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沉默的真爱

2019-05-19 12:15:3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第一章

“爸爸,我放学了。”这是一位刚刚从学校回家的怀瑞,他只要认为家中有人都会都要做到第一件事情,他的爸爸也会在第一时间回答他。这就是个普通的单亲家庭的写照。可是今天跟以前不一样了,他的爸爸没有反应。他知道,他的爸爸前一天无缘无故的受了伤,所以这一天都要在家中的。但是给爸爸打招呼,可没人答应。

就在前一天,家中已经有了食物。怀瑞十分饥饿。他的爸爸看到了,拿着钱出去买了一瓶酒、一包花生和一份盒饭,这就算是改善伙食了。在回去的路上,一辆轿车从转弯的地方开了过来,尽管及时刹车了,但是地面仍然落满了花生,怀瑞的爸爸被撞了出去,幸亏开的不快,他一边惊恐的望着车,一边捡起散落地上的花生和给孩子的盒饭。车上下一男一女。如果是个明白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所以那位爸爸也不好去惹那个从车中下来的醉醺醺的男人,他下车就骂:“你没有看到我的车吗?你不知道我的车多少钱吗?”就在这时那女的过来相劝就说,“好了,亲爱的,别跟这种人计较了。”就这样,那个醉醺醺的男人上了车,让司机扔了几百块钱摔到男人的脸上。

回到了家里,怀瑞的爸爸把盒饭给了怀瑞,“爸爸,你头流血了。”怀瑞问道,男人摸摸他的头,一声没说就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怀瑞也没有多想拿起盒饭进入房间。他的爸爸是知道刚刚那个女人是谁,就是不能将着一切告诉他的孩子。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给怀瑞5块钱,让他买早点上学。怀瑞拿着五块钱买了一杯豆浆和两个油饼,将一个油饼和豆浆放在爸爸的床头,上学去了。在楼道碰到了他的邻居,是这栋楼的楼长,每次都会帮助怀瑞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只不过,在怀瑞从小的时候,他经常吓唬怀瑞,所以十分怕他。“由叔叔,早上好。”怀瑞小声的说。“好,上学呀。快点去吧!”由楼长答道。怀瑞到了学校也忐忑不安,就是觉得家中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就这样他忐忑的心情上了一上午的课程。

回到了家,就发生开头的那一幕。

当他知道爸爸没有反应,就到卧室发现了爸爸躺在床上拿着怀瑞从没有见过的一位女人跟爸爸合影的照片,一动不动。怀瑞大声叫着:“爸爸,你怎么了?”尖叫声使得住在旁边的由楼长听到了,过来一看到一位男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旁边的怀瑞瘫坐在地上哇哇大哭不知所措,楼长只好报了警。楼长问怀瑞:“爸爸的伤口是怎么弄的?”怀瑞也不知道,表现出无奈的样子。故事剧情看到这里,很多读者十分不解,怀瑞的爸爸仅仅被撞破了额头,为什么就死了。在这之前,他的爸爸就有了癌症,没有告诉任何人。“老路昨天从我家走出来,好像是被车撞了。”附近小卖店的大姐说。“你能记住车牌号?”一位退休的老刑警问道。“没看清,有点远。”大姐摇了摇头,跟着惋惜起来。

警察来后。老刑警协助警察做个笔录和现场安排,当法医将老路的遗体抬出后,怀瑞抱着爸爸的遗体彻底崩溃了。

楼下的璐姐领着怀瑞说:“怀瑞听话,今后就跟阿姨一起生活吧。”怀瑞支住了哭腔,欣慰的点点头,不如自主的叫了声“干妈”。刹那间在场的人都哭了。璐姐也十分高兴,因为璐姐是没有任何子女,守着不能生育的植物丈夫,可谓是“活寡妇”一个。就是自己的侄子没有什么事情过来照顾一下。退休的老刑警马上跑回家中也将一部分养老钱给了璐姐,让她将怀瑞养大,也承诺会不断的帮助她们。

第二章

这件案件,对于松鹤市公安部门一个很大的考验,死者为什么临死前还握着一位连他的儿子都不认识的女人的照片。前一晚,那辆车到底是谁的?一连串的问题在身份干了10余年的松鹤市公安局龙岗区分局刑侦支队的副支队长焦永义的脑海中不段闪过。

晚上,焦永义回到家中。媳妇就问到:“怎么,今天有死人了,这案件上点心呀。死者是咱爸的邻居,我也见过面,挺可怜的。”焦永义听到这更加头痛了:“行,我知道了。”原来那位退休的老刑警是焦永义岳父曾经是松鹤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刑警江贵昌。转天来,焦永义领着两位刑警来到死者的居住区附近调查情况。

过了一段时间,江贵昌从楼中出来了。当地干刑警的,没有一个不认识这位老刑警的。其中一位刑警:“江老,您早。您住在这里呀?”江老有点不解地问:“你不知道吗?”“呵呵,我是刚刚毕业的”小刑警不好意思的答道。“哦,没事,工作吧。”江老也离开了。“师父,您不去找大哥呀,他在去璐姐家的路上呢。”另一位岁数比较大的刑警跟江贵昌说话。“行,正好我要去看看小怀瑞。”江贵昌,“你们都忙吧。对了,我刚想起来,你去附近的小卖店询问一下老板娘小杜吧。你就说是老江让你来的。”江老刚说完,就看到焦永义从璐姐那走过来。“你也来了,怀瑞怎么样了?”江老上去询问一下怀瑞的情况。“上学去了,暂时没收获。”焦永义答道。“哎,可怜呀。怀瑞从一岁跟他爸搬到这里,就一直没有看到过怀瑞的妈妈。”焦老说,“问过他爸,就说死了。”焦老每次说完一句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两个刑警也搜集了关于死者和孩子的一切资料。也了解了,去世前一晚的车祸情况。焦永义让两位刑警先回去了,自己在这陪陪自己的老岳父。他们就又返回了璐姐家,他的侄子正好在那帮助璐姐,打理家务。中午了,怀瑞也刚刚补习完事回到了家。江老爷俩早早的在璐姐家等怀瑞呢。怀瑞一进屋就看到了江老,就扑进江老的怀里,“爷爷,你来了。”寒暄了一会儿,看到坐在一旁的焦永义。好像是认识,“你是爷爷的女婿,焦叔叔吗?”怀瑞问道。焦永义点了点头。怀瑞哭诉道;“焦叔叔,你一定将坏人抓到。”几个人聊了一会儿,也都离开了。

车祸发生后,那位司机向交管所自首。区交管大队按照肇事逃逸拘捕了那位司机。但是,司机却没有提供是那两位乘客,也就是他的老板和女秘书的情况。其实是他俩让司机开车跑的。

那位女秘书其实就是个“小蜜”,她是想摊上事,所以让司机赶紧开车走的。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这位女秘书就是怀瑞的妈妈。当晚,她下车看到被撞的是自己的前夫,所以不敢让前夫看见这一切就逃之夭夭了。但还是让他看见了。

第三章

不过多久,刑警们了解到原来死者叫路易凯。在怀瑞的妈妈跟路易凯结婚后,怀瑞的妈妈得了重病,需要一笔不少的费用20万元,可是对于他们的家庭就是个天文数字。亲戚朋友都借个遍,还是不够。在路易凯走投无路的时候,他在医院附近犯愁的时候,听到两个人在对话。“我丈夫得了尿毒症,正在寻找肾源呢。我们是有钱治病,但是没有肾源呀。”一个十分无奈的家属说。这些话被路易凯听到了,就跟那个女人说:“大姐,我的肾你看能不能用。我媳妇生病用一大笔钱,我家实在是掏不出来了。”“那不是买卖器官嘛,不行。”“没事,就我俩知道就行了。”就这样,俩人利用了自己侥幸心理,当肾源配型成功。签了“买卖器官合同”。女的给路易凯定金10万元。不久后,手术成功了。女人也了解师易凯和媳妇的事情,给了剩下的40万元,并且让师易凯好好的休息,给他媳妇请了24小时护工。对他的媳妇说,路易凯出去打工赚钱去了。数周过去了,路易凯调养好了,他的媳妇也出院了,一切都向往常一样。但是当怀瑞出生后,因为路易凯一直迁就他的媳妇,让这个家中没有了“生机”,这好像就是中国式家庭吧。他们离婚了,孩子判给了这位可以一辈子为了媳妇的路易凯。就这样,路易凯为了不让别人欺负自己的孩子就一直没有另娶。

因为,那位司机没有提供老板和秘书的信息,并且撞人的车是属于公司的。所以只能将其按照肇事逃逸来进行赔偿和刑事拒捕。但是,幸运还是有的,在车祸现场附近有个摄像头。虽然事发是在晚上,但是天还是很好的。

经过交警的查看,已经肯定是一男一女从车内出来,辱骂路易凯,司机没有出去制止。车是白色宝马,车牌不是特别清楚。交管中心正要开会分析,市交通大队就要求将录像交给警方处理。经过技术处理,确定了是当地一家名叫爱德馨公司老板张坤的私家车。警察通过多次的排查才知道,那位女秘书是老板的“小蜜”,就是怀瑞的妈妈,死者路易凯的前妻。当她知道老路为她做的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了。

最后张坤和怀瑞的妈妈邢颖因教唆他人,致使司机逃逸。以教唆罪和肇事逃逸罪被上报检察院。并且根据了解,那位需要肾源的“好媳妇”,其实就是倒卖器官的“器官贩子”,也被警方抓到。

牛皮癣皮肤瘙痒的准确护理呢牛皮癣的发病部位有那些呢?自贡白癜风医院那家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