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把根留住第79第八十八章千年鹿王鞭二

2019-02-04 06:37:1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把根留住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怒沧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把根留住全集阅读第79●第八十八章千年鹿王鞭(二),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段青云与“人妖大姐”,黄亮麻与林雨杉,双方隔着轰然倒塌的仪器架,一直沉默了好几分钟时间。

林雨杉瞅着段青云的脸,微微一笑,道:“段家小哥,你敢说咱们俩人无缘么?”

段青云哈哈一笑,同时把紧张的心努力压了下去,朝着林雨杉嘿嘿一笑,道:“林姐姐,说真的,咱们这么久都没见面,你敢说我不想你么?”

林雨杉微微一怔,笑了:“说真的,当初你可是答应了我的,只要我陪你洗一个鸳鸯浴,你什么条件都会答应我的,难道不是么?”

段青云一愣,随即笑了:“说真的,当初我虽然答应了你,可是你也不好好想想,像我这么聪明的人,会轻易把祖传药方交给你么?”

林雨杉哈哈一笑,道:“段家小哥,说真的,我已经收到了你给我的药,可是呢,却是假的!你真是个聪明人啊!”

段青云一听,明白了,二柱子那小子当时让小雅护士把俺老段的药偷回来,没想到真正的壮阳药被俺老段调了包,变成了花土。

一想到这个事情,段青云的脸上便浮现出得意的笑,他一直显自己的这个聪明举动而得意不已。

“雨杉姐姐,我觉得,你的头发长得真的很快啊,这么快就恢复原样了,哈哈哈,但愿这回你能留得时间长一些!”段青云望着林雨杉那满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一双眼睛里散发出色眯眯的淫荡。

林雨杉一惊,她立即想起了那天晚上在避风塘茶楼丹桂厅里所遭遇的人生之中最为不堪回首的记忆,她为了能找到段青云,得到段氏壮阳药方,先是答应了刁壮志,只要她能服伺好刁壮志,刁壮志就会告诉她段青云的下落,然而,她利用纯熟的手法使得刁壮志提前射了,而刁壮志却来了个死不认账,躲在厕所里的段青云一下子乐过了头,一不小心触动了厕所里的一个洗脸盆,因此,接下来的事情便让她林雨杉做梦都不会想到了,她没想到段青云会把盛满屎尿的脸盆子扣到她的头上,她没想到段青云居然会趁机把她捆绑在厕所的水管子上……

想起往事,林雨杉似乎再次经历了一次噩梦,她的那张俏兮兮的瓜子脸上怒容乍现,她那张极富诱惑力的嘴巴不断地张开又合上,心有千言万语却一时说不出口来,她想大骂段青云卑鄙,大骂段青云小人,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不知不觉间,她的身子便有些颤抖了起来。

站在林雨杉身边的黄亮麻赶忙伸出手来,扶住了摇晃不止的林雨杉:“杉妹,请你冷静一些。”

林雨杉轻轻低下了头,揉捏了一下太阳穴,突然,她的眼睛一亮,一眼便瞥见了黄亮麻的另一只手上拎着的那只装着鹿鞭的白色塑料袋。

然而,当林雨杉刚要想伸手从黄亮麻手中夺过那只白塑料袋子时,黄亮麻却迅速把鹿鞭抬了起来。

林雨杉扑了个空。

“麻哥,你……”林雨杉不可思议地盯着黄亮麻。

黄亮麻看着林雨杉,笑道:“杉妹,这个东西,我知道很珍贵,但是呢,我却不能给你。”

林雨杉一听,那张俏丽无比的脸上瞬间变了色,她哆哆嗦嗦地朝后退了一步,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黄亮麻,眼睛里充满了绝望之情,此刻的黄亮麻,对于她来讲,似乎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绝情。自己最近这几天来,可是一心一意地伺候着麻哥啊!

只听黄亮麻无奈地道:“杉妹,你想要什么东西,我都会想尽所有的办法给你弄来,我也知道你很想要这个东西,可是,这个东西,不是一般人的,是段兄弟的,所以,我不能给你,我得交给段兄弟!”

听着黄亮麻的话,林雨杉悠悠地道:“麻哥,在你的心里,兄弟重要还是我重要?”

“当然是兄弟重要!”黄亮麻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句话。

段青云一听,眼睛里现出无限的敬重,眼前的黄亮麻,一下子在他的心目中提升了无数倍:靠,这才是真正的大老爷们儿啊!俺老段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黄亮麻这一个闪光点呢?看来,上次黄亮麻的红霄楼失了火,俺老段冒着生命危险冲进火海去帮助黄亮麻救出老毛子约克林先生的举动是多么的明智啊!如果没有那一次的壮举,黄亮麻现在还会把那根千年鹿王的鞭交给俺老段么?哈哈,看来,所有的一切,原来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了啊……

“麻哥,难道你真的不爱我么?”看着黄亮麻的脸,林雨杉再一次开口了。这一次,她的眼睛里闪动着晶莹的泪珠,她的脸上浮现着浓浓的忧伤。

“杉妹,我早已跟你说过了,我爱你!”黄亮麻依旧用一副淡淡地语气道:“可是,这个东西,属于我的兄弟,任何人都不能给!”

段青云此时的心,被一种浓烈的感动所包围着,俺老段的眼光没错啊,黄亮麻啊黄亮麻,即使以后你需要俺段青云的脑袋,俺也会毫不犹豫地割了送给你!你太够哥们了啊!

林雨杉转过头来,不看段青云,而是把目光停留在了站在段青云身边的“人妖大姐”的脸上,她的眼睛里,依旧滚动着泪,朝着“人妖大姐”道:“师姐,难道我们真的失败了么?”

“啊!”段青云一听林雨杉对“人妖大姐”的称呼,整个心脏似乎受到了什么东西的痛击,禁不住一阵低呼,林雨杉居然叫“人妖大姐”为“师姐”!靠,俺老段这么长时间以来,可真的不知道这个秘密啊!

瞬间,段青云身子一闪,迅速离开了站在自己身边的“人妖”,免得人妖朝自己突然下手给自己来一个措手不及,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

“人妖”看着林雨杉,满脸的怒火,她的那副粗重的嗓子里发出了一句沉闷的话语:“师妹,如果说咱们失败了,都是你惹下的祸!跟我赵灵花有什么关系!我告诉你,咱们要配制五虎壮阳丹,这只千年的鹿鞭是必备的材料,这么珍贵的东西,可遇而不可求,如果丢了,全部都是由你来负责!”

哦,原来这个“人妖大姐”真实的名字叫做越灵花!

林雨杉一惊,看看身边的黄亮麻,又看看对面的段青云,眼睛里突然间消失了泪水,而是化泪为怒,一伸手,指着段青云,道:“段家小子,你今天走不了!”

话一出口,林雨杉与她的师姐越灵花几乎是同时朝着段青云出手了,他们只要抓住段青云,就可以得到段低壮阳药方,哪管黄亮麻手中的千年鹿鞭!

然而,段青云身子一扭,迅速窜到了一边,由于身子灵活异常,他不等步子站稳,身子已经猫了下去,从一架仪器架的两条腿的中央穿越而过。

然而,赵灵花的速度似乎比段青云预想的要快,在段青云刚刚从仪器架下面滑出来,越灵花身子一纵,越过了仪器架,拦在了段青云的身边。可以看得出来,她对于这根鹿鞭是多么的看重!

段青云一怔,来不及多想,双脚在刚刚滑出的那仪器架的木腿上用力一蹬,身子再次得到了一股推力,径直朝着拦在前面的赵灵花冲撞过去。由于距离很近,仪器架底部又受到了段青云的用力一踹,因此,当段青云滑向赵灵花的时候,仪器架一时站立不稳,眼看要砸向赵灵花。

而赵灵花一心想着拦截住段青云,或者是想伸出脚来照着段青云的脑袋来一记猛踹,然而,倒下来的仪器架没有给她这个时间,她立即闪身躲避。

然而,也就是在赵灵花闪身的同时,段青云从赵灵花的双腿之间滑了过去。同时,段青云用力伸出手,摸向了赵灵花的裆部!

“哎呀,你——”随着赵灵花发出一声意想不到的叫喊,“哗啦”一声,仪器架倒塌了。

段青云迅速站起身来,朝着赵灵花哈哈大笑,指着赵灵花,道:“哈哈,我还以为你是一个人妖呢,原来你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你的裤裆里空空的,并没有那根棍子,呵呵……”

听着段青云的调戏般的话,赵灵花与林雨杉同时怒从心生,这个段青云,不久前将屎尿撒了林雨杉一头,刚才又从赵灵花的裤裆下滑过,并且伸手摸了摸赵灵花的裆部,这对于赵灵花这样一个女人来讲,绝对是一个天大的污辱!

也就在这个时候,黄高麻身子一闪,站到了段青云的身边,一把拉住段青云的手,道:“云哥,这里有个出口,你从这里走吧,我拦住她两个人!”说着,黄高麻把手中拎着的那只装有鹿鞭的白塑料袋塞入了段青云的手里。

段青云来不及多想,迅速冲向了黄高麻指引他的那个出口,道:“麻哥,咱们永远是好兄弟!”

“快走吧!”黄高麻说着已经拦到了即将冲过来的林雨杉的赵灵花。

顿时,一男对二女,好一场搏斗!

闪身进入出口的段青云紧紧地把塑料袋子的口扎紧了,装进了自己的衣袋里,同时,借着实验室里传来的灯光,沿着曲曲折折的通道朝外走。耳边,不时传来黄高麻与林雨杉他们打斗的声音。

这是一条狭窄而曲折的通道,约有一人高,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挖好的。段青云一边朝外走,心里一边在琢磨着,哦,明白了,林雨杉既然与赵灵花是师姐与师妹的关系,而赵灵花又是在这家医院从事男性专科病的治疗,那么,她们自然会通气的了。而林雨杉这以个弱智的女人,居然没想到黄高麻是一个极重兄弟感情的人!何止是林雨杉,俺老段也想不到黄高麻那么看重兄弟之情啊!

当段青云循着通道走了半个小时的时候,终于走了出去,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绿油油的冬小麦,刚刚出土没几天,和煦的风儿轻轻地拂动着这片广阔的麦田。

而在麦田的边缘,是一片断壁残垣。

段青云一怔,认出来了,这里居然是城郊结合部。而黄亮麻的青龙帮旧址红霄楼正是处于那一片断壁残垣之处!

走向那片断壁残垣,段青云心中一阵感慨。昔日的繁华的红霄楼,多么辉煌多么荣光啊,而由于老毛子约克林先生放的一把火,这里现在已经成了一片焦土!想想真是不可思议!而黄高麻之所以畏惧约克林先生,就是因为这个老毛子的特殊身份:他是国际上最大的黑帮——金骷髅帮的重要人物,黄高麻的父亲亲人的生命都掌握在老毛子的手里。只要老毛子一个,黄高麻的父母亲的便死于异国他乡了!

此时,一辆粉红色的出租车远远地驶了过来。

段青云赶忙伸手拦住了,开出租车的是一位漂亮的的妹。的妹很热情,问段青云去哪里,段青云告诉她,火速到朱雀大街888车。

的妹一边迅速启动车子,一边透过车子的后视镜看几眼段青云。

突然,的妹来了个急刹车,车子猛地停下了。

段青云经历了刚才与林雨杉和赵灵花的纠缠,本想利用坐车的时间好好休息一下,没想到的妹冲着他开口了:“喂,大哥,我认得你!”

“哦,你认得我?”段青云笑了。

“是啊,我当然认识你了!”的妹道:“你就是冲入火海救出外国朋友的英雄啊!”

顿了顿,的妹又补充了一句:“你叫段青云!”

说着,的妹笑呵呵地从车门里侧那个装物栏里取出了一张近期的报纸,道:“你难道没看报纸么?”

段青云这才接过报纸,认真地看起了报纸上那醒目的标题,还有自己的照片,禁不住叹息一声,笑道:“哎,真是臭名远扬啊!”

的妹这才微微笑着重新启动了车子,朝着县城方向驶去。

这一路上,段青云并不寂寞,开车的的妹也感觉异常的荣幸,毕竟,一位救人大英雄坐了她的车。

到了朱雀大街,段青云正要把手伸进内衣口袋里摸钱,的妹一挥手,道:“不用了!”

“为什么不用了?”段青云道。

“因为你是英雄啊!”的妹笑道。

“难道,你想让我的英雄之名化作东流?”段青云整日里与用教九流的人在一起,自然是学会了几句酸酸的言文绉绉的话。

的妹一听,英雄就是英雄,说起话来都是那么的文雅,道:“以后欢迎你乘坐我的车,这是我的名片!”说着,她把一张粉红色的名片双手递到了段青云的手里。

段青云接过名片一看,只见名片上赫然印着三个手写体大字:郑秋萍。

郑秋萍笑道:“上面有我的,有我的的地址,还有我的其他的联系方式,如果需要我的服务的话,你就可以联系我!”

段青云一摆手,道:“谢妹子,我可得跟你说清楚,这车钱一定得付!”说着,段青云就要掏钱。

然而,段青云的手触及内衣口袋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靠,口袋里居然没有一分钱。

然而,段青云依旧笑着道:“如果我不给你钱的话,我的心里会很不舒服的!”

顿了顿,段青云又道:“哎,英雄难当啊!”

谢秋萍笑道:“哎呀,你呀,真是落后啦,快去忙你的吧。”

段青云一愣,笑道:“那好,既然你对我这么好的话,那么,我以后可以一直麻烦你喽!”

谢秋萍一听,喜道:“真的?”

段青云点了点头。接着,下了车,朝着梅老师和老张居住的小别墅走去,到了那扇防盗门前,他回过头来,发现谢秋萍的车子依然停留在那儿,谢秋萍依然透过车玻璃看着他。

段青云朝着谢秋萍再次挥了挥手,只听“嘟”的一声汽笛响,谢秋萍驾起车子绝尘而去。

段青云也许没有听到,谢秋萍启动车子的时候低低的嘀咕了一句:你个臭叫花子,没钱就不要装大方嘛!如果你真想付车钱,为何不早早把钱拿出来,可你最终没有拿出钱来,只是把手放到了衣服里,当我是小孩子啊!如果我硬要朝你要钱,你小子是不是没那么牛气了?

而段青云举步走入防盗门的时候,心里却也在嘀咕着这样一个问题:靠,俺老段太他妈的有才了,居然免费打了一次的!看来,头顶上戴着英雄的帽子,确实是受益非浅啊!看来,俺老段不应该那么痛恨老毛子约克林先生,至少,是老毛子放了一把火,把红霄楼烧了个稀巴烂,呵呵,俺老段不但成就了自己的英雄之名,而且也结交了黄亮麻这样的铁哥们!刚才所有的经历,貌似都源于红霄楼的大火啊!俺老段永远得感谢老毛子啊……

divstyle=text-align:center;font-size:16px;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钢制防火卷帘门
镀锌角钢
硅pu球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