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百分新娘正文第六章

2019-02-04 03:22: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百分新娘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艾佟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百分新娘全集阅读正文第六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这是一家不到三十坪的小餐厅,设计的风格很像位于山上的田园餐厅,可是却有最美味的义大利料理,所以说,外表和内涵不一定划上等号。

“你今天的胃口不错嘛。”双手交叉靠着桌面,褚浩星完全没办法移开视线的看着莫君柔,奇怪,以前他怎么没发现她吃东西的样子涸粕爱,她吃东西喜欢一种一种分开解决,先把红萝卜一块一块挑进嘴里,再挑马铃薯…她认真的表情好像自己做的是一件很神圣的工作。

他是在挑衅吗?错不了,他一定受不了她的冷落。她会一直低着头专心用餐,还不是为了躲避他专注的目光,看样子,现在她不能不抬头迎战了。

“你是在暗示我我吃太多吗?”虽然很想拿出气势,可是她温柔的嗓音就是会让情况走样。

“你再多长一点肉会更漂亮。”

“我不需要更漂亮。”如果不是他一直盯着她,她根本不会努力的把注意力全部放在食物上面,他害她手足无措,不吃东西还能干什么?如果今天晚上因此增加了一公斤的赘肉,这全都是他的错!

“是,你已经很漂亮了。”他说得很正经八百,可是眼中却盈满了戏谵。

嫣红瞬间浮上双颊,她又羞又窘的慌了手脚。

见状,他肆无忌惮的笑开了嘴,“尤其是脸红的样子更漂亮。”

敝开头,她决定不理他了。

笔作伤脑筋的叹了声气,他很无辜的说:“我记得你是一个有幽默感的人,怎么逗你一两句就生气了?”

瞪着他,莫君柔忍不住嘀咕了起来,“奇怪,我怎么会以为你是一个很深沉很内敛的男人?”

他没有回应,连他自己也很惊讶,他竟然可以如此放松自己面对她。

扁扁嘴,她像在自言自语的又说:“人果然有很多面。”

“是啊,我也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温婉柔顺的传统女性。”没错,每个人都有很多面,有人率性的展现自己,有人时时刻刻戴着面具,而他,就是后者,也许是因为身份所背负的使然,也许是所接受的教养使然,他不能随心所欲的表现自己的每一面,可是现在在她面前…

呃…她无话可说,说了半天,她好像在说自己。

“虽然我答应过暂时不追究,可是,我还是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逃婚,我会随时洗耳恭听等你准备好告诉我。”他轻松的转移她的注意力,他很不想思考为何在她面前可以如此放纵自己。

她很高兴可以脱离刚刚难为情的氛围,可是这个问题又困住她了,其实,她不是不想回答他,而是不习惯对人家敞开自己,她最要好的朋友也是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让她打开心防…等等,她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

“如果我告诉你理由,你就愿意取消婚约吗?”

“我说过了,这得看你的理由。”

“这样不公平。”

说到不公平,他也有话可以说,“你连暗示一下都没有就逃婚了,这对我不也是不公平吗?”

“…”她很想为自己辩解,可是却无言以对。

“如果我是你,我会放手赌一次,原本你就欠我一个理由,即使我认为你的理由不足以说服我取消婚约,可说出来你也不会吃亏啊。”

这倒是,而且她现在最担心的是,如果他强行把她拉进结婚礼堂,她好不容易可以开始的新生活就转眼成空了,她必须放手赌一次。

略一思忖,她缓缓道来,“我妈对我唯一的期待就是嫁个好老公,从小到大,她努力把我教导成一百分的新娘,而我也努力达到她的标准,可是,我不想这样子过一辈子,我不想由别人来决定我的人生,我要寻找自己的未来。”

现在,他大概可以了解她母亲为何如此激动,“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的想法?”

“你对我来说跟陌生人没什么两样。”

“当时如果我多花一些时间在你身上,你还会不会逃婚?”

“我不知道,我们没有办法再回到原来的时间点。”

是啊,不过,正是因为他先入为主的自傲让他疏忽了她,他才会在她逃婚的时候重新正视她的存在,如今也才会发现她有多么令人心动。

“你答应了吗?”

“我们结婚以后,你还是可以寻找自己的未来。”

一张脸垮了下来,她的如意算盘没了。

“不过,我倒是可以答应你一件事,我不会急着催你结婚。”

精神又抖擞了起来,她兴奋的问:“真的吗?”

忍不住皱眉,她的反应让他觉得酸酸的,“你就这么讨厌嫁给我吗?”

“这无关对象的问题,我只是不想太早结婚。”

他应该比较安慰了,可是,他却只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看样子,他在她眼中跟任何男人没什么两样。

“你真的不会催我结婚吗?”她不放心的再确认一次。

收拾起那股失落的心情,他像个小孩子的伸出手,“我们打勾立约好了。”

唇角往两边上扬,她对他绽放最灿烂的笑靥,欣然伸出手道:“好,我们来打勾勾。”

一连三天,褚浩星没有再打搅莫君柔,也许是想证明自己没有陷进去,也许是害怕自己继续下去会彻底沉沦,可是不见面又如何?她还是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脑海中,尤其是她比阳光还耀眼的笑容,他直到现在都还可以感觉到那一刻的悸动。

他从来没有尝过这种思念一个人的滋味,他觉得心情很混乱,所以为了找回自己的冷静,他约了好友出来喝酒。

“你去找过她了吗?”顾华生边喝着酒边欣赏酒吧里的美女,现在的女人都很美,可是大多数是人工美女!|不是经过整型,就是经过化妆品包装。

点了点头,他知道好友口中的“她”就是最近搅乱他一池子春水的人,“她已经回家了。”

回头看着他,顾华生一向很敬佩他的交际手腕,“你跟她达成协议了?”

“对,我不会急着催她结婚。”

呃?不对啊,事情应该不是这样子演变吧!“你的意思是说,你不但没有说服她,反而迁就她?”

“难道你要我直接把她绑上结婚礼堂吗?”

“这不是你的作风,我以为被摆平的人是她,怎么会是你呢?”

“我可不希望结婚照上面的新娘子是臭着一张脸,那可是一辈子的纪念。”

咦?眉一挑,顾华生一副很惊讶的口吻,“你是说,你老了以后还会把结婚照拿出来欣赏?”

“每个人都会想回忆生命中珍贵的时刻,你不会吗?”

歪着头很认真的想了想,顾华生摇了摇头,“不知道,我觉得这种事好像跟男人一点关系也没有,而且我到现在还没有经历过那种珍贵的时刻。”

“我想,也许你应该找个女人定下来了。”

大惊小敝的往后一缩,顾华生一副“你想陷害我”的瞪着他,“干么?你一个人被戒指套住太寂寞了,所以想把我一起拖下水吗?”

“结婚没有这么可怕吧。”

“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觉得结婚不可怕啊。”

“这话怎么说?”

“你应付任何女人都轻轻松松,我却连一个跟屁虫都摆脱不了。”

轻松?如果莫君柔欣然同意当他的妻子,他大概不会这么郁闷的坐在这里喝酒…甩了甩头,他好奇的问:“什么跟屁虫?”

“你忘了吗?那个立志要成为我的新娘子的女人。”一提起那个女人,顾华生就全身起鸡皮疙瘩,就是因为那个女人,害他很难对女人产生好感,这正可谓一粒屎坏了一锅粥,对他来说,女人还是远远的欣赏比较不会破坏感觉。

笑了,很久以前他见过这号人物,“我想起来了,你的青梅竹马小情人。”

彼华生忍不住皱眉,这个家伙存心呕他是不是?“你干么多加后面三个宇?”

“这么久了,她还死心塌地缠着你不放,你就娶了吧。”

“绝不…等等,急着娶老婆的人是你,干么扯到我头上?”这个家伙有刻意转移注意力的嫌疑哦!

“我不是急着娶老婆,我只是认为对象既然确定了,就没有必要拖拖拉拉。”一开始,他确实是抱着这种心态,可是现在…

“是吗?”顾华生戏谵的对他挤眉弄眼,“那你根本不需要跟她耗下去嘛。”

“这是两回事,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我是因为…”

“你就别再帮自己找借口了,我看啊,你已经沦陷了。”

“我沦陷?”

在他脸上打量了半晌,顾华生一脸沉重的摇了摇头,“看你失魂落魄的样子,谁都会知道你已经被女人困住了。”

是吗?他连掩饰的能力都瓦解了吗?看样子,他好像真的逃不掉了。

“哎呀!只不过是一个女人,我相信你绝对有本事摆平她。”顾华生又向酒保要了一杯酒,接着举杯道:“我们干一杯,祝你早日把新娘子娶回家。”

褚浩星举杯一口干了,如果可以早日把新娘子娶回家,他大概就不会有这种慌乱不安的感觉。

因为母亲下了一道禁足令,莫君柔完全成了一只笼中鸟,可是,她再也不是以前的莫君柔,她懂得为自己抗争了,不过,她并没有硬碰硬的大吵大闹,而是很有个性的冷战,妈是个急性子的人,她是绝对受不了,最后一定会让步。

用过晚餐,莫君柔站起身,说了今晚唯一的一句话,“我吃饱了。”

“君柔,你陪爸爸泡茶好吗?”莫老爷紧跟着站起身。

她很想拒绝,向来忙碌的父亲怎么可能没事找她泡茶?不过,这也表示他有话非说不可,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说不定他已经把茶具都准备好了,所以,她还是干擞脆的点头说了…“好”。

“我们到书房。”

默默的跟在父亲身后来到书房,她果然看到茶具已经摆上大茶几了。

案女两个一前一后在沙发坐下,莫老爷着手煮水泡茶的同时开口道:“我是不是一个很失职的父亲?”

怔了半晌,她不太自在的道:“爸怎么会这么问呢?”

“我好像从来没有关心过你的生活。”

“我也从来没有关心过爸爸的工作。”

“这都是我的错,我总是把所有的精力花在工作上,你母亲从来没有埋怨,我也以为你不会有任何不满。”

“我对爸爸没有什么不满,我可以理解爸爸想让我们过好日子的心情。”

“你可以体谅爸爸的心情,那你妈妈呢?”

紧抿着嘴,她没有回答,不管她说什么,爸爸都会站在妈妈那边。

水煮开了,莫老爷动手冲泡茶叶,一会儿之后,茶香弥漫了书房。

品尝过茶香,他才不疾不徐的再度开口,“你跟你妈冷战,你知道她的心有多痛吗?孩子,父母就算有千百个不是,父母终究是父母,和孩子的关系是没有办法切断。”

咬了咬下唇,她反过来问:“爸,如果我们今天角色对换,现在变成笼中鸟的人是你,你会如何面对?”

“我会用言语沟通。”

“爸认为妈是一个可以用言语沟通的人吗?”

略微一顿,莫老爷换了一个角度切入,“你妈只是希望你可以过好日子,你妈不是受父母重视的大儿子,也不是受父母疼爱的小儿子,家里的经济状况又不好,所以被牺牲的人永远是她,那种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对她来说连回忆都觉得痛苦,她当然不愿意见到这种事情发生在你身上。”

沉默了下来,莫君柔从来不知道母亲有过这么苦的日子,母亲大概是觉得那段过往不堪回首,说出来只是有损自己的颜面,还不如不要说好了,而她有记忆之后,外公外婆早就因为舅舅们的成就住得起独栋的别墅,她很自然的误以为母亲就是生在那样的家庭。

“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会影响人的价值观,你不要怪她。”

思考了半晌,她轻轻吐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人不能因为自己的价值观就去决定他人的未来,这不公平。”

“这确实不公平。”

吓了一跳,她还以为爸爸是百分之百支持母亲。

“我一直认为你母亲为你规划的人生是最好的,而你也从来没有反抗,我真的没想过这对你并不公平。”

其实,这并不全是父亲的错,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胆怯不敢说出真心话,说不定她的人生早就有所改变…等等,她有没有可能把爸爸变成她的盟友?

念头一转,话已经从她嘴巴脱口而出,“爸,人生不可能回头,我不想要空白的过一辈子。”

“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出去工作,我不想让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奋斗的记忆。”

“你是应该出去工作,真正体验外面工作的辛苦,这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

“可是,妈并不是这么想。”

“我会说服你妈。”

她在作梦吗?爸爸真的变成她的支持者吗?事情会不会进行得太顺利了?“真的吗?可是,妈觉得我没什么本事,根本赚不了什么钱。”

“对大部份的人来说,工作是为了养家鰯口,不过你很幸运,我们不缺钱。”

“我工作当然不是为了赚钱,可是对妈来说,这或许是工作唯一的价值。”

“工作不单单是为了赚取金钱,同时也是一种磨练,人必须在磨练当中成长,我相信你妈会明白,你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

片刻过后,她终于相信发生在眼前的事情是真的,“爸,谢谢你。”

“傻孩子,如果工作可以帮助得到生活的力量,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爸希望你快乐。好了,不要只顾着说话,茶都冷了。”

“爸,我来好了。”她抢先拿过水壶,这一次换她冲泡茶叶,茶香涸旗的成为他们接下来的话题。

--------

恢复行动自由,莫君柔马上到好友的简餐店报到,她抱着雄心壮志展开全新的生活,可是这一逃谠她来说真的很辛苦,有好几次点错餐饮,好几次差一点摔破了杯盘,甚至还把手烫出一个小水泡,她想哭,她想放弃,可是想到这是她好不容易争取的权利,她终究咬牙撑下来了,这种情况过了几天,她开始习惯了。

不过,就在她稍稍喘口气时,褚浩星却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虽然忙着应付陌生的工作,累得没有多余的心思胡思乱想,可是不经意之间,他还是会钻进她的脑子,想他,好像是天经地义,想他,却也让她感到不安。

“你不接,我只好打到你家,伯父就把这里的和地址给我。”这几天,他也忙得不可开交,却发现自己更想念她了。

在这种地方工作,她哪有时间接?“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接你下班。”

“谢谢你的好意,可惜我距离下班时间还很早。”

“我等你。”他就近选了一个靠边边的座位坐下。

“什么?”她慌慌张张的跟过去。

“小姐,请给我一杯热咖啡。”他摆出客人的姿态。

“你…”

“工作的时候不可以有太多私人的情绪,不管对客人有什么不满意,你都不能表现出来。”他很认真的提供指导。

有好一会儿,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反应,直到他拿出公事包准备工作,她终于找回声音,“请稍等一下。”

回到吧台,她向吧台内的负责人丢了一句“热咖啡一杯”,然后就被早守在一旁的江梅杏拖进厨房。

“那个男人就是褚浩星吗?”

莫君柔无力的点了点头。

“他来接你下班吗?”

“你怎么知道?”她刚刚说话的音量应该很小声吧。

赏她一个白眼,江梅杏说得好像这是基本常识,“用膝盖想也知道。”

“那你干么问我?”她已经很烦了,还来搅和。

眉一挑,江梅杏一脸古怪的瞅着她,“你干么火气这么大?”

“我、我有吗?”她不自在的目光乱飘。

“这个家伙一出现,你就变得心浮气躁,啧…”江梅杏觉得她无可救葯的摇着头,“我看你已经沦陷了。”

“你在胡说什么?”她明明可以理直气壮,可是脱口而出的话就是显得很心虚,也许是因为她心情很乱吧!

拍了拍她的肩膀,江梅杏自顾自的又说:“好了啦,你今天就早点下班跟未来的老公出去约会吧。”

“我才不想跟他约会。”

“好了,你就不要再故作姿态了,我是因为你还在实习阶段,所以慷慨的放你早点下班,以后可没有这样的好事哦!”

真是受不了,她忍不住骂人,“你是牛啊,怎么说不通呢?”

“你是笨蛋啊,为什么非要跟自己过不去呢?”江梅杏也不客气的回敬她。

张着嘴半晌,莫君柔却找不到话反驳,最后转为自嘲的说:“我的确很笨,可以早点下班回家休息有什么下好?谢谢老板,我回去了。”

“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夜晚。”江梅杏对着她离去的背影送上一句,她有预感,这个女人涸旗就会被那个男人拐进结婚礼堂。

真是的,到底在搞什么鬼?她不是要早一点回家休息吗?可是,为什么她会跟他来这里吃宵夜?

“你不要一直盯着我看,我可是会害羞哦!”褚浩星戏谵的对着莫君柔眨了眨眼睛。

害羞?她怎么看不出来?虽然很懊恼,可她就是没办法对人家大吼大叫,最多只能用冷冷的声音纠正他,“我不是在看你,我是在瞪你。”

“这有差别吗?反正就是你那对黑白分明的大眼一直跟着我打转嘛。”他看起来好像真的很迷惑的样子,不过,她可不会相信他是无辜的。

这根本是强词夺理嘛!算了,为了这种小事争执不是很好笑吗?

“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虽然她不愿意承认,不过好友说对了,他一出现,她就变得心浮气躁,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正在失控当中。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我来接你下班。”

太好笑了,她可没忘了他曾经做过的事。

“你自己工作那么忙,怎么敢劳驾你来接我下班?”

“我们应该约会。”

“约会?”

“你不觉得我们两个应该多培养感情吗?”

“为什么?”

瞧她那副脑子打结的样子,他觉得又好笑又伤脑筋,“我们两个将来要成为夫妻,难道不应该从现在开始培养感情吗?”

“你说过不会催我。”莫君柔慌忙的提醒他,难道他想反悔吗?

微蹙着眉,褚浩星不喜欢她的反应,“我开始后悔自己答应你的事情。”

“我们做人要守信用,你不可以黄牛。”

“你听着,我没有忘记承诺,可是你也不要忘了,我们迟早要结婚,还是说,你以为这种事情可以拖上一辈子?”老实说,他开始怀疑自己能有多久的耐性,他想快一点把她娶回家…这个念头在今晚更强烈了。

脖子一缩,她好像反应过头了。

“现在,你同意我们应该多培养感情吗?”

“呃…你真的要娶我吗?你不再考虑看看吗?”

睑色一沉,他的口气有着明显的不悦,“这件事情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我不希望再浪费时间绕着这个问题打转。”

痹乖的闭上嘴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生气的样子。

轻轻吐了一口气,为什么在她面前老是控制不住自己?稳下来,难道他想再一次吓跑她吗?他还是换个话题好了。

“简餐店的工作很辛苦吧。”看到她在那种地方工作,他觉得胸口很郁闷。

“习惯了就好。”

“我可以提供你更好的工作。”

“谢谢你的好意,等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我会考虑你的提议。”

“如果不是舍不得我未来的老婆吃苦受罪,我不会主动提供工作。”他可不允许任何人靠关系进入褚园投资,但是他愿意为了她破例一次。

他的舍不得教她心跳漏了一拍,如果不是脑袋还够清醒,她可能会忘了自己该说什么。缓了口气,她一副无动于衷的说:“我可不喜欢坏了人家的规矩,你继续保持自己的原则吧。”

“我的提议永远有效,如果真的受不了简餐店的工作,你可不要逞强。”

“我想继续留在简餐店工作,这并不是因为我爱逞强,而是我想证明自己不会那么轻易被打倒,所以即使再苦,我也不能在这个时候退缩。”她根本不想跟他说那么多,可是话不知不觉就倾吐而出。

“我明白了,可是,我不认为选择适合自己的工作就表示认输。”

“也许吧,可是我说过了,我不想由别人来决定我的人生,如果我接受你的安排,在你的保护下工作,那我出来工作的意义就失去了。”

看着她半晌,褚浩星耸肩道:“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以前,他总觉得好胜的女人太有压迫感了,可是如今看着她不服输的抬起下巴的模样,为什么他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悸动?

二手三筒烘干机直销
街机捕鱼
静音风机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