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太阳下的贝儿不能说的秘密

2018-11-06 09:30: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太阳下的贝儿 不能说的秘密

他朝着徐斌点点头,在众人的目送下走到了江天衣的门口:“the public is wonderfully tolerant it forgives everything except genius”(公众惊人地宽容。他们可以原谅一切,除了天才。)

接着他又从身上掏出来一只玫瑰说:“最可怕的不是长大,而是遗忘!(《小王子》)”说完之后,他就打开了,里面放着的音乐像是一段有杂音的录音,是肖邦圆舞曲升c小调,弹奏的非常快,众多的妹子都没有听出来这是什么鬼,但是江天衣的手指却跟着一起动了起来。

一开始她只是有点僵硬的背对着众人抬起胳膊,然后她慢慢的身体也跟着节奏一起晃动,然后手指也跟着节奏变的流畅起来。重复的**旋律持续了三分钟,徐斌听出来这是肖邦的圆舞曲,他紧紧的攥住了拳头,他想阻止吴琼可是他的身边体却做不到。他意识到了吴琼在做什么,他很恐惧却整个人都期待着下面会发生些什么。

节奏终于停了下来,江天衣转过身来,默默的擦着脸上的眼泪,她对着众人抬起头来,走到吴琼的面前说:“there are only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not getting what one wants, and the other is getting it”(生活中只有两个悲剧:一个是没有得到你想要的,另外一个是得到了你想要的。——奥斯卡王尔德)

吴琼送给她手上的那朵玫瑰花,他拉起江天衣的左右手,让她握紧了这朵花。吴琼看着江天衣的眼神确认了再三,说出他的暗号:“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江天衣就像习惯性的用粤语回答他:“有只雀仔跌落水。”

吴琼试探性的叫了一声:“贝贝?”

这一声叫出来,徐斌立刻马上就崩溃了,他从吴琼的背后走过来一把把他给推开,吴琼险些跌了个趔趄,公司里的女生此刻同时都惊呼:“omg!要开战了咩?”

江天衣用眼神横扫千军说:“都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工作!不要围观!谁要是不围观待会就没有玫瑰拿哦!”

众人皆知江天衣言出必行,一听要瓜分这么多永生花,乐不得的冲回自己的座位上,但是还是有些妹子按耐不住要看这一场撕逼大战,从座位上伸出脑袋来。

江天衣晃晃头,发球花上的流苏跟着摇晃了两下,嘴里念念有词地说:“你知道本王是恶魔还非要召唤出来,当真是极好的,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江天衣抬起脚朝着吴琼的方向点点地。

徐斌一把抓住江天衣的肩膀说:“do you member the prince avenant ?”(还记得你的王子吗?)

江天衣摇摇头,但是她拍拍徐斌的胳膊说:“待会慢慢跟你讲前因后果,先别着急,让他先说完!”

吴琼站好了在胸前比一个心说:“听说你要订婚了!可是我必须告诉你这个事情,这是我们之间最大的约定,贝贝你醒了的话你是不是就不会喜欢他了?”

江天衣继续摇头:“对不起吴琼哥哥,我非常感谢你能在这个时候唤醒我,其实你真的一直都误会了一件事,就是以为我并不是主体人格。简单的说其实是我吸收了可儿全部意志和记忆,但是在贝儿的状态下治疗效果并不稳定,所以我自愿放弃了这部分人格让江可占主导地位。”

吴琼听完江天衣的这句话彻底的蒙了:“这怎么可能呢!你要比可儿强大千万倍!!我认识的你是不会做一个退让的人的!”

江天衣面色很平静地说:“那是因为你喜欢的只是我的一部分,那个可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江贝。能弹肖邦和李斯特的江贝,当然要比总是顿卡和只能弹出洛桑的《天鹅》那种简单曲子的江可强多了……尽管我经常跟你掐架可是你还会一直让着我…但是秘密是不能说的,说出来就不是秘密了。”

吴琼恶狠狠地瞪着徐斌说

工地洗车槽设备
畜牧养殖干湿分离机
保温管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