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大唐超级奶爸 第六百七十九章 匹夫阁外的奇事

2018-11-09 18:48:5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大唐超级奶爸 第六百七十九章 匹夫阁外的奇事

长安西市,依旧如同李元霸离开之前一样繁华,走在这喧闹的市区,李元霸甚至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四皇叔,长安城也并没有什么变化嘛!”李愔一边啃着从西市小摊上买的小吃,一边向李元霸咕哝了起来。

“你小子,把东西吃完了再说话。”李元霸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跟谁学的臭毛病?还有,你小子能不能不吃着嘴上的,还在说别人的不是?”

“就是,才买了几块桂花糕,都叫六哥你给吃了!”李恽手里提着一个小袋子,看那架势里面倒是没剩下多少东西。

“不就花了你几个铜钱吗?等回去了,哥哥我还你几粒金瓜子!”李愔可没有李恽那么小家子气。

“那说好了,回去你就给我!”李恽眼睛一亮,道:“几个铜板换几粒金瓜子,这买卖值了!”

“瞧你那点出息!”李愔不由得气急:“父皇总说我财迷,我看你小子才是真财迷!”

“嘿嘿,还是六哥了解我啊!”李恽这小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嘿嘿笑了起来,还真是够极品的了。

“走走走,快去匹夫阁!”

“听说那边有热闹可以看,走,快走!”

就在这时候,西市突然乱了起来,所有的人都向着匹夫阁的方向跑去。

“这什么情况?”李恪愣了一下,说道。

“这位兄台请了,敢问你们这是去做什么?”李元霸直接伸手抓住了一个二十多岁的,身着锦袍的贵公子,询问道信号调理板A5E0170

“哎,我说你这人……”

那贵公子装束的家伙原本正焦急地往前冲,被李元霸这么一拽差点摔在地上,不过当他看到站在李元霸他们身后的几个魁梧汉子的时候,声音却是戛然而止:

“这位兄台,在下是要去匹夫阁!今日是程家大小姐选郎君的日子。纵然今日我们不会被选上,也要过去瞧瞧热闹!”

“程家大小姐?”李元霸眉头一皱,道:“可是卢国公家的小姐?”

那个年轻公子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道:“是程家的小姐,不过并非是卢国公的千金……”

“你这人说话忒儿费劲!”那年轻公子话都没说完,就被李愔给打断了,“什么叫是程家的小姐,又不是卢国公的千金?据我所知。卢国公膝下只有三位公子,何来千金一说?”

那年轻公子听到李愔好不客气的话,眉头皱了一下,不过他瞄了一眼那几个汉子,顿时打消了痛骂李愔一顿的打算,而是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我可没说卢国公家有千金!这位为自己选郎君的程家小姐,乃是卢国公的堂妹!”

听到这话,甭说李恪他们仨,就连李元霸自己都有些被雷给劈中的感觉。

程咬金那个老货,今年怎么说都得四十五六了。他的堂妹就算再小也不可能小上三十岁吧?

再说了,在眼下的大唐,男女十二三岁就可以成亲,怎么可能还有老姑娘剩下来?

更何况还是卢国公的堂妹,为了能够攀上卢国公,那前往程府提亲的人还不把老程家的门槛给踏破了?

“那程家唐小姐闺名为何,芳龄几何?”李恪询问道。

“唐家小姐闺名为程碧婷,至于芳龄渔乐吧
,在下还真不知晓!”那名年轻公子也有些无奈,就算这名字还是之前人家自己爆出来的。

“多谢兄台相告!”李元霸向这名公子施了一礼。便放他离去。

“那个,四皇叔,咱们要不也去凑凑热闹?”李恽看了看汹涌的人潮,向李元霸询问了起来。

“是啊。四皇叔!”李愔插嘴道:“程叔叔的堂妹选郎君哎,我们不去凑凑热闹实在是有些可惜了!”

“行啊,反正这时间上也快到午时了,咱们晌午还没用膳,没准还能蹭一顿吃的!”李元霸拍了拍肚子,说道。

“嘿嘿。四皇叔原来也爱占小便宜啊!”李愔嘿嘿笑了起来,作死地开始嘲讽李元霸。

李元霸瞪了他们一眼,道:“小子,欠抽吧你?”

“得,我不说了还不成?”李愔一边快走几步,一边说道:“不过四皇叔,贪小便宜真不好!”

话音落地,这小子就像是兔子一样往前飞奔了过去。

“这臭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看着李愔的背影,李元霸笑着摇了摇头。

“四皇叔,您别生气!”李愔听到李元霸的话,连忙给自己的亲弟弟求情:“小六就是这么一个性子,以后侄儿会好好管束他的!”

李元霸摆摆手,道:“无妨,平日里你们这些小子见到我,行为举止多少有些拘谨,就只有这小子敢在我面前上蹿下跳的。说起来,你们才是要好好改一改这性子才对!”

李恪和李恽相视一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

匹夫阁外,现在是人山人海,几乎把这方圆里许的地界儿都给占满了。

透过人群往里看,只见在匹夫阁外面竟然搭建了一座类似擂台一样的建筑物,看那面积足足占了五十丈方圆,刚好把匹夫阁的大门给挡在了后面。

一个大大的“擂”字,挡住了匹夫阁的二楼。

再看那擂台的东西边缘地界,还摆放着两排的武器架,什么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可以说是应有尽有。

匹夫阁三层,一个比较隐蔽的房间,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擂台,而匹夫阁外面的人却看不到这个房间。

此刻,房间里面,程咬金和他的夫人,还有一个看起来不过双十年华的女子。

只见这女子琼鼻长眉,一双慵懒半张的眸子轻眯着,雾蒙蒙,偏又像是有淡淡的流光在荡漾。嘴唇比一般女子更丰润一些,却让人感觉镶在那张鹅蛋上,出奇的契合与顺眼。

再看那身材,虽说不似武顺版纤腰柔弱,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臃肿,尽管她身上穿的是华服,可是举手投足间的那股子英气,就好像那华服已经变成了紧身的劲装一般。

“俺说,丫头啊!”

程咬金穿着一身员外袍,头上还戴着一顶不伦不类的帽子,他看着那名美女子,道:“你要不要再等一等他?说不准过几天就回来了呢?”

那女子微微摇了摇螓首,道:“大哥,不必再等了!就算他回来了又如何,不记得小妹,还不如不见!”

“哎,你这丫头就是太执拗了,就连那袁老牛鼻子都说,那位的命……”程咬金还想要说些什么,这个时候那女子却是直接打断了他。

“大哥,这都是命!”女子微垂着螓首,手中把玩着一个锤子样的玉坠,低声道:“他若是还记得我,纵然是过了十年,二十年,他依旧会找到我!”

“爹,姑姑,时辰差不多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出去看看了?”一身黑色劲装,看起来很是精神的程处亮从房间外走了进来,说道。

姑姑!

看来这女子便是选郎君的程家堂小姐,程碧婷了。

“老二,你先出去,俺随后就到!”程咬金扭过头吩咐了一声,这才对程碧婷说道:“丫头,你出不出去?”

“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他们过了文试,我再出去!”程碧婷的脸上闪过一丝冷色,“就算是不能和他相提并论,我程碧婷也绝对不嫁给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草包!”

……

“哎呦,人还真多哎!”

李愔他们几个小孩子跑在最前面,看到这人山人海,几乎是摩肩接踵的局面,不由得惊声叫了起来。

“少见多怪!”

一个干巴巴的声音传了过来,李愔扭头看了一眼。

哎呦,熟人,老房家的二公子,房遗爱,那位史上最著名的绿帽王!

“他娘的,今天一早儿起来听到乌鸦在叫,老子就肯定有什么晦气事要发生。”李愔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哎,鸟事竟然发生在这里了!”

“真是臭不可闻啊!”穿着一身花花绿绿华服的房遗爱,带着几个狗腿子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道:“这话说地怎么就那么难听呢?”

“难听吗?”李愔冷笑了一声,道:“老子这是对人说人话水性腻子
,对那啥说那啥话……”

“你敢骂本公子是狗?”房遗爱脑子转得倒是挺快,李愔话都没说清楚,就自行对号入座了。

“哎?房二公子,我可没说你是狗啊!”李愔笑了起来,那个灿烂啊。

“你……”房遗爱气急,一张嫩脸憋成了赤红色。

“哎,也不知道房相到底是怎么管教孩子的,这要是在西市让人给揍了的话,怕是房相面子上也过不去吧?”

李恪这次倒是表现出了强势的一面,毕竟这么长时间不回长安城了,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敢出来撩拨他们了。

看了看站在李恪他们身后的,那几个正对着他虎视眈眈的汉子,房遗爱下意识地又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后的几个小弟,这才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冷哼道:

“哼,不愧是王爷啊,不光是嘴皮子利索,就连威胁起人来也是毫不含糊!”

这时候,房遗爱的狗腿子眼睛尖,指着那高高垒起的擂台,道:“二少爷,二少爷,匹夫阁里面有人出来了……”(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