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超级黄金手正文第五九零五九一章宁买一线不

2019-02-04 04:11:4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超级黄金手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小羽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黄金手全集阅读正文第五九零、五九一章宁买一线,不买一片,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老大,你看这块是不是很好?”

李灿突然叫住李阳,拉着李阳蹲在了一个xi摊贩的摊位前,李灿所指的是一个有着二十多斤重量的半赌m料,这块m料被从中间切开过,切面上1ù出了一片墨绿sè。

李阳和司马林互相看了一眼,两人一起笑了笑。

“xi灿,m料不能只看颜sè,这块m料表现单墨绿sè并不纯正,而且毫无透明度可言,这样的m料价值并不高,可赌xìng也不强!”

说话的是司马林,司马林现在和李阳的水平早已相差甚远,但这种最基本的常识还是非常的了解,正好可以在李灿的面前显1ù一下。

“司马大哥说的没错,不过你要想玩也行,这块m料的价值不会很高!”

李阳微笑着点了点头,李灿脸上则1ù出一丝犹豫,最终摇了摇头:“算了,我还是再看看吧?”

从本质上来说,李灿有种xi农民的思想,这和他之前做古玩店生意有关,习惯了jing打细算,什么事都想着留点后路。

这也有上次上当受骗的惊吓,那一次差点让他永不翻身,所以之后做事就格外的xi心。

这点从买车上就能看出来,李灿的收入已经不低,又是公司的高层,买辆宝马绝对没有问题,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辆二十万左右的车,他就是在给自己留着保险的后路。

这块m料,即使他真的有兴趣,再听了司马林和李阳的话之后也会放弃,两人的话中都明显不对这块m料看好。

李阳和司马林也没怎么在意,几个人继续往前走着,慢慢看着这些xi摊贩的m料。

桑达拉一直都跟在李阳的后面,他的脸上还一直带着淡淡的微笑,这个市场的存在他很久以前就知道,但这样纯粹以旁观人的角度在市场里面闲逛还是第一次。

这给了他一种不同的感觉。

“这位老板,你来看看我这里的m料,我这里可都是上等的老场口m料,赌xìng非常的高,玻璃种,帝王绿,金丝翡翠都有可能出啊,老板,您买我这里的m料肯定不会吃亏……”

李阳他们正走着,不远处传来一个xi贩的汉语招呼声,这个人的汉语说的还很流利,比刚才那个卖家要强的多。

对这个声音李阳居然还有种熟悉的感觉,李阳忍不住转头看了看,同时转头的还有桑达拉。

不远处,有一个年轻人正指着面前的几十块m料招揽着正在走动的客人,他的摊位前还真有不少人正蹲在那里观察着m料,看样子他的生意要比其他摊贩好一些。

看到这个人后,桑达拉的脸sè微微有了些变化,脸上还有些yīn沉。

李阳则1ù出了惊讶的神sè,这个会说熟练汉语的年轻人他并不陌生,就是他和卓老对赌时候设置赌局的那个年轻人,李阳还记得,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叫三卡。

“玻璃种,帝王绿,金丝翡翠!”

司马林没想那么多,李阳和卓老对赌的时候他还没来缅甸呢,只是听说那么件事,对这个设置赌局的年轻人是一点都不知道。

“李老弟,我们过去看看吧,口气这么大,不知道他的m料怎么样!”

司马林的兴趣明显提了起来,赌石的人都mí信,这个年轻人的m料先不说好坏,他说的这些大话总会引起大家的注意,只要喜欢赌石的人,没人不想解出玻璃种或者帝王绿这样的极品翡翠来。

至于那金丝翡翠,更是可遇不可求了,一些初入行的赌石爱好者根本不知道这类翡翠的存在。

司马林走在最前面,这个市场很混,摊位大都是就地摆放,中间留的路也不宽,最多只能同时走开三四个人,加上不断的有人经过,李阳他们只能排成一排走过去。

走到地方之后,司马林的眼睛猛的一亮,这个年轻的摊贩说的话很大,但他的m料确实比其他人要好一些。

面前这些m料,差不多有一半都是半赌m料,这个比例在其他的摊位上可不多见,半赌m料的价值一般都会高一些,不过半赌m料也意味着赌xìng更强一些,出翡翠的可能xìng比全赌m料要大的多。

“看看,都先看看,几位老板,我这里的m料保证非常的好!”

年轻人见自己摊位前的人越来越多,脸上的笑容也变的越来越盛,这会大家都吃过了午饭,一些想玩的人都凑了过来,周围几家摊贩都羡慕的看着他。

这些摊贩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m料,最后大都摇了下头,他们的m料品质很一般,和这个年轻人的m料确实无法相比,想利用m料把这些顾客拉拢过来几乎没有可能。

“李老弟,你看看这个怎么样?”

司马林只看了几分钟,就抓起了一块半赌m料递给李阳看,这是一块黑乌砂皮壳的半赌m料,很可惜表面有些直癣,不然这块m料的价值肯定会过十万。

见到这块m料,李阳脸上的表情略有些古怪,这块m料李阳并不陌生,他还见到过一次,是上次他和卓老对赌时候那上千块m料中的其中一块,这块m料的里面有翡翠,不过都被直癣破坏了,是块必垮的m料。

李阳低头看了一眼,嘴角又扬起了一丝笑意。

这个摊位上大概有七八十快m料,不过有三分之一李阳都见过,全都是那些表现好,但很有争议的m料。那批m料的可赌xìng并不高,最好的几块又都被他和卓老对赌的时候选了出来,剩下的m料想大涨都几乎没有可能,能不跨就已经是万幸了。

“怎么样,李老弟?”

司马林又急切的问了一句,这个直癣让他很吃不准,但窗面上所擦出的白雾却非常的不错。

这样的m料也可以说最为míuo人,看了之后让忍不住就想赌一赌,都想着赌赌运气,若是直癣没产生破坏力,里面又出翡翠的话可就赚大了。

“算了吧,这块我以前看过,不怎么样!”

李阳微笑摇了摇头,这块m料他的确看过,这点说的倒是实话。

司马林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对朋友李阳向来都很慷慨,李阳不会用特殊能力直接去帮他们挑选m料,但是提出有效的建议,让他们避免损失还是没有任何的问题,更不用说这次司马林还是纯粹为了他才来的这里。

“不好啊,那可惜了!”

司马林把m料放了下来,脸上又1ù出一阵的惋惜,两块看中的m料表现都不好,让他也略微有些沮丧,感觉自己今天没什么好运气。

“这位朋友,我这里的m料可都的,您怎么说见过呢,我这里……”

三卡刚好卖了一块m料,正在收钱,听了李阳的话头也没抬就先说了一句,等他抬起头后整个人马上愣在了那里,呆呆的看着李阳以及李阳身后的桑达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老弟,这一块呢?”

司马林又拿起了一块全赌m料,这个摊位上的m料质量普遍比其他地方强,能让司马林看中的也就多了一些。

司马林这次拿出的是一块铁砂皮壳的m料,没有蟒纹也没有松花,不过同样没有xi绺或癣纹之类不好的表现,算是一块中规中矩的普通m料。

铁砂皮壳是典型的老场口m料,这块m料大概有二十斤左右的重量,价格估计在两万到三万之间,这样的m料可以说是司马林最喜欢赌的一种了。

李阳对那年轻人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低头仔细看着起司马林新选的这块m料。

看了几眼,李阳稍微点了下头,这块m料很普通,单凭眼睛来说他还真不好进行分析,值得一赌,但赌xìng不是太大。

李阳索xìng打开了立体画面,把这块m料以及周围十米之内所有的m料都笼罩在里面,帮司马林筛选m料的时候李阳一样可以自己选择m料,刚才那块带黑雾的m料就是这样现的。

十米之内的摊位并不少,笼罩在立体画面下面的至少有六七百块之多,李阳默默的点了下头,这么多m料里面还真有一块大涨的好m料。

可惜这块可以大涨的m料并没有在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摊位上,不然直接买下来也没问题。

“价钱不高的话可以试试手气,这块m料的表现很普通,我也不好说什么!”

李阳想了一下,xi声对司马林说了一句,这块m料里面有块不xi的花青种翡翠,绿sè也不错,解出的翡翠价值绝对会过十万,是块xi涨的料子,至少在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摊位上,这块m料已经算是顶尖的了。

“好,老板,你这块m料多少钱?”

司马林脸上马上1ù出了惊喜,回头对三卡问道,三卡的脸上此时依然在呆,愣愣的看着李阳身后的桑达拉。

细心的刘刚现,三卡的额头那还慢慢的渗出一点汗珠子,他的眼睛中还带着一股浓浓的恐惧。

“你这块m料多少钱?怎么不说话啊?”

司马林又疑uo的问了一句,李阳也同样看着他,三卡的样子让人感觉很是奇怪。

“三,三公子!”

三卡开口了,不过他并不是回答司马林的话,而是对着李阳身后的桑达拉在说话,他的声音还微微有些颤抖。

“客人问你话呢!”

桑达拉淡淡的说了一句,三卡急忙回过头,看了看李阳和司马林,他的脸上还带着恐惧和不安的神sè。

“李,李先生,这块m料只要三千美金就行!”

三卡不认识司马林,但认识李阳,只是说话的时候他还很xi心的看着桑达拉,现在他的心里现在充满了后悔和恐惧,他怎么也没想到桑达拉会出现在这里。

“三千美金,不贵!”

李阳点了下头,三千美金以现在的汇率来说还不到两万人民币,这种表现的m料值这个价,或者说这个价很公道也很实在。

“好,三千美金,我要了!”

司马林掏出包来,他身上带着五万美金,是今天中午特意让桑达拉帮忙兑换的,换这些美金就是为了来这里赌石。市场上人民币和美金都收,但美金明显要比人民币更方便一些,一些m料美金的价格也比人民币要便宜点。

司马林点出三十张百元美钞,三卡接下了钱,眼睛依然在看着桑达拉,在他的眼睛中还带有一丝的祈求。

桑达拉并没有去看他,脸上依然带着那股清淡的笑容,不过在他的心里已经为三卡判了重刑,这个三卡最轻的处罚也是开逐出市场,没有了工作的权利。

三卡是家族的人,是市场的重要员工,桑达拉家族是禁止他们的员工在外面sī人买卖m料的,这是很严重的违规行为,现的话肯定会狠狠的处理。

做为大家族的直系员工,他们想获得好点的m料要比这些普通的xi贩容易的多,这也是三卡摆摊的m料比周围要强的最主要原因,特别是他和高伯还有着亲戚关系,想从市场内取得一些好点的m料轻而易举。

“xi灿,你赶紧也买一块,一会我们一起去解石!”

买下了m料,司马林不在沮丧,还显得有些兴奋,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去解一块试试手气了,在缅甸公盘这个地方,不去赌石就好像身下有个光溜溜的美nv,却硬装着柳下惠而不去上那么难受。

“好,我去看看!”

李灿轻轻点了下头,他对m料的了解并不多,所看的大都是那些1ù出了翡翠的半赌m料,这样的m料让他感觉更踏实。

李灿也在看三卡摊位上的m料,此时的三卡完全没有了做生意的心思,只是xi心的看着桑达拉。他把摊位摆在里面深处就是怕遇到熟人,没想到还是遇见了,不仅遇见了,还是遇到最不想见的一个人。

只能说,这个三卡最近的运气很不好。

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卖赌石m料,和桑达拉也有着一定的关系,上次对赌之后,他输了足足八千多美金,这相当于他所有的积蓄,回去之后被家人骂惨了,他的两个老婆好几天都没理他。

缅甸的法律中并没有规定一夫多妻,不过这里的制度却是实实在在的一夫多妻。三卡有个好工作,又很有前途,收入也不错,像他这样的人只有两个老婆倒不多见,很多人都有着三个,或者四个老婆。

输了钱之后,三卡一直琢磨着怎么才能把钱赚回来,即将召开的缅甸公盘则成为了他的好机会。三卡知道在公盘外面的市场卖m料很赚钱,卖的好的话,不仅之前赌输的钱能全部捞回来,还能多赚上不少。

只是这样做不符合家族的规定,这让三卡有些犹豫。

犹豫之后,他还是这么做了,这是他的一次机会,错过了这次机会想把这些钱再赚回来恐怕就需要很长的时间,三卡是个胆大的人,从他敢接桑达拉的赌注上就能看出来。决定好之后,三卡立即利用自己的关系在家族市场的据点进购了一批好点的m料,带着这些m料匆忙的来到了仰光。

结果却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一种。

“老大,我想买这块?”

李灿只看了一会,就指着一个开窗1ù绿的半赌m料说道,说的时候还眼巴巴的看着李阳。

这是块表现不错的田ji皮壳的赌石m料并不大,只有七八斤重的样子。赌石的皮壳主要分为细皮壳,粗皮壳和沙皮壳三大类,其中细皮壳的m料算是最好,老象皮,黄梨皮都属于细皮壳的佼佼者。

田ji皮就是一种细皮壳m料,表皮如田ji,皮薄光滑,无沙有蜡壳,有透明感,这类m料也算是比较好的一类了。

不过很可惜的是,这块m料擦出来的绿sè都是成片的出现,这样的表现ru眼看上去很不错,其实赌xìng并不高。

赌石界内早就有‘宁买一线,不买一片’的说法,说的就是这种赌石m料。

绿sè的带子称为一线,意思是宁可买一线的绿带子,也不能去买一大片的绿sè表现。因为一般情况下绿带子可以作用到翡翠内部,沉得下去,让里面都是翡翠。而片sè多少是sè跑皮的爆松花,一般情况下都很薄,只有表面的一片,切开之后有很大的可能什么都没有。

也有人将这总结为‘片sè如纸,线sè沉’,总之成片出现的绿sè赌跨的可能xìng很大。

这类错误是初入行者最容易犯下的,李灿就是如此,眼前这擦出来的一片绿sè很是好看,可里面却什么都没有,无论李灿用多少钱去买最终的结果都会跨。

司马林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他也回头看着李阳,李阳的言最有权威,他对这块m料没有绝对的评价,还是少说话为妙。

“xi灿,要不你在选选吧!”

李阳稍微犹豫了一下,最终摇了下头,李灿的钱都是自己努力赚来的,这块m料的卖家最少也要三五万,比司马林那块还要贵,李阳可不想李灿把这些钱全赔进去。

“这块也不行吗,那算了,我先不买了,看你们解石吧!”

李灿脸上1ù出了点失望,李阳不建议他买这块m料他肯定不会去买,他买赌石纯粹是凑热闹,这个热闹凑不凑都没关系。

“也好,我们先解了看看,手气好的话回头再来买!”

司马林点了下头,这块m料他也不看好,这类只有成片翡翠的m料他很少去赌。

李阳也点了下头,他手上这块黑雾皮壳的m料也想早点解出来,里面的翡翠价值不低,若有人要的话当场卖掉也好,这样能让他多出点资金来,等公盘可以投标之后多投几块能出好翡翠的m料。

得到李阳的同意,司马林立即抱上他那块m料向外走去,解石区离这里有差不多五六百米,走过去也要好几分钟的路程。

“三公子!”

桑达拉刚走没几步,后面的三卡就急忙叫了一声,可怜巴巴的看着桑达拉,这次他违反规定sī自出来卖m料,又被桑达拉抓了个现行,现在他的心里不知道有多害怕。

“你的事回去再说!”

桑达拉淡淡的说了一句,说完再也不理会三卡快步朝前走去,三卡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最后1ù出一股极度懊恼和后悔的神情。

桑达拉可是家族的继承人,他要真处理自己的话,这一劫怎么都不可能逃的掉,此时的三卡只能祈祷着桑达拉大人不计xi人过,能够饶了他这一次。

解石区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这里的解石机摆放也没有什么规律,都是谁先到谁先摆,摆上解石机的人架起一个大棚子遮住仰光,就是一个简陋的解石场地了。

这片空地上的解石机大概有三十多台,此时有二十多台都在使用着,足以看出这些人生意的火爆。现在只是下午刚开始,等人最多的时候,所有的解石机都会开动,三十多台解石机同时解石,那场面也算得上壮观了。

“李阳,这边!”

司马林到了之后,只是看了其他解石的人一眼就直奔一台空解石机而去,那台空解石机前还坐着一个人,司马林他们一来马上站了起来。

“糟糕,我刚才忘记要解石卡了!”

司马林突然拍了下脑袋,这块m料买下来之后他一心想着快点解开,还真的忘记问三卡要解石卡。

“算了,我们自己花钱解吧!”

李阳轻摇了下头,他不知道桑达拉家族的规矩,不过这块m料人家卖的确实不贵,很有可能就没赚钱,再回去要解石卡根本没这个必要。

“也好!”

司马林马上又1ù出了笑容,解石的费用他并不在乎,他现在只想快点过过手瘾,真让他回去要解石卡他也不会回去的。

“司马大哥,先解你的吧,我给你帮忙!”

李阳松开拉着王佳佳的手,微笑着站在了司马林的身边,桑达拉也走了过来,这里也就他们三个是熟练的老手,在一起配合的话解石最快。

“好,桑达拉先生,也谢谢你了!”

司马林没有拒绝,询问了一下,立刻ji了一百五十美金的解石费,那解石机的主人马上为他们接通了电源。

这里的解石费都不便宜,十公斤以下的m料是一块一百美金,他这块过了十公斤,又加了五十美金,若是过二十公斤的m料,解石费还要再往上

……………………

耐高温PEEK公司
海运到新加坡收费
上海清关公司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