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超级记忆正文第五十五章作为奖赏

2019-02-04 01:30:4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超级记忆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Vip棋子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记忆全集阅读正文第五十五章作为奖赏,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严霜依旧一脸的冷艳。**首发,手.打.吧**陈莫不语。只是一味的加快车速,尽早的带严霜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几年前,严霜为什么选择离家出走,有是什么原因现在逆来顺受,在王杰面前表现的仅仅是不语。自己的所作所为为了什么,严霜的爱么?喜欢吧?也不对,只是自己单方面认为。陈莫在心中不停的嘀咕着,也是严霜根本就没有提起过这件事,陈莫也没有问到,只是不知道这样做的对不对,看着严霜依旧的表情,陈莫甚至有点后悔了。

找,拼命的找。

一处可以安生的地方。

最终陈莫想到了高速路边的草地。也正如他所想的,在哪里停下了车。由于太阳的缘故,他们选择了一处比较阴凉的石头上坐下。

石头犹豫经常被过路的人坐,表面也光滑。干净的看不出原来的面貌,甚至陈莫怀疑是故意摆放在这里的。

严霜安静的做在陈莫身边。

这里他们都很放松。

“霜霜”陈莫第一次这样叫到。可是接下来他就不知道说什么。

也许是这里环境的缘故,也许是陈莫的缘故,严霜此时的心情转变的异常的好,什么还冲着天空大声的吼叫。吼完对着陈莫傻傻的笑。

陈莫不懂,满脸疑惑的看着严霜。

严霜轻轻的凑过来在陈莫的脸上亲吻了下。

“这就作为你带我带这来的奖赏”

“奖赏?”陈莫摸着被严霜亲吻的脸颊。

除开非正常的接触,这算的上是第一次严霜主动的跟陈莫肌肤之亲。陈莫突然间觉得,先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也暗自高兴在严霜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陈莫笑嘻嘻,看着严霜放松的呼吸。

“嗯”

陈莫双手搭在严霜的肩膀上,轻轻的扭过严霜,深情的吻了上去,目标,严霜性感动人的嘴唇。一霎那嘴唇交汇。飘飘然的感觉严霜并不是外表看上去那样的冷艳的遥不可及。

“这是对你奖赏的回应。”

“占我便宜?”严霜质问到。

“这算么,我也吃亏了”陈莫辩解。

可惜,在女人面前辩解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即便有理,她们也会任性。

“贫嘴,反正不管”

陈莫的手握住严霜纤细的玉手。说道,“算了,我吃点亏,大不了你亲回来就是了”

“你到是想的美哦,可惜我不上当”严霜说着害羞的低下了头。

没想到,严霜还有害羞的时候,雪白的脸颊上泛起一阵红晕,异常的美丽。陈莫偷偷的瞄着。

借势右手拦严霜入怀,严霜也没有反抗,到时很自然的靠近了陈莫的臂弯。“小妞,现在你打上了我的记号,你就是我的了。”说完,放肆的笑了起来。

在严霜的心中,认定了陈莫这个敢为自己出头的男人。即便面对的是自己的父母,也能够义正言辞的数落。即便是面对陌生人,只要感觉自己不快乐,也能够毫无惧色的对抗。

严霜斜昂起头颅,四十五度的看着陈莫。“小子,现在你也打上了我的记号,你也是我的了”,严霜似乎想了想,也仿照陈莫的话说道。

这样才公平。

“记号?有么”故作不知的陈莫能够看见严霜可爱闪动的大眼睛上黑亮的睫毛上下的晃动。

“有,刚刚给你打的记号”

“刚刚?我怎么没感觉”

“做为奖赏,我亲你了的,那就是记号”严霜甚至有点微微抬起了身子。

“哦,那是奖赏。亲我一下就是记号。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管,就是记号。”

这小妞还真的任性。似乎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什么道理可以讲的通,不过只要是她认为的事情就是正确的,即便别人做了跟她同样的事情,别人是错的,她依旧可以是对了,比如陈莫。

“可是,那个记号很快就不见了啊,要不多打几个记号”男人永远都喜欢迷失在女人的双唇间,尤其是那种性感动人的唇间。

“好啊”

可严霜并没什么行动。躺在陈莫的怀中小憩。陈莫感到很是安慰。

划分两头。严怀才那边。

遇见这样的事情真的让人高兴不起来。可是又不愿意去阻止。

陈莫?王杰?

还是严霜。此刻的他感觉谁都不了解,端起一杯茶呷了几口,都不能揭开心中的疑问。伤透了脑筋。

王菊华体贴。“不要顾虑那么多了,陈莫那小子说的对,我们不应该禁锢了霜儿的思想。我们都老了,她的世界有她自己作主。”

严怀才也只是点了点头。

还好,严怀才对陈莫还是有一丝的喜欢。不,应该说有很大一部分乐意喜欢。霜霜的事情,陈莫也没少插手,说不定这小子还能够完全的开脱霜儿。不过要是做为自己的xxx那就更不错了。

论人品,论学识,论实力。陈莫绝对远远胜过王杰。

不过,过了一会儿,严怀才想通了。转身离开阳台。回到客厅。“就这样,便宜了陈莫那小子。让霜霜跟着他也不是什么坏事。”

“你说啥,让霜霜跟着他”王菊华一听有点不对劲。她只能感觉今天陈莫带走严霜有点不对劲,可是现在严怀才竟然这样说,内心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担心。

也许这就是母亲的感觉,总想让自己女儿幸福。

“陈莫,那小子,完全都不了解,家境这样,习惯怎样?霜霜会不会受苦?要是不好,我是坚决不同意的”在大是大非上,王菊华还是有自己的主见,尤其是关于严霜的幸福。刚才的事情她很明白。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懂。”

“妇道人家怎么了,妇道人家就一定什么都不知道么”

“懒得跟你争。”

“我还懒得跟你争呢”

这么多年来,两口子还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吵过,过的蛮平静的,唯一能够引起大战的就是严怀才口中时常会提起的妇道人家。王菊华坚决辩论。最后都是同一个结局收场。

可是自这个家里面,严怀才是一家之主。王菊华只有建议的份。严怀才决定了,这事就八成成了。

王菊华也不是傻子,她也看得出来,陈莫对严霜是不错的,可谁知道陈莫是人面兽心,还是彬彬有礼,仅仅一两次的见面并不能说明什么。

人啊,猜忌心就是重,随着年龄的增长呈

可到底幸福是什么。

王菊华不知道。

自己所谓的幸福是不是就是严霜所想的呢?

出于关心,还是出于安排。王菊华一时不能断定自己是否对严霜好。

她很矛盾。

矛盾是应该的。

想了想,还是给严霜打了一个。说王杰他们会美国去了,一切都处理好了,就当没发生过。还寒暄几句。

不知不觉王菊华感觉自己这个母亲做的真的很不称职。

昆明丙烯酸球场
硅酸铝毡批发价格
碳晶电采暖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