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半裸江山正文四十六千钧一发下

2019-02-04 00:56:1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半裸江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鱼大心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半裸江山全集阅读正文四十六千钧一发(下),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率先进入内殿的人,一身深紫官袍,脚踏黑官靴,头戴金冠,腰佩长剑。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眉宇间与那燕将军大人到是相似几分。不过,面相上,

不如燕将军大人的肃杀之气强横,但却更为沉稳,容成大事。

随之入殿的,一部分是江弩的禁卫军,一部分是燕王的护卫队,两部分人持刀而站,彼此间严阵以待,就差血拼当场。

我打量燕王的同时,他亦在打量我,两人之间的暗流波涛汹涌。从他那双染了血丝的眼孔里,迸发出凶猛的恨意。显然,他已经知道将军大哥的悲惨遭遇。

现在,所有的怒气,只能等剁碎了我后,蒸煮下腹!

在这盔甲利刃、严阵以待中,我突然对燕王夸张一笑,做出个极其生动地怪脸,硬是将那人糊弄在原地,搞不清楚状态,不敢上前。

眼镜蛇先发制人,眼睛半眯,大喝一声:“燕王!孤宣汝竟然带兵入宫,是想逼宫造反吗?”

那燕王被眼镜蛇一通喝,到也心有余悸,忙否认道:“臣不敢,臣惶恐,臣只是有急事禀告,却被那江弩拦在殿外!臣``````担心陛下被小人所挟持,特来救

驾!”

眼镜蛇转过异常璀璨的眸子,缓缓将声音拉长,道:“哦``````有何急事?”

燕王抬起头,眼中寒光乍起,咬牙切齿字字重音道:“臣兄前些时日追杀流寇,却被那无耻之徒,使计害之,如今断了手臂、命脉,口不能言,行无自理!还请陛下前去照看一番,也不枉臣兄对陛下的一番情谊!亦请陛下恩准,将那行凶之人,千刀万剐,以泄臣心头之恨!”

话音还没结束,燕王噌地拔出利剑,绽放了一殿的血气,转而对准江弩道:“此人企图挟天子以令诸候,干扰朝政,危及江山!众将士与本王一同,将此人拿下,保护陛下!!!”又将利剑转向我,声音混合了兴奋与气愤一同颤抖喝道:“此人迫害燕将军,捉其人,扒其皮,为将军报仇雪恨!!!”长剑一挥,就要拿下江弩与我。

若江弩被拿,眼镜蛇就彻底失去了武器,只能束手就擒,怕到时挟天子以令诸候的人,定然是那燕王。而我被拿,却好像无关痛痒,只为私恨。

就在这一触既发兵戎相见日危急时刻,眼镜蛇噌地站起,缓缓转动那阴气蛇眼,扫视着这混乱的场面,以帝王的气魄张弛有度道:“燕王显然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已不将孤放在眼里,胡乱安了个罪名,便可入殿拿人。”

续而渡下台阶,步步沉稳地走到燕王面前,缓缓勾唇一笑,瞬间夺了人的七魂八魄,就连那燕王亦是呼吸一紧,眼睛冒出企图占有的贪恋邪欲。

眼镜蛇却瞬间冷下脸,眼中威怒,抬手指向我,喝道:“燕王说那人迫害将军,即是说孤指使人残害将军!既然如此,燕王且孤一并提下,扒皮吧!”

燕王忙弯腰拱手道:“臣绝无此意,殿下息怒。”抬起头,又道:“只是……臣兄部下,提供了画像,与那人无异。且那人突然出现宫中,怕是有所图谋,还请殿下勿怪罪臣护主心切!”大喝道:“来人,拿下那个贱人!”

贱人?我什么时候换名字了?为啥刚开始还要拿下江弩,这一会就冲我一个人来?不玩,行不行啊?

眼见燕王的护卫冲了过来,江弩拔出大刀,护在我身前,喝道:“谁敢动我的妹子?”

这一吼,把我都吼愣了,更何况其他人?

不过,从他人的眼中,我清楚的看到,一种关乎我是男是女的细微怀疑。

呜呼……我可怜的小胸部,再次遭遇非议,咱这是得罪谁了?

没有办法,我只好柔柔弱弱地唤了江弩一声:“哥……”

看着江弩的后背抖了一下,我这欺负老实人的性子突然暴涨,心情好到了极点,非常无辜地指了指燕王,天真得略显痴呆道:“哥,那个穿紫袍的家伙,好漂亮哦,送给妹妹当宠物好不好?妹妹会喂他草的,不会饿到的。”

咣当……

不知道是哪位仁兄的大刀竟然掉落地上,发出一声让人精神一紧的声音。

那燕王却已起伏着胸膛,怒红了大脸,咬牙道:“糊口小儿,拿命来!!”

我怪声大叫道:“哥哥,哥哥,伦家不要那个宠物了!哥哥说,呲牙的是疯狗,会咬人,会痛痛……”为了彰显恐惧感,我还象征性的抖了抖。

眼镜蛇将我拉入怀里,轻拍着,哄道:“山儿不怕,燕王不是疯狗,不会咬山儿的。”

我小心翼翼的探出头,看向已经濒临暴走的燕王,囔囔问道:“不是疯狗,那是走狗?”随即傻笑道:“哦……走狗好啊,走狗不咬人。”却马上委屈道:“可……走狗是要舔脚趾头的,山儿怕痒哦~~~~”

眼镜蛇绝对无奈的叹息道:“燕王难道一定要与山儿这一介弱智女流难为吗?”

那燕王没有表态,我却突然蹿起,伸出拳头,大吼道:“只有欺负弱女子,才显真正大丈夫!加油!加油!”

燕王一口气没上来,全身抖得跟过电似的。

我亦学着他,在眼镜蛇怀里一顿抖,还边抖边笑道:“身子抖抖,鸡鸡抖抖,身子抖抖,鸡鸡抖抖……”

啊……!!!燕王一声狂吼,提剑冲来。

江弩高喝:“护驾!”

瞬间,青刃冷刀全部亮相,血战,一触即发。

就再这千钧一发的关口,外面传来老太监尖锐而高亢的声音:“众臣早朝……”

不可避免,所有人皆暗自松了一口气,就仿佛刚才的兵戎相见不曾发生过似的,在各个主子的示意下,收了刀剑。

燕王恭候道:“请殿下早朝。”

眼镜蛇袖口微动,吩咐道:“摆驾。”

一场顷刻间便会翻天覆地的闹剧,草草的暂时结束了,待所有人撤离这内殿后,我爬上了眼镜蛇的大床,呈现大字的躺着,渐渐酣然入睡……

若不是那燕将军手不能动,口不能言,眼不能视,只剩一只耳朵听着自己的悲泣,更不能将其调遣军队的令牌交给其弟,不然,今天那燕王之行,恐怕已是大军逼殿,血染皇宫,屠杀了无数鲜活的生命吧。

今天,我努力拖沓到早朝时分,就是看出那燕王亦是底气不足,虽然想为其兄泄恨,但却没有十足的兵力,抱着试探的心思,带着护卫进入皇宫,若眼镜蛇确实不在,便斩了江弩,夺下这片天下,扶持个傀儡皇帝。

却不想,我与眼镜蛇已经回到宫中,且开门等他前来。让他在嬉笑怒喝间,摸不清我们到底有几两重,更加不敢真正动手,毕竟这无名无故的兵变,会遭天下人所唾弃的。它日,邻国举兵入侵,更可杀他个名不正,言不顺,背弃君主,枉称人臣!

所以,这声早朝喊得好啊。

给了彼此台阶,给了彼此借口,给了彼此时间……

荆门疏通下水道
回收芯片
粉料用管链输送机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