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周全的火车

2019-03-28 20:15:3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周全的火车

城北火车站是个货运站,常常有满载的火车在这里编组拆散,也常有空车调来调去。在这些车的车梯或是车尾,常常会吊着一些穿着油腻腻工作服的调车员,他们的本事都赛得过当年打日本鬼子的铁道游击队,最牛皮的一个就是楞头青周全,他1脚蹬梯,一手吊车把,一手还舞着信号旗,嘴里不是吹调车哨就是在嚼槟榔,再快的车也能轻易飞上去。

周全这小子据说是当年巡道工老马从枕木边捡到的弃婴,从小吃着铁道家属区的百家奶,听着轰隆隆的火车声,七八岁就能跳车、爬车,比猴都灵巧。老马改扳道以后,这小子就学着放拦车杆、打信号旗,俨然是个小司令。周全后来上了学,可读到初中再也没心思了,死活闹着干铁路,后来总算如了愿,当了1名调车员。

有一天,周全走铁道去北站,走在夹山的弯道时,遇到一对时兴的小情侣,两人在铁道上嘻嘻哈哈的,还捡小石子相互扔着玩。周全脸一黑,站在安全线外吆喝道:“现在是北京时间14点,马上有车要经过,请离开轨道,站到线外,别拿生命开玩笑!”

女青年一听,像受惊的小鹿,一下就跳到了路边,男青年却挑衅似的冲着周全说:“你管甚么闲事,你几百瓦的灯泡啊?”

周全严肃地指着山的另外一头,那边果然在鸣通车信号了,拦车杆下放时伴着的警钟声是附近人都熟习的,可那男青年偏就歪着头站着,和周全赌气:“我就在这站着,能把我怎样!”重车将到,轨道在震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动,周全指着轨道厉声说:“你是不是这附近的?轨道这么跳就是来重车了,别说我没正告你!”

男青年反而坐了下来,耍赖地说:“叫火车停停,平时‘打的’乘的都是汽车,今天打个‘火车的’。”其实他那毫不在意的样子是装出来的。说话间,火车头已进了山口,1转弯,司机就看见了路边的周全,那男青年已被“轰轰隆隆”的火车头吓住了,不由得连滚带爬离开了铁道,而周全却萧洒地趁车头转弯的慢速,1吊一跳,人已上了驾驶室,女青年很佩服地朝着周全翘了翘大拇指,气得坐在草皮上的男青年冲他直挥拳头。周全打“火车的”到了北站,忙完了事又搭车回家,在经过刚才的路边时,已经不见那两人了。

突然,开车的司机冲窗外指了一下,周全隐约看见树丛里有什么人在滚动,他不明白地问司机:“是在打架?”豪爽的司机“哈哈”一笑:“一男一女跑山上打架?”周全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红了脸,再没吭声。

周全到道口跳车回到家,老马正喝着小酒,吃着卤菜。周全没答理老马,一头冲进屋,拧开水龙头,“哗哗”地冲澡。不知怎么的,今天周全的眼前总晃动着那一对男女的影子,他觉得那末胆小、又那末撒野的不算男人,那种女人也不是好女人,一男一女在树丛里滚来滚去的简直有失体统,呸!

周全冲完澡,他光着脊梁,虎着脸,抄起锤子,扭头出门,可脚还没跨出门,老天突然下起大雨,黑云堆积,犹如入夜,周全从墙钩上摘下雨衣,冲出了扳道房。他一步两枕木地跑着,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干什么,是打人?还是要去看看那一对男女现在怎样了……

周全正跑着,迎面撞上一个落汤鸡似的男青年,一看,正是那个胆小如鼠的家伙,却没见后面随着女青年。那家伙见是周全,立即跳下路基,狼狈不堪地跑掉了。周全没来得及细想,道口来车的警钟又响了,他急忙向弯道那边跑去,远远地看见白花花的一团东西横在铁轨上!枕木和铁轨都在震动,火车逼近了,周全发疯似的跑上前,一看,那团白花花的东西居然就是那个女青年,披头散发,全身袒露,横卧在转弯处,那是火车司机的视觉死角,等到看见了人,车头早就碾上去了!

那女青年昏迷着,手脚被她自己的衣裤缠着捆着,那是存心杀人啊!周全飞奔过去,一把抱起女青年,顺势滚下路基,自己先掉进排水沟,却把女青年托在上面,他还用脚一勾,把雨衣勾过来遮掩住女青年的身体……

正当周全手忙脚乱地为女青年穿衣套裤的时候,身后突然炸雷似的响起了一声喝:“你小子干得好!毛硬了呀,真是个狗杂种!”

周全回头一看,见是老马,他热泪涌出,默默地帮女青年整理好衣裤,向老马半跪着,一头乱麻也找不上词辩解。老马痛苦地说:“你小子还没到娶老婆的年龄啊,你怎么能够下这类手?你知道不知道这是犯法?你是要我锤死你啊!”

周全缓过气来,吃力地说:“她、她是被别人强奸的,我来救她,却发现她被摆在铁轨上—”老马一愣,他想了想,相信了周全的话。他默默地和周全拉起女青年,再叫周全背上。两人冒着大雨,把女青年背回扳道房,也不敢惊动女青年,只把大铁炉加满煤,让女青年和衣烤了阵火,用被子裹了,放在床上。

围着烧红的火炉,一老一少喝开了白酒,周全一边喝一边问老马接下来怎么办,老马要他耐心等,出了这么大的事,要看女青年能不能挺住,再不能刺激到她。

夜里,女青年从昏迷中醒来,听到老马正在对周全说:“我这就告知你一件事,你今天救人的地方,就是你娘卧轨自杀的地方,我巡道才发现的。那个时候火车头是烧煤的,火车到转弯时要放气鸣笛,雾罩子一样,天又黑,司机没有看见有人冲出来,可我第二天一早看见你娘身旁放着你,你那个小啊,猫似的,营养不良,可小儿便秘怎么治能还是早产。没人来认你娘的尸体,就草草埋了。我收养了你,没少被人戳背脊梁,老光棍带嫩崽,好多刺耳的话满天飞,没想到你这家伙生来就是吃铁道饭的,你今天救下她,也是缘分啊……”

老马和周全见女青年醒来,就嘘寒问暖的。女青年定了定神,抽咽着说了事情的缘故:她叫陆小风,是一个读师范的学生,家在外地,学校的寄宿生活很单调。她爱上网,相信网络恋爱,相信网友,被那男青年骗上山后被强奸了,还差一点被谋杀,说到这里,小风不由悲痛地哭了起来。

老马和周全知道这些后就向派出所报了案,没过几天,那家伙就被逮住了。那家伙利用网络,用不同的名字上网聊天,用约会、强奸的手段祸患了好几个女学生,没想到这次骗小风上山后,怎样也弄不得手,只好原形毕露动起了粗,最后把小风打晕才成的事。为怕事情败露,他起了恶胆,企图借马上要经过的火车杀人灭口,便制造了卧轨现场。

小风进医院短暂医治后就恢复了学业,她再也不上网聊天了,有空就到子宫内膜炎吃什么药扳道房来,给老马和周全洗衣烧菜,她还跟周全打“火车的”、调车、巡道,乃至和周全一起站在火车顶上,感觉火车的追风逐电,模仿《泰坦尼克号》电影里的镜头,大张旗鼓的爱情之火燃烧起来了……小风还打算假期和周全回自己外家,把他当男朋友介绍给家里人。火车是他们的媒人,是爱的见证。

这天,周全和平常一样乘着火车去北站调车,他远远地看见小风穿着火红的风衣从出租车里钻出来,不由在火车头上站直了身,扬起信号旗,向她高喊:“等我调完车—”火车司机知道女孩又来会男朋友了,笑着鸣响了长笛。

小风也兴高采烈地朝着周全举起了在超级市场买好的一大兜东西,示意会有一顿丰富的晚餐犒劳他,可就是这时候,她看到了惊心动魄的1幕:火车奔驰着,周全直直地站在火车头顶,手中拽着信号旗,突然,前方出现了一根临时架起来的偷电的电线,细细的,数米以外没法看到,就是这根电线,在列车的飞快行进中,勒断了车顶上的周全的脖子,他的头“哗”地飞了起来,他黑黑的脸上还挂着灿烂的笑容,无声无息坠落于地,像旧电影默片的慢镜头……

老马也看到了这一幕,他跑了几步,腿一软新生儿消化不良,跌倒在地,他老泪纵横,拼命地爬啊爬,终究爬上前去,捧起了那张黑黑的脸,抹下了眼皮,死死地抱在怀里,哭喊道:“我苦命的孩子啊……”道口被拦着的行人都为之感叹,火车司机没有停车也不能停车,眼看周全的身子风筝一样掉落在弯道边的草丛里,他悲痛地拉响了汽笛。

轰轰隆隆的火车告别了周全—那个和火车息息相通的仁慈孩子,他这天刚满十八岁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