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魔装第六四四章最差的圣境

2018-12-07 20:26:3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魔装 第六四四章 最差的圣境

轰……苏唐裹挟着的火光的身形从高空中急坠而下,沉闷的呼啸声响彻四方,高默默和钟意达同时色变,身形一闪,飘出了小院。

轰轰……下一刻,苏唐释放出的气息便轰击在地面上,震起漫天的烟尘,那小院的墙壁几乎都被乱流冲垮,禁锢着庄蝶的铁架也轰然向后倒下,随后被烟尘掩盖在下面。

苏唐看到了庄蝶,也认出了庄蝶,不过,他的神色保持平常,就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

虽然心中升腾着无尽的怒火,但他并没有丧失理智,同时对抗两位圣境级大修行者,他不可能再有余力保护庄蝶,只能装作不认识。

高默默和钟意达静静的凝视着苏唐,苏唐散发出的气息确实恐怖,但身为圣境级大修行者,他们不可能被谁散发出的气息吓倒,强者相争,影响胜负的因素太多,气息强横只代表着苏唐拥有极为深厚的灵力,但那并不是决定性的,何况,他们有两个人。

“阁下是什么意思?”高默默轻声说道。

“你们刚才在师王川杀了一个人。”苏唐淡淡说道:“我是为他而来。”

“你认得那牛镇海?”高默默皱起眉。

“他是我朋友。”苏唐道。

“朋友,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钟意达缓缓说道:“冰封圣座与天剑圣座已晋升大圣,贺兰飞琼逃离蓬山,她不可能再挽回什么了,如果你想用这种办法取意讨好那贺兰飞琼,大可不必,呵呵呵…你可以当她完全不存在,或者已经死了。”

“是啊。”高默默接道:“如果你也是冲着那庄蝶来的,我们可以算你一份。”

圣境大修行者之间拼生拼死的事情真的不多,除非相互之间有无法化解的深仇大恨,或者是理念之争,不能妥协。

通常情况下,他们更趋向于用语言来解决冲突,当然,这是指面对着同样强大的圣境,如果对手明显不如自己,那么他们早就开打了。

能走到这一步太不容易,距离真正的不死不灭,只剩那么一两步了,所以他们比普通的修行者更珍视自己的生命。

“还要我再重复一次么?牛镇海是我的朋友。”苏唐笑了笑。

“就算他真的是你的朋友,那又怎么样?”高默默不解的说道:“这修行路本就是生死难测,能走到你我之境的,寥寥无几,老朽在大祖时交下的朋友,到现在只剩下老朽一个了,阁下能勘破圣境,想来也经历过一些风雨挫折,老朽就不信,你能护得住自己所有的朋友?”

“两位圣境级大修行者一起出手,太不公平了。”苏唐道。

“公平?”高默默叹道:“我真的怀疑,阁下是怎么勘破圣境的?如果老朽和你一样,每遇伤亡,便要仗义而出,恐怕老朽根本活不到今天了。”

“为这等蠢夫出头,不值当吧?”钟意达道:“何况我们当时也不是没有给他机会,是他死缠不放,甚至出言侮辱我等,所以我们才会放倒他。”

“他死,只能怪自己的运道。”高默默道:“怨不得别人。”

“朋友,有话还是直说吧。”钟意达道:“庄蝶就在那边,呵呵……现在不止是我们,很多人都对庄蝶感兴趣了,只凭我们两个,还真未必能保得住她,如果阁下愿意加盟,此事尚有可为。”

萧家已经反水,投靠了冰封圣座,薛家自身难保,贺兰飞琼逃之夭夭,说到底,高默默和钟意达都不相信还有谁会为牛镇海挺身而出,只以为苏唐是在寻借口插一脚。

“据说那庄蝶上一次释放出法身之后,一直在昏睡,我们抓到她之后,百般试探,也没能把她唤醒,而且她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了。”高默默道:“算来算去,我们最多只剩几天的时间。”

“以庄蝶的修为,她不可能释放出法身。”钟意达道:“肯定是她修行的灵诀有古怪,我等三人并力协作,问出灵诀,再分道扬镳,各寻僻静处修行,岂不是一段美话?”

在高默默和钟意达看来,他们已经够让步的了,换成其他圣境级大修行者,在以一敌二的不妙情况下,如果失去的不是自己特别重要的人,大都会接受妥协。

只有年轻人才勇于坚持,在修行路上一步步熬到圣境,他们见过了太多生死聚离,曾经的棱角,早就被岁月磨平了,坚持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一个大包袱,放下坚持,也等于放下了包袱,什么都不重要,只有自己的修行、还有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美话?”苏唐轻轻吁出一口气,他所释放出的气息变得更加强横了:“这是你们的美话,但不是我的。”

话音刚落,苏唐手中的魔剑已经成型,下一刻,剑光绽放如虹,直向高默默和钟意达卷去。

“好胆你……”高默默吼道,他可算好话歹话都说尽了,苏唐却还是选择了动手,让他升起了怒火。

轰……高默默的灵剑扫出,正和苏唐的剑光撞击在一起,他想说的话被硬生生堵了回去,身形更是倒飞而出,连手中的灵剑也都拿捏不稳了。

钟意达眼神一凝,身形陡然绽放出璀璨的银光,他双手握拳,遥遥击向苏唐的胸膛。

苏唐扬起魔剑,钟意达释放出的拳劲被剑光绞得粉碎。

“圣境?你们两个应该是我见过的最差的圣境了,原来你们只会欺凌弱小么?”苏唐冷笑道,他算是第一次同时对战两位圣境级大修行者,所以一出手便全力施为,可没想到,高默默和钟意达的实力如此不堪,虽然都有护体神念,他没办法做到一击必杀,但和魔神坛那些大魔神相比,高默默和钟意达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苏唐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魔神坛的境地尽管一天不如一天,可好赖基业尚在,除了花西爵以外,所有的大魔神身边都有大批修行者帮衬,缺了灵丹妙药,自然有人出去给他们搜寻,有了事情,也有别人代劳,他们可以把绝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修行上。

而高默默的白骨观原名青云观,观内上下只有几十个修行者,高默默也算是不世出的天才,把青云观的灵诀修行到了极致,并且也屡屡有奇遇,所以才能勘破圣境。

但他的弟子却不行,有些天赋的,自然想方设法往三大天门挤,稍微差一些的,也被长生宗、无忧谷、天道宗等等二流宗门选走了。

高默默再厉害,也不可能把白骨观变成洞天福地,更不可能改创青云观的灵诀,而且他的经历是不可复制的,就像苏唐,他的经历同样不可复制,世上再不会有魔装武士了。

那时高默默很高傲,一心要光大白骨观,报答师恩,屡屡拒绝其他宗门的招揽,等到后来明白缔造出一流宗门是多么的艰难,已经没有人搭理他了,因为在他努力的过程中,得罪了太多了。

苏唐的千奇峰能崛起,是占了天时地利人和,更重要的,他有小不点,无数门人修行需要耗费的天文数字的丹药,不可能从天而降,只是这一关,高默默便无法跨越过去。

高默默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这方面,修行的时间自然就少,熬到今天,他的进境没有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才会让苏唐感到出奇的弱。

听到苏唐的话,高默默气得双眼通红,他怒吼一声,扬手斩出灵剑,灵剑在空气中划出一道淡淡的剑幕,直落向百余米开外的苏唐。

苏唐的身形突然化作一道光,洞穿了高默默释放出的剑幕,落在高默默上方,接着他便从魔之光中踏出来,魔剑裹挟着呼啸声,斩向高默默的头颅。

只是刚才那一击,高默默已经知道了苏唐的灵力有多么强横,如果可以选择,他绝不会和苏唐应抗,但苏唐的速度远远超出他的预料,让他避无可避。

高默默再次发出怒吼,灵剑全力上扬,迎向苏唐的剑光。

轰……高默默如遭雷击,身形绽放出一片光雨,接着象一颗石子般向下砸落,随后便重重撞击在地面上。

还没等高默默从烟尘中挺起身,苏唐的身形已经如闪电一般扑落,剑光再起。

高默默眼中终于露出恐惧之色,他踏入圣境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但进境一直没有增长,而苏唐的灵力已经达到圣境巅峰,强过他太多。

“小心”钟意达厉声喝道,他的双拳不停挥出,拳劲凝成一片片狂涛,卷向苏唐的背影。

轰……苏唐仗着自己的速度,根本没理会从后方卷来的拳劲,魔剑继续怒斩而下,在两柄剑相撞击的瞬间,无数乱流以高默默的身体为中心,向四下卷去,而高默默的身体一软,口中喷吐出鲜血。

苏唐的身形借力弹向空中,随后展动魔剑,剑光蓦然绽放,只是一剑,便再次绞碎了钟意达的拳劲。

“这样是赢不了我的。”苏唐轻声道:“你还是露出你的本相吧”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