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仙魔变第二十八章谁在深巷中抹出深红

2018-11-08 17:17:3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仙魔变 第二十八章 谁在深巷中抹出深红

飞剑的可怕,不仅在于能够御使者必定要有魂力可以离体,注入这天地之间的圣师修为所激发的惊人冲击力,还在于其箭矢一样凌厉的速度和可以任意改变飞行方位的变幻莫测。

御剑者,弱者百步杀伐,强者千步杀伐。

然而就算这其中所谓弱者,也都已经是这世间顶尖的强者!

直到此时,鬼军师才彻底明白,为什么南宫未央能够走入这深巷庭院之中,为什么没有箭矢的破空声。

因为只有这样的飞剑暗杀,才能在那么快的速度之内,杀死那么多名埋伏于各处高处的修行者。

先前这些修行者击杀罗立,只是让她很快的找出了这些修行者的具体位置。

……

“嗤!”“嗤!”“嗤!”“嗤!”

即便对方无比的强大,硬生生的踏着那么多名修道者的尸身走入了这小院之中,但是威震天下的闻人大将军亲自挑选,亲自训练出的天狼卫却是没有任何的惊惧和退缩,只在剑影初现的一瞬间,四道凄厉的刀风便响了起来。

很明显这两名天狼卫都有着和飞剑战斗的经验,在脱开背上的卡槽,将两柄显得过分宽、长的巨刀擎在手中的瞬间,却是根本没有管头顶上方飞剑的走势,而是第一时间如同两面盾牌一般护住了鬼军师左侧和右侧两个方位,两柄比南宫未央的身体还要长的巨刀吞吐着青光,交叉横在两个人的面孔前方,映得两名天狼卫的金属面具更显森寒。

两人身上的铠甲上所有符文之中如有青色的水银在流淌,亮光越来越为耀眼,胸口和背后的符文连成了两头青色的恶狼,好像要随时从冰冷厚重的铠甲上跳跃下来。

和飞剑交手,唯有限制飞剑的活动空间,否则绝对跟不上飞剑的速度。

这两名天狼卫一合之下,鬼军师周身的空隙,几乎就只剩下了头顶天空。

面对急剧下坠的飞剑,鬼军师表情冷鹜平静,整个身体陡然发力,手中的绿色鲨鱼皮鞘长剑发出了一声清吟,一道色彩斑斓的剑光从他的手中弹出,准确无误的斩向袭向他脑后的飞剑。

高速穿梭的飞剑眼看就要被他这一道斑斓剑光斩中,却陡然间在空中做了一个诡异的急停,随后速度突然加速了一倍不止,侧向一绕,奇妙的避开这一剑所覆及的区域,嗤的一声,斩向了鬼军师的后颈,说不出的诡异灵动。

两名天狼卫依旧只是固守自己前方一片区域,眼看鬼军师这一剑落空,却只见他的左手往后一翻,好像背后生了眼睛一般。

“当”的一声金铁震响,灵动的剑影竟是被他左手的黑色匕首震得硬生生跌落下去。

因为极强的冲击力,鬼军师的黑色匕首都被震得压在了自己的后颈上,压出了一条不浅的伤口,鲜血如同蚯蚓一般流出。

眼看跌落下去的飞剑却是陡然一顿,贴着地面快速穿行,骤然垂直向上,朝着他左侧天狼卫的面部刺杀。

然而鬼军师脸上阴冷平静的神色竟似没有任何的改变,只是微微偏转过头,目光始终紧盯着这柄快得几乎难见的剑影。

“喝!”

这名天狼卫冷酷的一声暴喝,一刀朝着这名贴着自己胸口铠甲游鱼般飞速滑上的飞剑狠狠斩杀下去。

飞剑就像一片落叶一般荡了起来,贴着这柄青色长刀的刀锋飞掠了过去。

但就在此时,这名天狼卫的另一把长刀也已经狠狠斩杀了下来。

“当!”

南宫未央的这一柄飞剑再次被狠狠斩中。

闻人大将军座下的天狼卫再次展现了神秘而强大的战力,然而就在此时,南宫未央的脸色略显苍白,她的手指却是并指往前一伸。

嗤嗤风声由她的指尖周围激发,一股磅礴的力量似乎蓦然在她和天地间生出,贯入了似乎已失去力量要下坠的飞剑之中。

“嗖!”

她的这柄无柄飞剑发出更猛烈的啸音,竟是硬生生的在青色长刀的刀面上拖出长长的剑痕,带着一蓬火星,直接狠狠的刺入这名天狼卫的金属面具。

鲜血随着金属的碎裂声飞溅了出来,然而这名天狼卫的悍勇到了可怖的程度,他连一丝的惨呼都没有发出,在飞剑刺入的同时,他双手弃刀,竟是狠狠的抓住了从他右眼眼眶中刺入的飞剑。

无柄小剑在金属指掌间剧烈的挣扎,又切出了一蓬灿烂的火光,发出令人牙酸的剧烈金属摩擦声,从这名天狼卫的双手间硬生生的退了出来。

鲜血从这名天狼卫合在自己眼珠前的双手缝隙之中快速的涌了出来,这名天狼卫森冷的身躯也猛的一晃,似乎马上要醉酒般往前倒下。

然而就在此时,鬼军师也已经放开了他手中那柄色彩斑斓的纤细长剑,一股古怪而又惊人的气息从他的双手之中发出。

一面布满红色纹理的青色长幡从他的双手中如云飞卷而出,瞬间将刚刚从这名天狼卫的眼眶和掌指间脱出的飞剑卷在其中。

飞剑在青色长幡中挣扎,魂力和天地元气在其中啸鸣,发出了小儿啼哭般的尖锐声音。

一时连远处若有若无的琵琶声都戈然而止。

“罗神幡!你…你竟然是西夷流寇!”

南山暮看着这条如同渔一般将南宫未央的飞剑住的青色长幡,瞬间发现了巨大阴谋一般,失声惊呼。

就在鬼军师弃剑之时,他的脸色已然变得异常苍白。

……

剑名“独幽”,这是出自云秦三大学院之一的仙一学院的强大魂兵,在夜晚之中都能发出斑驳华丽的剑光。

幡名“罗神”,云秦人将在噩梦之中出现的鬼怪便称为罗神,在林夕看来当然是很迷信的云秦人自古就将小儿在夜间啼哭归咎于这噩梦中的鬼怪罗神,一旦有小儿在夜间啼哭不止,便要做法事将罗神驱赶走。然而原先这西夷十五部之中,却是有一个部落却是奉罗神为主神,无比崇拜信奉,他们的一些兵刃上的符文,便是红色的鬼神,罗神。

云秦军方的人都知道跟随闻人大将军的鬼军师也是强大的修行者,但是极少有人见到他的出手,因为鬼军师的手中有仙一学院独有的魂兵,南山暮和这碧落边军的很多修行者便都以为这鬼军师出自仙一学院。

然而专门克制箭矢和飞剑等物的罗神幡,却是已经沦落为蝗虫的西夷流民中某部的独有魂兵,而且这种魂兵只有从小修行,用气血沟通,才能掌握符文的奥妙…唯有那支西夷流民中的强大修行者才能掌控!

这些年闻人大将军不知道杀死了多少“西夷蝗虫”,他的一半军功都是因之而起,就算是俘获了的西夷修行者,都绝对不可能为他所用,这是尸山血海堆砌出来的仇恨…但是他最为忠心的军师,竟然是西夷那些流寇中的人!

在张院长一剑光寒西夷十五部之前,西夷十五部和云秦军队的纠葛便不知道延续了多少年,这种举家灭族,白骨累累的仇恨根本是无法调和。这些西夷蝗虫和云秦军方根本没有任何合作的可能,旁人不知道鬼军师的底细,但闻人苍月不可能不知道鬼军师的底细…这只能说明,这西夷流寇,至少有些人,是和威震天下的闻人大将军有合作!

云秦…这强大的碧落边军,本身的职责就是镇守边关,剿灭这所有流寇,然而这官军,竟然和这流寇有勾结!

南山暮知道闻人苍月的很多内幕,知道他的狠辣与大胆,熟悉他的行事手段,然而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大胆到如此程度!

……

世人以为鬼军师是一名强大的剑客。

就连方才他第一时间的出手,也同样给人造成这样的印象。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他却是一名西夷的强大修行者。

乘着飞剑被血肉和天狼卫迸发最后力量的双手擒拿,他的“罗神幡”如同镇压蛟龙的蛮神,紧紧的裹住南宫未央的飞剑。

飞剑在青色幡面和流淌着红光的神像符文之中跳跃,一时不得脱。

就在此时,天地之间陡然又多了一股凌厉的元气。

深巷之中,一息之间,不知有多少大树的树叶被震脱了树枝,飞洒在天空之中,宛若深冬骤然降临。

一枝深红色的箭矢从不知名的远处,带出了一股股的涡流,带着凄厉的风声,朝着南宫未央略显单薄的后背抵达。

这枝深红色的箭矢比寻常的箭矢略长,通体都是金属,闪着森冷的光芒,而且箭身上都有几片金属的翼翅,使得这枝深红色箭矢的飞行速度比寻常箭矢更快,飞得更稳定!

除了青鸾学院的风行者之外,这个世上还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强大箭手存在,南宫未央在进入了这个深巷小院之中,已经杀死了那么多名箭手和修行者,然而却还有一名最为强大的箭手隐藏着,隐藏在深巷中连她都没有发觉的某处,一直隐忍到此时,才配合鬼军师发动了这一击。

闻人大将军的可怕,不仅是他自己可怕,还在于他座下的鬼军师、天狼卫的可怕,还在于,他的座下,还有很多强大且特别的修行者。

飞剑依旧在青幡中不能脱,这一枝深红箭矢带着恐怖的力量,直落南宫未央的后背。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