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第1809章他让我嫁我就嫁

2018-12-05 11:05:4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第1809章 他让我嫁,我就嫁!

之前三次,魏子彦来临,任清欢说出‘送客’这两个字之后,他们倒也没有继续纠缠,索性离去。

但这一次,陈长平显然不想再这么无获而归。

任清欢脚步一顿,看向陈长平:“陈长老有事么?”

陈长平一笑,大手挥舞,有足足四个大箱子出现在了大厅里面。

“这是我隐血宗,为任阁主准备的彩礼!”

陈长平道:“第一个箱子,装的是储物戒指,而储物戒指里面,装的都是灵晶!第二个箱子,装的是药材,最低一品,最高四品!第三个箱子里面,装的是炼器材料,最低一品,最高四品!第四个箱子里面,装的是武器和装备,同样是最低一品,最高四品!”

“这,仅仅是我隐血宗的彩礼!”

“是子彦要娶你为妻,银月宗的彩礼,必然会超出我隐血宗数倍,甚至十倍,这诸多的资源,足以让天山阁的实力,迅速增加。”

“我隐血宗办事,想来利落,还望任阁主也能利落一点,给个痛快话!”

天山阁众人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好。

这隐血宗,是真的逼亲来了啊!

反观魏子彦,望着那几个大箱子,似是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

“咳咳……”

大长老逍遥子站了起来,道:“诸位,此乃大事,清欢乃我天山阁阁主,更是不能儿戏,依我看来,此事还要从长计议才行。”

“你觉得我是在儿戏?”陈长平神色一冷。

逍遥子顿时道:“老夫并非这种想法,只是觉得,男女之事,应心甘情愿,不可强求。”

“那你的意思是,我在逼迫任阁主了?”

陈长平又道:“说句实话,喜欢子彦的人太多,都可以排成长龙,但子彦看都不看,一心只为任阁主,从这里就能看出,子彦对任阁主是真的喜欢。而任阁主现在也没有归属,一人撑起这天山阁,想必很是心累,子彦愿意辅佐、照顾,这还有错了?”

“陈长老!”

魏子彦看了陈长平一眼,有些不满道:“此话就不用说了,天山阁是清欢的,我不会插手,我只愿日后与清欢一同。化作比翼,双宿双飞。”

“哼!”

陈长平冷哼一声,不再开口。

第1809章他让我嫁我就嫁

他与魏子彦之间,显然是在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任阁主。”

那傅铭丰再次开口道:“数次惊扰,也是浪费了诸多的时间,这一次,还请任阁主给个痛快话吧。”

痛快话?

怕是任清欢,已经给了不止一次!

在他们的眼里,什么叫做痛快话?

只有答应,那才是痛快话!

任清欢紧蹙着秀眉,沉吟了许久,又是重新坐到了椅子上。

“答案,我不会给你。”

任清欢道:“不过有一人可以给你,他要是愿意,让我嫁给你,那我就嫁!”

“真的?!”

魏子彦神色顿时大喜,陈长平和傅铭丰也是对视一眼,露出笑容。

这才是他们最喜欢听的话!

数次来此,直至今日,也算是有了收获啊……

“此人是谁?”魏子彦着急问道。

“他叫苏寒,是我天山阁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弟子。”

任清欢道:“不过此刻,他没有在天山星上,待他日后回来,再邀请少宗主等人前来,如何?”

“弟子?”

魏子彦皱眉道:“一个弟子,就能操控你的终身大事?”

“对。”

任清欢点头,露出一抹从未有过的笑容。

“我说能,他就能。”

“既然如此,那我们暂且不走了,来回奔波,也是浪费时间,还弄得身心疲惫。”

陈长平道:“任阁主立刻派人通知此人,赶紧回来吧,想来在这些弟子的心里,什么事,都不会有任阁主的终身大事重要,不是么?”

任清欢抿了抿嘴,轻轻点头:“好。”

……

时间,就在这种等待当中,缓缓推移。

隐血宗和银月宗的人,宛如是在自家一般,谈笑风生。

他们基本没有主动跟天山阁的这些高层们说什么话,显然在他们心里,天山阁的高层,都不配。

而逍遥子,周凌晖等人,则是暗暗发愁,想着该如此将此事解决。

任清欢一直就坐在主位上面,闭目养神。

魏子彦时而朝她看上一眼,那看似清澈的目光之下,却是隐藏着一抹难以察觉的贪婪。

是了……

任清欢如此美丽的女人,没有经过任何的幻化,乃天生丽质,谁不喜欢?

尤其是,她没有任何的背景,仅仅是天山阁这个不入流宗门的阁主!

论修为,任清欢不及银月宗宗主,论势力,天山阁也比不上银月宗!

此等机会,千载难逢,他魏子彦若不逼迫,日后说不定就会被别的男人给抢去,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

也就在这种等待当中,大厅外面,不知何时,忽然传来了一道沙沙的声音。

众人听得清楚,那是有人踩在地面上,正缓缓走来。

银月宗和隐血宗的一些人都站在大厅外面,听到这声音之后,不禁转头看去。

但见一道白衣身影,正双手负后,一步一步,朝着大厅走来。

感受了一下苏寒的气息,一品虚天境,他们暗中讥笑了一声,却也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而苏寒,也没有经过任何的阻拦,就进入了大厅当中。

唰唰唰——

在他进来的一刻,诸多的目光,尽皆凝聚到了他的身上!

天山阁的人,都是极为激动。

而隐血宗和银月宗的人,则是上下打量着苏寒。

在看到苏寒的第一瞬间,魏子彦就对苏寒充斥了些许的敌意。

他之前还以为任清欢的话,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哪怕是真,那这所谓的‘弟子’,也必然是跟任清欢有着其他的直属亲戚关系。

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白衣男子!

那笔直的身影后面,此刻只有一道影子,在阳光的照射之下,拉的斜长。

漆黑的发丝,自身后披散下来,有些散乱,却是又有些不一样的气质。

清秀的面容,说不上英俊,但宛如星辰一般的漆黑眼眸,却是非常吸引人。

从上打量到下之后……

魏子彦对苏寒的敌意,顿时更重!

:。:

缅甸翡翠
新款启动道具供应商
食品拍摄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