大的过起了手瘾,直把南宫紫折磨得在他怀中扭得死去活来的甚是舒服。“嗯,小五!”南宫紫渐渐觉得自己有些不堪重负了,她已经慢慢动情了,她轻声呼唤着阮小五希望他能继续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她实在有些受不了这种刺激了,对于在自己爱人面前,她并不害羞的提出了自己的请求。“唔!”阮小五看着南宫紫那娇嫩欲滴的粉红双唇,他狠狠的大嘴咬了上去,南宫紫直觉得一股浓重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她被这气息一下子灌得全身无力瘫软了下来,再也没有一丝力量对阮小五进行反抗了,她也更不想反抗的随着阮小五的开垦一步步的奉献着自己的甜蜜香津。

divclass=shoudafontcolor=#FF6666(,记住我们的址:,)/fontahref=/User/pxtarget=_blankfontcolor=redb注册会员,享有更多权利/b/font/font/a

7075西南铝棒厂家
发热流鼻涕咳嗽怎么办啊
挖机拖车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