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第463章定海神珠杰

2019-01-11 15:44:4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第463章 定海神珠

一秒记住【笔♂趣÷阁.】,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定天海珠乃是先天法宝,可以衍化二十四诸天,实现空间传送,平凡那小子不是不说洞府在哪吗?自己可以用定海神珠去他那里啊。

但是定海神珠由东海龙王敖广保管,四海龙王遇到特殊事件,有合适的理由倒是可以借用,自己要拿来用也不难,因为这本就是四海龙王共有之物,据说定海神珠不仅可以空间传送,还可以时空传送,只是无人试验过而已。

因为定海神珠要实现空间传送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传送目的地的标志物,也就要有传送目的地的一样东西,定海神珠正是通过这件东西,来实现空间定位。

正因为需要这样东西,同一空间的定点传送可以很轻松实现,但是跨时空传送一直停留在传说的层面上,从未听说有人实现过。

当然敖碧莲可不知道石凡和自己处的并不是一个朝代,但是怎么拿到平凡那厮所在地的东西却是个问题,自己又去不了。

“嗯将这一径长途?”敖碧莲忽然笑了,自己可以找机会管他要根头发呀,象昨天聊的那不求永恒么好,要根头发应该很容易吧。

“嘻嘻,你不是不告诉本王洞府吗?我想办法过去,想必你看见我也会大吃一惊吧。”

敖碧莲越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得意而又害羞,她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她却控制不了自己,枯燥的龙宫生活,怎么比得了和男人在一起时那种美妙的感觉呢。

纠结了许久,最终敖碧莲还是控制不了自己见某人的意愿,想了个万全的理由,而后出了水晶宫化出了本体,是一条长达数百丈的金红色神龙,张牙舞爪之态秀气而威武。

她走水路,直接往东海龙宫而去。

石凡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他在思考昨夜的事情,昨天因为斩杀忍者,让他暴戾无比,现在想起来,要说长泽雅美是那名女忍者头领,终归是证据不足,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第463章定海神珠杰

自己昨夜的言行是不是过激了点?而且还有件事他没跟香雪谈,就是柏丽和冷氏合作的事,这同样是香雪的机会,而且他还想将花果山的茶给香雪和柳冬儿带点。

作为男人总该大度点,这样想石凡在外面用了早餐,直接驱车往柏丽国际赶了过去。

他来过这里,还跟香雪在办公桌上亲热过,自然熟悉。

来到楼下,直接坐电梯上楼,来到顶层往总裁办走了过去,巧的是正看到纳兰香雪自一个办公室出来,向总裁办走了过去。

“香雪,老公来看你了。”石凡笑道。

纳兰香雪见是他,立即冰着脸加速向办公室走了过去,那玲珑的背影,挺翘的臀儿,款摆间诱人无比。

石凡立即跟上。

纳兰香雪也不跟他说话,自顾走在前面。

看着她傲娇端庄的样子,石凡就有一种揍她屁股的冲动,不过考虑到男人嘛,总该大度点他还是忍了。

来到总裁办前,纳兰香雪直接推门而入,而且立即就要回手关门,石凡直接上前,伸手一挡,身子往前一挤,竟然也进了办公室。

“无赖!”

纳兰香雪低估了一句,自顾走到班台后,坐在她那舒适的半杯式旋转椅上,拿过文件看着,时不时还签字,全当没看见他进来。

“这妞!”石凡苦笑,知道她还在因为昨夜的事以及俩红唇印的事跟自己斗气,石凡自然不会跟她较真。

石凡扫了眼房间,靠近办公书架放着一盆君子兰,在纳兰香雪的檀木桌子上一盆紫罗兰正在怒放,沙发前方放着一张红木茶几,茶几上是价格不菲的兰亭月茶盘,可以随时泡茶,烘培咖啡。

整个房间装修简洁明快又透着女性特有的温馨浪漫气息,处处彰显着这间办公室的主人不仅时尚前卫而且工作作风严谨,办公室的环境一如在咖啡馆初见香雪时那般严谨而又具女儿情怀。

红木茶几上的紫砂茶壶内还飘着淡淡的茶香,显然香雪泡好茶还没来得及喝,昨夜出了那档子事,她显然也是没休息好,不断用手揉揉太阳穴,而茶自然是她用来提神的东西。

石凡自顾坐在了沙发上,拿了个纸杯在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喝剩下一半直接放到茶几上当烟灰缸,啪地点燃了根烟。

“哼!”那边纳兰香雪哼了一声,显然她虽然没特意看他,但是石某人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她忽然起身,来到茶几前,拿起紫砂壶和一个杯子,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轻轻抿了一口,露出一抹陶醉之色,全当石某人不存在一般。

“老婆,你喝茶为啥不给老公倒?”

“哼!”迎接他的又是个白眼。

“呵呵,这妞。”石凡忽然起身,自顾拿起香雪的杯子滋喝了一口。

“你!”纳兰香雪气的一瞪眼,“你喝茶为什么不自己倒,喝人家茶干嘛?”

“你是我老婆,不喝你茶喝谁的?”石凡振振有词道。

“我不是你老婆,注意你的用词。”纳兰香雪冰着脸道。

“你不是我老婆?我说香雪,你忘了咱们还在你这张宽大的桌子上亲热过吗?险些没深入交流。”石凡嘿嘿笑道。

纳兰香雪脸腾就红了,气的紧紧咬着樱唇却又无话可说,此一时彼一时嘛,那时候两个人如胶似漆,被石某人摁到桌子上亲热她也心甘情愿,可现在不同,两个人正在闹矛盾啊。

啪嗒啪嗒!

纳兰香雪忽然委屈地抽泣起来,小手还不断擦着粉颊上的泪花。

“这!”石凡有些懵逼,这咋还哭上了?

石凡无奈地也揉了揉太阳穴,“老婆别哭了哈,其实老公觉得吧你这个雨前毛尖不好喝,来,老公送你个新鲜的茶喝!”

说完,石凡也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包茶放在了桌子上,道:“香雪,你以后累了就喝这茶,提神的。”

结果迎接他的又是一个白眼,纳兰香雪仰头望天道:“雨前毛尖我一直在喝,我就不信你这茶能好喝到哪里去。”

她那冰洁的脸蛋上挂着两颗泪花,傲娇赌气之态也是如此的美丽圣洁。

家具屏风隔断
电火花加工机床价格
静电保护二极管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